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信为本
量力而为

当前位置:峰汇在线 > 外汇知识 > 外汇理论书籍 > 正文

第十七章 经验会付给你稳定的红利,观察会让你得到最好的明牌

我的一位挚友最爱对人说起我身上有一种他认为是预感的东西。他总是说我的这种预感就是不需要分析就知道该怎么做的能力。他宣称我只需盲目地跟随着一些神秘的驱动力,就会因此在最佳时刻从股市脱身。他最得意的奇谈是关于一只猫,他说这只猫在早餐桌上告诉我抛出手中的大量股票。我得到这只猫咪的信息后,就心情不好,坐卧不安,要等到我卖掉做多头时买进的所有股份才能安定下来。这样我得以在股票价位最高点脱手,这自然更加证实了我这位固执朋友的预感理论。

我曾去过华盛顿,想尽力让几个国会议员相信,向我们过度征税是不明智的,当时我并没有过多在意股市。我卖出自己股份的决定来得突然,因此更加证实了朋友的奇谈。

我承认有时候我确实有一定要在股市上做某些事的不可歇制的冲动。这与做多头还是空头无关。我一定得摆脱市场。直到这样做了,我才舒服。我自己倒是想,所发生的是我看见许多警示信号。也许,并不是某一个信号十分清晰或强有力地为我提供了一个明确的理由。来解释我为什么做我突然想做的事情。也可能那就是人们所谈到的“股票行情感觉”,老一辈的投机者说詹姆斯·凯恩以及他的前辈曾经着实把它发展过一下。我承认,通常这种警示不但是一种声音而且是以分钟计。但是在这个特殊例子中,不存在什么预感。那只黑猫与此无关。朋友对每个人都说那天早晨我起床后脾气不好,我想假如我的确脾气不好的话,可以解释,那是因为不高兴。因为我不能使那个同我谈话的国会议员相信我的话,这位国会议员会没有像我一样考虑到在华尔街收税的难题。我不想阻止和逃避对股票交易的税收,只是想建议一种我这个有经验的炒手感觉到既公平又聪明的税收方式,我要让山姆大叔不要急于杀鸡取卵,因为金蛋还多着呢!可能是我的劝说不成功激怒了我,而且使我对股市将面临着不公正抽税的后果十分悲观。不过,我就告诉你所谓“股票行情感觉”实际上是怎么回事。

在牛市开始的时候,我认真考虑了钢铁和铜的前景,因此我觉得这两种都该做多头。因此我开始积聚。开始时买了五千股犹他州铜矿的股份,接着又停止了,因为行情不对头。就是说,这种股票的行情不像它应该表现出的使我觉得买进是明智之举的那样。我想价格大约在一百一十四点。我也以几乎同样的价格开始买美国钢铁公司的股份。因为它的行情好,第一天我就买进二万股。我照我以前说过的办法去做。

钢铁股行情继续看好,因此我继续积聚,直到我手中总共有七万二千股为止。可我拥有的犹他铜矿股组成我最初买进的股份。我再没有买进超过五千股的量。这种股票的表现不会让我再多买进。

大家都知道形势。正是一个多头市场,我清楚价格正在上涨。总的情况是有利的。即使是在股票普遍上涨和票面利润还尚过得去之后,股价行情记录还老是鼓吹:还没有涨!还没有涨!我到达华盛顿的时候,股价行情记录还是对我说那个意思。当然,在那天很晚的时候,即使我还可做多头我也不想增加自己的头寸了,与此同时,市场很明显地按我的思路进行着,我没有必要整天坐在显示牌前。时刻盼望着得到什么信息脱手。在退却的响亮号角吹起之前,当然,这不包括出人意料的大灾难,股市会犹豫,或者为我准备一个反向的投机形势。这就是我冒冒失失地去找国会议员们的原因。

与此同时,价格不断上涨,这意味着,多头市场的末日就要来临。我不能断定哪一天来临。要判定它,是我力所不能及的。可我不必告诉你,我对那种暗示留神着。不管怎样,我现在还是这样。这已经成了我做事的习惯了。

我不能断定它的到来,可我觉得在卖出的头一天有点暗示,当时,一看见这种高价就使我想到我手中拥有的票面利润和股份的数量,后来我又想到白费力气去影响立法者们公正明智对待华尔街的交易。那也可能就是种子埋入我心里的方式和时机。这种下意识整个晚上都进行着。早晨的时候,我想到市场,并开始想了解那天将怎样运行。到交易厅去的时候,我看见的不是价格,我将有可观的利润,而是看见一个吸收能力很大的大市场。我可以在这市场上卖掉任何数量的股票。当然,当一个人拿着他的股票时,他必须留意机会,以便把帐面利润转化为实实在在的现金。在交易中他要尽可能少损失利润。经验告诉我,一个人总是能够寻找机会使自己的利润成为现实,而且这个机会往往在操作快要结束时才跚跚来迟。这不是靠研读股价行情记录,也不是预感。

当然,那天早晨我找到一个毫不费力就卖掉我所有股票的市场时,我抛出了。抛出五十股和五千股是一样的聪明和勇敢。但是在最萧条的市场卖出五十股可以不引起价格下跌,而卖出任何一种股票五千股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

我拥有美国钢铁公司的七万二千股股份。这似乎不算是很特别的股份,但是总不可能卖出那么多的股份而不损失一些你从帐面计算看来十分可观的利润,这种利润同真正平平稳稳地存在银行里的现金实际上是两码事。
我有大约一百五十万美元的利润,在行情对我有利时我就这些利润。但这并不是我认为我卖出时卖得正确的主要理由。市场证明了这点,这对我来说是一种满足。

是这么回事:我成功地卖出了所有七万二千股美国钢铁公司的股票,抛出价格刚好低于当天最高价和市场行情价的一个百分点。事实证明我恰好抛对了。而且就在我抛出五千股犹他铜股票的同一天的同一小时内,该股价下跌了五个百分点。请想一下,我是在同一时间买进这两种股票的。

我明智地增加了美国钢铁公司的股份,从二万股增加到七万二千股。我也同样明智地没有增加犹他州铜矿的五千股。我以前不抛出犹他铜矿股票的原因是,这种股票我是做多头,市场是多头市场,而且即使我赚不了一大笔,犹他不会使我损失多少。

证券交易者获得的训练就像接受医学教育。医生不得不花费很长时间学习解剖学、生理学、药物学和其他十几种旁系科目。他学会了理论,然后继续致力于实践。他观察各种疾病引起的现象,并将此分类。他学会了诊断。如果诊断正确——这得依靠他准确的观察——他就该出色地进行预测。当然要牢记,人类难免要出错和始料不及的因素将妨碍他的诊断百发百中。接下来,随着他经验的积累,他不但学会把事情做正确,而且要迅速做完,以致于别人会认为他是天生就会干医生这行。这确实不是他的天生行为。这是他根据多年来对这种病例的观察才诊断出病情的。而且,自然而然地,他诊断出病情后,他只能用那种经验告诉他是正确的处理的方式去治疗这种病。人们可以传播知识——即,你可以专门收集一些卡片索引证据——但绝不能传播经验。一个人也许知道干什么,但是如果他干得不够快,仍然要亏损。

观察、经验、记忆和数学,这些是成功的交易商必须依靠的东西。他不但必须观察准确,而且必须永远记住自己观察到的东西。他不能在毫无根据或出乎意料的事情上下赌注。不管自己对于这种无根据的东西会多么确信,也不管他多么肯定这种出乎意料的东西多么频繁地出现。他必须总是在可能性上下赌注,就是说,要预料这些可能性。在这种投资活动中,多年的实践,持续不断的钻研,永久的记忆,就能使他在这种出乎意料的事情出现和消失时立刻作出反应。

一个人可以有很强的数学能力和不寻常的准确观察事物的能力,然而如果他不具备经验和记忆的话,也会导致失败。而且,聪明的商人要象医生一样,要和科学的发展保持同步,千万不要停止研究各种各样的情况,要掌握各地那种可能影响各种市场进程的发展情况。在这行道拼搏多年后要养成熟悉一切的习惯。他的动作几乎要达到自动的程度。他要获得那种宝贵的专业态度,这可以使他能在这一行道中获胜,不断地获胜!职业交易商、业余交易商和偶尔交易的人之间的这种差别不必过分渲染。例如,我发现数学和记忆力对我帮助不小。华尔街的赚钱是以数学为基础的。我的意思是,通过处理客观情况和数字赚钱。

当我说一个交易商必须对情况了如指掌,必须以一种真正的专业态度面对所有市场和市场进展时,我的意思就是要再次强调预感和神秘的股票行情感觉与成功一点关系都没有。当然,这种情况常常发生,一位经验丰富的交易商反应迅速。根本没有时间事前提出自己所有的理由;然而这些理由又好,又充分,因为这些理由是建立在一些事实上,这些事实又是他多年来从职业角度利用一切机会工作、思考和观察所积累起来的东西。

我总是掌握着期货市场的线索。这是多年的习惯了。正如你所知道的,政府的种种报道表明冬天小麦产量大约同去年一样,而且春天的小麦产量比1921年多。形势好得多了,我们可能比往常收获要早。当了解到形势的大概并且看到用数字方式计算产量会达到多少时,我也就立刻想到煤矿和铁路工人的罢工。我不自觉地想到这些问题,因为我总在思考同市场有关系的各种情况的进展。我突然想到已经影响到各地货物运输的罢工一定会对小麦价格有不利影响。我是这样考虑的:由于罢工引起交通工具瘫痪,小麦运到市场必定会有延迟,而且到了运输状况有改善时,春天的小麦又准备好了要启运。这意味着,当铁路能够大量运输小麦时,就得把两季延迟了的冬小麦和早春小麦同时运来。这意思就是说大量小麦一下子就要涌进市场。在这一种十分明显的情况下,就像我一样洞察秋毫的交易商们是不愿在一段时间内买进小麦的。他们不愿买进,除非价格下跌到某个位置,使得购买小麦成了不错的投资。在市场上没有购买力,价格就该下跌。想一下自己的投资方式,我就一定要知道自己是对还是错。正如老潘特·希尔恩一向说的话,“直到你赢了,你才说得清。”市场疲软时要及时将期货合约出手,没必要浪费时间。

经验告诫我,市场的走向是一个交易者最好的向导。这就像给病人量体温、摸脉搏、观察眼球颜色和舌苔厚薄。
这时,一个人应该能够在1/4美分的价格范围内买卖一百万蒲式耳小麦,这是很平常的事。那天,当我卖出二十五万蒲式耳小麦以便及时验证市场时,价格跌了四分之一美分。当时,由于这反应没有明确地告诉我所想知道的一切,我又抛出另外二十五万蒲式耳小麦。我注意到每次都被人少量地少量地吃进了。也就是说,是分许多次以一万或一万五蒲式耳吃进的,不是像往常那样两三笔交易就吃进了。除了这种顺时疗法式的购买外,我一卖出,价格就下跌一又四分之一美分。此刻,我得立刻指出,市场吸收小麦和不相称的下跌方式表明,市场没有购买力了。情况就是如此,该怎么办呢?当然,再多抛一点。听从经验的支配你有时候可能会遭到愚弄,但是不听从经验的支配,你可能会成为傻瓜。因此,我抛出了二百万蒲式耳小麦,价格又下跌得更多。几天之后,市场的走向确实强迫我又卖出二百万蒲式耳,价格下降得更厉害,又过了几天,麦价开始暴跌,一蒲式耳跌了六美分,而且还在跌。伴随着短暂的回稳,又不断下跌。

这时,我没有听从预感。没有人向我透露消息。是我对市场习惯的专业的看法带来了利润,这种观点来自于我多年的经商经验。我钻研,因为我的事情是投资。股价行情记录证明我思路正确,我的职责就是要增加投资。我这样做了,事情就是这样。

我发现在这种交易中,经验能给你带来稳定的利润,而观察是最好的市场信息提供者,某一种股票的行情是你一直需要了解的。你要观察它,经验告诉你,通过对通常情况稍作变通,即可获取利润。例如,我们知道所有的股票并不是以一种方式流动,但是所有的股票在多头市场上要上涨,在空头市场上要下跌。这是操作中的普遍现象。这是自己给自己的消息中最普通的一种,证券交易所对此十分清楚,把它传递给任何对此没有思考过的顾客。我指的是,对交易那些股票的建议,这些股票在同一种类中滞后于其他股票。因此,如果美国钢铁公司股票上涨,那么从逻辑上推断,克鲁斯贝尔,瑞帕布里克,还有贝斯尔蒙股票就要跟着上涨,这只是时间上的问题。交易条件和前途将随着这一组中的所有股票而看好,市场的繁荣应该由所有股票分享。从理论上讲,这是被无数次经验证明了的,在市场上每种股票都有看好的时候,公众要买甲钢铁公司的股票,因为它没有上涨,而乙钢铁公司的股票和丙钢铁公司的股票上涨了。

即使在多头市场,如果某种股票的走向与这种市场不相称,我都从不买进。有时候,我在那种不容置疑的多头市场期间买进一种股票,结果发现同一类股票中的其他股票不是涨势,于是我就抛出这种股票。为什么?经验告诉我同那种我称之为明明白白的群体倾向相违背是不明智的。我不能只依赖确定的东西,必须推测各种可能性,并且预见它们。有一个经纪老手曾对我说:“如果我正沿着一条铁轨走,并且看见火车以每小时六十英里的速度向我开来,我是继续沿着铁路走吗?我的朋友,我横跨一步躲开它。我也并不因为这点聪明谨慎就沾沾自喜。”

去年,在整个多头市场正常运行之后,我注意到有一种股票与其同类的其他股票不协调,虽然除此之外这类股票与上市的其他种类协调。我做多头买进相当大数量的布莱克伍德汽车股票。大家都知道这家公司生意正红火。每天涨幅都在一到三点之间,公众吃进愈来愈多。这自然把注意力引到这类股票上,各种各样的汽车公司股票开始上涨。然而,其中有一种却持续地滞后,那就是切斯特公司的股票。它滞后于其他股票,因此不久就引起人们私下议论。人们拿切斯特的低价及其疲软去和布莱克伍德汽车和其他汽车公司的上升趋势和活跃相比较,因此顺理成章地去听从那些打探和提供内部消息的人以及自作聪明的人的胡言乱语,并开始买进切斯特股票,他们认为它很快就会和同类股票中的其他股票一起上涨。

切斯特股价并没有因为公众买进就上涨,事实上它下跌了。考虑到在这类股票中布莱克伍尔德汽车是上涨的领头股票之一,把它推向多头市场就轻而易举了,后来我们只是听说在对各种各样汽车和创纪录的产量的需求推动下,这股票涨幅不错。

事情再明显不过,切斯特内幕集团当时并没有做任何在上涨期间内幕集团该干的事情。这样平常的事都没有做可能有两个理由。也许是内幕人士因为希望在上涨之前积聚更多的股票而没有把价格推上去。但是如果你分析一下切斯特股票的交易量和特点,就会觉得这是站不住脚的理由。另一个理由是他们没有抬高是因为如果抬高,就担心卖不出去。

当那些应该需要股票的人不想买进时,为什么我又该买进呢?我估计无论其他汽车公司多么繁荣,卖出切斯特的股票是必然的事。经验告诉我要提防买那种拒绝跟随同类领头股的股票。

我很容易就证实这样的事实,对于切斯特股票不但没有内部的买进,而且竟然有内部卖出。还存在其他不买切斯特股票的征兆,虽然我所想得到的是它不连贯的市场行为。又是行情记录暗示了我,那就是为什么我卖空切斯特股票的原因。
这之后不久的一天,这支股票暴跌。后来,可以说是从官方渠道得知,由于清楚地知道公司不景气,内部人员一直在卖出股票。就像通常一样,股价下跌后原因就泄露了。可是那警示是在下跌之前到来的。我并不留意下跌,我只留意警示,我不知道切斯特怎么了,我也没跟着预感。我只是觉得一定有什么不对头。

有一天,我们从报纸上得到消息说圭亚那金矿令人吃惊地变化。在场外交易中以五十点或接近五十点卖出后,这支股票列在股市交易价目表上。开始大约是三十五点,然后下跌,最后跌破二十点。

此时,我绝不会把这种下跌称为令人吃惊了,因为完全在预料之中,要是有疑问,可以了解一下该公司的历史,许多人都知道它的情况。人们是这样告诉我的:这个辛迪加是由特别有名气的六个资本家和一家名望很大的银行组成。其中一个成员是贝尔岛开发公司的老板,这个公司贷款给圭亚那公司一千多万美元现金,作为回报收到一些契约和圭亚拉金矿公司一百万股总股份中的二十五万股。这种股票以支付某一股息为基础上市,而且作了大肆渲染。贝尔岛公司的人想把其拥有的股票兑现,就召集银行家讨论他们的二十五万股份,银行家们就着手安排卖出这些股票,同时也卖出一些他们自己的股票。他们想把这一市场操作委托给一位内行去干,酬金是这二十五万股股份以高于三十六点卖出所获利润的三分之一。我知道,这个协定拟定了并准备签字,但是在这最后关头银行家们决定由他们自己操作以节省这笔酬金。因此他们组织了一个内部团体。银行家们要求贝尔岛公司的二十五万股股份以三十六点成交。可是却以四十一点上市。即,内部团体在付给了自己的银行同事五点利润后开始操作。我不知道他们是否知道这点。

很显然,对于银行家来说这种操作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市场转为多头市场,圭亚拉公司所属这类股票中的股票均处在股市领先地位。圭亚拉公司获得巨额利润,支付了定期股息。这种情况以及股票发行人的强力宣传使公众认为圭亚那金矿是值得投资的一种股票。我了解到大约有四十万股股份一路上涨到四十七点而卖出去了。

这个圭亚那金矿股价上涨。可是很快股价就下滑了。它下跌了十点。如果当时该股的承销商还在发售股票时,这是正常的。不过,很快华尔街上传说,情况并不令人满意,投资该股与承销商对该股的期望值不符。当然,后来股价下挫的原因清楚了,可就在这原因明了之前,我得到提醒。我就着手考查圭亚那公司的市场反应。这种股票的表现情况几乎和切斯特汽车公司股票完全一样。于是我抛出了圭亚那公司股票。价格下跌了。我又再抛出更多股票。价格仍然很低。这种股票在重蹈切斯特和我记得的十多种不活跃股票的历史覆辙。行情记录明白地告诉我有问题,问题就是内部人员不买进,内部人员很清楚自己为什么不在多头市场买进自己的股票。从另外一方面看,不知缘由的公众正在买进,因为他们认为以四十五点或者再高一些抛出会获利,以三十点或更低价买进很划算。而且仍然支付股息。股票是一种讨价还价的交易。

接着传来消息。就像通常的重要市场消息一样,在公众知道之前,我就了解到了。但是,对这家公司开出贫脊的岩石而不是富有的金矿报道的证实只是给我提供了内部人员过早就抛售该股的理由。听到这个消息我本人没有抛出。因为很早以前我就抛出了,凭着股票的运行情况。我对股票运行情况的关注并不带有哲理性。我是个交易商,因此就待寻找内部收购迹象。但还没有这种迹象。我不必知道为什么在下跌时内部人员不充分考虑去买这种股票。了解到他们的市场计划没有包括促使股价上涨操作就足够了。这一点就足以使得他们的卖空势在必行。公众买下了差不多五百万股股份,在股票所有权上带来的唯一变化可能就是,从一伙怀着停止损失的希望抛出股票的无知的公众手里转到另一伙怀着发财希望可能买进股票的无知的公众手里。

我对你讲这些并不是想就公众买进圭亚那公司股票而亏本或者我做空获得了利润而进行说教,我是想强调研究一类股票的运行情况是多么重要。而且从中获得的教益又是在多大程度上被那些没有得到充分训练的大大小小的交易商忽略,行情记录不仅仅是在股票市场上向你发出警告。在期货市场它照同样如此。

在棉花期货交易中我有过一个十分有趣的经历。当时我在做空头,平缓地抛出。与此同时,我抛出了五万包棉花。这笔股票交易赚了,却忽视了棉花期货了。后来,我了解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我那五万包棉花损失二十万美元。我说过,期货交易十分有趣,而且我以前干得十分漂亮,因此我不想就此罢手。只要一想到棉花,我就这样想:“我将等待一个反弹机会,到时再平仓。”在我刚刚决定捞回损之前,价格会反弹了,然后又上涨得比以前更高。因此,我又决定再等一会儿,我要重新进行期货交易,要集中精力去干。最后,我抛出期货获得了一笔可观的利润,然后我就到哈特温泉去休息和度假了。
这次度假是我第一次真正不去管棉花期货交易中受损这一难题。行情一直与我作对。有些时候我似乎就要赚了。我注意到无论别人什么时候大量抛出市场都有好的反应。而且几乎马上价格就会止跌,而且开始新的上涨。

最后,就在我到哈特温泉几天之后。我亏损了一百万,而且在价格上涨趋势中还在亏。我认真思考自己的所作所为,最后得出结论:“我一定错了!”觉得自己错了,我就立刻决定退出。因此,我就平仓,损失大约一百万。

第二天我打高尔夫球,没想什么别的事。我在棉花期货上失策了。我已经为失策付出了代价,收据还在衣袋里呢。此刻,我对棉花期货的兴趣更大了。当我回去吃午餐时,我在经纪人事务所停下,看了一眼行情记录。我看到棉花以五十点卖出。这并不意味着什么。可是,我还注意到价格不像几周来那样,只要特别的抛出压低价格的压力一缓和,价格就反弹,现在已经停止反弹了。这表明最小阻力价格在上浮,视而不见已经使我损失了一百万。

然而,使我平仓遭受重大损失的理由不再是个充足的理由了,因为已经不存在通常的那种迅猛的止跌反弹了。因此,我抛出了一万包棉花,然后等待时机。不久,价格已跌了五十点。我又等待了一段时间,还是没有回稳,这时我已经饥肠辘辘了,因此我走进餐厅,点了一份午餐。在服务员还没上菜之前,我一下子就跳了起来,跑到经纪人事务所,看到没有回升,因此又抛出了一万包。我等了一会儿,高兴地看到价格又跌了四十多点。这表明我的操作是正确的,因此我返回餐厅,吃了午餐后,又回到经纪人办公室。那天棉花没有回升。就在当天晚上我离开了哈特温泉。

打高尔夫球会令人愉快。可是我在卖出和平仓棉花头寸时都出了错,因此,我必须着手工作,必须回到我可以舒适地交易的地方。市场吸收我第一次抛出的一万包棉花的方式又使我第二次抛出一万包,而且市场吸收我第二次抛出的方式使我肯定利润已经来了。这就是市场行为运行中的差额。

我到了华盛顿,去了我经纪人的事务所,是我的老朋友塔克尔在负责管理。我呆在那儿的时候,价格又跌了一些。我现在更加比以前确信自己做得正确了。因此抛出了四万包,市价又跌了七十五点。这表明市场没有支撑力量。那天晚上收盘时价格仍然很低。原来的购买力明显消失了。说不清楚市场将在哪种水平上再发展起来,但是我对自己聪明的主见十分有把握。第二天早晨我坐汽车离开华盛顿到纽约。用不着着急了。

我们到达费城的时候,我开车去了一个经纪人事务所。我了解到棉花市场根本没什么支撑能力。价格暴跌,引起了小小的恐慌。我等不及回到纽约了,我给经纪人挂了长途下令抛出。我一接到报告,发现我实际上已经弥补了以前的损失,我就继续开车到纽约,一路上没有停车去看任何行情报告。

一些同我一起在哈特温泉度假的朋友谈到那天我从午餐桌前一下子跳起来去第二次抛出一万包棉花的情形。不过,这也肯定不是预感。这是一种来自于自信的推动力,确信不管以前出过多大的错,抛出棉花的时机终于到来了。我必须利用这个机会。这是我的机会,下意识活动可能一直在进行,直到为我找到结果。在华盛顿的抛出是我观察的结果。多年来的经验告诉我,最小阻力的走向是由高到低。

我并不对棉花期货市场使我损失一百万而耿耿于怀,我既不因自己犯了大错而亏损自怨自艾,也不因后来在费城成功地将损失弥补回来而沾沾自喜。我的头脑中思考的是交易中遇到的问题,我想我有理由断言,因为我有经验和记性,所以弥补了当初的损失。

打赏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标题及链接:峰汇在线 » 第十七章 经验会付给你稳定的红利,观察会让你得到最好的明牌
上一篇:
下一篇:
分享到: 更多 (0)

如您觉得此文不错请扫码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