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信为本
量力而为

当前位置:峰汇在线 > 外汇知识 > 外汇理论书籍 > 正文

引言

幸运的一天

在你的一生中,你也许只能经历那么几个里程碑式的时刻。而在我19岁那一年,我在同一天竟然经历了两个这样的时刻:平生第一次看到了芝加哥期货交易所(CBOT)的那座有装饰派艺术风格的大厦,又见到了理查德·丹尼斯——传奇性的交易大师。

芝加哥期货交易所是芝加哥最著名的景观。你从1.6公里之外就能看到这座大厦,它坐落在杰克逊西大街141号,顶部矗立着一尊孤独的雕像,那是刻瑞斯(Ceres)——罗马神话中的农业女神。在其他摩天大楼的环绕中,这座45层高的大楼傲然耸立,是这座著名交易所的再理想不过的家。楼内就是那些交易大厅,在这里,交易者们肩并肩地挤在一起,在一片纷乱的喊叫声和复杂的肢体信号中分秒不停地买卖着价值百万美元的谷物、肉食和外汇。这种组织有序却又喧嚣震天的大场面让每天来访的上千名参观者望而生畏,而对交易者们来说,这里就是圣地麦加。

当我走进杰克逊西大街141号的电梯时,我的手心开始冒汗。我当时只有19岁,就要去见理查德·丹尼斯——全世界最著名的期货投机家之一。在海龟实验闻名天下之前,丹尼斯就已经是期货界的大人物了。他被誉为“交易厅王子”,因为他在30多岁的时候,就已经把最初的几千美元炒成了几亿美元。

后来,我才知道能够登上那部电梯是件多么幸运的事。有超过1000个人应聘了那个位置,但只有40个人有幸与丹尼斯面谈。而且只有13个人(不到1/100)最终被选中,另有10个人被选中参加下一年的一个后续计划。

早在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飞黄腾达》(The Apprentice)和其他这类真人秀电视大赛问世之前,丹尼斯就导演了他自己的一场竞赛。一切都源于他和他的好朋友比尔·埃克晗特(一个与丹尼斯同样成功的伟大交易者)的一场争论——杰出的交易者究竟是天生的还是培养出来的。丹尼斯相信他几乎可以把任何一个人变为优秀的交易者,埃克哈特则认为这是一种天赋问题,不是培养问题.丹尼斯愿意用自己的钱来证明自己的话,于是两人打了一个赌。

为此,他们在《华尔街日报》、《巴伦周刊》和《纽约时报》上刊登了大幅广告,宣布丹尼斯正在招募培训生,他会把自己的交易方法传授给这些人,然后给每个人一个100万美元的交易账户。

在那个时候,我并不理解这则广告的意义。刊登了这则广告,继续这场赌博,丹尼斯就相当于作出了一个大胆的声明。他相信他很清楚自己获得成功的原因,因此可以把其他人训练得像他一样出色——即使他们完全是没有任何交易经验的陌生人。他对自己的判断信心十足,因此愿意用自己的数百万美元来证明它。

包括我在内,丹尼斯的培训生们大获成功,变成了业界的一个传奇。从此,他们开始被称作海龟。在四年半的时间内,海龟们实现了80%以上的年均收益率。为什么要用海龟这样一个词呢?事实上,这个名字来源于丹尼斯和埃克哈特去过的一个地方。新加坡的一个海龟农场。正是在那里,两人的那场由来己久的争论变得严肃起来。据说,当丹尼斯聚精会神地观察着那个海龟农场的时候,他突然冲口而出地说了这样一旬话:“我们要培养交易者,就像新加坡人养海龟一样。”

于是,我才有机会在19岁的年纪登上那部电梯,手心冒着汗,准备拜见“交易厅王子”。走在长廊中,我本不该对那些办公室的实用主义外观感到惊讶。那里没有气派的大门,没有华丽的大厅,没有任何意在向客户、经纪人或其他任何显贵要人炫耀一番的刻意装饰。不愿把钱浪费在浮华的排场上是丹尼斯的一个出了名的特点,所以那种简朴的环境不足为奇。但即使如此,我还是有些意外——每一样东西似乎都比我想象的要小一些。

我找到了那扇挂着“C&D期货公司”牌子的门,推开门走了进去。

 

丹尼斯的业务主管戴尔·德鲁特里在门口迎接了我,告诉我丹尼斯的上一个面试就要结束了。我知道理查德的长相,因为我曾经在几篇文章中看过他的照片,但我对他的个性并不是非常了解,这令我有些忐忑不安。

在准备这次面试的时候,我巴经读过了我能找到的所有与理查德有关的东西,所以我对他的个性也算略知一二,但知道得还不够多。我也做过理查德的“40问测试题”(这是应聘程序的一部分),因此我对他所重视的因素也有所了解。

理查德办公室的门终于打开了,上一个面试者走了出来,他跟我说了说他的面试情况,然后祝我好运。我猜他表现得一定不错,因为我在几个星期之后的第一堂培训课上见到了他。我走进那间办公室,见到了理查德和他的搭档比尔·埃克哈特——后来我们一直叫他们里奇和比尔,直到现在我还习惯这样称呼他们。里奇是个大个子,和颜悦色,温文尔雅。比尔很瘦,中等身材。他的外表和穿着活像是芝加哥大学的一个应用数学系教授。

面试内容与我从C&D期货公司收到的书面测试题是吻合的。里奇感兴趣的是我的市场理论,以及我为什么认为市场交易可以赚钱。他们都对我的背景中的细节很感兴趣。现在回想起来,我的背景确实有些非同寻常。即使在今天,也没几个19岁的人能有我那样的经历,至少是与期货交易方法有关的经历。

在1983年的秋天,还没几个人有个人电脑,事实上,个人电脑才刚发明不久。但在之前的两年中,我一直在为苹果二代电脑编程,那是我的一份校外兼职工作。我的程序分析的就是我们今天称为“系统”的东西:带有明确法则的股票或期货交易策略,它能根据市场价格的变化来精确地锁定买入和卖出时机。我在那两年中写了三四十个不同的程序,它们可以用历史数据来检验交易系统,测试出这些系统应用到不同市场申的效果。后来我才意识到,这在1983年可以算是一种尖端研究。

最初的一份有趣的课外工作,最后变成了一种狂热的爱好。那时候我为一家叫哈佛投资服务公司的小公司工作,这个公司就在马萨诸塞州晗佛镇一座小房子的厨房里。哈佛镇位于波士顿以西64公里,是那种最典型的新英格兰式的小镇:有苹果园、一个小图书馆、一个镇公所,还有一个小镇广场。哈佛投资服务公司只有三个人:乔治·阿恩特(那个厨房和那个公司的主人,我们的老板),我的朋友蒂姆·阿诺德,还有我。蒂姆和我负责那些打杂的事。

是乔治让我第一次对交易产生了兴趣。他把私人收藏的《股票作手回忆录》(Reminiscences of a Stock Operator)借给了我,埃德温·勒菲弗(Edwin Lefevre)的这本小说式传记讲的是著名投机家杰西·利弗莫尔(Jesse Livermore)的故事。我不知道打动我的究竟是勒菲弗的生花妙笔还是利弗莫尔的传奇色彩,总之,在读完这本书后,我着迷了。我立志做一个交易者。我相信我有能力成为一名伟大的交易者,也一定能成为一名伟大的交易者。我把这种信心带到了与里奇和比尔的面谈中,只有我一个19岁的毛头小子会这样。

事实证明,分析交易系统的经验对那次面试和随后的培训课程来说都是一种绝好的准备。我相信,我之所以能比其他培训生更快、更有信心地接受里奇和比尔的方法,为里奇赚到的钱多于其他任何一个海龟,我的背景是一个重要原因。对于他们的方法和系统性交易的概念,我的信心从开始就强于其他任何海龟。

里奇之所以相信我能成功,也有能力发挥出我在交易天地中的潜力,我的这种信心也起到了重要作用。我的背景使我能做到其他海龟做不到的事严格遵守我们在两个星期的培训课中所学到的简单法则。其他海龟在第一个月中没有一个人能完全遵守这些法则,这听起来有些奇怪,但我稍后会告诉你原因。

一开始,我担心没有任何实际的交易经验可能是我的一个劣势。我的系统测试经验或许是个优势,多少能抵消这个劣势,但缺乏实战经验仍然是我的一大顾虑。从里奇和比尔的面试问题中明显可以看出,他们要检验的是我们的智力和推理能力。这并不奇怪,因为面试前的问卷中就有一个问题是关于我们的学术能力评估测试(SAT①)成绩的,还有其他一些问题旨在考察我们的才智水平。真正令我惊讶的是,关于交易行业,他们不光想知道我“相信什么”,对我”不相信什么”同样感兴趣。

当我们谈到某个问题时,我开始相信我将被录取了。我还清楚地记得那-刻。当时我们谈论的是我对一种普遍心态的怀疑.有太多的人相信有某种神秘的点金石可以帮助一个人神奇地预测到市场的动向,我却认为,像小麦、黄金价格这样复杂的东西牵扯了太多的因素。什么样的预测都无济于事,想寻找点金石的人注定要大失所望。

作为一个例子,我给他们讲了乔治给我讲过的一个故事:有一个玻璃盘,上面有很多曲线和直线,你完全可以在盘子上画出一个价格走势图,让图的顶端和底端与那些线条神奇地切合起来,再看看那些线,就好像市场正在对某种神秘的规则作出响应。他们看起来很喜欢我的故事,那一刻我想。“我要大功告成了”。

我是对的——几件事都猜对了。我确实被录取了,而且里奇和比尔确实在测试我们的天资和才智水平。他们选中的人都具有某些共同特征,因为他们认为这些特征对一个成功的交易者来说是必不可少的。他们也是不错的科学家,出于实验目的,他们在组建所谓的海龟班时有意地考虑了人员背景的分散化。来看看第一个海龟班的部分成员吧:

·一个对赌博和一切游戏都很感兴趣的人。有趣的是,他还是角色扮演游戏《龙与地下城》的游戏手册《地下城主指南》的编辑。在20世纪80年代早期,这可是个红透半边天的游戏。

·一个拥有芝加哥大学语言学博士学位的人。

·嘉吉公司的一个谷物交易员,他在校期间还得过马萨诸塞州的象棋冠军。

·几个有交易经验的人。

·一个会计师。

·一个职业21点和双陆棋玩家。

这些人大多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人之一。里奇和比尔明显很注重高智商,而且特别强调数理和分析能力。里奇后来在一次面试中明言,他们在寻找“绝顶聪明”的人,由于应聘的人太多,他们也有吹毛求疵的余地。绝顶聪明是很多海龟的共同特征,但并非所有的海龟都是如此。而且,我并不认为我们的智力与我们最后的成败得失有什么必然的联系。海龟们还有一个共同特征:他们都有赛局理论和策略方面的背景,而且都对赌博游戏中的概率学颇有研究。我们很快就会知道里奇和比尔为什么注重这些特征了。

在面试结束几星期后,我接到了里奇的电话,得知我已经入选了培训计划。当时我表现得一定不够兴奋,因为里奇后来对我说,在所有得到录取通知的培训生中,我是唯一一个算不上欣喜若狂的人。他甚至不知道我会不会出现在那个培训班里。

里奇告诉我,培训将在那一年的最后两个星期进行,在两周的培训结束之后,我们会开始用一个小账户进行交易。如果我们在一段初始试验期内表现良好,他会给我们每人一个100万美元的交易账户。

里奇相信他可以在两个星期内培养出一批交易者,这或许会令某些人惊讶。但现在看来,他居然需要两星期的时间才是真正令我惊讶的事。事实上,里奇和比尔在第二年又招募了一批海龟,仅用一个星期就完成了培训。交易的难点不在于概念,而在于应用。学习如何交易相对容易,但把学到的东西应用在实际交易中是非常难的。

在历时一个月的试验期结束后,里奇评估了我们的表现。有些海龟足额地拿到了100万美元的账户,其他一些不到100万美元,还有一些要继续用他们最初的账户交易。里奇给了我一个200万美元的账户,在整个海龟计划期间,我的账户始终是金额最大的一个。

在本书中,我会告诉你里奇为什么能在短短一个月之后就评估出我们的相对能力,他在观察些什么,以及他为什么要给我一个远大于其他海龟的账户。里奇早早就在我身上发现了一种能力,最终又在其他许多人身上发现了它——这种能力就是我所说的海龟方式。

在揭示海龟方式之前,请允许我首先介绍一下整个交易行业,以便让读者们了解海龟故事的背景。另外,关于海龟们为什么这么成功,优秀的交易者为什么能够赚钱,我还想谈谈一些心理上的原因。接下来的两章是第三章的基础,从第三章开始,我们将回到海龟故事,逐一探讨海龟方式的细节。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标题及链接:峰汇在线 » 引言
分享到: 更多 (0)

如您觉得此文不错请扫码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