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信为本
量力而为

当前位置:峰汇在线 > 外汇知识 > 外汇理论书籍 > 正文

第二十章 不要指望把利润救回来,在还能出脱而且能够廉价出脱时,赶快脱身

华尔街仍然津津乐道的伟大股票作手当中,我从来没有亲身跟其中任何一位谈过话。我说的不是领袖,而是作手。他们都是我的时代之前的人物。不过我第一次到纽约时,所有作手中最伟大的詹姆斯·吉恩声势正如日中天。但是,那时我只是个少年,只关心如何在一家可靠的证券公司里,再度创造我在故乡的空中交易号子中的成就;而且,话说回来,也是因为吉恩当时忙着炒作美国钢铁公司股票,这是他在炒作上的精心杰作。我那时没有炒作的经验,对炒作或炒作的价值或意义也没有真正的了解,而且就炒作而言,我对这种知识也没有迫切的需要。要是我居然想到炒作,我猜是因为我一定把炒作当成高级骗术,在骗术当中,空中交易号子用在我身上的那些手段,属于低级的骗术。从那时候起,我在炒作方面听到的那些话,大部分都是推测和怀疑,猜测的成分超过明智的分析。

熟识吉恩的人不只一次告诉我,说他是华尔街历来最勇敢、最聪明的作手。这一点有很重大的意义,因为,伟大的交易者有好多个。现在全都被人忘掉了,不过,在他们声势如日中天时,他们都是国王,是一天的国王!他们靠着报价纸带,从默默无闻,在金融圈发迹,成就盛名。然而,小小的彩色纸带没有足够的力量,不能使他们在那里停留很久,难以青史留名。总之,吉恩毫无疑问是他那一代最优秀的作手,那是一段长久而多彩多姿的日子。

他利用对股票游戏的知识,利用他作手的经验和才能,为哈维梅尔兄弟提供服务,哈维梅尔兄弟希望他替美国糖业公司股票发展出市场。吉恩当时一文不名,否则他一定会继续靠着自己的力量操作,他真是一位不得了的大赌徒!他在美国糖业公司上操作成功,使这支股票变成交易者的最爱,很容易买卖。在这件事情之后,他一再被内线集团请去操盘。有人告诉我,在这些内线集团的炒作中,他从来不要求或接受费用,而是要求像集团的其他成员一样,得到一份他应得的利润。股票在市场上的表现当然全部由他负责,通常双方之间都会有背叛偷跑的闲话,他和惠特尼·赖恩(Whitney-Ryan)帮的争执,就是起源于这种指责。作手要让同伴误解不难。同伴不会像他一样,看清自己的需要。我从自己的经验了解这一点。

令人遗憾的是,吉恩在他最伟大的杰作,也就是1901年春季,成功地炒作美国钢铁公司股票这件事情上,没有留下精确的记录。就我所了解,吉恩从来没有跟摩根先生谈过这件事。摩根的公司透过塔伯特泰勒公司(Talbot J.Taylor&;co)打交道,吉恩则以这家公司作为总部。塔伯特泰勒是吉恩的女婿。我敢说吉恩这番辛劳,代价包括从自己的努力中获得乐趣。那年春季,他在自己炒热的市场中交易,赚了几百万美元,大家都很清楚这件事。他告诉我一位朋友说,在几周的时间里,他在公开市场上,为负责承销的集团卖出超过75万股。要是你考虑到两件事情,就知道这样的成绩不差,第一,这支股票是没有经过考验的新股,公司的资本额比当时美国的国债总额还大;第二,同一个时候,在吉恩协助创造的同一个市场里,雷德、李兹、穆尔兄弟、亨利·菲利浦、傅黎克和其他钢铁业巨子,也对大众卖出几十万股。

当然市场大势对他有利。不只实际的经济如此,人气和他毫无限制的财力支援使他能够成功。我们当时的景气不但是一个大多头市场,而且那种荣景和心态不太可能再出现。难以承受的证券恐慌后来才发生,吉恩在1901年炒高到55美元的美国钢铁公司普通股,到1903年恐慌时,跌到10块钱,1904年跌到8 7/8美元。

我们不能分析吉恩的炒作行为。没有他写的书,详细的记录也不存在。例如:了解他在联合铜矿公司(Amalpimted Comer)如何炒作一定很有意思。罗杰斯(H.H.Rogers)和威廉·洛克菲勒(William Rockefeller)。尝试在市场上出脱他们多余的股票,却失败了。最后他们要求吉恩替他们售出持股,他也同意了。请记住,在罗杰斯的时代,他自己是华尔街上最能干的企业家之一,而威廉·洛克菲勒是整个标准石油集团(Standard Oil)当中最大胆的投机客。事实上,他们拥有等于毫无限制的资源、崇高的名声和在股票游戏中打滚多年的经验。然而他们还是得求吉恩帮忙。我提到这件事,是要让你知道,有些工作确实要由专家去做。这是一支广受推荐的股票,由美国一些最伟大的资本家支持,却卖不出去,想卖出去,非得牺牲很多金钱和名声。罗杰斯和洛克菲勒具有足够的智慧,认定只有吉恩能够协助他们。

吉恩立刻开始工作。他面对的是多头市场,他一共在面值上下,卖出22万股联合铜矿。他出脱了内线人士的持股之后,大众还继续买进,价格又上涨了10点。内线人士看到大众多么热心地买进这支股票时,反倒变成对他们放掉的股票看好。有一个故事说,罗杰斯真的建议吉恩做多联合铜矿。要是说罗杰斯打算倒货给吉恩,不太能够让人相信。罗杰斯太精明了,一定知道吉恩不是待宰羔羊。吉恩照他平常的方式行事——也就是在大涨之后,一路压低,大量出货。当然,他的战术行动由他的需要主导,也由每天变化的小波动主导。在股票市场中,就像在战场上一样,最好牢牢记住战略和战术的差别。
吉恩最信任的一个人——他是我所知道最善于用假蝇钓鱼的人——几天前才告诉我说,在联合铜矿一役中,吉恩某一天会发现,他几乎空无一股,也就是手头没有他先前为了抬高股价,被迫买进的股票;隔天他会买回几千、几万股。再过一天,他大致上又会卖出。然后他会完全不理会市场,看看市场如何自行行动,也让市场习惯这种情形。到他真正要卖出持股时,他会像我告诉你的那样,一路压低出货。一般大众总是期望会有反弹,而且空头也会回补。

在这场炒作中,和吉恩最熟悉的人告诉我,吉恩替罗杰斯和洛克菲勒卖出持股,让他们得到大约2,000万或2,500万美元现金后,罗杰斯送给他一张20万美元的支票。这点让你想起百万富翁的太太,给纽约大都会歌剧院清扫女工五毛美金,酬谢她替她找到价值10万美元的珍珠项链。吉恩把支票退回去,附上一张客气的纸条说,他不是号子的营业员,他很乐意能够帮了他们一点忙。他们留下支票,写了一封信告诉他,说他们很乐意再度跟他合作。不久之后,就是这位罗杰斯好心地给吉恩明牌,要他在130美元左右,买进联合铜矿!

真是天才作手!好一个詹姆斯·吉恩!他的私人秘书告诉我,市场照他的意思发展时,吉恩先生很容易发脾气;认识他的人说,他的暴躁表现在冷嘲热讽的言辞里,这些话让听到的人长久难以忘记。他亏钱时脾气最好,表现上流社会教养良好的样子,人很亲切、风趣,喜欢说警句。

他拥有投机成功所必须具备的最优越心性,在任何地方投机都能成功。他显然不会跟大盘作对。他具有十足的大无畏精神,但是绝对不鲁莽。如果他发现自己错了,他可以在转瞬之间回头,而且会立刻这样做。

从他的时代到现在,证券交易所的法令已经有了太多的变化,旧法令的执法也比以前严格太多了,证券买卖和利润也有太多新的税负等等,因此,这个游戏似乎不同了。吉恩巧妙地用来赚钱的手法,现在不能再利用了;而且有人肯定地告诉我们,华尔街现在的商业道德已经提高到了比较高的水准。不过,我们可以公平地说,吉恩在我国金融历史的任何时期,都会是一位伟大的作手,因为他是一位伟大的股票操作者,彻头彻尾了解投机游戏。他能有这种成就,是因为当时的情况容许他这样做。他在1922年进行操作,一定会像在1901年那样成功,也一定会像他1876年初次从加州到达纽约时一样成功,当时他在两年内赚了900万美元。有些人的步伐远比一般民众快多了。他们注定是领导人才,不管民众有多少变化。

其实变化绝对没有你想像的那么剧烈。报酬的确没有这么大了,因为现在不再是开路先锋的工作,因此,也没有开路先锋的那种报酬。但是在某些方面,炒作比以前容易,在其他方面却比吉恩的时代难多了。

广告毫无疑问地是一种艺术,利用大盘做为媒介炒作,是一种广告艺术。大盘应该叙述作手希望看盘的人看到的事情。故事越真实,越有说服力,故事越有说服力,广告效果越好。今天的作手不但必须让一支股票看来很强劲,而且要使这支股票确实很强劲。因此,炒作必须根据健全的交易原则。这就是为什么吉恩会成为这么神奇的作手,他从头开始,就是绝佳的交易者。

炒作这个名词已经带有刺耳的意味,需要一个化名。我认为如果炒作的目标是出售大笔股票,炒作过程本身没有什么很神秘或不正当的地方,当然,先决条件是这种操作不能伴随着误导。毫无疑问地,作手必须在投机客中间找到买主。他求助于希望为自己的资本赚到庞大报酬,因此愿意承受超过正常商业风险的人。对于知道这一点、却把自己不能轻松赚到钱归咎别人的人,我不会有多少同情心。这种人赚钱的时候十分聪明,但是亏钱时,别的人就是坏蛋,是作手!炒作这个字眼在这种时刻,从这种人的嘴巴里说出来,就暗示是别人用做了暗记的纸牌作弊。但是情形不是这样。

通常,炒作的目标是要发展出市场性,也就是能够在任何时候,以某一个价位,出脱相当大量的股票。当然,内线集团可能因为市场大势反转,发现自己无法出脱股票,否则就得承受大到令人不满的牺牲。这时他们可能决定雇用一位专家,认为他的技术和经验,能够让他推动一种有秩序的撤退,而不是承受可怕的溃败。

你会注意到,我没有谈目的在于尽量以最低价吸进相当大量股票的炒作,例如买进股票取得控制权的操作,因为现在这种事情不常发生。

古德(J.Gould)希望确实掌握西联电报公司(Western Union)的控制权,决定大量买进这支股票时,很多年没有出现在证券交易所交易大厅的华盛顿·康纳(Washington E.connor),突然亲自出现在交易所的西联电讯股票交易处。他开始叫进西联电讯股票。所有场内交易员都笑他愚蠢,居然会认为他们这么单纯,因此,很高兴的把他想要的所有西联电讯股票,全都倒给他。他们认为这种手法太拙劣了,以为他假装古德先生希望买进西联电讯,就可以拉抬这支股票的价格。这样是炒作吗?我想”我只能回答“是,又不是!”,
就像我说的,在大部份情况下,炒作的目的是要以最好的价格,卖出大量的股票给一般大众。这样不只是卖出的问题而已,也是分散出货的问题。从每方面来看,一支股票由1,400个人持有,比由一个人持有,显然好多了,这样对市场比较好。因此,作手必须考虑的不只是用很高的价格卖股票,也要考虑股票分散的性质。

如果你后来不能引诱大众,从你手上接走你的股票,把价格拉抬到很高的水准就没有什么道理。没有经验的作手尝试在头部出脱股票却失败时,老前辈会显出很聪明的样子,告诉你说:你可以把一匹马牵到水边,却不能强迫它喝水。多么有创意的家伙!事实上,炒作的一条规定你最好记牢,这条规定吉恩和一些能干的前辈很清楚。就是股票要尽量炒到最高价,然后一路压低,散给大众。

让我从初步谈起,假设有一个个人、一个承销机构、内线集团拥有大笔的股票,希望用最高的价格卖出。这支股票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正常挂牌。卖股票最好的地方应该是公开市场,最好的买主应该是一般大众。和卖股票有关的谈判由一个人负责。这个人是公司目前或过去的合伙人,他尝试在证券交易所卖出这支股票,但是没有成功。他现在已经十分熟悉股市的作业,或是很快就会熟悉。他知道需要一个比他更有经验、更有才华的人来做这件事情。他从传说中听到或自己知道有好多个人,在处理同样的交易时很成功,他决定利用他们的专业技巧。他找其中一个人,就像他生病时去看医生,或是需要工程方面的技术时,去找工程师一样。

假设他听说我这个人精通股票游戏。我想他会尽一切力量,找出跟我有关的资料。然后安排见面,到了适当时间,他会到我的办公室来看我。

当然,很可能我正好了解这支股票,知道这支股票代表的价值。知道这些事情是我的工作,也是我谋生的方法。客人告诉我,他和他的同伴希望做什么,要求我承担这个工作。现在该我说话,我要求提供所有我认为需要、能让我清楚了解这个任务的资料。我判定这支股票的价格,评估在市场上销售的可能性。这些事情加上我对目前大势的评估,又帮忙我判断这个操作任务成功的可能性。

如果我的信息让我得到满意的看法,我会接受这个建议,当场告诉他我提供服务的条件是什么。如果他接受我的条件——酬劳和条件——我就立刻开始工作。

我通常会要求得到一大笔股票的认购权,而且也会得到这种权利。我坚持累进式的认购权,因为这样对有关的各方面最公平。认购权的价格从略低于目前的市场行情开始,然后逐步上升。例如,我得到10万股的认购权,这支股票现在的行情是40美元。我的认购权最先是用35美元认购几千股,另一笔是37美元,再过来一笔是40美元,然后是45美元和50美元,就这样一直往上升,升到75或80美元。

如果因为我的专业努力、我的炒作,使价格上涨,如果到了最高价位,这支股票的需求相当大,我可以卖出相当大量的股票,那时我当然会执行认购这支股票的权利。我赚钱了,但是我的客户也赚钱。这样是应该有的情形。如果我的技术正是他们付钱所寻找的东西,他们应该会得到其中的价值;当然,有时候集团可能会以亏损结束,但是,这种情形很稀少,因为除非我看出自己有利可图,否则不会承接这种工作。今年我在一、两个个案上,没有那么幸运,没有赚到利润。原因有好几个,但这是另一件事情了,以后我或许会说出来。

一支股票多头走势的第一步,是宣传有一个多头走势正在发动的事实。听起来很好笑,不是吗?你再想一想,其实没有听起来那么好笑,对吧?事实上,最有效的宣传方法是你诚心诚意、要让这支股票变得活跃而且强劲。所有该说的话说完,所有该做的事情做完之后,全世界最有力量的公关人员是股价机器,最最有效的广告媒体是盘势。我不必替客户推出任何宣传文件,不必告诉报纸这支股票的价值,或敦促财经报导指出这家公司的展望。我也不需要有追随的群众。我只要让这支股票变得很熟络,就能达成这些我非常渴望完成的事情。股票交易热闹时,自然而然就会有人要求解释。当然,这点表示,必要的理由自己会跑出来,好在媒体上刊登,根本不必我丝毫协助。

场内交易员要的只是求交易热闹。只要有一个自由市场,他们会在任何价位买卖任何股票,他们看到活络的交易时,会买卖几千、几万股,他们集合起来的能力相当大。他们一定会成为作手的第一批买盘。他们会一路向上,跟着你买卖。因此,在操作的任何阶段中,他们都是很大的助力。我知道吉恩常常借助最活跃的号子营业员,一则隐瞒发动炒作的起源,一则也是因为他知道他们最善于扩张业务,最会散布明牌。他常常以高于行情的价格,给营业员认购权,都是口头承诺的认购权,以便他们在能够获利落袋之前,可以帮他一点忙。他让他们赚到应有的利润。要得到这些业内人士的跟随,我自己从来不必做别的事情,只要让一支股票活络就行了。营业员不会多所要求。当然,你最好要记住,在证券交易所交易大厅的场内买进股票,目的是要获利卖出。他们不会坚持得到很大的利润,但是一定得是很快能实现的利润。
我让一支股票交易热闹,以便吸引投机客的注意力,原因我已经说过。我买进又卖出一支股票,营业员会跟着进出。既然有这么大笔为投机目的而持有的股票像我所坚持的那样,用认购权锁死之后,卖压通常不会很强。因此,买盘总是胜过卖盘,大众主要不是跟随作手的脚步,而是跟随号子营业员的动作。大众会进场成为买方。我会满足这种令人满意的需求,也就是我大致上会卖出股票。如果需求是应该有的那种需求,吸纳的数量会超过我在炒作初期被迫吸进的股数,出现这种情形时,我会放空这支股票。这样是技术性的放空。换句话说,我卖出的股票数量比我的持股数量还多。对我来说,这样相当安全,因为我其实是根据自己的认购权卖出。当然,大众的需求减弱时,股价会停止上涨。这时我会等待。

接着,假设这支股票已经停止上涨。有一天盘势很疲弱。整个大盘可能会出现回档的趋势,或者有某些眼光锐利的营业员可能看出,我的这支股票毫无买盘可言,他就放空这支股票。他的群众会跟着这样做。不管原因是什么,我这支股票开始下跌。噢,我就开始买进这支股票,给它支撑,就像一支股票得到自己的公司派欢迎时,应该有的那种支撑一样。而且更妙的是,我不必吸进股票,就能支撑这支股票,也就是说,我不必增加持股总数,免得后来还必须卖出。请记住,我这样支撑股价,不会让我的财力减少。当然,我做的其实是回补我先前用较高价位放空的股票——那时大众或交易者的需求,或两者的需求,让我能够用高价放空。你总是应该明白的向交易者、也向一般大众表示,这支股票下跌时,总是会有人要。这样通常会阻止业内人士鲁莽的放空行动,也会阻止害怕的股东出脱股票。一支股票走势越来越疲弱时,你通常会看到这种卖压,如果没有得到支撑,股票随即就会有这种表现。我这种回补买单是我所谓的稳定程序中的一环。

市场扩大时,我当然一路向上卖出股票,但是始终不会大到阻止涨势。我这样是完全根据自己的稳定计划来做。显然,我在合理而有秩序的涨势中,卖出越多股票,越能鼓励保守的投机客,他们比鲁莽的号子营业员多多了,而且股价一定有疲软的日子,我卖的越多,在这种日子里,越有力量给这支股票强大的支撑。我因为始终维护放空部位,因此,能够处在完全不危及自己,又能支撑股票的状况中。通常,我在价格让我有利可图时开始卖出。但是,我经常在没有获利的情况下卖出,目的只是要创造或增加自己的买进力量。这是我所谓毫无风险的买进力量,我的工作不只是要拉抬价格,或是替顾客卖出一大笔股票,也要替自己赚钱。这就是我为什么不要求客户提供操作资金的原因。我的费用由成功与否决定。

当然,我刚才所说的不是我一成不变的作法。我既没有一种僵硬的系统,也不遵照这种系统操作。我根据状况,随时修改自己的条件。

如果一支股票想要散出去,应该尽可能地炒作到最高价,然后卖出去。我重复这一点,一则因为这是基本原则,一则因为大众显然都相信所有的卖压都是在头部出现。有时候一支股票会变得步履蹒跚,在这种情况下股价不会上涨。这时就是卖出的时机。你的卖压自然会造成股价下跌,而且会跌的比你想像的还深,但是你通常可以把股价拉上来。只要我炒作的股票在我的买单下回升,我就知道我安全无虞,必要时,我会信心十足、毫不畏惧地用自己的资金买进,就像我买进任何其他表现同样情形的股票一样。这是阻力最小的路线,你还记得我谈过跟这种路线有关的交易理论吗?阻力最小的价格路线确定时,我会遵照这个路线前进,不是因为我在那个特定时刻炒作那支特定的股票,而是因为我从头到尾、始终都是操作股票的人。

我的买盘不能拉抬股价时,我停止买进,然后开始往下卖,即使我正好没有炒作这支股票,我也会做同样的事情。你应该已经知道,出脱一支股票的主要方法,是要一路往下卖。在股价下跌时,可以出脱这么多股票,的确令人震惊。

我重复说这一点,在炒作过程中,我从来没有忘记是股票交易者。毕竟我在炒作时,碰到的问题和操作时一样。作手不能让股票照自己的意思波动时,所有的炒作都要结束。你炒作的股票没有照应有的情形波动时,立刻出脱。别跟大盘理论。不要指望把利润救回来,在还能出脱而且能够廉价出脱时,赶快脱身。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标题及链接:峰汇在线 » 第二十章 不要指望把利润救回来,在还能出脱而且能够廉价出脱时,赶快脱身
分享到: 更多 (0)

如您觉得此文不错请扫码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