诚信为本
量力而为
当前位置:峰汇在线 > 外汇知识 > 外汇理论书籍 > 正文

美国的家族企业如何管理资产

家族办事机构往往由族长(一位很成功的商人)的服务机构演变而成。他最初任命的一位管理者(通常是一位会计师)看管好他个人的事物:检查支出和收入,查验并支付账单,及时办理保险,处理家务活以及类似的事情。后来,他的妻子、孩子也都利用这些机构。为了适应家庭的需要,办公室采用了许多聪明的办法:将事情交给专门机构做,如旅行代办机构、轿车出租公司,享受特别旅馆的优待,认识可信的戏票纪纪人、晚会筹办者、乐团、搬家公司和能工巧匠们,同时与职业介绍机构保持良好关系。

如果丈夫可以通过家族办事机构或机构的联络网订百老汇戏票,他的妻子也可以这样做的。有些机构以训练狗而出名;还可以雇用专业人员而由顾客支付账单。我们的一位大客户,从一个小国家的王位上被赶了下来,我们甚至发起一场运动,帮他恢复王位,写了上千封的信,举行了无数次的会议,向议会和联合国请愿,诸如此类,可惜仍未成功。富人的女儿通常都迷恋马,如果需要,办事机构可以负责建设马棚及训练用的器械,记录开支,整理折旧单。办事机构还计算成员在每个州或每个国家停留的天数,以回避各地高额的管辖权税。

后来,族长的会计师雇一位秘书作帮手。家族把支付账单、制作平衡支票簿这些琐事都交给办公室做,以后越来越依赖于办公室。确实,由于这种方便的服务,家族的第二代人往往根本不知道如何签支票,如何读银行财务报表,不去了解预算的要求。到最后,家长开始担忧如果他不在了,将会发生什么。他注意到他的子女越来越脱离现实(事实上,正是他使孩子这样的),于是有可能将孩子们的继承权交给信托机构管理,然后再为家族增加一名律师和一名投资专家。当他死时,机构的管理者发现他掌管了事务。如果机构的投资技巧成熟,每件事都将很好地运转;相反,如果只是按步就班地处理一些帐务问题,它将失去赚钱所需的机敏头脑。

幼儿化

或许从这一点来看,我们已经发现家族教育的薄弱(洛克菲勒家族的一位年轻人把这种现象称为“幼儿化”),与此相对应的是办公室的力量却在增强。我知道一个例子,最初的会计师的两个儿子组建了自己的公司,管理家族的事物,每年和家长的子女们开一次会,这两个已是中年的儿子坐在桌子的一侧,另一侧是那些被召来的子女们。他们提供家族事务报告,回答问题,午饭后,对未来做些说明(他们不是投资者)。
在这个例子中,家族的第三代共有 18 人,却只有一人继续从事商业。因此,不能奢望会摆脱这两个儿子的控制。这种现象为学历史的学生所熟悉:幕府将军在日本支配了统治者的家庭,名义统治者被挤到角落里,王朝衰落了,一直到第三代或第四代才通过一场宫廷政变废黜了受雇的管理者。

我也亲身经历过一个类似的故事。两个克利夫兰商人成立了一个生产电子管的公司,他们做得非常成功。第二代继续他们的事业;第三代则失去了经商的兴趣,让总经理以 3000 万价格卖给了一个德国财团(到了第四代,更是对什么都不感兴趣)。但不久这些德国人发现,通过这么远的距离,很难使公司有效运转,于是又把它卖给了 6 个执行董事,以 3 年前他们买时的价格,通过产权产易机构。这些董事们在成为所有者之前做了几次手脚(那是不允许的),18 个月后,他们将改装过的公司以 1 亿美元卖给了纽约股票交易所里的某个公司,赚了 7000 万美元!董事们发了大财。第三代和第四代的败家子们应该受到惩罚。

现在,我们帮助这六个董事的家庭建立起了信托慈善基金,以便使他们的孩子不因钱太多而衰弱,使家族免遭厄运。这是他们希望的,因为不久前,他们亲眼目睹了那个家庭的衰败,因丧失了活力而为我们的委托人提供了机会。由于他们都是高智商的人,他们能在这个棘手问题上取得成功,至少保持一代或两代。

在波士顿,管钱的传统是古老的,但至少和纽约一样有效,为避免衰败而采取了苛刻的现实主义的方式。我有一个朋友就出身于这样一个有名望的家族。在上大学之前,他被迫走上了与父亲一样的道路。当时父亲和他一起计算了上学的学费和其他费用,然后交给他一些表格,上面要求他在毕业后必须偿还上学的一切费用。他很吃惊,但还是签约了。他养成了努力工作的习惯,并喜欢这样,他这个习惯永远保持了下去。

变化

无论怎样,如果说家族有部分程度地衰落,那么办事机构也通常会出现萎缩。职员们日益老化,缺乏想像力,他们能胜任的工作不再是预测危险和抓住机会,而主要是提供及时、准确的财务报告了。

一些比较警觉的家庭成员开始萌生了独立创业的念头。如果信托条文将他们限制在办事机构之内,他们将变得暴跳如雷,像被锁起来的狗一样。但是,许多家族办事机构采取了同样的解决办法:接收外部的客户,并允许家庭成员自愿离去。这样,在价格和业绩方面就会出现竞争。我对此完全赞同。

这看起来有百利而无一害,只要它对新顾客和老顾客一视同仁。但也存在风险,如果机构的投资技巧是平庸的那更糟,在这种疏松的结构下,它将被家族成员所背弃。太糟糕了!但无论如何,类似这样的机构已经从当初的萌芽和多变状态走出来,而变成了投资顾问公司。

贝莎默信托

亨利·菲浦思年纪比安德鲁·卡耐基小,他们都是在宾夕法尼亚的艾丽赫那城长大的。他的父亲是一个小鞋厂的厂主,雇卡耐基的母亲做“装订工”。亨利·菲浦思对数字很敏感。他开始是卡耐基的会计,后来成了合伙人,卡耐基那时正建设大型钢铁公司。当T·P·摩根想要组建美国钢铁公司时,他意识到多谋的卡耐基的那个钢厂尚在他的控制之外。据说在一次著名的谈判中,摩根问道,“你出价多少?”卡耐基递过来一张纸,摩根瞥了一眼(他的习惯做法),点头同意,付给卡耐基2.26 亿美元。超过不久前卖价的两倍以上,其中有菲浦思的 4300 万——相当于今天的 10 亿美元。听到这个消息时,菲浦思笑了,“好极了!”后来卡耐基遇见摩根,一副怀念往事的尊容,说道,“我当时应该再多要 1 亿。”“我一样会付款的。”摩根迅即答道。这表明吃亏的还是卡耐基。

亨利·菲浦思大规模地赞助慈善事业:诊所、公共浴池、游乐场、图书馆。然而下一代的想法有所不同。亨利的孩子,阿迈(格斯特)、约翰·海伦(马丁)、亨利·C 和霍华德,都认为家庭最应该受到赞助。他们建造了别墅,尤其是约翰,他在老威斯特伯瑞,有三个马球场。菲浦思的孩子们还曾拥有棕榈滩 1/3 的产业。当约翰变换住所时,他(或他的办事机构)总要召集九部小汽车,组成一个专列:三部用来载家人和仆人,三部为行李车,最后三部装马球和食物。所有这些费用,都由一个被称作“家族计划”的不寻常的机构提供。

亨利·菲浦思几乎将他的全部财产都分成了一系列的小基金。为管理这些基金,他和另一个家庭成员一起指定新泽西州的贝莎默信托来做这件事。贝莎默后来被它管理人中老一代的家族成员赋予了极大的权力。更为奇特的是,信托的主要财产是贝莎默证券公司,由菲浦思家族投资,购买股票和债券、不动产、石油和天然气、风险资本协议等等。它的股票只能卖给家族其他成员,因此一个较年轻的成员对自己的资产没有多少发言权。1911 年贝莎默资产是 7500 万元,到 1987 年增加到 15 亿美元,虽然这是一个巨大的数字,但扣除税金和红利后,年增长率仅为 3.7% 多一点。贝莎默证券公司和贝莎默信托共同负责菲浦思家族的股票生意,但在私人买卖领域却不一定需要和贝莎默信托合作。

贝莎默提供的私人服务大大超出了任何家族机构的服务范围,约翰·菲浦思的9 部小汽车只是一例,那儿有常人能想拥有的一切。它负责开闭棕榈滩的别墅,当盥洗室堵塞时,有管工负责疏通,草坪和屋顶有人管理。雇人将船驶出新港,当然,当主人到亚利桑那游玩时,还负责蹓狗。主要的家务活,如重新粉刷,都另行收费。服务中的其余部分,尤其是为第二代和第三代服务,实际上,大部分服务都不申报纳税——因而也是免税的,因此增加了红利收入。这很好,虽然未能完全符合税法精神。

第四代和第五代的“家族计划”与先前的亨利·菲浦思不同,经常出现一些不稳定的情况,矛盾重重。

1957 年,莱布兰德——罗斯兄弟和蒙哥马利公司的审计师们研究发现,管理者和委托人之间的内部交易,使贝莎默没有达到应达到的成绩。由于这个原因,第三代成员艾思蒙德·B·马丁开始用法律手段从贝莎默撤出资金。70 年代早期,这个家族在房地产业上的投资损失了 8700 万美元,但仍未使家族觉醒(老亨利不相信债券而相信房地产,但他从不用借来的钱投资——只用现金)。溃败之后,艾思蒙德的队伍中又增加了他的大外甥,玩马球的温斯顿·格斯特,奢侈的生活已迫使他不得不卖掉了帕姆海滨、许多古玩和艺术品。直到 1974 年,他们在法律上的努力才有了些许回报。那时,贝莎默为支付现代化的费用,试图征收信托代理费。随后,加入马丁和格斯特集团的有格斯特的姐姐,狄安娜·曼宁以及另一位亲戚玛格特·伯格那。这回反对者取得了胜利,新泽西法院判决削减将近一半的代理费。在这一段时间里,家族每年多支付税款数百万元,因为贝莎默的收入要先支付公司所得税,利润分给股东后再交个人所得税。因此一段时间过后,
温斯顿的儿子费瑞德克·格斯特,也加入了逃离“家族计划”的队伍之中。

此后,在 70 年代早期,贝莎默做出了明智之举:除照管 200 位菲浦思家族成员的事务外,引进外界账户。通过比较外界支付的相同费用,来缓解心怀不满的成员的批评。“公开化”意味着将你的分析和操作过程向外部委托人公开,他们如果不满意,可以离开。这样有助于你保持努力。由于服务对象的增加,使得费用分摊后降了下来,同时也容易雇到更称职的人。

近些年来,由于卓越的业绩,良好的管理和丰富的想像力,账户款额已增至 50 亿美元。菲浦思家族支付的费用仅占总费用的 1/3。贝莎默只允许大额账户加入:最少的年费用为 45000 元,以 1%的资本费用率为基础,而对于增值的部分以及国外证券则按 1.25% 收费(外国投资事实上业绩不好)。最近几年,贝莎默的最好成绩是平衡的资产结构和权益账户以及账户的公正。

尽管如此,贝莎默永远也不会建议自己的客户按照菲浦思的“家族计划”的模式来处理资产了!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标题及链接:峰汇在线 » 美国的家族企业如何管理资产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