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信为本
量力而为

当前位置:峰汇在线 > 外汇知识 > 外汇理论书籍 > 正文

第四章 等你知道不该做什么才能不亏钱时,你开始学习该做什么才能赢钱

我回到了家乡。然而从归来那一刻起,找到一些资本然后回到华尔街我猛然意识到自己的生活里只有一项使命——再回华尔街冒险。华尔街是这个国家里我唯一能大笔交易的地方。将来有一天,等我找回了感觉,有了一定积蓄,就需要这样的土壤来生存。当一个人感觉良好的时候他便更渴望得到有利条件的支持。

虽然没有多少希望,但我还是想重进对赌行。当时城里已没有太多对赌行了,其中几家的主人我还不认识。我仍然记得我的老板不肯给我机会再试身手,尽管我如实地向他们解释:在纽约我赔掉了全部积蓄;我并非象自己想像的那样对股市了如指掌;允许我进行交易丝毫无损他们的利益。可他们还是不同意。新开的对赌行又不可靠。这些新老板认为:即便客户有把握,他也应象个绅士一般只买进20股。

我需要钱,而规模较大的对赌行可以从其老客户那儿吸纳充足的资金。因此,我找了一个朋友去对赌行合伙交易。我只是偶尔进去扫一眼,便抽身退出。一次,我忍不住巧言相劝一位职员让我做一次,哪怕只有50股。他理所当然地拒绝了。我与朋友临时编了一套暗语以便他及时照我说的去买卖。这办法虽解燃眉之急,但对我依然是杯水车薪。不久,这家对赌行嚷嚷着要收回我朋友的单据。终于,当他想卖出100股圣保罗股票时,他们取消了他的交易资格。

后来,我们才知道事情的原委。一个顾客看到我们在外面交谈,便进去告诉了对赌行的人。等我的朋友到单据操作处去填100股圣·保罗的卖单时,他冷冷地说:“我们不收任何圣保罗的卖单,特别是你的。”

“为什么,乔?”我的朋友问。

“停止交易,就这些,”乔回答。

“难道这些钱不好吗?瞧这儿。”朋友递进去100美元——我的100美元——共10张10美元面钞。乔恼怒地看着他,我在一旁静静看着这一切,就像每次听到店家与顾客发生口角一样,其他客户渐渐围了过去。为了了解公司是否有清偿能力,他们总是乐意凑凑热闹。

乔是一位助理经理,走出柜台,走向我的朋友,看看他,又瞅瞅我。

“有意思,”他慢吞吞地说,“实在有意思!你的朋友利文斯顿不在的时候,你无事可做。只是瞧着布告牌,甚至坐上个把钟头,一声不吭。但他一来,你就忽然忙碌起来。也许你只为自己交易;但再也不能来这儿了。我们没变交易规则,而是你的利文斯顿泄露了天机。”哎,这等于断了我的生路。幸亏我挣的钱比花销的多几百美元。我琢磨起怎么个花法更划算,因为挣够了钱回纽约变得迫在眉睫了。我想下次自己一定会做得更好。有了时间静心反思那些愚蠢的失误,我逐渐清晰地认识到首要目标是进行新一轮冒险。你瞧,当一个人站得远一些,他就能更全面的看清事物的本来面目。

一天,我在一家旅馆大厅里同一些认识的同行交谈。他们都是相当稳健的交易者。大家在一起谈论证券业。“就我所经历而言”我说,“当一个人在证券交易所炒做时,由于其经纪人的执行不力,没人能赢得游戏。”

其中一位提高嗓门,问我说的经纪人指谁。

“全国最优秀的。”我回答。他追问这些最优秀的又是谁。我看得出他不会相信我曾经在一流的证券公司做过。

我说,“那些纽约证券交易所的经纪人。问题不是他们缺乏诚实或者粗心大意。当你在证券市场填单买入时,你无从了解买进的股票实际交价格是多少,除非你从经纪人那儿收到交割单后。一两点的波动总是多于十几个总的波动,但场外交易商因为成交条件的限制却没办法抓住这些微小波动获利。如果对赌行允许大笔买卖,我宁愿天天去那儿交易。”

这位和我讲话的人,我以前从未见过。他叫罗伯茨。他似乎非常愿意帮忙。他把我拉到一边,问我是否在其它交易所做过,我说没有,他说他知道一些棉花交易所和农产品(11.29,+0.00%)(000061.SZ)交易所,以及一些规模稍小的证券交易所的会员公司。这些公司运作认真,尤其注意经纪人的成交质量。他们与纽约证券所这样的证券巨头有着良好的信用关系。凭借其影响力和每月稳定的高额交易量,他们为个人交易者提供了非常优质的服务。

“他们确实满足了散户的要求,”他继续讲,“此外,还开展了一项专为偏远地区客户服务的特殊项目。他们对待10股的单据同对待10万股的一样细致周到。那儿的工作人员非常能干、可靠。”

“好的。但如果他们向纽约证券交易所支付1/8点的佣金,他们自己又得多少利呢?”

“呃,他们应该付第1/8点的佣金的。但是……你明白!”他朝我眨了眨眼。
“是的,”我说,“可证券所是不能分割佣金的。这是不公平的。证券交易所的生命就取决于遵守这条规则。”

他大概看出我曾经和交易所的人打过交道,便说,“听我讲,偶尔会有一家诚守法规的证券商由于违反那条规则而被罚停止交易一年,对吧?但是通常会有各式各样的回扣巧妙地起作用,所以没人会告密。”望着我疑惑的面孔,他继续道:“此外,提供特殊服务时,我们……我是说,这些有独立通讯设施的证券商将在第1/8点的佣金的基础上加收1/32点。他们做得很公平,除非一些特殊情况,比方客户有的帐户交易清淡,否则不会额外收费。你明白,不然他们要入不敷出的。他们努力工作的目的不是为了赚大钱,仅仅是为了养家糊口而已。”

这时候,我明白了他是在为一些假冒经纪人拉生意。

“你能介绍一家可靠的吗?”我问他。

“我知道美国最大的经纪公司,”他回答,“我自己就在那里交易。他们在美国和加拿大有78个分支机构,生意兴隆。如果没严格的管理,年复一年,他们肯定做不好的,对吧?”

“那当然,”我随声附和“他和纽约证券交易所做一样的股票吗?”

“是的,他们经营在场外交易市场和这个国家或欧洲交易所上市的任何股票。他的买卖诸如小麦、棉花、其它农产品等等。他们在世界各地都有代理人,是所有交易所的一级或二级会员。”

我全部清楚了,可我还想诱他再多透露些内情。

“是的,”我说,“可这并未改变单据要由别人执行的事实,还是没人能预测最新的股市变化或者纸带显示价接近即时交易股价的程度。等客户在那儿得知行情,递进单据,再电传到纽约,一部分宝贵时间已经没有了。我还是最好回纽约去,在有名气的纪经商那里输钱吧。”

“我根本不懂输钱的事儿,我们的顾客没这个习惯。他们赚钱,我们则照管生意。”

“你们的顾客?”

“呃,我在这家公司享有一些利益,如果我能给他们揽些生意,当然乐于尽力。因为他们待我不错,帮我挣了不少钱。要是你愿意我可以把你介绍给他们。”

“这家公司叫什么?”我问他。

他说了一个我说过的名字。这个公司在各类报纸大做广告,希望公众注意那些在其内部消息帮助下做股票发财的人。这的确是其显著的与众不同之处。他绝非通常意义上的对赌行,而是一群欺骗主顾的经纪人。尽管如此他们以巧妙的伪装令世人相信他们只是从事守法买卖的普通经纪人。实际上,这类对赌行早已有之。

那些职业买空卖空者就是今天许多被注销执照资格的经纪人的原型。其欺诈原则和方法没有变,仅仅是手段略有不同,一些尽人皆知的鬼把戏变了花样。

这些人常常提供内幕消息劝导股民买进或卖出某种股票。他们一方面拍出数百份电报建议吃进一种股票;另一方面,再拍数百份电报向其他顾客推荐抛出同样的股票,活像古老的赌马咨询人。然后,买单和卖单滚滚而来,公司再通过一家颇负盛名的证交易所会员买卖交割上千股的同种股票,规范的营业记录也就诞生了。他们常用这样的记录来反驳那些对其欺诈行为提出质疑的人。

他们也发起一些自营交易基金。按照他们认为最稳妥的方式,参与的客户要书面授予其交易姓名使用权和资金使用权。因此,当客户资金无影无踪时,即便是脾气最坏的客客也无法要求合法赔偿。随后,他们哄抬股市,诱使股民跟进,然后玩一回卖空的花招,卷走数百客户的保证金。他们不会放过任何人,甚至妇女、教师和老人也不例外。

“我讨厌所有的经纪人,”我对这位“推销员”说,“不过还得考虑考虑。”旋即抽身离去,他不好再来搭讪。

我打听了这家特殊对赌行的情况。他们有几百个客户,虽然有一些不利的传闻,但我还没发现一例客户赚钱却被拒付的事情。关键是找到一个赚钱的人十分困难,可我做到了。当时股市行情似乎总体上对他们有利,因此如果某一桩交易造成了损失,他们还不至于赖顾客的帐。当然,大多数这类公司在走下坡路。一度像传染病似的,大批这样的对赌行纷纷倒闭。其它对赌行的顾客则担心受损而忙于抽回注入的资金。但在这个国家,仍然有暂时罢手的对赌行老板伺机而动。

那人推荐的公司除了一直赢利,时有欺诈行为外,便没有令我惊讶的消息了。他们的拿手戏就是愚弄那些急于暴富的傻瓜,要求顾客允许异常情况下不诉诸法律。

一个小伙子告诉我他亲眼目睹的一幕闹剧。一天,某投机赌行发了600份电报建议顾客买入一种股票,同时又发600份强烈规劝另外一批顾客卖出同种股票。

“是的,我了解这把戏。”我对他讲。
“然而事情不止于此,”他说,“第二天,他们又发电报给同样的客户,劝说其放弃可能的赢利,转而吃进或抛出另外一种股票。我问办公室的一位高级合伙人,‘为什么你们要这么做? 我懂你们的第一步做法。你们利用了这样的心理,一些顾客理论上以为可赚钱,即使事实上他们最终还是要赔本。可象现在这样再发一次电报,不就等于是害了他们吗?出于什么原因呢?’”

“呃”,他说,“无论他们买卖的对象、方式、时间和地点如何,这些顾客注定要赔本的。他们输钱的时候也就是我失去他们的时候。与其早晚都得如此,还不如我尽量多从他们口袋里捞点钱,然后再寻找新的冤大头。”

坦率地讲,我并不关心那些公司的商业道德。我说过特勒的对赌行如何惹恼我,我厌恶它,以至报复了他们。但对这家公司,我却没有这样的感觉。他们也许是骗子,也许没有传闻那么心黑。我也不想听从他们的花言巧语,或者相信其谎言。我只在想能尽快挣钱回纽约,在一家堂堂正正的证券公司做大额的交易,不必担心警察会突然闯入搜查对赌行,或者检查官强行检查并冻结资金之类的事。

无论如何,我拿定主意要看这家特殊对赌行到底提供了哪些优于合法经纪公司的条件。由于没有多少本金,而这类公司在这方面十分灵活,我就得以用几百美元长驱直入,窥其究竟。

我来到该公司,直接与经理本人见了面。他了解了我是个老交易商,而且曾经在纽约的证券交易所开过户,大概以为我是个只知道赔钱的执拗狂;一个无论是大胆地被做手脚还是“谦虚”地只收佣金,都会乖乖掏钱的白痴。

我告诉这位经理我需要的是执行交易指令最好的公司,因为我总在市场中做交易,我不愿见到成交报告显示成交价和股价收报机上的价差超过1个点。他向我保证将完全照我的意愿行事。他们想显示一流中介机构的工作水准。他们拥有这行里最精明的雇员,以其快捷的操作闻名。如果纸带机价格与报单价格不同,他们总是尽可能选择有利于客户的报价,他们不会承诺一定准确无误。如果我在这儿开个户头,立刻就可以通过电报进行交易。他们显然对其经纪人的操作水平充满自信,这样,我就可以象在一家普通对赌行一样交易了。也就是说,他们希望我从下一轮就开始。我不想显得太匆忙,便摇摇头,告诉他我可能当天不能开户。他迫不急待地劝我不要错过当前的良机,应该立即入市。

对他们而言,的确如此。一个股价轻微波动的平缓股市,正好怂恿股民投资,股市动荡时再卷走他们的钱。我好像被缠住了。

我只留下了姓名和住址。然而就在当天,我开始收到一些费用预付的电报和信函,劝说我买入一种股票,他们声称一家联营机构要把它们炒升10个点。

我开始忙着寻找那些类似的公司。如果我要摆脱他们的控制,真正赚到钱,就得同时在附近的几家公司同时做。

了解情况后,我在其中3家开了户,我租了一个小办公室并安装了电报机直通这三家经纪商。

我谨慎地进行交易,平均地投入本金,以便刚开始不会引起他们的恐惧。我开始就赚了钱,但他们仍然告诉我,他们希望我做更大的交易,他们不欢迎胆小鬼。在他们看来,我做得越多,赔得就越多,就会更快地倾家荡产,而他们则赚得越多。就金融方面讲,这帮人如此对付客户,那么客户将是极其“短命”的,这是一套相当完善的理论。破产的顾客不能交易了,受到严重打击的顾客只能满腹牢骚,再试一、两把其它注定倒霉的股票。

我还与一家当地公司取得了联系,他们可以直接通过电报和在纽约的代理人联系,该代理人是纽约证券交易所的会员。我买了一台自动收报机,开始小心翼翼地操作起来。我说过,我的操作极象普通对赌行的情况,只是略慢一点。

我能赢这样的游戏,也确实赢了。我以前还没有达到这种地步,能投入多少赚多少;这回我考虑周密,一周又一周地逐渐赢利。我又过得相当舒适,同时积攒了一部分钱,以备回到华尔街一展身手。

我又选了另外两家同类经纪商,这样一共是5家——当然,都是我赚钱的对象。有时候,我的计划也会落空。选中的股票没有按预计走向发展,而是恰恰相反,基本维持原状。但这对我尚未构成真正的威胁,我还有些小赚,和经纪人的关系还算协调。

他们的记录和帐册时常同我的有出入,而结论全部对我不利。多么惊人的巧合——人为的巧合!每逢这种情况,我都尽为自己利益斗争,通常是我获胜。他们则尽力想拿回我从他们那儿拿走的东西,大概以为我的赢利只是临时借贷吧。

他们的确没什么花样,只顾不择手段地挣钱,而不在意别的。由于满脑子作着发财梦的人下注时总是输钱——这样的人从不认真思考,你可能认为这些家伙在从事合法的非法生意。事实并非如此。

“照顾好你的顾客才能致富”是一句经得起检验的古训,可他们似乎从未听说过,一门心思只图骗取钱财。
有几次,他们想用那些老花招引我上钩。稍不留意,他们就做手脚。当我挣得较少时,他们一定暗中做了文章。我指责他们有欺诈行为,他们则加以否认,然后一切又照旧进行。

与骗子打交道的一大好处是:只要你不停止和他来往,他总能原谅你对他的愚弄。就他赢利的目的而言,那没什么大不了的,他也许得让步。一群多么“慷慨”的家伙!

因为受不了他们那套鬼把戏,我决定还以颜色。首先,我选了一些已经炒过了头的冷门股票。这做起来似乎有点棘手。要是直接选那些垃圾股,他们可能怀疑我的动机。然后,我给5位投机经纪人发出了5条买入指令。当他们收到买单,等待纸带传来下轮行情时,我通过熟悉的一家交易所出了抛售100股同种股票的卖单,并要求该交易所立即执行。你想像得出卖单出现的时候,交易所的人会如何猜测:有人居然迫切地从外地要求抛售一种冷门股票。某个股民有廉价的股票。但是纸带上打出的是我的五张买单的价格。我耐心地等待低价吃进400股该种股票。几家公司疑心地问我听到了什么消息,我只说有个小道消息。就在闭市前,我又给那家交易所发出了立即买回那100股的指令;不管怎么说,我不愿做这100股的空头,我不在乎付多高的价位,这立即挹高了股价,我自然同时下卖单将那400股卖掉,于是他们致电纽约立即执行。这样自然教训了那帮跟着炒500卖单的投机经纪人。整个过程相当令人满意。

他们仍不改邪归正,因此我惩治他们几次,当然他们并未受到应有的惩罚,因为100股很少推动股价超过一个点,但却使我能赚更多的钱以备下一次去华尔街投资,有时卖空某些股票来改变策略,但从未做过火,每次卖出去六、七百股就感觉得合适了。

一天我的计策真是妙极了,怎么也没有料到,竟然引起十几个点子波动,我并非故意如此;事实上,碰巧有两百股在一个经纪人手上,尽管在其余四个经纪人手里有一百股,对那些人来说已经够受了,于是,他们象小学生一样很痛苦,开始抱怨有人操纵股市,因此,我去找经理,他总是急于报复我,可是,每次我发觉他想整我时,他总是做出宽宏的神态,在他那个位置的人总是爱说大话。他生气地说道,“有人在操纵股市,我决不会付你一分钱!”

“你接受我的买股票的订单时,无人操纵,你让我买进,现在必须让我卖出,为了公正起见,你不能拒绝,明白了吗?”

他叫道:“行,我能证明有人故意捣乱。”

“谁在捣乱?”

“某人!”

“他们到底想整谁?”

他又说,“肯定有你的朋友参与。”

但是我告诉他,“你知道,其他人也知道,我单枪匹马地干,且我一开始就是如此,现在就客气地告诉你,赶快去把钱给我拿回来,我不想生气,赶紧照我说的做。”

他叫道:“我一分不给,这笔交易有人操纵。”

我已烦透了他的话,因此对他说:“你必须马上付给我。”

嘿,他更凶了,骂我是不要脸的捣乱鬼,最后还是付了钱给我,其他人可没有这么凶。在办公室,经理已研究过我的不太活跃的股票把戏,他收下我的订单时,实际上已在小薄上登记为我买股票之后他也买了些,他也赚了些钱。这些家伙并不怕投机者们控告他们的欺诈行为,因为他们总有一套现成的辩护词。但他们的确害怕我扣押在银行的钱,因此处处小心,生怕别人知道他们的钱。如果说了解他们的欺诈给他们不会带来至命损失,那么,赖帐的丑名对他们来说简直遭透了。对投机者来说,在经纪人手里输钱之事并不罕见,但赚了钱而拿不到却是投机行道最大的忌讳。

我拿到了我所赚的钱,但十个点子的上涨结束了我从骗子手里骗钱愉快时光,他们处处提防以确保他们曾用来欺诈数百个可怜的投机者的小小伎俩奏效,我又像以往一样投机,股市对我并不总是有利——也就是说,我受订单数额限制,赚不到大钱。

我干投机一年多,其间我用尽了交易中赚钱的各种方法,日子倒也过得舒适,买了一辆车,仍入不敷出,我必须赌,同时也要生活,如果在股市上顺利,我也不能把赚的钱花光,以便可以节约点钱;如果在股市上不顺利,当然无钱可花。我也节约了一大笔钱。看到在这五家交易所再不会有机会赚大钱,我便决定去纽约。

开着我的车,和一位也是做汽车生意的朋友一起去纽约。我们停在纽黑文吃饭,见到一位生意场上的老朋友,闲聊之外,他还告诉我城里有一家对赌行,生意相当不错。

我们离开旅店去纽约,车子路过那家对都行,顺便看看它的外观,可经不住诱惑,下了车又去看看里面,不算豪华,有个大黑板,正在营业。
经理看上去象个演员,对人热情,他向各位说“早上好”,“好”是他送给大家多么珍贵的礼物。他看见我们开的象赛车,认为我们年轻而粗心——我并不认为看起来才20岁——他则认为我们是两位耶鲁大学学生,我并未告诉他我们的来历,他并没有给我们机会说话就自己开始演讲起来.他说见到我们很高兴问我们能找个舒适的位置呆会儿吗?还说那天上午的市场是带慈善性质的,目的在于增加大学生的零用钱,因为聪明的大学生总缺钱。但此时此地,仁慈的报价机将会告诉你小小的投资就会有很大的回报,当然,大钱只有从股市才能赚到。

嗯,对赌行的经理,那么急于叫我们赌,不赌真让我感到可惜。因此,我就告诉他我要赌,因为听说很多人在股市上赚了不少钱。

最初我只下小赌本,但赢了之后,就增加一些,我的朋友也跟着来。

我们在纽黑文过了一夜,第二天上午10点过5分,我又来到这家好客的交易所,经理高兴地会见了我们,认为我们那天定会交上好运。我卖掉大约1500美元的股票,第二天上午我们又去拜访这位了不起的演说家,同时,我递给他一张订单,要卖500股,他犹豫了一阵,但还是默默地收下了!股票突然跃了一个点,我抛售出去,正好赚500美元,还有我的保证金,500美元!他从保险柜中取出1000美元,慢慢地数了3遍,然后又在我面前一张一张点数,好像他的手指流出的汗把钱粘住了一样,但最后还是把钱给了我们,他双臂交叉着站在我身后咬着下嘴唇,目不转睛地看着窗户上部。

我告诉他我要卖钢铁200股,但他毫无反应,根本没听,我又改说300股,他才转过头来,我等他开口,但他只是看着我,然后他咂砸嘴咽了一下口水,好像他要开始抨击早已腐化的政权。最后,他挥手指着我手上的黄皮书,说,“把那玩意儿拿走!”

我说:“把什么拿走?”我仍不明白他指的是什么。

他很生气地说:“你们到哪里去,大学生?”

我告诉他:“去纽约。”

他不停地说,“那好,那很不错,你们就要离开这里,现在我认识两个家伙——两个学生!我明白你们不是……明白你们是,唉!唉!唉!”

我很客气地说:“说完了吗?”

他停了一下又说:“完了,你俩……”,然后他在大厅旁停下来暴跳如雷地说:“你们两个家伙是全美最大的骗子!学生?你们是一年级学生!扯蛋!”

让他发疯,他可能并不在乎这点钱,任何职业赌徒都不在乎,因为输赢是难免的。但是,他被我们愚弄,伤了他的自尊心。就这样,我又回到华尔街作第三次尝试,当然,我一直在研究企图找出我的投机方法上的毛病,它导致了我在A·R·富勒顿投机失败。

20岁那年,我首次投入1万,结果输了,但我知道失败的原因——或是总没有把握好时机,或者是没有根据从研究和经验得来的方法来投机,而是靠赌。我希望赢,但不知道应该靠技巧取胜。22岁时,我已筹集了5万美元,但于5月9日那一天就把它输掉了,但我也知道原因,这是由于那天股票行情记录表来得太迟和股市行情的异常波动。但是从圣路易斯斯回来和5月9日大恐慌之后,我仍不明白为何输了钱。我有一套理论——也就是纠正我投机把戏中的错误,但也需要不断实践。

世上没有什么比失去你拥有的一切更能教会你什么是不该做的了,如果学会了不做某些事避免亏钱,那么你已学会怎样赚钱,明白了吗?你开始学了!

打赏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标题及链接:峰汇在线 » 第四章 等你知道不该做什么才能不亏钱时,你开始学习该做什么才能赢钱
上一篇:
下一篇:
分享到: 更多 (0)

如您觉得此文不错请扫码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