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信为本
量力而为
当前位置:峰汇在线 > 外汇知识 > 外汇理论书籍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黑色星期三

由于英镑暴跌,我获利达10亿美金。

第一节 打垮了英格兰银行

1992年9月16日,星期三下午4:00。

黑色星期三的下午越来越阴暗。英国正陷入英镑危机中,被迫退出货币汇率机制。

赢家,如索罗斯,正在发笑;输者,如梅杰和莱蒙沮丧地承认了失败。

英格兰银行参加由欧洲其他国家中央银行发出邀请的会议官员透露:英镑将中止与货币汇率机制的联系。英镑对马克的比价下降了2.7% ,后在纽约交易市场以1英镑兑换2.703马克比价进行交易,大大低于汇率机制的最低限额。

星期三下午5:00。

梅杰召集内阁成员开会,最后大家同意英国退出货币汇率机制,意大利也将退出,英国和意大利货币将自由浮动,两国的中央银行将不必在市场上购人各自的货币以维持其地位。电视台工作人员和记者们聚集在英国财政部外,等待着决定的宣布。

星期三下午7:00。

决定最终宣布了。莱蒙出现在摄像机前,他承认了失败,他的脸色沮丧,消瘦。《英国经济家杂志》称之“失望”至极。他把手放在背后,象一名囚犯。他强作笑脸,只是笑容稍纵即逝。他用右手推了推额前的头发,接着他开始讲话了:

“今天”,他说,“是一个极为困难和混乱的日子,大量的金融事件接连不断地发生, 使汇率机制失去了作用……同时,政府认为只有中止作为汇率机制成员的资格,英国的最高利益才能得以维护”。

星期三下午7:30。

英国实行英镑自由浮动,星期三英镑以2.71马克比价收盘,仅仅下跌了3个百分点。 (9月末,英镑下跌到2.5马克)

1992年9月17日星期四。

英国利率回落到10%。意大利紧随英国,退出了货币汇率机制。英镑又缓慢攀升至2.70马克,接着稳定在2.65马克上,低于它先前汇率机制最低限5%,低于星期三的16%。并不仅仅是英国的货币贬值,西班牙货币也贬值28%,意大利货币贬值22%。随着英国从汇率机制退出,在纽约交易市场,英镑比价低于2.70马克,比最低限额的2.7180马克低出许多芬尼。

第二节 大赢家

索罗斯像一名天才。

其他的人在英镑贬值中也获得了巨大收益,但这些收益并不是创纪录的。布鲁斯·卡瓦 纳和保罗·约翰斯是两个大赢家,卡瓦纳获得了3亿美元收益,保罗·约翰斯获得了2.5 亿收益。由于巨大的外汇交易而执美国银行牛耳的公司,特别是J.P。摩根银行和化学银行也获得了赢利。第三季度银行系统总赢利为8亿美元。超过了它们平常在货币交易中的季度利润。

索罗斯的赌博出了名,《福布斯》杂志对此作了报道。伦敦的《每日电讯》在10月双目头版以巨大的黑体大标题作了报道,标题是:“由于英镑暴跌,我获利10亿美金”。

伴随着《每日电讯》报道的是索罗斯的照片,面带微笑,手拿酒杯,导语是:“国际投资商从上个月的货币危机中获利近10亿美元”。安纳托利·凯里斯,伦敦《泰晤士报》的 经济学编辑,正同他女儿在星期六早晨回家,他们在一个商店前买巧克力而停了一会儿。凯里斯看到了报纸的标题,他感到震惊不已,他买了一份报纸读了起来。一小时后回到家中,电话响了,是索罗斯的电话。

“发生了什么事?”凯里斯问到,听到电话里有骚乱声。

“我在伦敦”,索罗斯回答。他的声音十分激动,“我不知道你看了《每日电讯》没有。”

“看了”。凯里斯感到疑惑。

“我的住处围满了记者。我想出去打网球,我不知该怎么办,我怎么办?你能提个建议吗?”

在提建议之前,凯里斯必须知道一件事,他问:“那个报道是真的吗?”

索罗斯马上答道:“是真的,很明显。”

凯里斯建议他不要与记者谈话,“如果你想报道你做的事及没做过的事,为什么不写篇文章,或者我去和你谈谈。

“好!我考虑一下。”

半小时后,索罗斯电话告知凯里斯,《泰晤上报》的人去拜访他是一个好主意。凯里斯去了,索罗斯对他详细谈了他是如何采取对英镑的突然行动的。在凯里斯看来,10月26日 《泰晤士报》刊登的对索罗斯的访谈是其以后作为家喻户晓的风云人物出现的转折点,“从那次访谈开始,他成为这个国家的一位名人,而在那之前没有人听说过他。”

凯里斯的文章最后写道:“乔治·索罗斯是一个很有见识的人,一名慈善家,曾在东欧花了很多时间从事政治和教育性的慈善事业。他也是世界最大的货币交易商。在最终引发黑色星期三的两周时间里,索罗斯使英国政府受到了历史上最残酷的打击”。凯里斯写道。索罗斯知道他从英镑暴跌中获利10亿美元。‘在介绍黑色星期三之前的行动时,索罗斯告诉凯里斯:“我们做了许多英镑的卖空业务,所以赚了许多钱。在汇率机制崩溃之前,我们成了市场上最重要的交易商。在黑色星期三之前,我们在市场上的业务量达到l00亿美元。我们计划出售其中的大部分。事实上,当莱蒙在货币贬值之前说他将借贷150亿美元来捍卫英镑时,我们十分高兴,因为这正是我们计划抛售的。

“但事情的发展超过我们的设想,我们还没来得及占领足够大的市场份额,英镑就退出了货币机制,10亿美元也是我们早先估计到的收益。虽然是美元而不是英镑”。

索罗斯洞察市场行情,发现英镑市场的收益已接近9.5亿美元。由于他在其他货币市场的经营,他的收益仍在增加。在9.5亿美元的收益中,索罗斯个人收入为三分之一。在英国、法国和德国利率市场上的长期份额,以及经营短期意大利里拉业务将使他的利润达20亿美元。

凯里斯问及索罗斯,为什么把他的资金投在英国如此顽固执行而最终功亏一贵的政策上。

索罗斯说,他相信德国联邦银行希望里拉和英镑贬值,而不是法郎。“我感觉把赌注下在德国联邦银行上比较安全。联邦银行清楚表明它希望里拉和英镑贬值,它准备保护法郎。最后联邦银行得分为3:0,投机商们为2:1,我由于坚决站在德国联邦银行一边而比其他商人做得好。”

当问及如果梅杰在星期三之前提高利率,有可能更好时,索罗斯口答:“这绝对胡说八道,如果利率提升,这将鼓励我们加快抛售,困为市场的运作由于利率提升而加快。事实上我们直到周未也不希望货币贬值,但当星期三利率被提升上去时,我们认识到不能再等了,我们不能不快速抛售以占领我们的市场位额。”

在交谈中,索罗斯象一名金融分析家那样认为投机是有害的,特别是在货币市场。“但是制止这种投机行为的措施,如控制交易,通常更有害。固定汇率制也是有缺陷的,因为它们最终会分崩离析。实际上任何汇率机制都是有缺陷的,它们存在时间越长,缺陷越大。避免投机行为并不是不要汇率机制,而是在欧洲只用一种货币,象在美国一样。这将使我这样的投机商无法经营,但我愿为此作出牺牲。”

对索罗斯来说,作出这样的讲话是十分轻松的,因为他从英镑和其他货币的暴跌中获利用亿美元。

“在与我的交谈中”,凯里斯回忆起他在10月份的一个周六下午与索罗斯谈话的情景,给他留下印象的是索罗斯的看起来镇定自若,“对于钱,他看起来绝对是冷静和理性的。我没有感觉到他的明显的情绪波动……在他看来,保持纪录确实只是一种手段……他对他的功成名就而感到自豪,这就是他为什么决定与我谈论这件事的原因。……他对他在认识 到什么将发生、挑战权威和获胜方面的才智感到高兴”。他也十分乐于利用公共宣传,因为这种宣传能使他在东欧所做的慈善事业也为大众知晓。

使索罗斯高兴的是,他对英镑挑战的做法正与他的商业理论相适应。索罗斯情奉感觉代表一切以及错误的感觉在市场上能引起相应的交易行为,他认识到在货币汇率机制危机前夕,存在着一种主要的误解,即错误的希望德国联邦银行在任何情况下都将支持英镑。当德国联邦银行充分表明它将不采纳英格兰银行削减其利率的建议时,索罗斯下了赌注。

他的理论也使他相信,投机商们在市场上总是试图进行持续相同的交易。他说过:“在 一个汇率相对自由浮动的机制里,投机交易量逐渐增加,投机便带有长期待续的特点了,这将导致汇率幅度增大,最终引发机制的破裂。”

这是索罗斯一生的转折点。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标题及链接:峰汇在线 » 第二十一章 黑色星期三
分享到: 更多 (0)

如您觉得此文不错请扫码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