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信为本
量力而为
当前位置:峰汇在线 > 外汇知识 > 外汇理论书籍 > 正文

吉姆·罗杰斯的性情

罗杰斯说自己是“一个极度的孤独者,特立独行者,厌世者”。他有些放荡不羁的想法,曾驱车穿行拉丁美洲。他说他通常不喜欢与人交往,尽管他很乐意在哥伦比亚商业研究生院教授有价证券分析。他用第一次课的收入作为会费,取得了哥伦比亚体育馆的终生会员资格。沃伦·巴菲特参加过罗杰斯的一个班,说那是“绝对令人激动的,罗杰斯正在重复着本·格雷厄姆 30 年前的工作——将真实的投资世界带入教室。”

他计划将他的大部分钱捐给牛津和耶鲁的旅游团体,让其他人有和他一样宽阔的视野。假如学生们同意在连续的二年中75%的时间待在国外,那么,他们将每年获得 1.8 万美元。否则,将没有任何资助。对他的哥伦比亚的学生,他说,“学习历史和哲学吧。干什么都比到商学院学习好:当服务员,去远东旅行。”只有这样,他强调,他们才能对生活有一个全面的了解。

罗杰斯一度考虑去拿一个工商管理硕士学位。然而,多米尼克合伙公司的一位高级合伙人告诉他:“对蚕豆做空,你将在一次交易中学到比在商学院的二年中还多的东西。”罗杰斯没有去。真的,不久他就学会了如何赚钱。

他在 1968 年开始做投机生意。在 1970 年 1 月,他感觉到熊市即将到来,他用所有的钱买了多个机械设备公司的股票期权。 1970 年 5 月 21 日,他卖出了他的股票期权。“我做得够多了。”他说。有些公司的价值在三、四个月中翻了 3 番。市场景气持续了几个月,然后罗杰斯又全部做空。可是,市场强劲地向前发展了 2 年。罗杰斯亏掉了他所有的钱。那不算多,但是失去的是他所有的钱。他觉得多米尼克的合伙人是对的,这是一次最有用的经历。他还是愿意用他 5000 美元的代价,而不是 5000 万美元的代价来经历它。这时,他已认定对他来说最好的赚钱办法是经营套期保值基金,通过基金,他能买卖,也能卖空。从此以后,他从来没有停止做空,赚了很多钱。

“当人们说我很幸运时,我很生气,”他说。“做空的时候更糟:我告诉人们事情可能变得糟糕起来,他们最好卖掉他们的股票。我告诉他们,我自己将打算做空。可是,他们回答说,摩根保证基金在工业方面有牛市的记录。然后,开始有了麻烦,他们的股票下降了。接着,人们将此归罪于我。他们甚至将石油价格的下跌也归罪于我。我以前不理解‘杀死那个提供信息的人’的故事,直到它发生到我头上为止。”

基于他的国际化倾向,他于 1971 年在瑞士银行开了一个正式的付税账户,并开始在加拿大购买以盎司为单位的金条。他的这种行为开始于个人持有金块在美国再次成为合法之前。他有一张卡蒂尔—布里森拍的照片,显示了在 1949 年中国的国立银行门外等待着将纸币兑换成黄金的人群的骚乱,这给了他深刻的印象。他一次带一二块金条进入美国,万一他被抓住时不会导致太多的麻烦。他持有大量的黄金作为一个“保险策略”,尽管他不相信金价不久会上涨:一旦南非的形势不妙,它的政府、公司和私人都会迫不得已卖掉他们在国外持有的黄金,这会使金价回落。

他更进一步用瑞士法朗,并同时持有大量德国马克来保值。作为一个替代选择,罗杰斯对荷兰盾、奥地利先令和新加坡元感到满意。在 1987 年,他觉得美元对日元将大幅度下滑,但是,同时也发现东京市场是一个垄断的市场。他对这些年来大部分美国投资者仍不懂得以外国货币和债券作为防止美元和美国市场下滑的一个套期保值手段而困惑。

现在“已经退休”,管着他自己钱的罗杰斯说,“每个人都梦想赚很多钱,但是,我告诉你,这是不容易的。”他将他的很多成功都只归于勤奋。

他说,当他是一个专职的货币经理时,“我生活中最重要的事情是工作。在工作做完之前,我不会去做任何其他事情。”当他与乔治·索罗斯合作时,他搬进了里弗塞德大道一所漂亮的、富有艺术风格的房子。他每天骑自行车去哥伦布环道上的办公室。在那儿,他不停地工作—— 10 年期间没有休过一次假。他现在仍住在那所房子里。他用英国俱乐部式的风格来装修它。“那时,我工作最紧张,”他说,“我非常了解整个世界的走向,别人能做到的我都能做到。”他说,当他的观点和其他所有人都不同时,他从不对自己是否正确感到焦虑。“其他人在晚上不能入睡,我却高枕无忧。”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标题及链接:峰汇在线 » 吉姆·罗杰斯的性情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