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信为本
量力而为
当前位置:峰汇在线 > 外汇知识 > 外汇理论书籍 > 正文

走访巴菲特办公室

巴菲特小小的办公室,座落在奥马哈的奇威广场大楼,这是一栋平淡无奇的大楼,和附近奥马哈共同基金的总部大楼相较逊色许多,但是后者的年度盈余要比伯克希尔逊色许多,巴菲特若要理发,他就走到地下室的奇威广场理发,那里的人形容他是一个普通人,伯克希尔总部经过扩张和重新装潢,比从前宽敞许多,但也不超过四千平方呎,有人将伯克希尔的总部形容成油地毯的地板,上面铺着几块小地毯,这样的说法或许有些夸张,但是伯克希尔总部也不像一般办公室,铺着雪白的地毯,旁边以桃花心木镶嵌,总部大门外挂了一个招牌,若无预约,请勿入内。

德州奥斯丁的欧布莱恩也曾于 1989 年参观伯克希尔总部,我代表风尚杂志为巴菲特拍照,我问他怕不怕股市崩盘,他说不怕,并说如果股市再跌个五百点,就可以找到廉价的股票了。

伯克希尔总部内有一个小型的会议室,和可供十多个人办公的地方,伯克希尔还有其它的办公室,专供一群负责保险子公司业务的会计师办公,另外在奥马哈还有一栋数据处理大楼,处理保险业务复杂的金融事务,但是大体上而言,伯克希尔的组织精简得令人无法置信,巴菲特就在他的办公室角落的小桌子上,管理整个伯克希尔帝国,这张桌子堆满了华尔街日报,奥马哈世界前锋报和各种杂志读物,桌上有时摆了一叠便条纸,上面写着,如果核战爆发,可以不管这个留言,除此之外,巴菲特还有其它的便条纸,巴菲特有一次寄给我一张可口可乐总裁奇欧的照片(奇欧现任艾伦公司董事长),好几位伯克希尔股东于 1991 年年会和奇欧留影,可口可乐的人把照片送给巴菲特,他再将照片转送给各股东,我收到的照片还附了一张便条纸,巴菲特写到,他觉得我一定会喜欢这张照片,最后他用一贯的手法签名,先是一个大大的W,然后是一个清晰可辨的A,后面连着两个环代表两个R,就这样潦草的完成 Warren 的签名,这张便条纸的不寻常处在于印刷在下方的文字。

一份聪明绝顶的备忘录-纽约时报
言简意赅-财星杂志
文字的驾驭炉火纯青-大西洋月刊

他浅翡翠绿的办公室属于私营大建商奇威公司所有,一方由他太太赠送的小小瓷砖,挂在总部大门内,迎接所有前来造访他的人,这块小匾上写着,一个傻瓜和他的钱,很快的受到各方的邀请,他的办公室内,有关股市的纪念品多不胜数,特别是和1929年股市崩盘有关的纪念品,熊与牛的迷你雕塑随处可见,墙上挂有崩盘时的股价表,另外也挂了一张巴菲特父亲的肖像和格雷厄姆的照片请另外还有一座他的奥马哈太阳报(现已停刊,因揭露男孩镇事件而获得的普立兹奖牌,他的办公桌虽不整齐,却也不紊乱,是介于两者之间,内州大学罗斯肯如是说,他有时会到巴菲特的办公室,和他商讨公共或慈善事务,他喜欢让事情尽量简单且合理,他的办公室里有一张沙发,办公桌的另一端,里面的陈设并不破旧,但也不奢华。

多年来,他一直维持十几个员工,其中包括从 1967 年就开始为他工作的行政助理凯瑟,她一开始只是个临时雇员,于 1993 年退休,后来由波珊妮接任,时至今日,凯瑟几乎每个月都会和巴菲特共进一次午餐,巴菲特对她的评语是,如果这里少了她,什么事都行不通,我祝她永垂不朽,如果凯瑟不能不朽,我就不确定自己想不想不朽。

高德宝是少数几个在巴菲特身边工作的人之一,严肃,积极,长久以来都是由他领导伯克希尔包罗万象,遍及全国的保险事业,却一直屈居副总裁之位,巴菲特实在聪明的不得了,反应快的惊人,跟在他身边的人都有很大的精神压力,努力要赶上他思考的速度,在总部工作的人,必须要有很强的自信才能够存活。

高德宝曾就读于哥伦比亚,西北与史丹佛等大学商学院,年轻时就到伯克希尔工作,当时他已经是太平洋证券公司的高级主管,他说,我何其有幸,能够亲自看到一个聪明的令人难以置信的人,但这也有负面影响,在和巴菲特工作之后,你怎么可能对自己的能力有很高的评价?巴菲特是那种你和他越亲近,就越觉得他与众不同的人,如果你对别人描述巴菲特的风格,别人会以为你胡说八道,的确如此,很多关于巴菲特和伯克希尔的事,似乎都令人不可置信,伯克希尔上万的股价就是一例,因此人们乍听之下往往心中存疑。

巴菲特办公室里有两具电话,是他对现代文明科技仅有的认可,这两具电话使他得以在必要时刻和不同的证券公司连络,伯克希尔的办公室就比较现代化,他们有一台传真机,巴菲特在奇威广场大厦中有五个房间的办公室晃荡,自己去拿樱桃可乐,自己从储藏室抽出要看的档案,如果有人愿意帮他买个汉堡来当午餐,他不介意留在办公室接听电话,有时候,对方是打电话来要年报的,一位来自新罕布什尔州的伯克希尔股东盖依博士回忆到,1988 年我因为没收到该年度的报告而打电话到伯克希尔,虽然我无法上法庭证明,但我 99% 确信,是巴菲特接的电话,他语快如珠,清晰俐落,他说,我没接到年报真是糟糕透了,盖依原任教于医学院,后来离开医学界的部份原因是为了紧盯股市和伯克希尔的行情,我原想问他是不是巴菲特,但是却没法子插话,他说话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他好象说会把这件事办好之类的话,两天之后,我就收到年报了,住在麻州的甘恩,在1970年代为一家公司出售证券,有一次他打电话给巴菲特,正好是他本人接的,他企图说服巴菲特买下六百股的公司股票,当时的交易价格是每股一万三千美元,他要我把资料送给他看,他会考虑考虑,几天后我再打电话给他,他说他看过那些资料,但是觉得对我们来说贵了一点,甘恩表示,他很惊讶巴菲特竟然会亲自接电话,其它人也见识过巴菲特敏捷的反应,他的名气越来越大后,善意人士的投资建议蜂拥而至,但是他很少听取这些意见,住在佛州的威廉斯是伯克希尔的大股东,有一次他看到一份投资刊物,相当兴奋的要和巴菲特分享,巴菲特的回答是,请不要送过来。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标题及链接:峰汇在线 » 走访巴菲特办公室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