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信为本
量力而为
当前位置:峰汇在线 > 外汇知识 > 外汇理论书籍 > 正文

第三章 91岁的投资家——卡洛特

菲利普·卡洛特(又称卡瑞)是投资业中经验最丰富的人。在 20 年代早期就进入这一行当,现今他可以自豪地说,他已在喧闹的投资市场中奋斗了 67 载。在 91 岁高龄时,他依然每天早上很早地来到他的办公室,他在自己的两个儿子、一个孙女及几个雇员的帮助下运营着一个总值超过 2.25 亿美元的基金,该基金大部分为私人所有(直到 1988 年才有一个家族外的成员进入董事会)。在他的第 10 个十年中,他似乎依然保持着充沛的体力,他大而仁慈的脸上布满深深的皱纹。他经常微笑,使人感到十分亲切。

他的办公室位于纽约第 42 大街的一座古老的用艺术品加以装饰的办公楼内,正对着中心车站的南出口。在他办公桌的前面贴着一句话:“一张资料堆积如山的桌子是天才的标志。”

卡洛特在 1928 年 5 月创办了先锋基金。当时大约有 25 个股东,全是他的家人和朋友。他主持经营这个基金达半个多世纪,直至他退休。在 55 年内,先锋基金的复合年收益为 13%(如果从大萧条的低谷算起则为 15%)。这意味着一个原始股东如果投资 1 万美元并把每年的收益又重新投资,在卡洛特退休时他能得到 800 万美元(当然,他在 30 年代初会受到一次损失50%的打击)。如今,13% 并没什么了不起,但这在通货膨胀很低时却是相当可观的收益率。不管怎样,我们的经验是在长期中复合利率可以创造奇迹。

现在先锋管理公司本身也为公众所持有,卡洛特只持有其中很小一部分。最初他一个人运营这个基金;后来他兼并了管理公司并把它的大部分股票售给了位于波士顿的希尔——多尔公司的杰克·柯甘。在那时成立了一个投资委员会,它包括柯甘、先锋基金的研究部总裁及卡洛特本人,另两个人在波士顿。因此每天早上卡洛特通过电话与他们交谈,提出当天的工作计划。

“这就是我们的组织方式,我们的运营方式。”他说道。他的一个朋友说卡洛特“没有任何偏见”,——也就是他并没有任何造作或浮夸之举。先锋基金的董事会议舒适而随意。曾有一度先锋基金的董事会中有三位八旬老翁:卡洛特本人,杰洛姆·普瑞斯顿及菲利普·库利。股东们经常对这样一个由老年人组成的董事会表示怀疑。卡洛特也很喜欢这个挑战,他坚信年龄意味着智慧。

困难将要来临

“你认为我们面临着一次萧条,对吗?”我问卡洛特。
“是的,恐怕如此。我有个朋友,他是住在宾夕法尼亚的比斯利汉姆。一天晚上他参加了一个鸡尾酒会,并对在场的每个人谈了自己对股票市场及经济前景的看法。一个家伙过份乐观:‘我没有任何股票,因而股市下跌对我没有影响。’我的同事问他,‘但你的工作会怎样?’比斯利汉姆的很多产业都极具周期性——如比斯钢铁公司、迈克拖拉机公司等等。这个过于乐观的家伙大吃一惊,他无法想像失去工作后会怎样,而这在萧条的时候是很容易发生的。这是我一生中头一次真的感到前景黯淡。现在的情形与1929年如此相像,因而可能会产生相同的后果。”卡洛特向来是个乐观派,因此当朋友们得知他认为会出现一次严重的变动(实际上是90 年代初期的一次衰退)时,都感到异常震惊。

那么他认为什么货币是保值的最好选择呢?短期德国债券吗?“我想可能是。但我仍然乐于在美国投资。我是个旅行家,我去过100 多个国家,并且11 次环游世界。但是每次回到家的时候,我都想,回到世界上这个最伟大的国家多好啊。或许日本人比我们更聪明,但我却只想待在这儿。”

萧条总会使你大吃一惊

“别指望有谁能准确地预测萧条,”卡洛特说。“当我在布利斯合伙公司找到第一份工作时,威斯利·米切尔博士——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教授——到公司吃午饭。两个合伙人询问了他对经济前景的看法。米切尔博士可能被这种免费咨询搞得有点恼怒,如果给一笔咨询费他可能乐意效劳。但不管怎么说,他还是回答说他一直在写一本书,因此没有时间考虑整个经济状况。而这发生在1929 年大崩溃的前一个月!”

哈佛经济学会曾在1929 年宣布当时不可能发生 1920~1921 年那样的萧条,我向他提起了这件事。卡洛特说:“哈佛经济学会本来就不应该存在,它真给哈佛大学丢脸。1929 年,感恩节刚过,该学会在波士顿举行了一次会议。我的一个朋友与克利夫兰托拉斯的莱昂纳德·P·艾耶斯上校和吉米·胡佛一起喝咖啡。艾耶斯上校是国内一流的经济学家,而吉米·胡佛是股票市场的优秀分析家。他们都认为这次股市崩溃,只是结束了繁荣,而不会影响到他们或任何人的生活方式。另外还有一些非常杰出的人物,虽然能得到最好的信息,却也做出了完全错误的判断。”

“那么,直觉是否是最好的指导,”我问道。他略感遗憾地补充道:“直觉——潜意识要比统计更可靠。一个人应该凭自己的感觉行事。”
我接着说:“我们再回到讨论萧条的必然性吧?”

“我不知道如果不是萧条清除了经济中的债务,我们又该怎么办。现在债务太多了。想一想某个人欠了债,有时他不得不继续借债,而有时又要还债。当我听到我的一个朋友——一个摩门教徒由于所谓边际账户而陷入严重财务危机时,我大为吃惊。人们不会想到一个摩门教徒会拥有保证金账户。我还认识一个人,他是我感兴趣的一个公司的大股东,也陷入了困境:他的股票从 60 跌到24。他在保证金账户中的资产从几百万美元变成了零,并欠了政府30 万美元的税。

“做生意时负债是合理的,但保证金负债或股票市场债务太危险,因为它来得太容易。你只要抓起电话就会在股票市场中产生负债,而一个商人则不得不去见银行家,向他解释:他的资产是什么,他的现金收入从哪里来,他的生意如何运作,他想要钱干什么,以及他想要的贷款如何能产生收入来偿还贷款。

“科克市长打算把纽约市预算削减 5 亿美元,这意味着可能要解雇许多人。我私下里在一个管理良好的大企业的主席那里看到过一份内部备忘录,计划很令人吃惊。减掉所有一般性旅游项目;根本没有头等舱;市长差点说要把所有 100 瓦的灯泡拧下来换上 25 瓦的灯泡。”我对他说,我听说在大萧条时候也曾有人要求每个房子中只留一盏灯。卡洛特笑了笑。

1 2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标题及链接:峰汇在线 » 第三章 91岁的投资家——卡洛特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