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信为本
量力而为

当前位置:峰汇在线 > 外汇知识 > 外汇理论书籍 > 正文

11.2 自律的作用

我把以上过程叫自律。我把自律定义为一种思想技术,当我们的目标或欲望和我们思想环境的其它东西(信念)有冲突时,我们的思想技术能让我们的关注焦点转向目标或欲望。

首先你要注意定义说自律是产生新的思想结构的技术。它不是个人的特点 ,人们天生没有自律性。实际上,如果你想想我是如何定义的,天生就有自律是不可能的。然而,技术是用来让人们转变的,任何人都可以选择自律。

我本人的例子说明了这个技术是如何运作的。1978 年我决定跑步。我已经忘了当时的动机是什么,反正之前的 8 年我不怎么活跃。除了对看电视有兴趣 ,我并没有任何体育兴趣。

之前,在高中和大学,我对体育有兴趣,尤其是冰球。然而,大学毕业后 ,我发现生活和我想象的不一样。我不喜欢当时的生活,但没有力量去改变什么 。这就导致了我的沉闷,也可以直接说我相当郁闷。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突然叫我想去跑步(也许是电视节目激起了我的兴趣)。我只知道当时的动机非常强烈。所以,我出去买了一些跑鞋,穿上就出去跑。我很快发现我不能跑。我的体力最多只能跑 50 或 60 码。这很奇怪。我不知道,也不相信我的体力连 100 码都跑不到。这个认识太让我伤心了,其后的 2 ,3 周,我都没有跑。后来又出去跑,还是不能超过 50 或 60 码。当然,第二天我又尝试了,还是一样的结果。我对自己体质的下降非常失望,受了挫折,其后的4 个月我都没有跑。

到了 1979 年春天。我再次决定去跑步,但是同样又深受挫折。当时我在思考我的两难,我发现我的问题来自我没有目标。我想跑步是对的,但这意味着什么?我真的不知道,这个太模糊了,太抽象了。我需要一个清晰的目标。所以 ,我决定在秋天之前能跑 5 英里。

当时觉得 5 英里这个目标很难实现,但是我的想法还是给了我很多激情。上涨的激情刺激我一周跑 4 次。第一周结束时,我吃惊地发现每次的练习都能让我跑的更远。这就让我更有激情,所以我去买了一个秒表和空白本子做跑步记录 。我设置了 2 英里的目标,并记录了每英里的四分之一处。我在本子里记录了日期 、跑过的距离、时间以及我身体的感觉。

现在我向 5 英里进军了,但是又遇到了一个问题。每次当我想出去跑步时 ,我意识中的分心就引起了冲突。我为自己找了很多借口,数量惊人:“外面很热(或冷)”“看样子要下雨”“上次跑过以后(即使是 3 天以前),我到现在都很累 ”“别人都不会像我这样跑步”或者是更普遍的:“当电视节目结束了,我就去跑(当然我从来没有去跑)”。

我不知道如何处理这个冲突的思想能量,只好转移我们的注意力。我真的想在秋天以前跑 5 英里。有时候,我发现我的欲望比冲突还要强。结果是,我努力穿上跑鞋,走出去,开始跑。然而,很多时候,我那冲突的分心总是让我坐在家里。实际上,在开始阶段,我估计有三分之二的时间我不能克服这个冲突的能量。

我遇到的第二个问题是,当我快能跑 1 英里时,我太激动了,我需要一个机械系统来帮助我实现 5 英里。每当我能跑 2 或 3 英里时,我就高兴地想,实在没有必要再去跑 5 英里了。所以我定了一个原则。也就是 5 英里原则。“如果我努力穿上了鞋,并摆脱了冲突思想的限制走出了门,那么我就承诺我这次要比上次多跑一步。”多跑一步是可以的,但不可以少跑一步,不管是什么情况。我一直遵守了这个原则,到了夏天结束时,我真的能跑 5 英里了。

但在当时,在我实现之前,确实发生了有趣的和没想到的事。当我一点一点地,离 5 英里的目标越来越近时,冲突的思想开始消失了。最终什么都没有了 。那时,我发现只要我想跑,我可以好不犹豫地跑,没有任何阻力、冲突或对抗的想法。想想之前是多么的困难,我很吃惊。结果是:后来的 16 年,我都在坚持跑步。

如果你们有兴趣追问下去,我现在已经不跑了,因为 5 年前我决定玩冰球 。冰球是非常费力的运动。有时候我一周要玩 4 次。考虑到我的年龄(50 以上。张轶注:英文此处不清楚)以及这个运动要求的体力,我需要花 1,2 天去恢复 ,我就没有体力再去跑步了。

如果你把这些体验放入你对信念的理解,那么就能说明几点:一开始,我想要跑步的想法并没有在我的思想系统里得到支持。换句话说 ,没有其它能量(有能量的,需要表达的概念)来支持我们的欲望。

我真的需要创造一些支撑。为了创造一个“我能跑”的信念,我需要创造一系列的体验来支持这个信念。记住,我们想的、说的、做的,都会对我们思想系统中的信念补充能量。每次当我有了冲突的想法,无法专注于我的目标,不能穿鞋往外跑时,我就告诉自己“我能跑”以给自己的信念补充能量。同样重要的是 ,我不经意地消除相反信念的能量。我说“不经意地”是因为有很多技术能确认并去除有冲突的信念的活跃性,但是在当时,我并不明白我转变的内在动力。所以 ,别人也可以掌握这个技术,不仅仅是我。

现在我可以轻松地说我能跑,因为“我能跑”。这个有能量的概念是我的一部分功能。当我第一次出发时,我有很多关于跑步的冲突的信念。结果是,我需要自律这个技术以证明自己能跑。现在,我不需要自律了,因为“我本来就能跑” 。当我们的信念和我们的目标或欲望完全一致时,冲突的能量就无法存在了。如果没有冲突的能量,就不会分心了,不会找借口了,不会解释了,不会合理化了 ,不会犯错了(有意识地或无意识地)。

如果你知道你并没有真的改变信念,只是把能量从这个转到那个就叫改变信念,如果一个信念可以被改变,那么任何信念都可能被改变。因此,两个完全矛盾的信念可以同时存在于你的思想系统。但是,如果你已经把一个信念的能量消除了,并把能量完全给了另一个,那么你的认知就没有了矛盾。前提是信念的能量可以影响你的思想状态、认知、对信息的解读和你的行为。

现在,机械交易的唯一目标是把你转变成持续一致成功的交易者。如果说你思想环境中还有什么和“我是持续一致成功的交易者”这个信念相冲突的话,那么你就需要采用自律的技术以把这些原则变成你的主导的,有功能的你的一部分。一旦原则变成了“真正的你”,你就不再需要自律,因为实现“持续一致”是毫不费力的。

记住,持续一致不是指有能力实现一连串的赢利,因为一连串的赢利绝对不需要技术。你所要做的是猜对,这和掷硬币是一个道理,然而持续一致性是一种思想状态,一旦拥有,不会变成其它样子。你不必尝试要成为持续一致,因为这是你的自然功能。实际上,如果你必须尝试,那说明你没有完全把持续一致成功的原则变成主导的,不冲突的信念。

比如,提前衡量风险是“持续一致”的一个过程。如果你要努力尝试去提前衡量风险,如果你要有意识地提醒自己这么做,如果你在体验冲突的思想(在思想挣扎),如果你在交易时发现自己没有提前衡量风险,那么就说明这个原则并没有成为你的主导的,身体的一部分功能。你“没有进入状态”,否则,你不会不提前衡量风险的。

一旦所有的冲突的都被去除了活跃性,那么你就再也不用“成为”持续一致了。过去在挣扎,现在毫不费力。此时,别人会觉得你很有纪律,但现实是你没有纪律。你只是被一些信念逼着做和你的欲望、目标、愿望不一致的事。

打赏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标题及链接:峰汇在线 » 11.2 自律的作用
上一篇:
下一篇:
分享到: 更多 (0)

如您觉得此文不错请扫码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