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信为本
量力而为
当前位置:峰汇在线 > 外汇知识 > 外汇理论书籍 > 正文

伯克希尔副董事长曼格

伯克希尔副董事长曼格

巴菲特曾说,格雷厄姆教我投资低价股,是曼格帮我修正这个路线,这是他对我最大的影响,要有强劲的力量,才能将我从局限的观念中拉出来,这得归功于曼格,他开阔了我的视野。

巴菲特和曼格对投资英雄所见略同,特别是他们俩人都认为凡事尽量保守谨慎,而且资产负债表上最好没有负债,早年,巴菲特一昧地执迷于购买低价的股票,他说,是曼格多年来一再强调,应该以长远的眼光,投资高品质的企业,即使要付出较高的价格。

巴菲特曾经谈到他如何走出格雷厄姆专捡便宜货的地下室经营政策,格雷厄姆凡事讲求划算,我现在认为,所谓划算的投资应是指未来会带进源源不断的现金。

曼格在 Wesco 1991 年的年会上表示,投资人买卖股票时,考虑内在价值而非市场价值是一个相当基本的观念,而且我认为这种观念永远不会落伍,但是格雷厄姆有其盲点,他没能了解,有些企业值得付出较高的代价。

格雷厄姆在聪明的投资者中加了一个值得赞扬的脚注,他有点不好意思的表示,他施行价值投资法多年,而且缔造佳绩,但是他其实是因为投资了成长股而一系致富,他一半以上的财富来自那一笔投资获利(指投资盖可),这一点连他自己都觉得很有趣。

格雷厄姆没能了解,即使企业的价格为帐面价值的数倍,以长期而言,它仍然有可能成为很好的投资,可口可乐就是很好的例子,它的帐面价值和目前的市价就相差很多。

你们也许发现,我们并没有严格遵守格雷厄姆和陶德的理论,曼格又补充到,巴菲特和我有时候会想,如果当初创业时有较成功的开始,而不是以邮票、铝和纺织公司,甚至涡轮公司起家,不知今天结果如何。

曼格是巴菲特的好友、知音、伙伴,及可以相互支持的合伙人,巴菲特喜欢开玩笑说,在太平时期,曼格是比他资浅的事业伙伴,在艰难时期,就是比他资深的事业伙伴。

曼格有视力上的问题,他在 1980 年代早期丧失了一眼的视力,因此戴着厚的非比寻常的黑筐眼镜,1970 年代,曼格因为白内障开刀,但是手术并不成功,一条受损的视神经,使他承受极大的痛楚并会呕吐,于是他动手术取出左眼,这对我并不构成障碍,我还是照常打高尔夫球和网球,此外,他每天都念一本书,他表示他采用撷取精华的方式阅读。

他认为巴菲特比他聪明,然而曼格本人绝非平庸之辈,曼格说,我们一起工作要面临的最大风险,不是破产,而是可能发疯。

曼格不同于巴菲特,他已经出售或分赠数千股伯克希尔股票,将其中几百股捐给洛杉矶的良善玛莉亚人医院,计划生育,斯坦福法学院,和哈佛西湖学校。

我一直以富兰克林为我生活的典范,虽然我做得不好,富兰克林四十二岁时,辞掉了工作,专心做一位作家,国会议员,人道主义者,投资人和科学家,这就是为什么我也培养企业以外兴趣的原因。

巴菲特和我不但经营事业,也分配资金,凯恩斯为他的学校赚钱,并为国服务,以弥补他投资组合管理上的罪恶,我赎罪的方式是从事工作之外的服务,巴菲特则利用他在投资方面的成就,作为一般人的导师。
巴菲特和曼格最令人惊奇的是,这两个小气财神坐在门口,对这个不完美的世界发表犀利,实际的见解,也努力发掘这个世界最大的价值,同时,他们也不忘及时行乐,多年来,巴菲特和曼格几乎天天通话,近几年来,他们谈话的次数稍减,因为两人的工作表实在排得过于紧凑,他们相辅相成,曼格说,每个工作内容繁复的人,都需要工作上的伙伴,和别人一起整理自己的想法是一件很有益处的事。

如果一个人做了几笔大投资之后,就可以轻轻松松的坐收成果,这真是再好不过,你不用付一大笔钱给经纪人,也不用听一大堆无聊的话,如果做得好,政府的课税系统还会因为复利影响而给你额外的一个百分点,甚至二个,或是三个百分点,因为如果长期持股,就不用每年缴税。

在许多方面,曼格之于巴菲特有如绿叶陪衬红花,这种关系在他们主持年会时最为明显,有一次巴菲特谈到,要将伯克希尔的投资内容保密,不幸的是,我们必须对有关单位申报,最近我们的政策是,超过一亿美元(现在是七亿五千万美元)的投资都列在年报中,其余的我们就三缄其可,对不对,曼格?

曼格说,不予置评

巴菲特称曼格是个老爱唱反调的人。

华盛顿邮报将曼格称之为巴菲特较尖锐与理智的伙伴,曼格也是全美在投资,教育,和世俗智能这几方面位居领导地位的思想家,以下就是他对斯坦福法学院学生演说中的一段话,当法学院学生接触传统之外的教材时,我认为他们的方法有点愚蠢,如果你认为美国校园心理学教得很差,那你应该和公司财务这门课比较一下,现代投资组合理论,简直教得让人足以精神错乱。

曼格也在演讲中表示,一个人在参加比赛时,除了应该考虑他的能力之外,也应该考虑心里因素,如果你会因为输而愁云惨雾,最好采取保守一点的投资方式,用储蓄的方式累积财富,因此你在制定策略时,要考虑自己的个性和才能,我不认为我可以为各位提供一种放诸四海皆准的投资策略。

我的投资策略很适合我个人,部份原因是,我输得起,我心里上输得起,此外,我输的次数也不多,这样的组合对我很合适。

有一个学生问他,有没有履行分享智能的责任,曼格说,当然有,伯克希尔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我称之为样板,巴菲特从不花钱,他要把钱回馈给社会,他在建立一个舞台,好让大家听得到他的想法,毋庸置疑的,他的想法是一流的,他盖的舞台其实也不坏,但是你可以批评巴菲特和我都有点学究气。

除了常说不予置评之外,曼格也常说我的朋友巴菲特和我从研究所毕业之后,就开始进入企业界,试图找出大规模,可预测的极端非理性模式,这个非理性模式对我们想要从事的事业关系密切,但是我们的教授对这方面却只字未提,这不是一条容易好走的路,我几乎是在违背个人意愿的情况下,发现人类判断错误的心理学,我发现如果自己再不承认这种心理学,就会赔上一大笔钱,也就无法再帮助我喜爱的慈善事业。

曼格于 1994 年对南加州大学学生演讲有关投资的世俗智能,上天本来就没有赋予人类无所不知的天赋,但是如果你努力工作,在遇到不符实际的股价时懂得转作其它投资,通常可以找到解决之道,当机会来临,聪明人会机警的放手投资,如果他们胸有成竹,就会大胆投资,其它时候,则步步为营,就是这么简单。

另一段曼格主义如下,了解复利报酬率的力量与获致复利报酬率的困难,是看透许多事情的关键,曼格认为,一,只要透彻了解少数几个观念,就可能让人的一生产生重大转变,二,生命就是一连串的机会成本
曼格在 1995 年的伯克希尔年会上指出,虽然伯克希尔的成就非凡,美国企业界真正研究伯克希尔为什么会成功的人并不多,伯克希尔有多少部份被人模仿? 大家都不想模仿伯克希尔的做法。

曼格在 1996 年的年会上表示,伯克希尔的资产都已经加以集中,如此一来就不用总部的人费神操心,在 1997 年的年会上,大家都低估了看似简单的大道理的价值,我认为伯克希尔等于是一个具有教育性的企业,教导正确的思考方式,其中最重要的观念是,少数几个简单的大道理,就足以产生很大的影响,我认为我们的思考滤网系统功效不错,因为这些道理都很简单。

曼格在奥马哈的公立学校接受教育,上过奥马哈中央高中,之后,就读于密西根大学,在空军服役时,也曾在加州理工学院进修,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担任气象官的职务,他在哈佛大学接受法学教育,1948 年以优等成绩毕业,曼格以退伍军人优惠办法进了哈佛大学法学院就读,不授与法学学士学位,1949 年在加州取得律师资格。

他在莱特联合律师事务所工作,后来这家事务所变成慕席克联合律师事务所,专门为企业处理法律事务,该事务所的创始人包括曼格、托尔斯与席尔斯,席尔斯曾任证管会主席,他的妻子卡拉后来担任美国贸易代表。
美国律师将曼格联合律师事务所称为洛杉矶最菁英的律师事务所,当时他们的一百零三位律师当中,有十三位曾经担任过美国最高法院的书记。

从 1970 年代初期开始,这家法律事务所就一直是伯克希尔主要的法律顾问,该事务所的合伙人之一丹汉,从 1974 年起就断断续续为伯克希尔处理法律事务,后来他出任所罗门董事长,直到所罗门卖给旅行家为止。
曼格认为自己是个律师,商人,投资人和教育家,他的投资记录相当可观,只有在巴菲特相较时才略显逊色,曼格的祖父是联邦法官,父亲是奥马哈的律师,他生于 1924 年 1 月 1 日,小时候住的房子和巴菲特现在的家只相距一百码,曼格说他们两家认识彼此,但是他们两人直到 1959 年,经过双方共同的友人戴维斯医生夫妇介绍后才首次见面,当初是由戴维斯医生(现已过世)安排他们见面,巴菲特当时经常拜访奥马哈的多位医生,为合伙企业筹资,有一天晚上在他拜访戴维斯医生之后,问他为什么这么快就决定投资,戴维斯医生告诉他,因为巴菲特和他认识的曼格很像。

曼格说,除了巴菲特之外,他们家里每个人我都认识,曼格曾经在每周六到巴菲特祖父经营的巴菲特父子杂货店工作,这家小店可以让顾客以信用交易,也有送货服务,而且在超级市场诞生之后还继续营运了许多年曼格听说过巴菲特,但是当时并不认为他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1959 年,曼格和巴菲特一起到奥马哈的强尼餐厅吃晚餐,席间他们交换对股市的看法,曼格说,他一和巴菲特见面,就立刻对他心生佩服,当下看出他具有非凡的投资天才。

曼格曾在一次受访时表示,虽然巴菲特外表看不出成功的迹象,但是他一眼就看出巴菲特过人的投资天分,当时他留着小平头,在自己家里的阳台工作,喜欢喝百事可乐,咸坚果,不吃蔬菜。

他们首度会面共进晚餐时,交换了对股市的看法,但是我们也谈了很多其它话题,他们两人立刻成为莫逆之交,巴菲特不断告诉曼格,投资比做律师更容易致富,曼格被巴菲特劝服了,也展开个人的投资事业,缔造了成功的投资记录,但同时他仍然一脚踏在律师事务所不放。

曼格在 1962 年至 1975 年间,在没有巴菲特合伙的情况下,经营惠勒.曼格投资公司,办公室位于太平洋岸证券交易大楼,朴实无华,该公司在扣除手续费前和扣除支出后的盈余,每年复利高达19.8%。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标题及链接:峰汇在线 » 伯克希尔副董事长曼格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