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信为本
量力而为

当前位置:峰汇在线 > 外汇知识 > 外汇理论书籍 > 正文

第20章 货币,信用与经济循环

在撰写本文的过程中,美国人民对于国会山庄的作为都保持相当乐观的态度,认为他们会”做些什么”将美国经济拉出沼泽。然而,这些”什么”竟是什么,便颇不确定。在克林顿掌舵,而民主党在参、众两院都居于多数的情况下,民众纷纷猜测税金将如何增加与减少。某些民主党议员倡导”向富人课税”。其他议员则呼吁政府采取更多的支援或/与奖励的措施。更有一些议员将经济的疲软归咎于联储的政策,并主张进一步调降利率刺激复苏。

非常悲哀而讽刺地,我们竟然会期待华盛顿的立法者能够挽救我们的经济,我敢打赌。在这些民意代表中。不到2%的人可以真正了解经济衰退发生的原因、在目前的国会辩论中,我没有听到任何根据经济基本原理提出的振兴经济方案。他们仅是谈论着一些抽象的陈腔滥调,以讨好选民,并将经济危机的责任推给对立的政党。当他们继续这类口舌之争时,经济也继续下滑。

可笑地,经济循环实际上便是直接来自于华盛顿领导人采取的财政与货币政策。他们试图管理国家的经济活动时,繁荣与衰退的循环于是产生。犹如米赛斯所说:

影响经济体系的波浪状变动,在经济萧条(衰退)之后又是经济繁荣,这是不断尝试扩张信用而降低市场毛利率的必然结果。以扩张信用带来的经济繁荣,绝对无法避免最后的崩解。

如果你完全了解这段评论的意义,则可直接跳至下一章。否则,请继续阅读;透过这段评论的分析,我希望你因此拥有完整的知识,以精确预测未来经济活动的内容。一旦你知道内容之后,你可以在机率的层面上推测这些活动发生的时间。

当我说你可以相当精确地预测未来的经济活动时,这听起来似乎有些夸口。没有错,你水远不可能知道所有细节。然而,仅要留意的话,你可以知道根本的状况。让我以一个实际的例子来说明。

在1979年,我们当时正处于”石油危机”之中,中东产油国压制石油价格。卡特政府限制国内的石油生产.并课征石油进口的关税,立即造成国内石油供给的短缺。石油类股的价格大幅飘涨,其他工业类股则以较缓的速度随后跟进。联储虽然调高利率水准,却让货币供给仍然加速扩张。换言之,石油产品的价格上涨得到货币供给扩张的支持–通货膨胀。

然后发生了两件事。第一。在1979年10月12日。沃尔克宣布,组储将以货币供给的成长率做为政策目标,而不再积极干预利率水准,其意味着通货膨胀的扩张主义已经合一段落。第二,总统候选人里根宣布,如果他当选的话,将让石油产业自由化。
当我相信里根将赢得共和党的提名,并将击败卡特时,我知道利率高涨与石油价格偏高的时代已经结束了。我也知道,当石油价格下跌时,其他工业类股将因此而受惠,至少在经济开始反应通货膨胀所造成的伤害以前是如此。所以,在1980年10月份的大选期间,我大量做空石油类股。S&P 500(石油类股所占的比例很大)在11月份出现顶部,石油类股则在1月份做头。

道琼工业指数在4月份走高,而s&p500则下滑。7月份道琼指数确认多头市场已经结束。这是我们接受报应的时候了,于是我开始完全居于空方。

犹如我先前所说的,主导经济活动的力量,深受政府政策的影响。人类采取的每一项经济行为,其后果都是可以预测的。当经济行为大规模地反映在政府的财政与货币政策中时,其对于整体经济将产生的后果更相对容易预测。唯一的变数是民间部门的创新发明,他们对于生产的贡献,可能抵消政府的负面行为。

经济预测的关键,绝对不会脱离第19章的根本原则。在人类行为的前后关联中,运用经济学的基本原则,再配合有关货币与信用的知识(包括利率在内),则经济循环的复杂主题将变得相对容易了解。

我在前一章曾经提及,货币与信用并不是基本的要素,它们是经济学根本原则的衍生物。漂流至荒岛上的个人.他必须运用经济学的根本原则,却不需要货币与信用。对于原始部落来说,货币与信用也不是必要之物。在货币与信用出现之前,经济社会必然已经发展至相当的程度,成员积极交换剩余的产品。换言之,货币与信用是市场经济的产物。唯有市场经济的成员已经拥有相当的生产力,并且在某种程度内可以控制生活时,货币才有其必要性。信用的情况也是如此。

对于复杂的市场经济来说,在评估、生产、储蓄、投资、创新与交换的链环中,货币与信用是衔接上绝对不可或缺的工具。经济活动愈来愈复杂时,货币与信用便成为经济进步与成长的必要条件,但这必须在人类行为的基础上来了解与运用它们。如果了解与运用并不恰当,它们将导致周期性的繁荣与衰退–经济循环。

皮埃与沙颂的故事 我喜爱的一段小故事,可以说明经济循环的根本机制。内容如下:

路易斯安那州有两位农夫,他们的名字分别为皮埃与沙颂。 有一天,皮埃来到沙颂的农场,并赞美沙颂的马道:”这真是一匹漂亮的马,我一定要买下它。”
沙颂回答道;”皮埃,我不能卖它,我已经拥有这匹马很多年了,而且我很喜欢它。”
“我愿付出十块钱的代价买下它,” 皮埃说道。
沙颂说,”好吧。我同点。”
于是他们签下一纸合约。大约一个星期之后,沙颂来到皮埃的农场对他说,”皮埃,我一定要拿回我的马,
我实在太想念它了。”
皮埃说道,”可是我不能这么做,因为我已经花了五块钱买了一部拖车”。
“我愿意付二十块买下这匹马与拖车,” 沙颂说道。
皮埃默默地盘算着–15块的投资在一个星期赚5块–年度化报酬车超过1700%, 所以,他说道,”就这么办。”

于是,皮埃与沙颂不断地交易这匹马、拖车与其他的附属配件。最后,他们终于没有足够的现金来交易。所以,他们便去找当地的银行。银行家首先查明他们的信用状况,以及这匹马的价格演变历史,于是放款给他们两个人,而马匹的价格在每轮的交易中也就不断地上涨。每当完成一次交易,银行家可以回收全部的放款与利息,而应埃与沙颂的现金流量也呈几何级数地增加。

这种情况持续进行,直到数年以后,皮埃以1500美元的价格买下马匹。然后,有一个东部佬(哈佛大学的商学硕士)听说这匹神奇的马,并做了一些精密的计算,而来到路易斯安那州,以2700美元的价格向皮埃买下这匹马。

沙颂听这个消息以后非常生气,他来到皮埃的农场大声责怪道,”皮埃!你这个笨蛋!你怎么能以2700美元的价格卖掉马匹呢!我们的生活挪靠着这匹马啊!”

这段故事说明了经济循环的精义。皮埃、沙颂与银行家在无意之间造成一种假象,以纸币推高同一匹马的价格。虽然创造了许多货币。但财富并没有增加,而每个人都陶醉在这种假象中。 然而,当这位哈佛大学的MBA把马买金之后,这个假象的泡沫便崩裂!

人们试图透过信用扩张吸低利率时,便造成繁荣与衰退的循环。如果要充分了解其中的意义与经济循环的原因,则需要了解何谓货币与信用,以及它们在市场经济中的运作方式。

货币:间接交换的媒介

货币发明以前,设想一个相对复杂而小型的封闭经济。假定一位农夫拥有剩余的玉米,他希望以玉米交换铁匠的犁具。铁匠拥有犁具的存货,他却不需要玉米;他需要木材做车轮,以便拖运生铁与煤。木材商不需要玉米与犁具,而需要劳工来协助搬运客户所订的木材。当地的磨坊厂需要玉米,而且老板的儿子想找份工作,但他又不需要木材与犁具。在这种情况下,产品与服务的供给与需求都存在,但供、需之间的配合则显然是个严重的问题。

如果引进黄金之类普遍可以接受的商品,上述问题可通过间接交换的程序完全解决。间接交换是利用某种交换的媒介,以间接进行一系列的交易,彼此相互交换经济价值。农夫付出金币给铁匠,以交换犁具。铁匠以金币换来木材以建造车轮。木材商聘用磨坊厂老板的儿子,并支付他黄金。磨坊厂老板的儿子,听木材商说农夫有剩余的玉米,于是他父亲租用铁匠的车子来到农场,并以黄金交换玉米。以黄金做为交换的媒介,整体经济的交易便可以顺利进行,每个人都得到他所需要的东西,而且各自以剩余产品交换更需要的剩余产品时,每个人都获得利润。黄金本身具有价值,也可以促进经济价值的交换,但它与生产并没有关系。

就现代的市场经济来说,如果没有普遍接受的交换媒介,交易显然难以进行。普遍接受的交换媒介,不论形式为何,都称为”货币”。引用米赛斯的说法:

货币是交换的媒介。它是最具有市场性的商品,人们希望拥有它,这是因为它可以交换。货币是一种普遍被接受为交换媒介的东西。这是它唯一的功能。人们赋予它其他的功能,那仅是此唯一主要功能–交换的媒介–的特定层面而已。

货币在市场中的主要经济价值,在于它能够延伸产品交易与产品取得之间的时间。人们之所以需要金钱,因为他们无法透过直接的交换满足需求。所以,他们决定持有货币,并透过间接交换,稍后再以货币交换他们需要的产品或服务。

这听起来似乎相当简单,甚至于有些琐碎。然而,如果希望了解经济循环,如先便必须了解货币。请留意,米赛斯称货币为”最具有市场性的商品”,这意味着货币具有经济价值;它可以满足需求,而市场也将其视为如此。为了具备”最具市场性”的经济价值,货币不仅必须是人们普遍想要得到的东西,它还需要有其他的性质,例如:耐久性、便于携带、容易分割以及稀少性。

犹如任何经济价值一样,货币的价值是取决于市场的供、需法则。就如同任何交换一样,我们在交易中支付”价格”以取得货币,此价格却不能以货币单位来表示。产品与服务的价值是以货币单位表示,但货币的价值则取决于人们对于其潜在购买力的感知与判断。两种价值的衡量都仅能在市场决定,并受制于供、需法则。

1 2 3
打赏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标题及链接:峰汇在线 » 第20章 货币,信用与经济循环
上一篇:
下一篇:
分享到: 更多 (0)

如您觉得此文不错请扫码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