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信为本
量力而为
当前位置:峰汇在线 > 外汇知识 > 外汇理论书籍 > 正文

巴菲特入主华盛顿邮报公司(1973)

巴菲特起先并没有将男孩城的丑闻告诉自己拥有的报纸,而是透露给他的朋友Peters,他是《华盛顿月刊》的发行人,巴菲特在此也有小部份投资。

我把这个消息告诉记者,他们后来决定不追踪下去,我怀疑他们的理由是,投资人的主意难免可疑,巴菲特于是把这则新闻交给奥马哈的一家报社,他们后来还因这篇报导得了普立兹奖。

Peters在书中描述巴菲特、洛克菲勒和马克斯如何开始投资杂志,他也提到当时巴菲特请他介绍与葛兰姆太太认识的经过︰

在洛克菲勒和马克斯答应额外资助之后,我们总共募得十万美元,然后洛克菲勒就把我介绍给巴菲特,巴菲特在1969年,和两个朋友一起飞到华盛顿,他们是来自于北卡罗莱纳州的罗森柏格与史坦贝克,史坦贝克是著名头痛药发明者的继承人,他们同意提供剩下来的五万美元,我们拿了这笔钱,却功败垂成。

我们的杂志在文学方面享有极高的评价,但是财务状况却一直不稳定,洛克菲勒和巴菲特到纽约,去问著名的杂志顾问柯贝克,《华盛顿月刊》还有没有希望,巴菲特对机构投资人的作者开普兰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说,如果开普兰愿意接管《华盛顿月刊》直到业务步入正轨,他愿意再拿出五万美元。

但是九月初巴菲特打电话过来,我们大约谈了五十分钟,这段谈话显示巴菲特内心的交战,我很感激他对我们的鼎力相助,也能谅解他认为最好的解决方式可能是让杂志因财务困难而停刊,所以在谈话中,当他不表示愿意继续参与时,我没有因此而生气,我虽然不生气,但是却有走投无路的感觉,因为我知道,如果要让这份杂志继续生存下去,就必须留住他,我们的谈话一直在绕圈子,巴菲特差一点就要退出,而我则试着慢慢把他拉回来,我们就这样反复跳着这只双人舞,能够成为亿万富翁,证明巴菲特一点也不笨,他不断想办法找理由脱身,他每找一个理由,我就几乎临疯狂状态,我的脑筋以最高速运转,为的就是要堵住他所有的出路。

最后,他终于同意留下来,那一刻,我受到前所未有的鼓舞,巴菲特内心富同情心的一面,战胜了精明投资人的一面。

Peters说,他的股东很少因为有求于他才打电话来,如果他们请他帮忙,也都是出于纯洁的动机,以巴菲特为例,他请我帮他介绍葛兰姆太太,我立刻照办,结果他们的友谊使双方获益良多,他成为她的首席金融顾问,也是华盛顿邮报公司最重要的小股东,他们让彼此都比相识以前富裕许多,我当初应该要求分个10%。

巴菲特是在1973年春夏之际,购入价值一千零六十万美元的华盛顿邮报公司股票,此项投资使伯克希尔成为葛兰姆太太家族之外,华盛顿邮报最大的股东。

我们在几个月内,分二十次购入这些股票,他后来说,在生命中,有些事情会发生的速度很快,基本上,他对葛兰姆太太有相当程度的了解,他看着这家公司的股票公开上市,但是成绩却不很理想,我知道华盛顿邮报一定会表现的比星辰报好,虽然不一定会让星辰报倒闭,但一定会比它好。

葛兰姆太太在她获得普立兹奖的个人历史一书中写到,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公司,在1973年买下本公司10%的B级股票,他后来告诉我,起先他不太愿意公开这件事,但是后来觉得这未尝不是件好事,事实上,我也认为我们这么做是对的,虽然我仍然不太喜欢公开之后无形中增加的责任,交易的大日子订在6月15日,典礼在美国证交所的交易厅举行,巴菲特以24.75美元的价格买下第一股,但对外公布时每股是26美元。

巴菲特这笔投资,变成他最好的投资之一,他在一般人还没有开始注意媒体股之前,进行这项投资,当该报在华盛顿特区几乎成为垄断事业之后,依然持有该公司股票,华盛顿邮报的股票在1971年上市,该公司的B级股以每股6.5美元发行,几年之后,便飙升为480美元,年成长率超过20%,A级股则为葛兰姆太太家族持有,他们掌握了董事会三分之二的投票权,换言之,即掌握了该公司。

巴菲特一生对媒体的偏好,超越金钱上的价值,这股热情在购入华盛顿邮报股票时达到顶点,他对媒体事业兴趣浓厚,和顶尖记者结为挚友,他说,如果他的天职不是商业,那一定非新闻莫属,毕竟,他的父母亲是在学校的报社邂逅,而他也曾经是一名勤奋的华盛顿邮报送报生。

他对新闻具有记者般的直觉,在寻找被低估的公司时,也融合了敏锐的生意嗅觉和记者深入调查的技巧,如果巴菲特投身新闻界,一定会成为杰出的新闻记者,但果真如此,他赚的钱恐怕连现在生活投资所得财富的一小部份都不到。

1973年,华盛顿邮报公司总共发行了大约一千四百万股股票,其中价值二百七十万美元,具有控制权的A级股均为葛兰姆太太所有,她出身富裕家庭,父亲是已故的著名共和党华尔街工业家与金融家迈尔,他在1933年以八十二万五千美元买下华盛顿邮报,当年他的女儿十六岁,迈尔在1946年,将女婿菲利普.葛兰姆任命为该报发行人。

1973年至1974年间股市崩盘,这波震荡刚开始时,华盛顿邮报的股票从刚发行时的每股6.5美元,后来经过分割,股价调为4美元,巴菲特大为震惊,因此买了一千零六十万美元的邮报股票,占该公司B级股的12%,相当于该公司所有股票的10%,每股4美元意味该公司整体价值估计为八千万美元,他们没有任何债务,巴菲特当时认为该公司的价值约为四亿美元,但是直到1981年,该公司的市值才达四亿美元。

巴菲特于1993年对哥伦比亚大学企管学院的学生演讲时指出︰

随便问问该公司职员,他们公司的资产价值为何,大多会说大概在四亿美元左右,如果凌晨两点在大西洋举行拍卖会,也会有人前来投标,喊价四亿美元想要买下这家公司,他们的主管既实在又能干,而且将大部分个人净值都放在公司里,这种做法安全得叫人难以置信,我会放心大胆的把所有个人的净值放在这里,一点也不担心。

1973年时,华盛顿邮报公司的总收入为二亿美元,旗下机构包括华盛顿邮报、新闻周刊、时代-前锋公司、四家电视台和一家造纸厂,后者为该公司提供了大部分的新闻用纸。

根据经验法则,一家表现优异的报社,其售价可以高达其年收入的两倍半,邮报公司的价值四倍于巴菲特所付出的代价,巴菲特表示,他之所以能用如此理想的价格买到邮报的股票,都是因为当时一般人对媒体股并不热中。

巴菲特购入邮报股票之后两年,该股一直处于下跌的趋势,巴菲特的投资从1973年的一千万美元,到了1974年底,贬为八百万美元,1976年之前,邮报的股票一直无法超越巴菲特购入时的价位,现在,巴菲特在邮报的投资价值已经高达八亿美元。

起初,巴菲特有如不速之客,安德烈.迈尔是葛兰姆太太的家庭友人(和她父母迈尔没有关系),当他发现巴菲特持有这么多的邮报股份时,显得甚为不悦。

他对全美最成功的投资家巴菲特持有如此庞大的邮报股份甚为不悦因为他自己也做过类似的事,所以非常怀疑巴菲特的动机,安德烈经常提醒我要提防巴菲特,葛兰姆太太回忆到,他认为所有不请自来的投资人,对公司都是一种威胁,但是我仔细查过巴菲特的背景,我认为我们相当幸运,他对公司的事从不插手干涉,是个值得尊敬的人。

虽然葛兰姆太太信任巴菲特,安德烈还是不放过他,经常问,你的老板在哪里?

巴菲特投资邮报公司后,写了一封信给葛兰姆太太,当时她对这位不甚了解,但是却拥有邮报如此大股份的人,也抱着猜疑的心态,巴菲特在信中向她表白,说他绝对无意对该公司造成威胁,他也充分了解,以她持有的该公司A级股票,她掌握了该公司的管理权。

我非常清楚,邮报是由葛兰姆太太控制管理,我觉得这样很好,他在信上说,后来,这封信被腻称为亲爱的葛兰姆太太。

葛兰姆太太想知道这个来自奥马哈的家伙,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我急得团团转,直说,这个人是谁? 他是怎么样的人? 他会对我们的公司造成威胁吗? 有一件事也许具有破冰作用,巴菲特对她表示,二十五年前他曾是华盛顿邮报的送报生,顺带一提,巴菲特在1940年代送报赚的钱,是他后来第一笔投资金额的一半。
1971年,巴菲特曾经请葛兰姆太太的朋友Peters,帮他介绍葛兰姆太太认识,巴菲特想认识她是基于一个明确的理由,他持有纽约客杂志的股份,他认为该杂志将公开求售,于是想引起葛兰姆太太接手纽约客的兴趣,因为他认为邮报是纽约客最理想的拥有者,但是葛兰姆太太没有接受他的建议。

葛兰姆太太在她的自传个人历史中表示,她和巴菲特直到1973年才再度碰面,地点是洛杉矶时代杂志的办公室,这是在巴菲特投资邮报之后,葛兰姆太太与他见过面后便放心了,她邀请巴菲特到华盛顿共进晚餐,顺便参观一下邮报公司,他们后来建立起深厚的友谊,巴菲特不但成为她企业的导师,彼此也因为这段友谊获益良多︰

1974年,我到洛杉矶参加一项分析师会议,并顺道去巴菲特与苏珊位于拉古纳的家拜访他们,巴菲特一家因为我的到访而欢声雷动,因为巴菲特自从1962年到拉古纳渡假以来,再也没有下水过,为了增加这次拜访的乐趣,他买了一把海滩洋伞和一件游泳裤,他说这就是使我们家欢欣鼓舞的原因,因为和他们平常看到的我比起来,你的来访使我展现了前所未见的弹性,那次为期两天的拜访,紧凑又愉快,我们谈论的范围很广,其中包括他成为华盛顿邮报董事会一员的可能性。

巴菲特于1974年被任命为邮报公司的董事,而且,恰如其分的担任该公司金融委员会的主席,上任后不久,他就向董事会建议,回购邮报公司的股票,在1970年代,企业界回购自家公司股份的做法可谓绝无仅有,在媒体界更为少见。

这些年来,巴菲特的建议以及与我不断的沟通,对我采取的若干动作,影响深远,很重要的一点是,他向我解释回购公司股票的各种好处,我一直对这一点抱持怀疑的态度,回购股票在今天是件稀松平常的事,但是在1970年代中期,只有少数几家公司这么做,我认为,如果花钱买进自己公司的股票,我们一定无法成长,巴菲特仔细的用数字向我解释,无论就长期或短期来看,回购股票对公司的所有好处,他一再强调,和公司的实际价值比起来,我们的股价可说是非常低,此外他也重申,和我们目前正在考虑的许多方案比较,这是对公司最有利的做法,他循序渐进的为我阐述他的理念,如果我们买回公司1%的股票,每个人就能以极划算的代价,拥有更多的股份,于是我决定接受他的建议。

以下便是巴菲特的注册商标-股票回购,如何使邮报公司受益的始末,1975年至1992年期间,邮报公司买回该公司发行股票的43%,平均每股以60美元买回,这等于用该公司目前价值的八分之一,买回超过40%的股份。

此外,巴菲特还建议将邮报的退休金基金,从一家大银行转交由以价值投资为取向的基金经理人管理,基金转给基金经理人之后,盈余大幅成长,然而邮报还是请经理人将这笔资金的25%保留在债券投资。
1979年的某一天,巴菲特和我一起开车到葛连威比去度周末,他非常有技巧、委婉的向我透露,有两位投资家同时也是他的好友,鲁昂和葛特斯曼,他们个人和他们的客户拥有许多邮报股票,现在这批股票的价值在千万美元之谱,鲁昂管理红杉基金,葛特斯曼则是第一曼哈顿的管理合伙人,他们打算卖出全部或一半的邮报股票。

巴菲特考虑了好久,该用什么方式告诉我这个消息,他尽所能的粉饰外表,但是我必须承认,我的直觉反应是大哭一场,他说的是两位精明干练的投资家,他们以神机妙算出名,但是现在他们却不再相信我们了,其它投资人一定会随之成群离去,我认为他们的离去等于是对我的管理进行公民投票,他们显然认为我能力不足。

巴菲特想尽一切办法帮我控制情绪,他向我解释,这是因为鲁昂认为他的邮报股票表现相当出色,使得他某些投资组合扩张过大之故,他并不打算卖掉自己手上的股份,你不了解华尔街,那里的人都不做长期考量,当你的股票涨到一百美元的时候,他们就会想买了,巴菲特试着安慰我,我当然认为他只不过是在让我好受一些,我们的股票怎么可能涨到一百美元,这简直荒谬极了,因此我还是难过万分。

当然,巴菲特是从和我完全不同的角度,考量鲁昂和葛特斯曼的动作,他认为从长远的眼光来看,这对公司会有很大的好处,甚至和时代杂志与前锋报的购并案相去无几,虽然他很清楚我会因此相当沮丧,但是却能够立刻洞悉公司将来会因为他们现在卖出这批股票而获益,他极力说服我应该开派对大肆庆祝,然后说,别担心,他们卖多少,我们就买多少,这对我们有益无害,他们将来就会后悔了,虽然我无法完全拋开疑虑,但还是遵照他的建议,以每股平均21.91美元的价格,买回自己公司的股票,鲁昂和葛特斯曼当年以相当于每股6.5美元的价格买进这批股票,他们买进之后,历经两次股票分割。

这件事过后不久,巴菲特和我谈到女人泪洒商场的话题,我向他重提我们的葛连威比之行,嗯,他笑着说,我们后来不是就赚了好几亿美元,你要是再掉泪,千万要先打电话给我,然后他又说,就这么想吧,葛兰姆太太,如果你当时不同意买回那批股票,掉眼泪的人可能会是我,所以,总要有一个人哭吧。

巴菲特担任邮报公司的董事,直到1986年为止,他是因为伯克希尔答应出资五亿一千七百万美元,帮助首都市买下美国广播电视公司之后辞去董事一职,购并之后的首都市/美国广播公司,成为媒体界的巨人,巴菲特应邀担任董事。

短暂离开华盛顿邮报董事会

巴菲特必须离开邮报公司的董事会,因为联邦通讯委员会禁止个人同时担任拥有电视网(首都市/美国广播公司)与拥有有限电视系统公司的董事。

电视讯号同样也有类似的禁令,亦即分属不同公司的电视台,例如首都市纽约电视台,和华盛顿邮报公司在康乃迪克州的电视台,不得使用相同电视讯号,这项禁令也不适用于巴菲特,他不能同时担任两个公司的董事。

即使葛兰姆太太曾经对巴菲特的意图持保留态度,这团疑虑早已烟消云散,他的离去让我们的董事会惊慌失措,他们真的非常想念他。

他们的惊恐没有持续多久,迪士尼在1996年买下首都市后,巴菲特又当选为邮报公司的董事,重返邮报董事会,巴菲特和葛兰姆太太一直保持挚友的情谊,她到现在仍不断赞美他的才华,他有着高度的智能、人性化与敏感度兼具,最重要的是,他很有幽默感,我认为这是极为特殊的组合,葛兰姆太太在电视节目金融世界里,对主持人亚当.史密斯说了以上这段话,该节目当天的主题是讨论1990年所招开的伯克希尔年会。
1954年,华盛顿邮报是美国首府华盛顿地区排名第三的报纸,该报是年以每股1,600美元买下三千五百股时代-前锋股票,总值五百六十万美元,飞速成长的华盛顿邮报超越了星辰报,后者在与华盛顿邮报的竞争激烈之下逐渐萎缩,终于在1981年停刊。

在这之前,邮报在很短的时间内面临了三项重大问题,1973年至1974年间的股市萧条,为邮报带来荣耀与困扰的水门事件危机,以及1975年使其受创的罢工事件,1972年至1973年,因为水门事件的报导,使邮报深受来自白宫尼克森政府的炮火猛攻,股价不断下跌,根据尼克森的录音带,在水门事件最紧张的时刻,尼克森怂恿撤销邮报公司在佛罗里达两家电视台的执照,他们是杰克森维尔的WJXT/TV4和迈阿密的WPLG/TV,后者的电视台代号字母,取自葛兰姆太太先夫菲利普.葛兰姆姓名的前缀字母。

撤销执照的行动是由一群和尼克森政府相关人士推动的,但是罗伯斯表示,这些人的阴谋并未得逞,罗伯斯在邮报担任记者多年,曾经出版过一本书《在权力阴影下︰华盛顿邮报的故事》。

水门事件也对报社财务产生重击,而1975年严重的罢工更是雪上加霜,虽然报社在水门事件宣告大捷,但却酝酿着新的问题-报社与工会的关系,1975年底,工会发动罢工,罢工事件最丑陋的一幕是捣毁编辑室,此举使这家报业巨人的财务与尊严,均受到前所未有的打击。

葛兰姆太太在面临与星辰报的激烈竞争下,对罢工持续可能招致的风险感到不安,而这次罢工使得巴菲特与葛兰姆太太之间的友谊更形巩固,葛兰姆太太说,罢工事件对我来说是个重大的打击,在星辰报继续发行的情形下,罢工对我们来说是财务上的大风险,巴菲特告诉我,听着,如果我认为真的很危险,一定会告诉你,他一直从旁鼓励我。

巴菲特不断从旁鼓励葛兰姆太太,并担任她的企业导师,巴菲特知道我对企业一窍不通之后,经常抱着二十五份年报或三十份年报,教我里面的东西,葛兰姆太太说,在这段风雨如晦的时期,巴菲特一直保持镇定,最后,他的投资果然稳健的成长。

1984年,巴菲特写了一封信给葛兰姆太太︰

伯克希尔在1973年的春夏之际购入华盛顿邮报的股份,当时我们以一千零六十万美元购入,现在,这批股票的价值已经成长到一亿四千万美元,如果当时我们将这笔钱拿去投资别的媒体股,现在可能会有六千万美元的道琼股,三千万美元的Gannett,七千五百万美元的Knight-Ridder,六千万美元的纽约时报或四千万美元的时代镜报,俗语说,百万个感谢,我要对你说六千五百万到一亿一千万个感谢。
现在,他得对她说好几亿个感谢了。

1980年代,邮报公司不但在金融上显著成长,也多次荣获普立兹奖,在新闻界建立起卓著的声誉,现在的邮报公司是一个庞大的新闻企业,股票市场价值超过二十亿美元,旗下的华盛顿邮报是华盛顿-全世界首要城市之一,最具影响力的报纸,有八十万平日订户,一百一十万周日订户,邮报公司还拥有位于华盛顿州的前锋报。

近几年,华盛顿邮报在利润和股市价值两方面,开始超越它的最大对手纽约时报,邮报公司约有一半的利润来自华盛顿邮报,此外,该公司还拥有新闻周刊,一份在全美发行的新闻性周刊,拥有三百二十万订户,其销售量仅次于其主要竞争对手时代杂志,为全美第二,邮报公司在1961年,以一千五百万美元买下新闻周刊,1995年,新闻周刊的获利为一千五百万美元,1997年则为三千八百万美元。

邮报公司共约有六千名员工,拥有六家电视台,分别位于底特律,迈阿密,奥兰多以及杰克森维尔,1994年,该公司以二亿五千三百万美元,购得休斯敦和圣安东尼的电视台,此外,邮报公司于1986年以三亿五千万从首都市购入一家规模庞大的有线公司经营权,当时这家有线公司约有三十六万个订户,巴菲特是这次交易的灵魂人物,邮报公司旗下的有线电视公司名称是第一有线公司,总部设于亚利桑那州的凤凰城,购并之后,一直不断的成长,现在有六十三万七千个订户,其获利和并入邮报公司前不可同日而语。

邮报公司于1983年购得立法纪事公司,这家公司以计算机控制转播国会和立法部门的开会实况,于1984年购入开普兰公司,开普兰教育中心共有一千二百个分支机构,帮助学生准备执照考试与入学测验,包括修改过的学业能力倾向测验(Scholastic Aptitute Test, SAT),开普兰本身拥有麻州剑桥一家大学征才公司,专门为雇主寻找、面试与雇用不易寻找的专门人才,开普兰也拥有旧金山的得分公司,该公司为幼儿园到十二年级的学童提供课后辅导,现已更名为开普兰得分公司,其教育中心遍布全美各地,开普兰公司由葛瑞尔主持,他是一位年轻的哈佛商学院毕业生,1996年邮报的年报将葛瑞尔说成开普兰逐渐成熟的董事长,当时他才三十二岁。

邮报公司拥有Cowles媒体公司28%的股份,克尔斯发行明尼亚波里星辰论坛报,以及于1997年卖给McClatchy的其它财产,邮报公司还拥有国际前锋报一半的股份,另一半为纽约时报所拥有,国际前锋报在巴黎发行,八个城市印制,采用华盛顿邮报与纽约时报的报导,经销网遍布几达二百个国家,约有二十万名订户。

邮报公司拥有洛杉矶-华盛顿邮报新闻服务社一半的股份,该新闻社为五十个国家,超过七百六十八个客户,提供新闻、特别报导与新闻评论。

1992年,邮报公司又购入盖瑟柏格.加赛特公司80%的股份,该公司是加赛特报的母公司,在马里兰州拥有二十五种周刊,总销售量为三十九万份。

伯克希尔于1973年拥有邮报公司10%的股份,现在已成长为17%,多年来,随着邮报公司不时回购自家公司的股份,巴菲特所持有股份也随之持续增加。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标题及链接:峰汇在线 » 巴菲特入主华盛顿邮报公司(1973)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