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您的持续关注
我们会做得更好

艾略特 波浪理论 —–第一章 总的概念



第一部分  艾略特理论
第一章  总的概念
在《艾略特波浪理论—— 一份中肯的评价》中,汉密尔顿·博尔顿开宗明义地写到:   因为我们已经渡过了一些想象中最难以预料的经济气候:大萧条的复苏、第二次世界大 战、战后重建以及经济腾飞,我注意到艾略特的波浪理论是如何在各种生活现实的发展 过程中与之相适应的,并因此对这个理论的基本价值更有信心。    在20世纪30年代,拉尔夫·纳尔逊·艾略特曾发现股票市场指数以可识别的模式趋势运 动和反转。他辨认出的这些模式在形态(Form)上不断重复,但并不一定在时间上或幅度上 重复。艾略特分离出了十三种这样的价格运动模式或“波浪”,它们在市场数据中反复出现 。他给各种模式一一命名,逐个定义,分别图解。他随后解释了它们是如何连接在一起, 形成它们自身的更大的变体,以及它们是如何依次相连形成大一级的相同模式。依此类 推,从而产生结构化的价格行进。艾略特称这种现象是波浪理论。    尽管波浪理论是现存最好的预测工具,但它主要不是一种预测工具;它是对市场行为 的细致刻画。不过,这种刻画的确传达了有关市场在行为连续统一体中所处位置,及其随 后的运动轨迹方面的学问。波浪理论的主要价值在于它为市场分析提供了一种背景。这 种背景既提供了严密思考的基础,又提供了对市场总体位置及前景的展望。在很多时候, 它识别——甚至是参与—— 市场运动方向变化的准确性让人难以置信。人类群体活动的许多方面也显示出了波浪理 论,但它在股市中的应用得最广泛。不管怎样。相比人类的生存环境,股市确实比它展现 在普通观察者面前的,甚至那些依靠股市谋生的人面前的重要得多。股票指数的总体水 平是对人类总生产力普遍价值的直接和迅速的衡量。这种有形估价的深远意义将最终使 社会科学产生变革。但这需要另行讨论。
艾略特的才华在于对事物极为训练有素的思维过程,这一过程适于对道琼斯工业股平均 指数(Dow Jones Industrial  Average ,DJIA)及其前身的走势图进行如此彻底和精确地研究,使他得以建立了一套反 映至40年代中期,他所了解的全部市场行为的理论系统。在道琼斯指数仅有近百年历史 的当时,艾略特就预言在以后几十年中出现的大牛市会在某时超乎所有人的预期,那时 的大多数投资者认为道琼斯指数不可能超出1929年的顶峰。正如我们应该看到的,非凡 的股市预言——有些甚至达到了提前数年的准确程度—— 与艾略特波浪理论的应用史相伴相随。      艾略特对他发现的价格运动模式的起源和含义有各种理论,我们将在第三章对此展开讨 论。在那以前,我们不必多说第一、二章中描述的各种模式已经受了时间的考验。      任何人都会经常昕到对市场艾略特波浪状况的几种不同的解释,尤其是在当今的各个专 家做出草率、平庸研究的时候。然而,坚持用算术刻度(Arithmetic  Scale)和半对数刻度(Semilogarithmic  Scale,以10为底的对数)绘制走势图,并认真遵循本书阐述的各项规则和指导方针,就可以 避免绝大多数不确定因素。欢迎来到艾略特波浪理论的世界。

基本原则      波浪理论认为,每一个市场决定不仅产生于意味深长的信息,同时也产生意味深长的信 息。每一笔交易在即刻成为一种结果的同时进入市场组织,并通过向各个投资者传播交 易数据,加入到其他投资者行为的原因链中。这种反馈循环受制于人的社会本性,而且既 然人有这样一种本性,那么这个过程就产生了各种形态。因为各种形态有重复性,所以它 们有预测价值。有时,市场明显会对各种外部环境和外部事件做出反应,但在另一些时候它会对大多数 人认为构成原因的各种条件无动于衷。其原因在于,市场有其自身的规律。它不会被某人 在日常生活经验中习惯的线性因果关系所驱动。市场的轨迹不是各种消息的产物。市场 也不像某些人宣称的那样,是一部有节奏的机器。它的运动反映了各种形态的重复,这种 重复既独立于假定的因果关系事件,也独立于周期。      市场的行进在波浪中展开。各个波浪是有向运动的模式。更确切地说,一个波浪是任何一 种自然发生的模式,正如本章余下部分描述的那样。 五浪模式     在各种市场中,价格行进最终采取一种特定结构的五浪形态。其中分别表示为1、3和 5的三个浪,真正影响有向运动。它们又被二个表示为2和4的逆势休整期所分割,如图1— 1所示。对于将要发生的整个有向运动,这两个休整期显然是必不可少的。

bo1

艾略特记录了五浪形态中的三个永恒之处。它们是:浪2永远不会运动到超过浪1的起点; 浪3永远不是最短的一浪;浪4永远不会进入浪1的价格范围。      艾略特并未具体说明仅有一种支配形态,即“五浪”模式,但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在任何 时候,市场都处于最大级数趋势中的基本五浪模式中的某个位置。由于五浪模式是市场 行进中的主导形态,因此其他所有模式都被包含在了其中。

波浪发展方式
有两种波浪发展方式:驱动方式(Motive Mode)和调整方式(Corrective  Mode)。驱动浪有一个五浪结构,而调整浪有一个三浪结构或其变体。图1— 1中的五浪模式及其同向上的分量(Component),即浪l、3、和5,都以驱动方式发展。它们 的结构被称为“驱动浪”是因为它们有力地驱动着市场。所有逆势的体整期均以调整方式 发展,这包括图1— 1中的浪2和4。它们的结构被称为“调整浪”是因为每一个调整浪都作为一种对在前的驱动 浪的反应出现,但它产生的行进只能完成部分回撤或“调整”。因此,正如本章将详细论述 的那样,无论在角色上还是在结构上,这两种波浪发展方式完全不同。

bo2

完整的循环      因此,一个包含八个浪的完整循环由两个截然不同的阶段组成:五浪驱动阶段(也称作一 个“五浪”),其子浪(Subwave)用数字标示;三浪调整阶段(也称作一个“三浪”),其子浪用字 母标示。就像图1— 1中浪2对浪1的调整那样,图1— 2 中的波浪序列A 、B、C调整了波浪序列1、2、3、4、5。

 

bo3
复合结构      当图1— 2所示的一个最初八浪循环结束的时候,一个相似的循环会接着发生,这个循环后面又会 跟着有另一个五浪运动。这一完整的发展产生了一个比组成它的各个波浪大一级(即,相 对规模)的五浪模式。其结果是到达图1— 3标示着(5)的顶点。然后,这个浪级更大的五浪模式然后又被相同浪级的三浪模式所调整 ,完成一个更大浪级的完整循环,如图1—3所示。     正如图1— 3说明的那样,一个驱动浪中的每个同向分量(即,浪1、3和5),以及一个完整循环中的每 个完全循环的分量(即,浪1+浪2,或浪3+浪4),是这个驱动浪或完整循环自身的小浪级版 本。     有必要理解这个要点:图1—3不仅表示了比图1— 2更大的版本,它还更详细地表示了图1—2本身。在图1— 2 中,每个子浪1、3和5均是必须再细分成“五浪”的驱动浪,而每个子浪2、4均是必须再细 分成“三浪”的调整浪。如果在“显微镜”下观察,图1— 3 中的浪(1)和浪(2)会呈现与浪①和浪②相同的形态。无论浪级如何,形态是不变的。根据 我们所指的浪级,我们可用图1—3表示两个浪、8个浪或34个浪。

bo4

基本布局     现在观察,在图1— 3 中举例为浪②的调整模式中,指向下的浪(A)和浪(c)每个都由五个浪组成:浪1、2、3、4 和5。相似地,指向上的浪(B) 由三个浪组成:浪A 、B和c。这个结构揭示了一个要点:驱动 浪不一定总指向上,而调整浪不一定总指向下。波浪的发展方式,主要取决于它的相对方 向,而不是它的绝对方向。除了本章后面谈到的四种特殊例外,当波浪与它作为其中一部 分的大一级波浪同向运动时,用驱动方式(五浪)划分;当波浪与它作为其中一部分的大一 级波浪反向运动时,用调整方式(三浪或三浪的变体)划分。浪(A)和浪(C)是驱动浪,它们 与浪②同向运动。浪(B)是调整浪,因为它调整了浪(A)并与浪②逆势。总之,波浪理论中 的基本内在趋势是,在任何浪级的趋势中,与大一级趋势同向的作用以五浪方式发展,而 与大一级趋势逆向的反作用以三浪方式发展。     图1— 4进一步说明了形态、浪级和相对方向这三种现象。这幅图反映了一条总的原则,即在任 何市场循环中,各个波浪均可按下表细分。                            bo6
与图1—2和1—3一样,图1— 4也不意味着结束。如前所述,这个更大的循环自动成为下一个更大浪级波浪的二个细分 浪。只要这种过程不停。构造更大浪级循环的过程就不止。细分成更小浪级的相反过程显 然也永不停息。因此,到目前为止我们可以确定的是,所有的波浪不仅有分量波浪,而且 是分量波浪。 为什么是5—3循环      艾略特本人从未研究过为什么市场的基本形态是五浪行进和三浪后退(Regress)。他只是 注意到这就是所发生的事实。基本形态非得是五浪和三浪吗?考虑一下你就会认识到。这 是在线性运动中同时包含振荡(Fluctuation)和行进的最低要求,因此也是最有效的方法。 一浪不会允许有振荡。形成振荡的最小细分浪是三浪。在两个方向上的(不限制规模的)三 浪不会允许有行进。纵使有各种后退期,要朝一个方向上的行进,主要趋势上的运动就必 须至少是五浪.这不仅比三浪的涵盖更广,而且仍然包含了振荡。尽管可能有比这更多的 波浪,但是分段行进的最有效形式是5–3循环,而且自然界有遵循最有效途径的特点。 浪级:符号与名称      所有的波浪都可按相对规模或浪级来分类。一个波浪的浪级取决于它相对于分量波浪、 相邻波浪和环绕波浪的规模和位置。艾略特命名了九个浪级,从在60分钟走势图上可辨 认出的最小波浪,直到他从当时的数据中可以设定的最大浪。他为这些浪级由最大到最 小选择了以下的名称:超级循环浪(Grand  Supercycle)、大循环浪(Supercycle)、循环浪(Cycle)、大浪(Primary)、中浪(Intermediate)、小 浪(Minor)、细浪(Minute)、微浪(Minuette)、亚微浪(Subminuette)。循环浪细分成大浪,大浪 细分成中浪,中浪再依次细分成小浪和亚小浪。这个特定的命名法并不是辨别浪级的关 键,尽管今天的实践者还不太习惯,但他们 已经开始适应艾略特的专门用语了。

在走势图上表示各个波浪时,有必要采用某个方案来区分在市场行进中的波浪的浪级。 我们已经将一系列涉及数字和字母的标记标准化了,如下表所示,它们有先前的标记所 缺乏的几个优点。这衅标记在两个方向上无限延伸。它基于一种易于记忆的重复。驱动浪 用三套罗马字符和随后的三套阿拉伯字符交替表示。相似地,调整浪的标记在三套大写 字符和三套小写字符之间交替更换。最后,罗马字符在小浪级以下是小写,而在小浪级以 上是大写,这样对走势图的迅速一瞥就能在它的时间刻度上展现某种全景。(本书中的几 幅走势图偏离了这个标准,因为它们是往采用该标准之前绘制的。)

bo7

对于科学家来说,最理想的形式通常是像1 、1 、1 、1 、1 ,这样的东西——                                 1 2  3 4  5 用下标来表示浪级,但是在走势图上阅读大量这样的符号非常困难。相比之下,上面的标 准提供了迅速的视觉定位。    重要的是要理解,这些名称和标记特指可区分浪级的波浪。通过使用某种命名方法, 分析人员可以精确确定一个波浪在股市整体行进中的位置,这很像用经度和纬度来确定 一个地理位置。说“道琼斯工业股平均指数处在目前超级循环浪中的大循环浪( Ⅴ) 中的循 环浪I 中的人浪⑤中的中浪(3) 中的小浪1中的细浪 中”,就可以确定市场历史行进中的 某个特定位置。所有的波浪都有个特定的浪级。然而,精确辨别一个正在发展中的波浪— —尤其是一波新浪起始位置的子浪—— 的级数是不大可能的。浪级并非基于特定的价格或时间长度,而是基于形态,形态是价格 和时间的作用。幸运的是,既然相对浪级最重要,那么精确的浪级通常与成功的预测无关 。知道- 轮人涨势即将来临比知道它的精确名称更重要。后续的各种结果总能使浪级清晰明了。

各浪的功能      每一浪都起到这两个功能之作用或反作用。明确些就是,一个波浪即可推进更大一级波 浪的目标,又可打断它。波浪的功能取决于其相对方向。一个作用浪或顺势浪是任何与其 作为其中一部分的大一级波浪同向运动波浪;一个反作用浪或逆势浪是所有与其作为其 中一部分的大一级波浪反向运动的波浪。作用浪用奇数和字母表示(例如,图1— 2 中的浪1、3、5、a和c)。反作用浪用偶数和字母表示(例如,图1—2 中的浪2、4和b) 。    所有反作用浪以调整方式发展。如果所有的作用浪都以驱动浪的形式发展,那就不必 有不同的名称了。事实上,大多数作用浪的确细分成五浪。但是,正如后续部分显露的那 样,少数作用浪以调整方式发展,也就是它们细分成三浪或三浪的变体。要分清作用功能 同驱动方式之间的差别,必须掌握波浪模式结构的详细知识,这在图1— 1至1— 4所示的基本模型中是难以区分的。彻底理解本章后面详细论述的各种波浪形态,可以揭 示我们为什么要把这些名称加到艾略特波浪的字典里。 基本主题的各种变体      如果上述基本结构就是对市场行为的完整刻划,那波浪理论就太容易应用了。然而,不知 是有幸还是不幸,现实世界却没有这么简单。尽管像各个市场的循环性或人类经验这样 一种想法意味着精确的重复,但是波浪的概念就允许无穷的变化.这些变化实际上显而 易见。本章的其余部分会讨论市场实际是如何表现的。这电是艾略特试图描述的,而且他 做得很成功。      对于基本的主题,的确存在一些特殊的变化,艾略特对此做了认真仔细的说明和图解。他 还注意到这个重要的事实,即每种模式都有可以辨别的必要条件和趋向。从这些观察中, 他得以为合理的波浪识别建立起大量的规则和指导方针。彻底理解这些细节,对于理解可少的。 市场所能为以及市场所不能为来说是必不
第二章和第四章为合理的波浪分析解释介绍了许多指导方针。如果你不想成为一名市场 分析人员,或是那些担心在技术细节中越陷越深,那就浏览下一段内容,然后直接跳到第 三章。熟读下面对波浪理论的高度概括,应当可以确保你至少会认得后面章节中提到的 这些概念和名称是波浪理论的必要成份。 补充技术方面之概要      从现在至第二章详细讨论的各种波浪的补充技术方面尽可能简要地叙述如下:大多数驱 动浪以推动浪(Impulse wave) 的形态出现,即那些在图1— 1至1— 4 中表示的五浪模式,其中的子浪4不会与子浪1重叠,而且子浪3也不是最短的子浪。推动 浪通常可用平行线划出边界。推动浪中的一个驱动浪,即浪1、3或5,通常会延长,也就是 远比其他两个驱动浪长。驱动浪有两种少见的变体,称作倾斜三角形(Diagonal  Triangles),这两个楔形模式一种情况下只出现在更大一级浪的开始(浪1或浪A) ;而另一种 情况下只出现在更大一级浪的结尾(浪5和浪c)。调整浪有许多变体。最主要的称作锯齿形 (它就是图1—2、1—3和1— 4 中那种)、平台形三角形(其标识包括字母D和E)。这三种简单诵整模式可以串在一起,形 成更复杂的调整(其分量标示成W 、X 、Y和Z) 。在推动浪中,浪2和4的形态几乎总是交替, 此时一个调整浪通常属于锯齿形家族的,而另一个则不是。各种调整通常在先前同级推 动浪的浪4范围内结束。每一浪都表现出特有的成交量行为,以及用伴随的动量和投资者 情绪表示的“个性”。    一般读者现在可跳到第三章。对于那些想要学习各种细节的读者,让我们把注意力转 移到特定的波浪形态上。

详细分析

驱动浪      驱动浪细分成五浪,而且总是与大一级的趋势同向运动。它们笔直向前,相对容易认出和 分析解释。      在驱动浪中,浪2总是回撤不到浪1幅度的100%,而且浪4总是回撤不到浪3幅度的10晰。 此外,浪3总会运动得超过浪1的终点。驱动浪的目的是产生行进,这些形成规则确保了行 进的发生。    艾略特进一步发现,就价格而言,在驱动浪中,浪3常常是三个作用浪(浪1,3和5)中最 长的,而且也永远不是最短的一浪。只要浪3经历了比浪1或浪5更大百分比的运动,这个 规则就满足。这条规则在算术刻度上也几乎总是成立。有二种类型的驱动浪:推动浪(Imp ulse wave)和倾斜二角形浪(Diagonal Triangle wave) 。 推动浪      最常见的驱动浪是推动浪。在推动浪中,浪4不会进入浪1的区域(即“重叠”)。这个规则适 用于所有无杠杆作用的“现货”市场。期货市场,由于它们极大的杠杆效应,可以产生在现 货市场中不会出现的短期价格极端.但即使如此,重叠现象通常也限于以日为时间的单 位价格波动和H 内价格波动,而且即使这样也极少见。此外,推动浪中的子作用浪(浪1、3 和5)本身也是驱动浪,而且子浪3尤其会是一个推动浪。图1—2、1—3和1— 4全都说明了浪1、3、5、A和C位置上的推动浪。    正如先前的三张图详细说明的那样,正确分析解释推动浪仅有几条简单的规则。称其 为规则是由于它支配所有它应用到的波浪。各种波浪的典型特征,而不是必然特征称为 指导方针(Guideline)。从下面开始到第二章和第四章,我们将讨论推动浪的指导方针,包 括延长(Extension)、衰竭(Truncation)、变替(Alternation)、等长(Equality)、通道(Channeling) 、个性(Personality)和各种比率关关系(Ratio  Relationship)。有一条规则不容忽视。在多年对无数波浪模式的实践中,本书作者仅发现 在亚微浪级以上有一处情况,此时其他所有的规则和指导方针合起来表明条规则被打破 了。频繁打破本节详述的各种规则的分析人员,是在实践某种与波浪理论所指导的不同 的分析形式。这些规则在正确数浪中有着重要的实践作用,对此我们将在讨论延长浪时 进一步研究。 延长浪      大多数推动浪包含一个芟略特所称的延长浪。延长浪是被扩大的子浪拉长了的推动浪。 决大多数推动浪的三个作用子浪中包含一个也只包含一个延长浪。在许多时候,延长浪 的各个子浪与大一级推动浪的其他四浪有着几乎相同的幅度和持续时间,对于这个波浪 序列这就给出了九个规模相似近的波浪,而不是通常数出的“五浪”。在一个九浪序列中. 有时很难区分哪一浪延长了。不过这没有多大关系,因为在艾略特体系中,九浪计数和五 浪计数有着相同的技术意义。图1—5中的各种延长浪将阐明这一点。      延长浪只会在一个子作用浪中出现的事实,给即将来临的各个波浪的预期长度提供了有 用的指南。比如,如果第一浪和第三浪的长度大致相同,那么第五浪就可能是延长了的澎 湃。相反地,如果第三浪延长,那么第五浪必然结构简单,而且与第一浪类似。    在股票市场中,最常见的延长浪是浪3。如果与推动浪的两条规则:浪3永远不是最短 的作用浪,以及浪4不会与浪1重叠结台起来考虑,这个事实在实际的波浪分析解释中尤 其重要。为了阐明,让我们假设两种包含了一个不合理的中间浪的情况,如图1—6和1— 7所示。   bo8
浪4与浪1的顶部重叠。在图1— 7 中,浪3既比浪1短,又比浪5短。根据各项规则,哪一种都可以接受的标示。一旦明显的 浪3证实无法接受,就应当用某种可接受的方法重新标 示。事实上,它总是用图1- 8中所示的方法标示,这意味着延长了的浪(3)在发展之中。不要迟疑,要养成把第三浪的 早期阶段标示成延长浪的习惯。正如你会从“波浪个性”(见第二章)一节的讨论中理解的那 样,这样做证明是很值得的。图1—8可能是本书中唯一最有用的推动浪实际计数指导。

bo9
延长浪中也会出现延长浪。在股票市场中,延长了的第三浪中的第三浪通常也是延长浪, 如图1—9 中所示的外形。实际的例子如图5—5所示,图1— 10阐明了第五浪延长中的第五浪延长。除了 在商品的多头市场中之外(见第六章),第五浪延长确实少见。

bo10

衰竭    艾略特用“失败”一词来描述第五浪末能运动得超过第三浪终点的情况。但我们喜欢 更明确的名称:“衰竭(Truncation)”或“衰竭的第五浪”。衰竭通常可以通过注意假设的第五 浪必须包含五个子浪来检验,如图1— 11和1— 12所示。衰竭通常在超强势的第二浪之后出现。

bo11
1932年以来,美国股市提供了两例主要浪级的衰竭第五浪的例子。第一例出现在古 巴危机(Cuban Crisis)时的1962年10月(见图1— 13)。它紧随着作为浪3的大跌之后。第二例出现在1976年末(见图1— 14)。它跟在1975年10月至1976年3月出现的快速上扬的浪(3)之后。

bo12bo13

倾斜三角形(楔形)

倾斜三角形是一种驱动模式,但不是推动浪,因为它有一二个调整特征。在波浪结构中, 倾斜三角形会在特定的位置代替推动浪。同推动浪一样,在倾斜三角形中.没有哪个反作 用子浪会完全回撤掉先前的作用子浪,而且第三子浪也永远不是最短的一浪。然而,倾斜 三角形是唯一一种在主要趋势方向上浪4总会进入(即重叠)浪1价格领地的五浪结构。在 极少数情况下,倾斜三角形浪会以衰竭形态告终,尽管根据我们的经验,这种衰竭形态只 会以微不足道的幅度出现。 终结倾斜三角形     终结倾斜三角形(Ending  Diagonal)是一种特殊类型的波浪,主要出现在第五浪的位置上,此时正如艾略特形容的 那样,它先前的波浪运动已经走得“太快太远了”。很小一部分终结倾斜三角形出现在A— B— C结构的C浪位置上。在双重三浪和三重三浪中(见下一节),它们仅作为最后的C浪出现; 在任何情况下,它们总能在大一级模式的终点找到,标志着大一级的波浪运动的竭尽。    终结倾斜三角形以二条会聚线内的楔形出现。它的每一个子浪,包括浪1、3和5,都可 细分成“三浪”——在其他地方是一种调整浪的现象,从头到为产生一个3—3—3—3— 3的波浪计数。图1— 15和1— 16表示了终结倾斜三角形在大一级推动浪中的典型位置。

bo14

我们还发现一种情况,此时模式的边界线是发散的,产生了一个扩散的而不是会聚的楔
形。然而,这在分析上有些别扭,因为它的第三浪是最短的作用浪,整体结构比通常的大 ,而且还可能存在其他分析解释—— 如果这种分析不太吸引人的话。出于这些原因,我们不认为它是种有效的变体。      美国股市在1t)78年初的小浪中,在1976年2至3月的细浪中,以及在1976年6月的亚微浪中 ,已经出现过终结倾斜三角形。图1— 17和1— 18表示了其中的两个阶段,说明了一个上升而一个下降的“实际生活中的”结构。图1— 19可能的是实际生活中的扩散倾斜三角形。注意在每一种情况下,随后的价格运动方向 发生的重要变化。

bo15

bo16bo19
尽管没有在图1— 15和1— 16中解释得很明白,但是倾斜三角形的第五浪通常以“翻越(Throw- over)”方式结束,即对连接第一浪和第三浪终点的趋势线的短暂突破。图1— 17和1— 19中的实际生活中的例子显示了翻越。尽管在小级数倾斜三角形的行进过程中,成交量 往往逐渐减少,但当翻越发生时,这种模式总是以成交最相对较大的价格尖点(splke)结束 。在极少数情况下,第五子浪 会达不到它的阻力线。      上升倾斜三角形是看跌的,而且通常跟随着至少回撤到其起始位置的价格直线下降。而 下降倾斜三角形是看涨的,通常使价格飚升。      第五浪延长、衰竭的第五浪和倾斜三角形都传达了同样的信息:激动人心的转势近在眼前 。在某些转折点.其中两种现象会一起出现在不同的浪级上,增加了F一个反向运动的急 剧程度。

引导倾斜三角形
当倾斜三角形出现在浪5或浪c的位置时,它们呈艾略特描述的3—3—3—3— 3形状。然而,最近已经有一种时常出现在推动浪的浪1位置,以及锯齿形调整浪的浪A位 置的这种模式的变体。引导倾斜三角形(Lea出雌Dza 印m1) 的浪1和浪4独特的重叠,以及 二条边界线会聚成楔形,仍然同终结倾斜三角形中一样。不过,它的子浪有所不同,呈现 出5—3—5—3—5的模式。这种结构(见图1— 20)符合波浪理论的精神,因为作用浪的五浪结构的于浪传递行情“持续”的信息,而终结 倾斜三角形的作用浪中的三浪结构子浪有“终止”的含义。分析人员应该知道这种模式,以 免将其与普通得多的波浪发展模式——如图卜8所示的一系列第一浪和第二浪—— 相混淆。识别这种模式的关键在于,与第三子浪的价格变化相比,第五子浪的价格变化明 显缓慢。相比之下,在第一浪和第二浪的发展过程中,短期速度常常会提高,而且广泛性( Breadth,即参与运动的股票或分类指数的数量)常常会扩大。     图1— 21是实际的引导倾斜三角形。这种模式最初不是由艾略特发现的,但它长期以来频繁出 现,因此本书作者确信它的有效性。

bo20调整浪    市场逆着大一浪级的趋势运动只是一种表而上的抵抗。来自更大趋势的阻力似乎要 防止调整浪发展成完整的驱动浪结构。在这两个互为逆向的浪级间的搏斗,通常使调整浪比驱动浪——总是相对轻松地与大一级趋势同向运动—— 不容易识别。作为这两种趋势问相互冲突的另一个结果,调整浪的变体比驱动浪的多。其 次,调整浪在展开时,常常会以复式形态上升或下降,所以技术上同一浪级的子浪,因其 复式形态和时间跨度,显得似乎是其他浪级的(见图2—4和2— 5)。因为所有这些原因,调整浪时常要到完全形成过后才能将其归入各种可识别的形态中 。因为调整浪的终点比驱动浪的终点难以预测,所以当市场处于一种蜿蜒调整的精神状 态时,你必须比市场处于持续推动趋势中时,在分析中发挥更多的耐心和灵活性。      从对各种调整模式的研究中,唯可以发现的重要原则是调整浪水远不会是五浪结构。只 有驱动浪才是五浪结构。因此,与更大趋势反向运动的最初五浪永远不是调整浪的结束, 而仅是调整浪的一部分。本节所有的示图应当都是为了说明这一点而服务的。      各种调整过程呈两种风格。急剧型(Sharp)调整以陡峭的角度与更大的趋势相逆。,盘档型 (Sideways)调整—— 峰管总是对先前的波浪形成净回撤,通常包含返回或超过调整起点的波浪运动,这就形 戒了总体上盘档的样子。第二章中对交替原则的指导方针的讨论解释了这两种调整风格 的成因。     特定的调整浪主要分四类:     锯齿形(Zigzag)(5—3—5 ;包括三种类型:单锯齿形、双锯齿形和三锯齿形) ;     平台形(Flat)(3—3—5 ;包括三种类型:普通平台形、扩散平台形和顺势平台形) ;     三角形(Triangle)(3—3—3—3— 3 ;有四种类型:三种收缩的变体(上升三角形、下降三角形和对称型)和一种扩散的变体(反 对称型)) ;联合形(有两种类型:双重三浪(Double Three)和三重三浪(Trouble Three))。 锯齿形(5—3—5)

牛市中的单锯旨形调整浪是一种简单的三浪下跌模式,标示为A—B— C。其子浪序列是5—3—5,而且浪B的高点应明显比浪A 的起点低,

如图1—22和1— 23所示。

bo21

在熊市中,锯齿形调整浪发生在相反的方向上,如图1—24和1— 25所示。因此,熊市中的锯齿形调整浪常常被称为倒锯齿形调整浪。      有时锯齿形调整浪会一连发生两次,或至多三次,尤其是在第一寸、锯齿形调整浪没有达 到正常目标的时候。在这些情况下,每个锯齿形调整浪会被一个插人的“三浪”分开,产生 所谓双锯齿形调 整浪(见图 卜26)或三锯齿形调整浪。这些结构类似于推动浪的延长浪,但不常见。1975年7 月至10月,UJIA 的调整可姒表示成一个双锯齿形调整浪(见图1— 27) ;1977年1月至1978年3月,标准普尔500家股票指数(Standard and Poor’s 500 Stock  Index,s&P500)调整浪(见图1— 28)也是如此。在推动浪里,第二浪常常走出锯齿形调整浪,而第四浪很少如此。

bo22bo23bo24

艾略特原来是用速记法来表示双锯齿形调整浪和三锯齿形调整浪,以及双重三浪和 三重三浪的(见后面的小节)。他把插入的波浪运动标成浪X ,所以双重调整浪就标示成了 A—B—C—X—A—A—B— C。不幸的是,这种符号错误地解释了每个简单模式中的各个作用子浪的浪级。它们只被 标示成比整个调整小个浪级,但实际上它们小个二浪级。通过引入一种有效的标示方法, 我们已经消除了这个问题:把双重调整浪或三重调整浪中的连续的作用分量标示成浪W 、 Y和Z ,这样整个模式就数做“W—X—Y (—X— Z)”。字母“W”现在表示双重调整浪或三重调整浪中的第一个调整模式,Y表示第二个,而 Z表示三重调整浪中的第三个调整模式。这  样,其每一个子浪(A、B或C,以及三角形调整浪中的D和E—— 见后面的小节)现在都合理地比整个调整形态小二个浪级。每个浪X都是反作用浪,因此 总是一个调整浪,而且通常是另一个锯齿形调整浪。 平台形(3—3—5)   平台形调整浪与锯齿形调整浪的差别在于它的子浪序列是3—3—5,如图1—29和1— 30所示。既然第一个作用浪——浪A—— 缺乏足够的向下动力,不能像它在锯齿形调整浪中那样展开一个完整的五浪,那么毫不 奇怪,浪B的反作用好像是继承了这种逆势压力的匮乏,并在接近浪A起点的位置结束。 随之而来的浪C通常在略微超过浪A终点的位置结束,而不像其在锯齿形调整浪中那样在 明显超过浪A终点的位置结束。    在熊市中,平台形调整浪的模式也是如此,只是倒过来罢了,如图1—31和1— 32所示。

bo25

平台形调整浪对先前推动浪的回撤幅度比对锯齿形调整浪的小。平台形调整浪往往出现 在更大的趋势强劲有力的时候,因此它们的前后总是出现延长浪。所反映的趋势越强,平 台形调整浪就越短暂。在推动浪中,第四浪常常走出平台形调整,而第二浪很少如此。      所谓的“双平台形调整浪”确实会出现。然而,艾略特把这种结构归类为“双重三浪”,这是 我们将在本章后面要讨论的名称。     “平台形”这个词是对所有细分为3—3—5的A—B— C调整浪的总称。然而,在艾略特的文献中,三种类型的3—3— 5调整浪已经根据其总体形态的不同得到了命名。在规则(Regular)平台形调整浪中,浪B 在浪A 的起点附近结束,而浪C会在略为超过浪A终点的位置结束,就像图1—29和1— 31表示的那样。然而,更常见的是我们称之为扩散(Expanded)平台形的调整浪的变体,它 含有超出先前推动浪的价格极端的价格极端。艾略特称这种娈体是“不规则”(Irregular)平 台形调整浪,不过这个词用的不太妥当,因为它们实际上比“规则”平台形调整浪更常见。    在各种扩散平台形调整浪中,3—3— 5模式的浪B会在超过浪A起点的位置结束,而浪C会在远远超过浪A终点的位置结束,牛 市中的情形如图1—33和1—34所示,熊市中的情形如图1—35和1— 36所示。1973年8月至11月,DJIA的结构就是一个熊市中的扩散平台形调整浪,或称为“颠 倒的扩散平台形调整浪”(见图1—37)。

bo26bo27

在3—3—5模式的一个少见的变体中—— 我们称之为顺势(Running)平台形调整浪,浪B会像在扩散半台形调整浪中那样,在远远超 过浪A起点的位置结束,但浪C不能走完其全程,达不到浪A终点的位置,如图1—38至1— 41所示。很明显,在这种情况下,更大浪级趋势方向上的力量是如此强劲,以至于该模式 在这个方向上倾斜了。内部子浪必须服从艾略特的规则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在判定出 现了顺势平台形调整浪的时候。例如,如果假定的浪B分成了五浪,而不是三浪,那么它 很可能是大一浪级推动浪中的第一个上升浪。毗连推动浪的强度在判定顺势平台形调整 浪的过程中十分重要.顺势平台形调整浪往往只在强势的快速运动市场中出现。但是,我 们必须发出警告。在实际价格记录中几乎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例子。永远不要过早地用这 种方法表示调整浪,否则十有八九你是错的。相比之下,顺势三角形调整浪常见得多(见 下面一节)。

bo28

水平三角形(三角形)      三角形调整浪看来要反映一种力量的平衡,这导致了成交量和波动性都逐渐减小的盘档 运动。三角形模式包含了细分为3—3—3—3—3并标示为A—B—C—D— E的重叠浪。连接浪A和浪C的终点,以及浪B和浪D的终点,就可描绘出一个三角形调整 浪。浪E可能低于或超过A—C的连线,而且实际上我们的经验说明低于的情况居多。    有二种三角形调整浪的变体:收缩(Contracting)三角形和扩散(Expanding)三角形。在 收缩三角形调整浪的变体中,有三种类型:对称(Symmetrical)三角形、上升(Ascending)三 角形和下降(Descending)三角形,如图1— 42所示。少见的扩散三角形调整浪没有变体。它总是如图1— 42 出现,这也是艾略特称它为“反对称(Reverse Symmetrical)”三角形调整浪的原因。             bo29

表明每一个收缩三角形调整浪在先前的价格运动区域内完整出现的样子,这或许能命 名为规则三角形调整浪。然而,极为常见的是,收缩三角形调整浪的浪B超过浪A 的起点, 这种情形或许能命名为顺势三角形调整浪,如图1— 43所示。除了它们的盘档形状外,所有的三角形调整浪,包括顺势三角形调整浪,都会在 浪E的终点对先前的波浪产生净回档。

bo30

本书中的各种走势图中,有一些三角形调整浪的实际例子(见图1—28.3— 15.5— 3,6—9,6— 10和6— 12)。正如你们会注意到的那样,三角形调整浪中的大多数子浪是锯齿形调整浪,但有时 子浪中的某个浪(通常是浪c)会比其他子浪复杂,而且呈规则扩散平台形调整浪、扩散平 台形调整浪或多重锯齿形调整浪的样子。在少数情况下,三角形调整浪的某个子浪本身( 通常是浪E)就是三角形调整浪,以至于整个模式延长成了九浪。因此,就像锯齿形调整浪 那样,三角形调整浪常常显示出与延长浪类似的发展过程。1973至1977年的白银走势就 是这样一个例子(见图1—44)。

bo31

三角形调整浪总是在大一浪级模式的最后一个作用浪之前的位置出现.即推动浪的第四 浪,A—B— C 中的浪B,或者双重锯齿形调整浪、三重锯齿形调整浪或联合形调整浪(见下一节) 中的 最后一个浪X 。三角形调整浪也会作为联合形调整浪中的最后一个作用模式出现,就像在 下一节中讨论的那样,但即便如此,它通常在比联合形调整浪大一浪级模式中的最后一 个作用浪之前出现。尽管在极少数情况下,推动浪中的第二浪看起来也呈三角形调整浪 的形态,但这通常是由于三角形调整浪是整个调整浪——实际上是一个双重三浪—— 的一部分(例如,见图3— 12)。      在股市中,如果三角形调整浪在第四浪的位置发生,那么第五浪有时迅速敏捷,而且大致 运行二角形调整浪的最宽距离。在谈及三角形调整浪后的这种迅速发动的驱动浪时,艾 略特用“冲击(Thrust)”一词,这种冲击通常是推动浪,但也可能是终结倾斜三角形。在强劲 的市场中是没有冲击的,而代之以拉长的第 五浪。因此,如果三角形调整浪后的第五浪超过了正常的冲击运动范围,那么就是在发出 可能是延长浪的信号。正如在第六章中解释的那样,商品市场中的中浪级以上的三角形 调整浪后的上升推动浪,通常是波浪序列中最长的一浪。      根据我们对三角形调整浪的经验,我们认为收缩三角形到达顶点之际,往往是市场转折 之时,如图1—27以及后面的图3— 11和3— 12所示。也许这种现象出现的频率会证明它存在于同波浪理论有关的指导方针中。    应用在三角形调整浪的“水平(Horizontal)”这个词指的是总体这些三角形调整浪,与 之相应,“倾斜”这个词指的是在前几节中讨论的驱动结构。因此,“水平三角形”和“倾斜三 角形”这两组词就分别表示了波浪理论中的这些特殊形态。可以用更简单的词“三角形”和 “楔形(wedge)”来代替,但注意,技术走势图的读者长期使用这些名称来传播不太明确细 分的,仅根据总体形状定义的形态。有不同的词可能更有用。 联合形(双重三浪和三重三浪)      艾略特把二个调整模式的盘档联合称作“双重三浪”,把三个调整模式的盘档联合称作“三 重三浪”。当一个三浪是任何锯齿形调整浪或平台形调整浪,那么三角形调整浪就可以是 这种联合形调整浪中的最后一个分量,并在这种联合中被称为“浪三”。联合形调整浪由更 简单的调整浪构成,包括锯齿形调整浪、平台形调整浪和三角形调整浪。它们的出现看起 来像延长的盘档行为的平台形调整方式。对于双锯齿形诃整浪和三锯齿形调整浪,各个 简单调整模式分量标示成了W 、Y和Z 。每一个反作用浪—— 标示成X ,可以呈任何调整模式,但最常见的是锯齿形调整浪。对于多重锯齿形调整浪, 三重模式看起来是极限,而且即使是这些调整浪也比更普遍的双重三浪少见得多。      在不同的时候,艾略特用不同的方法来表示各种三浪的联合。尽管图示的模式总是呈二 个或三个并列的平台形调整浪的样子,如图1—45和1— 46所示。然而,在形态上,联合形中的各个分量模式通常是交替的。比如,平台形后接上 三角形是双重三浪的典型类型,如图1—47所示。

bo32

平台形后接上锯齿形是另一个例子,如图1— 48所示。自然地,既然本节的图描绘的都是牛市中的调整浪,因此它们只需颠倒过来,就 可作为熊市中向上的调整浪。

bo33  在大部分情况下,联合形调整浪的特性是水平的。艾略特曾指出,整个形态可能会与更大 的趋势反向倾斜,尽管我们从未发现过这种情况。原因之一是,联合形调整浪中只有一个 锯齿形调整浪。之二是联合形调整浪中也只有一个三角形调整浪。回忆一下,三角形调整 浪仅在更大趋势的最后一个波浪运动之前出现。联合形调整浪也认可这种特性,只会作 为双重三浪或三重三浪的最后一浪走出三角形调整浪。     正如艾略特在其著作《自然法则—— 宇宙的奥秘》中指出的那样,尽管双锯齿形 调整浪和三锯齿形调整浪(见图1— 26)的趋势角度比联合形调整浪的盘档趋势陡(见第二章的交替原则指导方针),但仍可定 性为非水平的联合形调整浪。然而,无论是调整角度还是调整目的,双重三浪和三重三浪 与双锯齿形调整浪和三锯齿形调整浪是完全不同的。在双锯齿形调整浪或三锯齿形调整 浪中,第一个锯齿形调整浪的幅度极少大到足以对先前的波浪形成充分的价格调整。双 倍或三倍的最初形态对于产生足够的价格回档往往是非常必要的。但是,在联合形调整 浪中,第一个简单模式通常产生了充分的价格调整。双倍或三倍的调整模式主要是为了 在价格目标基本达到后延长调整过程的持续时间。有时,额外的时间是为了达到一条价 格通道线,或是在推动浪中与其他调整浪更紧密地联系。随着巩固的持续,参与者的心理 和基本面情况也相应地延伸它们的趋势。      正如本节阐明的那样,数列3+4+4+4……和5+4+4+4……是有本质区别的。注意,推动浪 总共有5个浪,如果有延长浪,总共就会达到9或13个浪,依此类推;而调整浪总共有3个浪 ,如果有联合形调整浪总共就会达到7或11个浪,依此类推。三角形调整浪看起来是个例 外,尽管可以把它们计数为一个三重三浪,共11个浪。因此,如果内部的计数不明确,有 时你可以仅靠计数波浪个数来得出合理的结论。比如,如果几乎没有波浪重叠现象,那么 有9、13或17个浪的价格运动很可能是驱动浪,而有无数重叠的7、11或15个浪就很可能是 调整浪。主要的例外是所有两种类型的倾斜三角形,它们是驱动力量和调整力量的混血 儿。 正统的头和底      有时,一个模式的终点与相关的价格端点不一致。在这种情况下,为了把模式的终点与模 式内出现的实际价格最高点和最低点,或模式结束后出现的实际价格最高点和最低点区 分开来,我们称模式的终点为“正统的(Orthodox)”头或底。比如,在图1— 14中,浪(5)的终点是一个正统的头,尽管浪(3)创下了更高的价格。在图卜13中,浪5的终 点是正统的底。在图卜33和1— 34 中,浪A 的起点是先前牛市的正统的头,尽管浪B的最高点更高。在图1—35和1— 36 中,浪A 的起点正统的底。在图1— 47 中,浪Y 的终点是熊市的正统的底,尽管价格最低点处现在浪W 的终点。      这个概念非常重要,主要是因为成功的分析总是取决于对各种波浪模式的正确表示。有 时,错误地假定一个特定的价格极端为波浪表示的正确起点,会使分析误入歧途,而牢记 波浪形态的各种必要条件会使你保持正确的方向。其次,在运用第四章介绍的各种预测 概念时,一个波浪的长度和持续时间取决于从正统的终点开始测量和预测。 功能和方式的调和      在本章开始,我们曾描述过各种波浪可能演绎出的两种功能(作用和反作用),以及它们的 二种结构发展方式(驱动浪和调整浪)。现在我们已经检阅了所有类型的波浪,我们可以将 它们的标识概括如下:      ·作用浪的标识是1、3、5、A 、C、E、W 、Y和Z 。      ·反作用浪的标识是2、4、B、D和X 。      如前所述,所有的反作用浪都以调整方式发展,而大多数作用浪以驱动方式发展。前而几 个小节已讨论了哪些作用浪以调整方式发展。它们是:      ·终结倾斜三角形驱动浪中的浪1、3和5,      ·平台形调整浪中的浪A ,      ·三角形调整浪中的浪A 、c和E,      ·双锯齿形调整浪和双重三浪中的浪w和Y ,                  三锯齿形调整浪和三重三浪中的浪Z 。    因为上面列出的各个波浪在相对方向上是作用浪,但以调整方式发展,所以我们称它 们是“作用调整浪”。                         补充的命名法(选读) 按目的命名      尽管在任何方向上的任何浪级趋势中,五浪作用之后会有三浪反作用,但是波浪的行进 总以一个作用的推动浪开始,为了方便起见,这个推动浪向上绘制。(既然这类走势图说 明的是比值,因此推动浪也可向下绘制。比如,你可以按股/美元来绘制。)所以,最终同 时也是最基本地,反映人类发展的股市长期趋势是向上的。浪级永远增大的推动浪的发 展导致了股市的行进。向下的驱动浪只是调整浪的组成部分,因此与整个股市的行进不 同步。相似地,向上的调整浪仍然只是调整,因此最终不会实现股市的行进。所以,要求 有三个补充的名称来说明波浪的目的,这样就能方便地在各种波浪中区分哪些导致了股 市行进,而哪些没有。      任何不处于更大浪级的调整浪中的向上的驱动浪都取名为前进(Progressive)浪。它必须用 1、3或5标示。任何向下的浪,无论是何种波浪方式,都取名为倒退(Regressive)浪。最后, 出现在任何更大浪级调整浪中的向上的浪,无论是何种波浪方式,都取名为副倒退(Prore gressive)浪。倒退浪和副倒退浪都是调整浪的部分和全部。只有前进浪独立于逆势的作用 力。    读者或许会认为通常所说的“牛市”这个词可以应用于前进浪,“熊市”这个词可以应用 于倒退浪,而“熊市反弹”这个词可以应用于副倒退浪。然而,对像“牛市”、“熊市”、“大浪” 、“ 中浪”、“小浪”、“反弹”、“回撤”和“调整”这些名称的传统定义都试图包含量化因素,而 且由于它们的任意性,实际上没什么用处。比如,一些人将熊市定义为下跌20%或更多。

根据这种定义,市场下跌19.99%就不是熊市,而只是“调整”,而任何20%的跌幅就是熊市 。这些名称的价值值得怀疑。尽管可以发展出一系列的量化名称(比如,小熊、熊妈妈、熊 爸爸和大灰熊),但它们不可能在简单使用百分比上得到改进。相比之下,艾略特波浪的 各个名称定义得当,因为它们是定性的。即,它们只反映概念,与模式的规模无关。因此, 在波浪理论中,前进浪、倒退浪和副倒退浪有不同的浪级。一个超级循环浪中的大循环浪 B可能有足够的幅度和持续时间,以致于被当成“牛市”。然而,在波浪理论中,它的正确标 识只是个副倒退浪,或用它该用的传统名称——熊市中的反弹。 说明相对重要性的名称      有两种级别的波浪,它们在重要性上有所不同。用数字表示的浪我们称为基本(cardinal)浪 ,因为它们构成基本的波浪形态——五浪结构的推动浪,如图1— 1所示。可以认为市场永远处于一个最大浪级的基本浪中。用字母表示的浪我们称为辅助( Consonant)浪或亚基本(Subcardinal)浪,因为它们只作为基本浪2和4的分量波浪.而不可 能存在于其他任何波浪中。一个驱动浪由小一浪级的基本浪构成,而调整浪由小一浪级 的辅助浪构成。我们选择这些名称是因为它们出色的双重含义。“基本”不仅意味着“任何 体系、结构以及思维框架的中心和基本要点”,而且还表示了数浪时的主要数字。“辅助” 不仅意味着“与其他部分协调构成的一个模式”,而且还是字母表中的一种类型的英文字 母。(来源:The Merrian-Webster Unabridged  Dictionary。)这些名称没有什么实际作用,这也是我们把它们放在本章最后讨论的原因。 但是,这些名称在哲学研究和理论探讨中十分有用,所以把它们放在命名法中说明。

错误的概念和形态     在《波浪理论》及其他场合,艾略特曾讨论过他称为“不规则顶(Irregular Top)”的现象— —  一种他同大量的特征建立起来的观点。他说,如果一个延长的第五浪结束了大一浪级的 第五浪,那么接着发生的熊市会是以扩散平台形调整浪开始,或是就是扩散平台形调整 浪,其中的浪A(我们说这不可能)比浪C的规模小得多(见图1— 49)。到达新高的浪B是不规则顶,“不规则”是因为它出现在第五浪结束之后。艾略特进一 步主张,不规则顶与那些规则顶交替出现。然而,他的构想不精确,而且会使在第二章的“ 调整浪的深度” 中准确讨论的第五浪延长后的波浪行为复杂化。    问题是,艾略特如何结束两个额外的他不得不解释通的波浪?答案是他偏向于表示一 个第五浪延长,而实际上第三浪才是延长浪。20世纪20年代和30年代出现了两个明显的 大浪级第五浪延长,这造成了艾略特的这种偏向。为了把延长的第三浪变成延长的第五 浪,艾略特发明了一种称作“不规则类型2(Irregular Type 2)”的A—B— c调整浪。他说,在这种情况下,浪B的终点就像在锯齿形调整浪中那样达不到浪A 的起点 ,而浪c就像在顺势调整浪中那样达不到浪A 的终点。他经常在浪2的位置坚持这种标示法 。因此,这些标识给他在顶峰留下了两个额外的波浪。“不规则类型2”的想法去掉了延长 浪最初的两个浪,而“不规则顶”的想法处理掉了顶部剩下的两个浪。这样,在相同的趋势 上就产生了两个错误的概念。实际上,这两个错误概念是连锁反应。正如你在图1— 50所示的数浪中可以看到的那样,浪2位置的A—B— C结构的“不规则类型2”调整浪,迫使在这个顶峰表示上“不规则顶”。而实际上,除了错误 的表示以外,波浪的结构没有任何不规则的地方。                                                            bo34

艾略特还认为,每个第五浪延长都会被“二次回档”,即跟随着接近延长浪起点的“第一次 回档”,以及到达“第一次回档”的起点之上的“第二次回档”。根据调整浪通常在先前第四 浪的区域见底(见第二章)的指导方针,这种运动的发生是很自然的;“第二次回档”是下一 个推动浪。根据第二章中的“第五浪延长后的波浪行为” 中的讨论,这个名称正适用于延长 浪后的扩散平台形调整浪中的浪A和浪B。给这种自然行为一种特殊的名称没有任何意义 。     在《自然法则》中,艾略特曾提到过一种叫做“半月亮(Half  Moon)”的形状。这并不是什么额外的模式,而是对熊市中的下跌常常是如何缓慢起步,加 速,并在恐慌性的长钉形(spike) 中结束的描述性短语。这种形状经常可以在半对数刻度上 绘制的市场下跌走势中,以及在算术刻度上绘制的多年趋势的上升市场中发现。     在《自然法则》中,艾略特还两次提到过他称为“A—B底(A— BBase)”的结构,在这个结构中,当跌势以令人满意的数浪结束之后,市场在展开一轮真 正的五浪牛市前,会先以三浪方式上升,然后再以三浪方式下降。事实是,艾略特在试图 将其理论置于十三年的三角形概念之中时发明了这种模式,但今天根据波浪理论的各项 规则,没有哪个分析人员会接受它。实际上,这样一种模式如果曾经存在过的话,就会有 使波浪理论失去效力的影响。本书作者从未见过一个“A— B底”,而且实际上它也不可能存在。这个发明只能表明,在所有细致的研究和深奥的发现 中,艾略特(至少是一次)暴露出了一种典型的分析人员的弱点—— 让一个已经形成的观点负面影响他对市场的客观分析。    据我们所知,本章例举了所有会在股票市场平均指数的价格运动中出现的波浪结构。 根据波浪理论,不会出现其他有别于此的波浪结构。事实上,既然60分钟线几乎是细致刻 画亚细浪的最佳匹配的过滤器,本书作者在亚细浪级以上没有发现任何用艾略特波浪理 论的方法不可满意计数的波浪。实际上,计算机产生的每分钟交易走势,可以揭示比亚细 浪级小得多的各种艾略特波浪。即使在这样低的浪级的单位时间里的(交易)数据点,也足 以通过记录“交易池(Pit)”或交易厅内的心理快速变化,精确反映人类行为的波浪理论。      波浪理论中的所有规则和指导方针最终将运用于实际市场状态,而不是市场记录本身, 或缺乏记录的市场。波浪理论的清晰证明要求自由的市场定价。如果市场被政府的法令 法规固定下来,如二十世纪中叶的黄金和白银市场,受法令限制的波浪就不能记录下来。 当可用的价格记录与本该在自由市场中存在的价格记录不同时,就应根据这种情况考虑 艾略特波浪理论的各项规则和指导方针。当然,从长期来看,市场总是要摆脱法令的束缚 ,而且,法令也只有在市场状态容许的情况下才能执行。本书中所有的规则和指导方针都 假定你的价格记录是准确的。      既然我们已经介绍了波浪结构的规则和基本原理,那么我们可以转向一些为应用波浪理 论进行成功分析的指导方针了。

 

如您喜欢此文章请点下面分享按钮↴峰汇在线 » 艾略特 波浪理论 —–第一章 总的概念
上一篇:
下一篇: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