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信为本
量力而为
当前位置:峰汇在线 > 外汇知识 > 外汇理论书籍 > 正文

桥牌是巴菲特毕生最爱

除了打网球,高尔夫球和壁球之外,拼字游戏也是巴菲特的噬好之一,但要谈到他的最爱,非桥牌莫属,他有一副桥牌,上面写着,请开支票给沃伦巴菲特,他常常说,桥牌比鸡尾酒会有趣多了,我常说,如果我可以有三个会桥牌的密友,就是去坐牢我也不在乎,他的牌友有彼得林区,伯恩斯等,在 1998 年的伯克希尔年会上,巴菲特转述一则伯恩斯 98 岁时说的笑话,有一晚,伯恩斯在饭店里,有五、六名妙龄女郎环绕身旁,他说,以我的年纪来看,今晚你们之中恐怕有人要先离开,从 1993 年到 1995 年间,巴菲特担任一家公司的桥牌队队长,该队连续三年打败众议员队,巴菲特很喜欢跟旧金山的欧斯柏格打桥牌,她曾经是两度世界女子桥牌赛冠军队的成员,1996 年,在希腊举行的男女混合桥牌大赛中,夺得银牌,欧斯柏格也是富国银行的资深副总裁,她说,大约三年前,我在一次名人桥牌赛上,透过陆米思认识巴菲特,后来,欧斯柏格委婉地说服巴菲特打计算机桥牌,巴菲特好不容易才同意,我们跑去买了一部计算机,当然了,是到内布拉斯加家具百货买的,然后回到他家里安装起来,每个星期有好几个晚上,我们会在计算机上打桥牌,他爱上了这种打牌的方式,她和巴菲特曾经与来自世界各地的牌友交手,有的来自欧洲,有的来自南美。

透过她和巴菲特的友谊,欧斯柏格曾和比尔盖茨,葛兰姆太太,和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欧康诺一较牌技,和比尔盖茨联手的六小时长期抗战,是我打过最艰苦的一役,我们并肩出战巴菲特和曼格,输了二十八美元,巴菲特叫的赌注是每输一点算半美分,我当时以为曼格会因为赌注太小而昏倒,他们那次是在比尔盖茨家打桥牌,牌局大约从中午展开,巴菲特说,打了七个小时之后,参加晚宴的宾客已经开始敲门了,但是比尔盖茨还要继续玩下去,巴菲特曾论及桥牌,桥牌是最好的脑力运动,你每十分钟就会看到新局面,在股市,你是靠理性而不是市场的变动来作决定,桥牌就是权衡盈亏比率的游戏,你必须随时计算盈亏。

1996 年,在一个与伯克希尔年会有关的庆祝场合,欧斯柏格和陆米思对抗巴菲特和曼格,结果我们获胜,巴菲特平常都是和他的姊姊和姊夫或和老比尔盖茨玩桥牌,老盖茨是比尔盖茨的父亲,在西雅图担任律师,巴菲特偶尔也会和奥马哈的朋友打桥牌,一位退休的广告业高级主管说,巴菲特的牌技非常高明,如果他有足够的时间尽情磨练牌技,一定会成为全国顶尖的高手,或许,一流的桥牌好手和一流的证券分析家,在直觉上的确有共通之处,因为他们都要预测或然率,他们要靠不可捉模的因素做定夺,而且每次手上的牌都不一样。

无论是工作或是打桥牌,巴菲特都非常专心,奥马哈的雅各太太问巴菲特,如果她在他打桥牌的时候照相,会不会对他造成干扰,巴菲特的回答是,我不会受到干扰,但我会装出一副受到干扰的样子,后来,雅各太太寄来一些照片请他签名,她附在一张纸条说,前一次的年会,她是以记者身分擅自闯入会场,但是会后她没有发表任何报导,现在,她已成为伯克希尔的股东,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参加下次年会了,他甚至把我的比还给我,巴菲特为她签名时写到,给南西,终于变诚实的女人,此外,他为奥马哈的股票经纪人摩根签名时写到,给乔治,向更多的零致敬,因为摩根曾说他的净值和巴菲特不相上下,只是巴菲特比他多了几个零,他在送给笔者的照片上写到,给安迪,你待我太好,超过我应得之份,感谢主。

他如果到纽约,通常是住在葛兰姆太太的公寓,而且经常拜访陆米思夫妇和吉列斯比三世,他是巴菲特的密友,联合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该事务所的客户包含IBM,时代华纳和所罗门,该事务所也负责规划巴菲特的资产,同时也是巴菲特基金会的法律顾问,他也是华盛顿邮报的大股东,全力支持对抗肌肉萎缩症的各项活动,他们这桥牌四人组整晚打牌,只吃花生,冰淇淋和火腿三明治,这就是巴菲特到大苹果时,心目中最理想的纽约之夜。

巴菲特没有助理,也没有智囊团,他变成全国首富之后,有一次他在美国首府华盛顿的国家机场时,跑到公司喷射机专属的柜台处问,我要怎么搭出租车,他不装腔作势,脚上的鞋子早已饱经风霜,手上戴的是天美时表,用的事百利原子笔,巴菲特不假他人之手自己亲自报税,他说报税其实很简单,从 1944 年到今天为止的报税单他都保存着,巴菲特不是头脑简单之徒,但是喜欢简单的风格,伯克希尔的办公室一切从简,巴菲特融合了独特的简单风格与聪明才智,造就了值得世人刮目相看的成绩。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标题及链接:峰汇在线 » 桥牌是巴菲特毕生最爱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