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信为本
量力而为
当前位置:峰汇在线 > 外汇知识 > 外汇理论书籍 > 正文

巴菲特投资美国航空公司始末

1989年,伯克希尔购入价值三亿五千八百万美元的美国航空公司优先股,两天之前,美国航空公司才和皮尔德航空公司合并。

对伯克希尔而言,投资资本密集和劳力密集的航空工业,是相当不寻常的举动,我们之所以乐中投资美国航空公司的优先股,因为我们对Ed Colodny的管理深具信心,我非常欣赏他,巴菲特说。

巴菲特认为他投资的是美国航空公司的高级证券,而非一家营运良好的公司,巴菲特的策略是放眼于有好几个大玩家的产业,他希望能整合这些业界大玩家,为股东获利。

但是这一次巴菲特的策略与原先的预期背道而驰,基于种种因素,美国航空公司在动荡不安的航空界急遽萎缩,1996年,伯克希尔宣布将出脱美国航空公司的持股,起先伯克希尔询问该公司回购自家股票的意愿,但最后伯克希尔还是继续持有,当初是巴菲特决定投资总部设于维吉尼亚州阿灵顿的美国航空公司,史坦哈特的史坦哈特合伙公司持有该公司8%的股份,而且还继续增加投资这家美国第四大航空公司。

这项投资在错误的跑道上颠仆前进,美国航空公司问题重重,1988年到1994年间,大约亏损了三十亿美元,巴菲特在对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的学生演讲时曾经表示,绝对不要投资航空业,他认为航空业是全世界最差的投资标的之一,成本过高且生产过剩。

有一位哥大学生问他为什么当初要投资航空公司,巴菲特妙答道,我的心理医生也问同样的问题,事实上,他们提供我一线免费电话,只要我有冲动想投资航空公司,就打这线电话,我只要告诉他们我的名字是巴菲特,是个航空迷,他们就会劝我不要买航空股。

美国航空公司在美国东部成立之初称为Allegheny航空公司,谐音Agony 航空公司,1978年在匹兹堡建立航站,于1979年收购PSA与皮德蒙之前更名为美国航空公司,美国航空公司现在在匹兹堡,费城,巴尔的摩,夏洛特和印第安纳波里都设有航空站。

巴菲特投资美国航空公司时,该公司股价每股约五十美元,每张面额一千美元的优先股,从购入当天开始两年之后,如果该公司股价每股达到六十美元,都可以用转换价格转换为16又三分之二股普通股,巴菲特的投资约占该公司股份的12%,每年伯克希尔可以取得9.25%的优惠股息。

1991年以后,美国航空公司可以用比当初购买价格一千美元高出一百美元的价格,赎回优先股,伯克希尔在1999年前都可以将股票加以转换,亦即将任何剩余的优先股以每股一千美元的价格卖给美国航空公司,美国航空公司在1998年赎回这批股票。

在巴菲特看来,优先股是一种安全的赌博方式,如果他输了,可以获得9%的优惠股息,如果他赢了,就可以拥有美国航空公司很大的股份,我犯的错误是,没有料到航空业价格竞争如此激烈,当然,由于中东情势紧张,成本是个很大的问题,巴菲特在伯克希尔1991年的年会上说。

他还表示,你有六到八个竞争对手,有些人甚至是在破产的状态下营运,如果航空公司宣告破产,就等于没有价值,东方航空公司借着出售登机门和其它资产,而获得好几千万美元,补足零负债时期的营运亏损,因为他们无力偿还任何债务,美国航空公司无法和这样的对手竞争,和大量流血的人竞争,你需要一个血库。

在这之前,1989年,美国航空公司预定从纽约拉瓜地亚机场飞往夏洛特的班机,在冲出因雨而湿滑的跑道之后,机腹重击水面,造成两名乘客死亡,1991年,一架美国航空公司的飞机和一架通勤飞机,在洛杉矶国际机场相撞,造成三十四名乘客死亡,当天正好是该公司决定降低机队保险的生效日,屋漏偏逢连夜雨,1992年,一架美国航空公司的飞机在天候不良的情况下,在纽约拉瓜地亚机场撞毁,机上五十一名乘客与工作人员中有二十六名丧生。

美国航空公司与皮尔德蒙合并之后,情况仍未见好转,班机误点是家常便饭,行李更是经常遗失,无用航空公司,和恐怖航空公司成了该公司的外号,但是从1990年开始,误点情况逐渐获得改善,该公司准时起飞的记录从1990年起居全美各大航空的第六位,到了同年六月跃升为榜首,1992年全年的准时记录也都维持在全美第二名,航空业的竞争仍然相当激烈,1990年,伊拉克入侵科威特,喷射机的燃料费水涨船高,美国航空公司转盈为亏,连续好几季都出现赤字,航空业陷入一片混乱,头条新闻尽是裁员与减少服务项目,中途航空公司停飞,东方航空公司和其它公司也都焦头烂额,美国航空公司的董事长柯洛德尼在1989年的年报上写到,由于航空业的基本面不良及购并相关问题,使得美国航空公司每况愈下,最后,公司暂时裁员七千名,相当于14%的员工,飞机的订单予以延后,班机数目也被裁减,该公司甚至曾经靠卖飞机来发薪水。
很多人认为,航空业只有四、五家航空公司可以生存,所有航空公司都面临空前的竞争压力,这使人不禁想起巴隆杂志上的一则漫画,漫画中写到,抵达,起飞,破产,的确,1990年到1991年中,全美共有六家公司申请破产保护。

柯洛德尼在美国航空公司服务的四十三年之后,于1991年退休,由Schofield接任总裁,1996年初,原先经营UAL公司的伍尔夫,被任命为董事长暨最高执行长,1991年,巴菲特将投资美国航空公司称为不可抗力的错误,柯洛德尼在写给股东的信的第一句话写到,1990年是我们公司有史以来最艰困的一年,国内运输业疲软,经济积弱不振,燃料费有如天价,波斯湾的危机引起旅游恐慌,以及航空票价全面性的大幅降价,都是造成今年四亿五千万净亏损的原因。

巴菲特仍然在水面上行走,只不过溅出一些水滴,美国航空公司的亏损越积越多,1991年底,巴菲特将三亿五千八百万美元投资的帐面价值,调低为二亿三千多万美元,该公司的员工、高级主管和董事或者求去,或者减薪,1992年,英国航空公司同意以七亿五千万美元购入美国航空公司44%的股份,于是全球航空业又诞生了一个实力坚强的竞争对手,这项投资最后成交,但是英国航空公司最后只投资了三亿美元。

1993年,巴菲特和曼格为伯克希尔投资帝国中较弱的一环接受了一项新的挑战,担任美国航空公司的董事,巴菲特写到,英国航空公司的投资有助于美国航空公司的生存,最后终将欣欣向荣,巴菲特显然没有说过饶舌的警告,绝对不要投资任何有轮子的东西,美国航空公司不是巴菲特事业上最光荣的一页,简言之,这不是最好的飞行方式,曼格在1993年的魏斯可的年会上,对美国航空公司的投资提出以下的看法,我们算得太精了一点,但是这笔投资还有下文,1994年,英国航空公司表示将搁置进一步投资美国航空公司的计划,当时英国航空公司已投资了四亿美元,并且计划再投资四亿五千万美元,英航的决定使美国航空公司的股价崩溃,直线滑落到只有个位数字。

因错误而造成了悲剧一再重演,1994年,美国航空公司的喷射机在夏洛特附近坠机,造成五十七人死亡,1994年,又有一架喷射机在匹兹堡附近坠机,机上的一百三十二人全部罹难,这是这家深陷困境的航空公司五年来第五起重大空难,不久后,该公司将原先应于1994年付给伯克希尔的优先股息予以递延。

1994年,伯克希尔将投资美国航空公司的帐面价值,调低为八千九百万美元,相当于降低了二亿六千多万美元的税前金额,约降低为四分之一,1995年初,巴菲特和曼格不再担任董事之职,因为他们曾经表示,如果美国航空公司不能及时和劳工团体在樽节成本上达成协议,他们就不再担任董事,同年美国航空公司终于看见第一道曙光,开始转亏为盈,这是七年来首度出现盈余,1996年,美国航空公司与该公司股票渐渐重现生机。

1995年底,伯克希尔投资美国航空公司的帐面价值提高为二亿一千多万美元,1996年,再提高到三亿二千多万美元,巴菲特在伯克希尔1995年的年报写到,虽然从1994年起,我们就没有领到股息,但是积欠的股息以5%的复利计算,高过最低优惠利率,比较负面的影响是,我们在和一个信用不良的公司打交道,1996年,美国航空公司开始支付优先股股息,同年年底,英国航空表示要将所持有股份卖回给美国航空公司。
这其中的教训是,绝对不要投资航空公司。

在伯克希尔1995年的年会上,一位股东问到,伯克希尔是否考虑投资别家航空公司,这位股东由于与会人数众多,所以一直进不了会议厅,只能从屏幕看年会进行,谢谢你提出的问题,我们把所有提出与美国航空公司相关问题的人都请到另一个房间,巴菲特回答。

1996年,新的最高执行长伍尔夫就任以后,营运状况与股票都大有起色,巴菲特试着卖掉他在航空业的投资,幸运的是,我没有卖成,巴菲特在伯克希尔1996年的年报上写到,他表示,美国航空的表现越来越好,1997年也付清了积欠伯克希尔的股息,1996年初,我再次尝试将手中持股出脱,当时的价值约为三亿三千伍百万美元,你们非常幸运,因为我试图从胜利之口夺回失败的企图宣告失败。

有一次,巴菲特的朋友问他,既然你这么富有,为什么不够聪明?

巴菲特在伯克希尔1997年的年会上说,曼格和我离开董事会之后,美国航空公司就开始好运连连。
1997年,双方修改合约,伯克希尔获得更多出售美国航空公司股份的选择,伯克希尔将原先持有的A级优先股换成H级股票,以重整美国航空公司的负债,根据新合约,美国航空让伯克希尔在出售股份时可以有更多的选择。美国航空逐渐脱离失序状态,开始展翅飞翔,1997年到1998年,每股股价超过五十美元至六十美元的价位,使巴菲特这个多年来被视为败笔的投资有了转机,正如曼格所言,这笔投资还有下文,1998年,美国航空公司表示要赎回伯克希尔价值三亿五千八百万美元的优先股,将之转换为九百二十四万股普通股,价值约为六亿六千万美元,美国航空偿清负债,累积现金之后,就开始大规模回购普通股,巴菲特的错误投资,终于便成了赢家。

根据美国证交所1998年的档案,巴菲特将持有的美国航空普通股数目,降低到三百八十三万股,占美国航空3.79%的股份。

这就是美国航空公司起起落落的始末。

巴菲特在伯克希尔1997年的年报中表示,我们的优先股将在1998年赎回,但美国航空公司股价上扬之后,原先以为没有多大意义的转换权,反而让我们大蒙其利,现在我们几乎可以确定,美国航空的投资一定会为我们带来丰厚的利润,前提是,不把我买胃药的费用算在成本之内,下次如果我再做出愚蠢的重大决定时,伯克希尔的股东就知道该怎么做了,打电话给伍尔夫先生。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标题及链接:峰汇在线 » 巴菲特投资美国航空公司始末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