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信为本
量力而为
当前位置:峰汇在线 > 外汇知识 > 外汇理论书籍 > 正文

全球最大超级灾害保险公司

尽管如此,伯克希尔仍然愿意独立承担庞大的风险,我们之所以从不将我们承保的风险分散出去的原因之一是,我们对灾害降临时能否从其它公司收到赔偿持保留态度,巴菲特在1996年的伯克希尔年报中写到。

至少超级灾害的保险合约对可能发生的损失载明了赔偿上限,但在某种状况之下,伯克希尔依照规定有义务立即更改上限,巴菲特表示,如果美国东岸,特别是纽约,遭到飓风袭击,伯克希尔将会面临六亿美元以上的损失。

曼格曾经表示,如果发生超级灾害,例如安德鲁飓风肆虐过后,隔了一周,又来了一个杀伤力不相上下的飓风,那么伯克希尔那一年可就不好过了。

伯克希尔对承保的标准相当严苛,98%上门投保的案子都被拒于门外。

1992年第三季,袭击佛罗里达州的安德鲁飓风,使得伯克希尔必须付出一亿二千五百万美元的赔偿金,巴菲特曾经在写给股东的信中,提醒股东保险事业的不确定性,伯克希尔目前可能是全世界最大的超级灾害保险公司,这会持续使我们的盈余呈不稳定状态,但是对于这一点我们不担心,马拉松的金牌是颁给最先跑完全程的参赛者,而不是脚步最稳健的参赛者,虽然这会损及季及年度盈余的稳定性,但是我们愿意把握机会追求更高的长期收益。

1994年,伯克希尔承揽加州的汽车保险业者二十世纪公司四亿美元的再保险,我们会在竞标当天提出五亿美元的报价,在这一行里,没有人敢这么做,巴菲特在1994年的年报中写到。

长久以来,巴菲特一直想扩张保险事业,1985年,他连同美国运通公司的魏尔,以及数字消防人员基金会的资深主管,共同筹划购入属于美国运通公司的消防人员基金会,但是这项由魏尔策划的案子,被美国运通否决了。

巴菲特的多项投资都属于伯克希尔的再保险公司,这些投资为伯克希尔提供了雄厚的金融实力,使得伯克希尔的投保人都可以高枕无忧,不必担心拿不回保费,伯克希尔旗下所有保险公司的资产,都超出保险法规规定的金额,根据美国杰出公司的评等,伯克希尔旗下的保险公司都获得A+,这是最高等级的评等。

巴菲特在1992年的年报中写到,伯克希尔在产物与意外险的净值,目前是全美第二高(第一高是州农保险公司State Farm,该公司没有承保再保险业务),由此可见,我们公司承担风险的能力是其它所有公司望尘莫及的,曼格和我一向非常喜欢我们的保险事业,我们预期,在未来的几十年,保险事业仍将是我们主要的收入来源,我们保险事业的规模相当庞大,某些部份甚至具备全球性的竞争力,伯克希尔因此取得极大的优势,我们会继续寻求扩展保险事业的途径。

早期,巴菲特自己管理保险事业,后来他将经营权交给Goldberg,他是少数和巴菲特在伯克希尔总部一起工作的人员之一,他的办公室就在巴菲特办公室的隔壁,1993年,Goldberg卸下了全权管理保险集团的职务,但他仍然是伯克希尔商业金融事业的重要人物。

因为伯克希尔的保险集团并没有像伯克希尔其它的事业一样对外登记,所以很难估计保险事业的价值到底是多少,巴菲特本人从来没有透露这方面的数字,他只说,碍于保险事业的本质,因此很难预估其价值。

1992年,伯克希尔同意以八千二百万美元,购入奥马哈的中部赔偿公司82%的股份,该公司是中部健康人寿公司的一个单位,主要业务是透过全国的信用卡出售信用卡保险,当投保人伤残或失业时,该公司便支付信用卡帐单,我喜欢这家公司,喜欢他们的高级主管,而且该公司位于我喜欢的城市,巴菲特在记者会上宣布这项交易时如是说。
根据奥马哈世界前锋报的报导,中部赔偿公司的创始人老Kizer说,他和巴菲特是以开门见山的方式进行谈判,他说他通常以公司年度盈余的十倍出价购买,我提议,嗯,去年我们赚了一千万美元,如果我计算的没错,你会出一亿美元啰,说完之后我自己倒吸了一口气,他却说,OK,接着我又出价,一亿二千五百万美元怎么样? 他说,太迟了。
在某次伯克希尔年会上,有人向巴菲特提问有关伦敦的劳埃德公司,他的回答如下︰一世纪以来,劳埃德联合企业的表现相当优异,因此其会员都可以享受无限的责任险,他们是某种形态的保险事业中心,而且地位相当崇高,某些会员因为类似石绵等物(当时他们对所需的钜额成本一无所知),而得到责任赔偿,使得原本愿意当投资人的人数急遽锐减,劳埃德仍然试图摸索出一条有效的途径,来处理长期责任险与无限责任险的问题。

我不认为他们能够找出简易的解决之道,我想,他们大概还要再花一到两年的时间摸索,这种情势显然对我们相当有利,让我告诉诸位使我们受益最多之处,袭击佛罗里达的飓风总共可能会使我们损失160亿美元左右,但是我们不难想见,如果飓风北上扑向长岛,我们的损失就会是三倍或四倍于此了,说到五、六百亿美元的损失,有些规模庞大的保险公司,其净值也不过几十亿美元,但是伯克希尔却享有极大的优势,足以承受如此重大的损失,我们应该可以收到合理的保费,我不确定劳埃德总共有多少资金,但是我想不会比我们多,而且,他们的资金很多只是虚设的,我们则是真实拥有。

红杉基金的鲁昂表示,那家保险公司简直是处于沉睡状态,别期望他会醒来,但是如果我们不幸又碰到像安德鲁飓风这样的大灾害,我知道有一家财力雄厚的保险公司,可以付给我们相当于保费二十倍的赔偿,伯克希尔拥有高达一百亿美元的资金,目前一般保险业务的保费约为二亿美元,再保险与灾害险业务约为五亿美元。

巴菲特在1996年的年报中指出,再保险客户让我们获得许多备用金,他们尽其所能的想在市场紧缩之际,获得我们的担保。

根据金融世界的报导,伯克希尔的再保险事业多年来一直相当活跃,但在1988年以前,其再保事业的规模一直很小,巴菲特是从1988年开始积极的扩充该公司产物与意外险(或责任险)方面的业务,伯克希尔再保业务的保费收入,从1988年时的八千三百万美元,窜升到1992年的六亿七千六百万美元,再保业务目前几乎占伯克希尔保费净值的四分之三。

即使近年来再保的保费快速膨胀,很多公司还是遭到重大打击,从1988年起,产物保险业者每一美元的保费都会损失十美分,但是在同一时期,伯克希尔只付出三亿一千二百万美元的赔偿费,却赚得了三亿七千九百万美元的保费,粗略估计,在扣除一切费用之前,伯克希尔五年之内的平均盈余是17.8%。

但是你要在意外再保方面才看得出巴菲特的真正天才,意外险的赔偿和产物险不同,通常需要好几年的时间才清偿,巴菲特在这方面玩了一个复杂的游戏,在赔偿金实际付出之前,既可以不用缴税,又可作为浮存金,乍看之下,伯克希尔的意外险再赔偿记录也许很遭糕,但其实不然,过去五年间,该公司的损失是保费的138%,这还要再加上5%的其它费用,因此你可能会怀疑,任何一个头脑清醒的人,都不会承担这样的再保险业务。

但是不要忘记浮存金,美国的意外再保险业者和产物险业者不同,他们有五年甚正更久的时间可以运用这笔钱,将之订为免税储备金来增值,以备来日可能的损失,这就是股市奇才巴菲特的聪明之处,他借着普通股股票,以惊人的速度增加现金,过去二十八年以来,都保持在每年增加24%,按照这个比例,一亿美元的保费在五年之内就可以变成二亿八千八百万美元,这个数目不但足以应付庞大的赔偿金,甚至还有盈余。

这篇报导同时指出,一般产物与意外险业者通常以79%的资金与储备金投资绩优公司或政府的债券,因此当危机出现时,便可以加以变卖,而不致于有任何损失,但是伯克希尔却不需要做类似的防备措施,这都得感谢巴菲特能够快速的建立起伯克希尔的股票投资组合,因此巴菲特能将伯克希尔85%的流动资产投资于普通股票,事实上,伯克希尔的精算师可能高估了他们的损失,目的为了使储备金的额度高于增加的资产,这就是为什么大部分意外再保公司,都对伯克希尔望尘莫及的主要原因。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标题及链接:峰汇在线 » 全球最大超级灾害保险公司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