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信为本
量力而为
当前位置:峰汇在线 > 外汇知识 > 外汇理论书籍 > 正文

第七章 “面对他们的对手,多头们得意洋洋”

到9月中,古尔德集团已经持有了价值超过9 000万美元的黄金合同,只要财政部不售出它的黄金,这个数目是纽约市场上黄金供应的数倍。古尔德,正如我们在前面所看到的,是一个公共关系的大师,此时他开始散布流言,让人们相信整个华盛顿都参与到了这桩交易中。第二年,黄金交易室仲裁委员会(这个委员会负责仲裁黄金交易室里的各种争端)的主席在作证时说道:”进行黄金市场操纵的投机商与华盛顿官方的每个人都建立了很好的关系,上至格兰特总统,下至国会山的守门人,这是一件妇孺皆知的事。”从这里我们也可以看出,在当时的美国,腐败是多么彻底,”美国政府也是黄金囤积阴谋的参与者”这样的流言能够轻易地被大众接受。

到9月15号,黄金的价格已经涨到了138美元,这时候,那些不得不因此而交纳更多保证金的卖空者感到万分痛苦。古尔德担心,这些实力雄厚的人可能会影响财政部长乔治·S·鲍特韦尔(George S. Boutwell),让他下令卖出财政部的黄金来降低黄金价格。在一次罕见的误判中,古尔德做过了头。他让科尔宾给他的总统姐夫写信,再次详细阐述了为什么要让市场决定黄金的价格(在当时的情况下,也就是让古尔德来决定黄金的价格)。

古尔德让他的私人信使把信送到了当时正在华盛顿和宾夕法尼亚州附近度假的总统手里。在当时,从纽约到达那里需要一天的旅程。非常天真的总统甚至是乘坐着古尔德给他提供的伊利火车专列前去度假的。信使把信件交给了经常随同总统的军务大臣贺瑞斯·波特将军(General Horace Porter),然后由他递给了总统。总统看完信后说,他没有回信。好奇的波特将军问总统这个信使是谁,总统愣了一下,他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位从纽约来的专程送信的信使,他以为这个人是当地的一名邮差,只是想抓住这个送邮件的机会见见他而已。

但是,当波特明白无误地告诉总统,信使是专程从纽约远道而来的时候,格兰特终于恍然大悟,他被科尔宾愚弄了。因为他知道科尔宾绝不可能雇用一个私人信使长途跋涉来递送这样一篇关于经济学的陈词滥调的演讲稿。总统夫人此时正在给科尔宾夫人写信,总统立刻让他的夫人在信中写道:”告诉你的丈夫,我的丈夫对他的投机买卖非常愤怒,他们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停止这一切。”

而此时的古尔德,刚刚收到了信使发来的电报:”信已送达,一切正常。”于是,他认为一切都已经在他的掌控之中了,并说服菲斯科积极地参与到这个投机操作中来。他并不是需要菲斯科的钱,而是需要他天才的表演能力。从一开始,菲斯科就认为这项投机操作太危险了,所以他一直谨慎小心,未敢贸然进入。当古尔德使他确信总统也参与其中以后,”他立刻就加入了行动之中”,正如第二年加菲尔德在众议院的听证会后所描述的那样,”菲斯科的巨大影响力和有煽动性的狂热给投机活动火上浇油。当菲斯科冲进黄金交易室公然挑衅华尔街和财政部的时候,他带给华尔街的恶毒影响可与罗马政客和阴谋家凯蒂林 ① 带给放任的罗马青年的毒害媲美。”

根据菲斯科事后的证词(尽管我们可以肯定这不能作为非常可靠的历史资料),到那周结束的时候,他已经持有了价值5 000万~6 000万美元的黄金合同,并且还组织了他自己单独的经纪人团队,在必要时这些经纪人可以立刻为他效力。持续买进的效果已初步显露,9月20日,星期一,黄金价格为137.375美元。第二天微涨到了137.5美元。但是,星期三,当菲斯科第一次出现在黄金交易室里的时候,黄金价格立刻就暴涨到141.5美元。

这天下午,科尔宾的妻子收到了总统夫人的来信。对于科尔宾来说,他所有的资本就是他和总统的亲戚关系。这一下,他被吓坏了,想退出古尔德的行动。古尔德许诺给他10万美元,要他缄口不言,不把这封信的内容透露出去。夹在总统和古尔德两个实力人物之间的科尔宾束手无策。但古尔德意识到这场游戏已经结束,他现在必须以最快速度收尾。

此时的菲斯科还在通过他的鼓动和公开购买行动来推动黄金价格的上涨,而古尔德已经悄悄售出他的黄金了。但是,一些原来比较谨慎的卖空商(包括了华尔街上几乎所有的经纪行),这时已经支撑不住,他们开始购买黄金,准备平仓,所以黄金价格依然上涨到了143.375美元。黄金交易量激增。一般情况下,黄金交易量只有7 000万美元,但在9月23日,星期三,这一天,黄金兑换银行的黄金清算量超过了2.39亿美元。

第二天清晨,早在黄金交易室10点开盘之前,纽约的金融区就已经熙熙攘攘了。古尔德和菲斯科在他们的经纪行威廉奚斯公司设有一个指挥点。当市场开盘的时候,菲斯科指示他的主要经纪人买下市场上所有售出的黄金。10点半,巴特菲尔德将军电告华盛顿黄金价格已经达到了150美元,而且还在继续攀升。黄金交易室里挤满了狂热的人群,第二天的《先驱报》报道说:”这里是两个赌博集团的一场殊死搏斗,他们的大脑在飞速地转动,不停策划着各种阴谋,他们冷酷无情,贪心在极度地膨胀。金子,金子,金子,喊声一片。”

挤满了越来越绝望的人们的黄金交易室,就像是充满喊叫声的疯人院。像时钟一样指示每时每刻黄金价格的指针,神经质似地上下颤动,力图跟上黄金价格的变化,而在这个国家大大小小的其他城市里,许多黄金价格指示器的指针都失灵了。加菲尔德解释说:”这些指针是由与黄金交易室连接的电报线中的电流通过复杂的装置推动的。很显然,这种时候,电报报务员们忙不迭地发送市场消息,使得这些电线因超载而溶化或被烧断。”

在遥远的城市里,从波士顿到旧金山,商人们停止了所有的商业活动,聚集在黄金价格指示器前。在疯狂的两个小时里,黄金交易室里的交易几乎是整个国家惟一的金融活动。货币本身被操纵-古尔德和他的同伙正在试图垄断的不是猪肉,不是大麦,也不是棉花,而是黄金,全世界通行的法定货币,财富的象征。

一个亲眼目睹了当时景象的人,几年以后在他的回忆录中写道,百老汇大街上”到处都挤满了人,他们衣冠不整,有的衣服上没有了领子,有的帽子不知道到哪里去了,他们疯狂地冲到大街上,仿佛精神病院失去了控制。人们大喊、尖叫,搓着双手无能为力,而黄金价格稳步上升。”

11点半,巴特菲尔德给华盛顿拍电报,报告说黄金价格已经涨到了158美元,一群卖空投机商奔向威廉奚斯公司的办公室,想赶在黄金价格进一步上涨之前平仓。

着名的华尔街诗人斯特德曼,在他的诗中记述了这段异乎寻常的历史,在所有关于华尔街的诗中堪称经典杰作。

哎呀!黄金价格是如何扶摇直上的啊,

穿过华尔街,威廉街,宽街!

美国的所有金子

都被掌握在一个巨手指挥的操纵集团之中-

它愿意支付数百万美元,甚至更多,

它准备充当刽子手亲手杀死华尔街。

在黄金交易所的地狱的上方,

不谙世事的喷泉依然有升有落

但黄金竞价的声音越来越高,越来越响,

面对他们的对手,多头们得意洋洋。

就好像撒旦亲自插手一样,

推高黄金的价格-每一分钟上涨百分之一。

这是华尔街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买方大恐慌,一直过着优裕生活的华尔街人突然面临灭顶之灾,因为他们卖空了一种价格似乎正在无限上涨的商品。但是,此时黄金价格继续上涨的原因,已经不是因为市场上还有巨大的购买需求,而是因为市场上几乎没有卖家了。虽然古尔德和他的同伙正在尽力悄悄地出货,但菲斯科还在虚张声势,制造他们还在全力买进黄金的假象。

11点40分,巴特菲尔特又给华盛顿发电,报告财政部黄金价格已经涨到了160美元。但是,此时巴特菲尔特肯定已经知道华盛顿要准备行动了,因为他的经纪人约瑟夫·塞利格曼(Joseph Seligman)已经开始卖出黄金了-在当时那种情况下,他只有得到了确凿的内部信息才会做出这一举动。

在这一时刻,11点40分,菲斯科的一个经纪人艾伯特·斯派尔斯(Albert Speyers)喊道,他愿以160美元的价格购买500万美元的黄金,但是没有人接单。他一遍又一遍地喊着他的出价,突然,詹姆斯·布朗(James Brown),一个德高望重的经纪人坚定地喊了一句:”我卖!”

那一瞬间,就像脸上被狠狠地扇了一巴掌一样,市场立刻恢复了理智,恐慌瞬间停止了-几秒钟内黄金价格降到了140美元。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就在此刻,巴特菲尔德被授权出售国库价值400万美元的黄金来阻止这场恐慌,但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布朗作出这一举动,在当时的市场情况下是冒着非常可怕的风险的。很显然,是愤怒促使他这样做的,在第二年的作证中,他说:”我们从133美元开始参与,从那时起就一直被迫付出高价,该死的价格涨到了144美元,我们不得不问自己,难道这种情况会一直持续下去吗?难道我们就这样无所作为而甘心被这群无耻之徒掠夺吗?”

这一天剩下的时间里,整个华尔街就像”刚刚经过一场大火或劫难”,《纽约先驱报》在第二天写道:”一场突如其来的平静降临整个华尔街,因为这一天早些时候一直高声喊叫而嗓音沙哑的经纪人们,此时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核对着自己的交易记录,用压低了的声音相互交谈着。每几分钟主持人就敲一下小锤让大家下单,就这样,黄金交易有条不紊地进行,那些亏欠的空头或多头账户开始平仓。”

1 2 3 4
打赏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标题及链接:峰汇在线 » 第七章 “面对他们的对手,多头们得意洋洋”
上一篇:
下一篇:
分享到: 更多 (0)

如您觉得此文不错请扫码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