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信为本
量力而为
当前位置:峰汇在线 > 外汇知识 > 外汇理论书籍 > 正文

伯克希尔的保险事业

即使是公司总裁Don Wurster也承认,他自己在看早报时,紧张得用一只手指头顺着印刷精美的报纸一直找,直到看到某个球队的队名,他仔细察看每局的分数,确定该队没有任何一局得分超过四分,国家赔偿公司打赌,该队不会出现满垒全垒打,赌注是一百万美元。

除了盖可以外,国家赔偿公司是伯克希尔另一个直接拥有的保险事业,该公司出价一百万美元为一个电视比赛担保,该节目请来宾预测,该电视台转播的球赛会在哪一局出现满垒全垒打,奖金为一百万美元。

如果哪个家伙在一局击出全垒打,我们就得开出一张一百万美元的支票,幸运的观众就发大财了,还好,他们没有击出全垒打,Wurster说,如果保费合理,伯克希尔仍然会为一些不寻常的企业担保。

巴菲特在1995年的年报中写到,我们承保的业务包括,一,泰森的寿险,保费起初是一笔很大的数字,后来随着一场场的拳赛,保费逐渐递减,再过几年之后,保费就降为零了,二,劳埃德保险公司每年超过二百二十五位垂死的投资人,三,两枚中国人造卫星成功的发射升空,以及在轨道上运行一年,幸运的是,这两枚人造卫星目前都还在轨道上顺利运行,劳埃德公司也尽量避开不寻常的死亡,而如果泰森健康状况良好,没有人敢和他上台对决。

1996年,伯克希尔和庞大的美国国际集团AIG合资,进入了保险业的新纪元,担保制药厂的产品责任险保单,这项被称为药猫咪的保险,是透过国际保险经纪公司强生与希金斯公司承保的,同年伯克希尔也和全美保险公司签署了一项重大契约,承保佛罗里达州的产物保险。

1967年,伯克希尔以860万美元,购入奥马哈两家规模不大的保险公司,国家赔偿和国家火险与海险公司,这两家小规模的保险公司有一千七百三十万所谓的浮存金,这笔资金为我们购并所付出成本的两倍。

今天,保险业是伯克希尔最庞大的事业,保险的范围包括产物与意外险,全美有十几家保险公司为伯克希尔执行保险业务,他们的资源有限,但是却具有庞大的金融实力,非常庞大。

巴菲特表示,伯克希尔可能是全世界最大的超级灾害保险公司(超级灾害的缩写为超级猫super-cat),或许有哪么一天,伯克希尔会承保小猫小狗之类的保险),承保的项目包括百万地震险,其它保险公司也向伯克希尔投保本身的灾害险,也许,伯克希尔的承保范围应该包括,该公司至高无上的高级大猫巴菲特之死。

1993年伯克希尔进入人寿保险业务,承保赢得保险企业和解案受伤人士的年金保险,该寿险公司敢于冒险的哲学得自于其创始人林华特,林华特已于1984年逝世,1940年,林华特为两家奥马哈没有人愿意承保的出租车公司,创办了该公司,巴菲特于1967年买下该公司,直到现在该公司还维持庞大的商用车保险业务。

奥马哈的海德-魏兹合伙公司普通合伙人海德回忆到,当年林华特打电话给他,问他是否愿意以一千万美元买下国家赔偿公司,海德打电话给他的朋友巴菲特,巴菲特表示对该公司有兴趣,海德问他什么时候有空当面谈谈这件事,巴菲特的回答是,今天下午怎么样?

巴菲特对国家赔偿公司各方面的表现都相当满意,他已经兴致勃勃地研究这家公司好几年了,巴菲特了解林华特是个相当聪明的人物,当他知道林华特每天下班,都要确定所有电灯都关上之后才离开办公室时,就对他更为敬重,此外我也相信,巴菲特超越时代认识到浮存金的重要性,换句话说,亦即对保险业,特别是在国家赔偿公司,他认识到用自己独特的方式管理公司重要投资的机会。

根据林华特的回忆录,他和巴菲特初次晤面时,巴菲特不过二十岁左右,正试图集资十万美元,作为投资基金,林华特说,他当时打算投资一万美元,但巴菲特表示不接受低于五万美元的投资,我回答他说,如果你觉得我会把五万美元交给你像这样的毛头小子投资,那你比我想象得还蠢,林华特写到,林华特打消了投资一万美元的意愿,如果我当时按照他的要求投资五万美元,二十年后,我可能还可以得到税后二百万美元,我自认把国家赔偿公司经营的有声有色,但是和巴菲特比起来,就差了一大截。

高获利、高风险

保险事业虽然承保风险,但是他本身就是风险很大的企业,即使是巴菲特,偶尔也会碰上不完美的保险记录,当客户索赔时,保险公司便极可能必须承担极大的债务,伯克希尔也必须面对同样的问题。

巴菲特在伯克希尔1988年的年报中写到,产物意外险的利润不仅低于正常范围甚多,其受欢迎的程度也低于一般行业,正如同美国名制片人高德温意义深长的哲思,在生活中,每个人必须学会酸苦并尝,偶尔,巴菲特对兴衰互替的保险业,也会有判断错误的时候,而他自己是第一个承认这点的人,但大体而言,他对企业潮流的预测通常相当准确,甚至能够预测几年后的企业趋势。

只有退潮之后你才知道谁在裸泳,巴菲特在1993年的年会中表示。

伯克希尔一向谨守原则,除非保费够高,否则绝不轻易签下保险契约,当保费不够吸引人时,伯克希尔根本不会接下这笔生意,巴菲特有一次在对圣母大学的学生演讲时谈到,碰到价格不够吸引人时,我们就会有很多人开始玩数字游戏。

伯克希尔的保险事业有超过三百七十亿美元的资金,而且有能力承保更多的业务,伯克希尔还潜藏着惊人的能力尚未开发,因此绝对具备将坏消息转为好消息的能力。

曼格在Wesco公司1993年的年会上表示,常常有人问他,为什么伯克希尔不延揽更多保险业务,大家总是对伯克希尔说,天啊!既然你们的资本如此雄厚,为什么不多承保一些业务呢? 别人不都这么做吗? 评比机构表示,以你们既有的资金来看,有能力承担目前年度业务量的两倍,当他们得之我们拥有一百亿美元的保险资本时会说,这相当于每年有二百亿美元,你们为什么只承保十亿美元的业务呢? 但是之后,又有人会问,为什么去年所有人都送了命,只有你们幸免于难? 也许,这前后两个问题存在某种关连性,1996年,伯克希尔的保费净值是其保险事业年终法定盈余的16%,相较于业界平均保费对盈余比为130%。

保险事业吸引人之处,在于客户预付的保费,公司每天都会收到客户寄来的保费,保险公司就可以拿到别人提供的现金去投资,更重要的是,保险事业提供了浮存金,这和银行里的存款有些类似,都可以作为投资的资金,这些保费为伯克希尔提供了低成本的资金,基本上,这是一种免费的保证金帐户。

浮存金本身不是什么了不得的恩赐,巴菲特说,但是他补充到,如果你可以藉此生财,更重要的是,如果你以很低的成本取得这笔资金,那么它就的确是恩赐了。

有些分析师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他们单单以保险事业的帐面价值估计整体价值,却不将浮存金的价值考虑进去,巴菲特曾于1996年伯克希尔年会上表示。

就实质上而言,保险事业提供了三十年的免费资金。

巴菲特在1998年伯克希尔年会上对股东表示,我们以负成本取得这些浮存金,亦即我们所花的成本低于零,这笔浮存金是带着利润而来的,他又说,但是真正的关键在于,这笔浮动资金在十年之后会增加多少。

目前我们拥有七十亿美元的资金,巴菲特在1996年的伯克希尔年会上表示,如果有人提供我七十亿美元的资金,而且盈余不用缴税,但条件是我以后永远不得再碰保险业,我还会接受这笔资金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这不是因为我比较喜欢七十亿美元的浮存金,不喜欢七十亿美元的免费资金,而是因为我期望这七十亿美元会生生不息的滋长,这些浮存金送到伯克希尔时,马上就被投资于股票、债券、企业或者其它投资标的,巴菲特称这笔浮存金等同于资产净值,浮存金的增加则可视为收入,不用支付费用,也可能不必偿还。

伯克希尔的保期大多很长,因此往往要很久以后才须偿还,显然,能够让要保人保费付得越久越好,但是巴菲特也发出过警告,长期投保也有其缺点,因为等到要付款给要保人时,通货膨胀与各项规定可能会使成本提高,甚至使利润所剩无几,因法庭的胜诉判决则必须付给投保人的金额,更是远超过签订保险契约时所能想象的范围,这方面的支出对保险业的利润影响甚巨。

保险是一项相当重要的企业,这一点在内州尤其明显,因为内州立法委员对企业均施以优惠待遇,奥马哈共同基金原本就是一家著名的企业,经过柏金斯在蛮荒帝国中的详细介绍之后,名声更形高涨,该公司的总部就设于伯克希尔附近,后者本身也是另一个蛮荒帝国。

1967年,巴菲特叫价收购林华特统治下的国家赔偿公司和国家火险与海险公司,从那时起到现在,巴菲特为伯克希尔陆续购入十几家保险公司,伯克希尔是基于多元化与增加获利的理由进入保险业,1980年代末期,国家赔偿公司还在使用IBM的卡片分类机,在奥马哈占据了一栋三万五千平方呎的六层楼建筑,另外还拥有一栋占地九千六百平方呎,离伯克希尔总部不远的大楼。

奥马哈的国家赔偿公司在康乃迪克州的史坦福有一个再保险部门,除此之外,伯克希尔庞大的保险帝国还拥有以下各公司︰
盖可保险
亚克萨人寿保险公司
哥伦比亚保险公司
赛普斯保险公司
国家责任与火险公司
国家火险与水险公司
红木火险与意外险公司
大陆分保险公司
内州意外保险公司
国家南方赔偿公司
美国中部国家赔偿公司
国家责任与火险公司
Wesco金融保险公司
中部赔偿公司
奥马哈中部公司
橡树河保险公司
OSCPA有限公司
盖特威保险公司
北方公司
林华特与利希公司
伯克希尔人寿保险公司
坚毅再保险公司
堪萨斯银行家保险公司

以上企业的总部分布于科罗拉多州、内州与加州,其分支机构则散布于各州。

这些保险公司,在美国首府华盛顿和除了夏威夷以外的五十个州,均设有办事处,其业务范围几乎包括所有的产物与意外险,其中最主要的业务是汽车保险,大约占有业务量的一半,这些公司也承保卡车险、工人赔偿险、住宅所有人险、火险,另外,甚至还有专门为公司高阶主管所设的保险,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伯克希尔为奥马哈的出租车司机保险,但是现在已经不再处理这项业务了。

伯克希尔的保险集团也为农场、公司与修车厂的所有人保险,他们的保险范围也包括豪华汽车、水上意外、地震、运送损害与窃盗,另外,他们也保个人与商业包裹险,伯克希尔旗下的喜斯糖果,有时也透过伯克希尔,用折扣价为员工购买赔偿险。

伯克希尔所属的各保险公司也有庞大的再保险业务,这方面的事业由毕业于哈佛,现年四十七岁的詹恩负责管理,承保其它保险公司的风险与获利,再保险业务的办公室设于康乃迪克州的国家赔偿公司,我每天晚上都和詹恩讨论再保险业务,这么做多半是出于个人嗜好,他没有我照样能做得有声有色,巴菲特表示。

再保主要是为其它保险公司担保,之所以必须再保的原因是,在碰到类似地震的大灾害时,拥有上千名个人保险客户的主要保险公司,不致于因为赔偿过钜而走上破产的命运。

再保业者将原本庞大的风险经过重新包装,再由本身和其它公司分担分散的风险,从事再保险业意味着要有勇气承担巨大的损失,伯克希尔正是这样的公司,其超强的金融实力,就是本身保险与再保险事业最有力的行销工具,伯克希尔人员承接保险业务时,索取的保费相当高昂,但是如果发生重大灾害,伯克希尔也会遭受很大的打击,都会区发生地震,或者在冬季暴风雪席卷欧洲时,请为我们点燃一根蜡烛祈祷,巴菲特在1990年的年报中写到。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标题及链接:峰汇在线 » 伯克希尔的保险事业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