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信为本
量力而为
当前位置:峰汇在线 > 外汇知识 > 外汇理论书籍 > 正文

29.写在1961年的信(下)

然而,在20世纪30年代早期,桑伯恩公司开始积累证券清单。这对商业来讲没有资金要求,所以,任何未分配的利润都可以被用于这个计划。一段时间之后大约投资了2500万美元,一半投资于债券,另一半投资于股票。这样特别是在最近10年,在地图业经营不景气的时候,证券清单却赢利丰厚。

下面让我解释一下这两个因素间极端的分歧。1938年,当道琼斯工业指数(000004.SH)在100-120之间的时候,桑伯恩公司的股票以每股110美元的价格售出。1958年,当道琼斯工业指数在550左右时,桑伯恩公司的股票的价格只有45美元。但是与此同时,桑伯恩公司的证券清单从每股20美元上升到每股65美元。实际上,这就意味着,1938年购买桑伯恩公司股票的人在商业和股票市场萧条低迷的状况下,为报纸业90美元一股的股票上添加了积极价值,在1958年强有力的经济气候下,对同一家报纸业股票的估价则是股价不足20美元股票,购者不愿意多付70美分,因为投资报业的证券清单参加合伙经营却没有任何收益。

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呢? 不论是1938年还是1958年,桑伯恩公司拥有很多对于保险业来讲有实际存在价值的信息。再现这么多年来他们收集的详尽信息,将花费他们上千万美元。尽管保险公司实行了“梳理”政策,5亿多美元的火灾保险费由“制图”公司承担。但是,出售、包装桑伯恩公司的产品、信息的手段多年来一直未变,最后这种惯性从收益中体现出来。

证券清单经营得如此成功这件事情,在大多数董事的眼中对报纸业东山再起的必要性减少到最低限度。桑伯恩公司每年的销售额大约在250万美元,同时还拥有价值700万美元的可销售债券。来自证券清单的收益是丰富的,公司没有任何经济上的后顾之忧,保险公司对地图的价格感到非常满意,股东们依然在分红。但是,这些股息在8年的时间里削减了5次,尽管我可能永远都不会找到任何适合削减员工工资和董事们以及委员会费用的建议纪录。

在我进入到董事会以前,14位董事中有9位是保险业中身居要职的人,在10.5万股已公开发行的股票中他们只拥有46股。尽管他们在一些大公司里都担任重要职位,公司还是建议用金融手段使他们至少购买一定数量的股票,在这个群体中拥有股票最多的是10股。在几种情况下,与他们所拥有的投资组合相比,保险公司所拥有很少的股票数量仅仅是象征性的一点投资。在过去的10年中,在任何和桑伯恩股票相关的交 易中,保险公司都是惟一的卖主。

第10位董事是公司的律师,他持有10股股票;第11位董事是一个银行家,他也拥有10股股票,他清楚地意识到公司所存在的问题并积极地把问题指出来,后来他又购买了一些股票。接下来的两位董事是桑伯恩公司的高级职员,他们拥有大约300股股票,这两个高级职员有很强的工作能力,他们意识到了公司中存在的问题,但是,董事会只安排他们担任一些辅助性的工作。最后一名董事是桑伯恩公司故去的总裁的儿子,总裁的遗孀拥有15000股股票。

1958年后期,故去的那位总裁的儿子对公司的趋势感到不满意,要求担任公司的第一把手,在他的要求遭到拒绝后,他向公司递交 了辞职书,公司准予了他的辞职。随后我们出价购买他母亲所拥有的股票,我们做成了这笔交 易。当时另外还有两笔数量很大的股票,一笔大约有1万股,另一笔大约有8000股。这些人对当时的情况很不满意,非常希望撤出他们在报纸业的投资,我们也是如此。

最后,通过市场公开购买的方式,我们拥有的股票数量达到24000股,以三家为代表的总量上升到了46000股。我们希望能把这两种商业分开,实现有价证券的公平价值,努力工作以重新恢复报纸业的赚钱能力。看起来这是一个真正的机会,我们可以通过利用桑伯恩公司丰富的原材料资源,再加上利用电子技术把这个数据转换成顾客利用率最高的形式来增加地图的利润。

董事会中对于任何形式的变动,都会有很多人表示反对,尤其是当这种变动是由一个“局外人”发起的时候,情况更是如此,尽管公司的管理完全符合我们的计划,管理专家布斯、艾伦和汉密尔顿为我们推荐了一个类似的计划。为了避免代理人之间发生争论,以及由于桑伯恩公司大部分的资金都投入了蓝筹股而造成时间上的拖延,按照当时的价格,我们对蓝筹股并不看好,我们制定出这样一个计划,即所有想撤出的股东都按照公平的价格结清。证券交 易委员会对这一计划的公正性表示赞同。桑伯恩公司大约70%的股票,其中涉及1600名股东的半数,都按照公平价格转换成了有价证券组合。最后,报纸业只剩下125万美元的政府及市政公债作为准备金。公司潜在的100多万美元的资金收益税被免除。留给未走的股东们的资产名义价值也有所上升,每股股票的赢利额有大幅度提升,股息率也得到了提高。

有必要说一下,上面这个小小的情节剧对这项投资经营做出了非常简短的描述。但是,考虑到我们的有价证券运行情况以及在短时间内,比如说一年的时间,检验我们的运行结果的无效性,它却强调了保守秘密的必要性。这种“可操纵性局面”是非常罕见的。我们基本的生意是买入估值偏低的债券,然后在估值偏低的行情被调整过来,再加上在“特殊情况”方面的投资,即利润的获得是依靠大家的努力而不是市场行为的情况下再把股票抛出去。在这个意义上,合伙公司的资金继续上升,在“可操纵性局面”中能够得到更多的机会。

大约在一周之内,审计师将把你的财务决算以及税款信息寄出去。如果你对他们的报告或是我的信有任何问题的话,一定要告诉我。

沃伦·巴菲特

1961年1月30日

1969年,当巴菲特结束他的合伙公司时,他把2500万美元的财产全部投资到一家叫做“伯克希尔·哈撒韦”的纺织公司,这是一家他不甚熟悉的、且有些靠不住的公司。

打赏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标题及链接:峰汇在线 » 29.写在1961年的信(下)
上一篇:
下一篇:
分享到: 更多 (0)

如您觉得此文不错请扫码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