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信为本
量力而为

当前位置:峰汇在线 > 外汇知识 > 外汇理论书籍 > 正文

第16章 克服谬误的自尊

自我认识-一本身不是目的,而是一种释放同时成长力量的工具。——卡伦.霍尼(Dr.Karen Horney)

交易失败最尊要的理由

思考交易者成功与失败的原因时,最令我困惑的是人们竟然具备如此可观的自欺能力。我不了解某些优秀的交易员何以会在交易中违反明显的交易法则。我不了解某些交易员何以不断重复相同的错误,而且永远无法由错误中学习。我不了解某些明显不快乐而甚至于悲惨的人,每天早晨起床,都必须再面临不快乐与悲惨的一天。却完全不尝试思考究竟出了什么差错,当然更别提改变了。

我知道这种现象的根源应该与自欺和合理化的借口有关,但其严重的程度却让我心惊肉跳。探索这方面的问题时,我觉得有点无助。我几乎阅读心理学领域内的每一本书,试图了解这方面的问题。后来,我发现卡伦霍尼的著作《神经症与人类的成长》。这本书让我深入了解人类的自欺行为,我有强烈的欲望将其中的内容与你分享。它不仅让我了解自欺的观念,并让我进一步了解我自己的某些动机,包括正面与负面的动机在内。

根据霍尼博士的说法,每个人天生都具备一组”既定的潜力”,而且我们有天生的欲望去实验它们。换言之,我们天生都具备”真正的自我”,生命的宗旨便是通过自我发现的程序,实现这个自我。然而,我们生存在一个不完美的世界中,所以”在内在呈现压力的期间-一个人可能会与真正的自我产生疏离。于是,他会根据内在指示的严格系统以大部分精力塑造自己,并让自己成为绝对的完美。

他会塑造一种神格化的完美自我形象,并让自尊陶醉在他认为能够或应该的境界中。
这种人为的观其成为一位暴君,驱使人们在心智上重建现实,符合他自身、他与世界之间以及他与其他人之间的理想化形象。结果使谬误与逃避的系统不断鼓胀,使人们愈来愈不能够辨识与接受现实。

我将解释的问题非常微妙,必须分别讨论其中的基本观念,它们组成一大庞大的虚幻系统–谬误的自尊–这种幻觉不时困扰着交易者。霍尼博士在她的著述中详细地说明谬误自尊的系统,本章仅提出我认为最相关的部分:理想化的自我形象 、追求荣耀、应该的暴君以及神经性的自尊。在金融交易与社会中,这些概念都非常普遍。所以它们对于自我认知的了解有不可忽略的重要性,犹如先前的讨论,自我认知是个人任何改变与成长的第一步骤,对于交易者更是如此。

我认为,在金融圈内,自我认知的重要性远胜过其他行业。我有明确的理由支持这项看法,你交易的时候,法官的锤子每天都会敲在帐册上。医生可以掩饰自己的错误而告诉患者的亲属,”我已经尽力了,但-一”律师在结辩的前一天晚上,可以彻夜喝酒,输了官司的时候,他可以说服自己与客户,陪审团的立场不公正。然而,一位交易者无法欺骗任何人,也无法说服任何人。市场是最后的审判者,每天都会下达判决。所以,我认为,对于一位成功的交易者、投机者或投资者来说,了解谬误的自尊系统究竟如何运作,绝对有其重要性。

你的邪恶孪生兄弟:理想化的自我形象

你可以将”既定的潜力”视为是核心的自我,它是生命希望实现的对象。不幸地,许多人经常追求一组谬误的潜力,这是我们在自我发现的过程中,所赖以防范痛苦的工具。我们发展出一种双重的自我,并使自己陷入内在的冲突中。一方面,核心自我–我们的生命应该如何的一种标准–始终存在,我们自然希望实现真正的潜力。然而,另一方面,我们却发展出一位”邪恶的双生兄弟”试图凸显不切实际而理想化的潜力,破坏核心自我的成长。

通过想像力,这位邪恶的双生兄弟建立一座堡垒,防范我们感知充满敌意的现实。基于保护的缘故,”不知不觉地,想像力开始发挥功能,并创造出一个自我的理想化形象。在这个程序中,它让自己具备无限的权力与超凡的能力;它成为一位英雄、天才、情圣与神人”。

追求荣耀

根据前几章建立的心智模型,我们的行动是由潜意识中的价值观与信念驱动。根据霍尼博士的见解,如果人们采用一种自我的理想化形象以防范基本的忧虑,则以模型来做合理的推论,人们会试图把理想化的自我形象实际化。引用霍尼博士的说法:
-一自我理想化不可避免地会演变为一种要广泛的欲望,我建议称它为-一”追求荣耀”。自我理想化始终保持中心的地位。其中的其他成分,永远都会呈现–虽然不同情况会有不同程度的力量与认知–对于完美与神经性野心的需求,以及一种报复性胜利的需求。

完美的需要,这与大多数人都有关系。错误与痛苦是人生中必然的成分,这是最难以接受的事实之一。我要提出一个问题:这为什么如此难以接受了?

我想这可能是因为它违反了理想化的自我形象。如果我们自认完美,我们应该不会犯错,我们应该不会蒙受痛苦,我们应该能与任何人相处,我们应该可以说服每一个人,我们应该......

应该,应该,应该。完美的需求反映出一组僵化的”应该” 与”禁忌”,它们是理想化自我形象的必要条件。前一章的例子曾经提及一位交易员,他采用全然不切实际的标准评估成功。这类人可能便是受到理想化自我形象所主导。

以交易员的身份来说,我有一项严重的弱点,它至少一部分是来自于使美的需要。在市场的主要转折过程中,我经常称自己为”完美主义者”。自从1971年以来,我仅错失两个主要的下跌行情,其他的行情走势我都能精确判定转折点。然而,如果误判转折点时,我总是非常不愿意进场顺势交易,这是相当严重的缺点。例如,在1990年7月底,我正等待卖空的机会,在我还没有建立头寸之前,伊拉克的侯赛因突然攻击科威特,使我措手不及。

我看着价格一路挫跌.却无法迫使自己在下跌的过程中进场卖空。如果我采取行动,至少可以获得10%的利润,但我并没有这么做–一旦错失了高点,我总是担心在低点卖空。

另一个例子发生在1989年,我未留意商品市场某些的发展, 因此错失了理想的买进或卖空机会,我对自己非常生气。身为交易者,我确实应该留意市场的发展,但身为人类与生意人,我当时的注意力并没有摆在市场中。然而,我无法接受这个解释,并因为不是一位完美的交易者而对自已非常不满。

这两个例子都说明追求完美的需求如何影响我们的生命。完美的需求是一种非常激烈的力量,我准备在”应该的暴君”一节再做完整的讨论。

神经性的野心–追求外在成功的强制性欲望–即是追求荣耀的一个层面。这种特质在”华尔街”尤其普遍。这个现象并不令人惊讶,因为这类野心需要在竟争性的环境中受到滋润,而”华尔街 极具竞争性。

神经性的野心是试图证明与实现非凡的个人特质。一个缺乏真正自信心的人,将追求较高的地位,达成纳撒尼尔.布兰登所谓的”虚假的自尊”。在神经上充满野心的人,相信自己是天才或无所不能,他们需要以外在的成就证明自己。这种人为了将理想化的自我实际化,他们必须追求”最佳,并被认为”最佳”。

然而,由于追求的理想在本质上属于想像与不可能,所以一切势必徒劳无功。因此,这些试图将理想化自我实际化的人,他们永远无法停止追求。停止追求需要承认他们对于自己与对于世界的观自错误。基于这个理由,神经上具有野心的人,特色之一经常是才华横溢,他们追求的一切在性质上都属于强制性,而且水远无法真正体会个人的成就感。伊凡.佰斯基便是典型的例子。他以金钱–而不是自己的努力–购买成功,这并不是完全为了金钱,而是因为神经性的野心。

神经性的野心以及对于成功与财富真正的需求,两者之间经常有明显的差异。这种差异反映在个人的动机上.以及在目标达成时的情绪反应上。对于神经上具有野心的人来说。生命不被视为是一种程,而是通往不可能未来的途径。行动仅是一冲宣泄;”他们获得更多的金钱、更崇高的地位、更大的权势时,他们也将感觉徒劳无益的冲击。他们不会因此觉得心灵的平静、内在的安全感或生活的乐趣。他们追求荣耀的魅影,却无法平息内在的沮丧”。

我说神经性的野心在”华尔街”尤其普遍,我并不是指大多数人都有追求外在成功的强制性神经欲望。然而,我相信金融圈内,许多人(尤其是交易员)都有强烈的神经性野心成分。

“如果我富有,则我将很快乐。”每当我们问过这个念头时,那便是神经性野心在作祟。在这类观念的表面之下,蕴含着谬误与理想化的信念,认为如果我们富有,便会或能够如何。”精疲力尽”也是神经性野心的症状,尤其是过气的成功交易者。追求荣耀的徒劳行为终究会使人精疲力尽。我们的欲望是否或多寡来自于神经性的野心,这是自我认知的重点之一;它会破坏我们享受人生过程的能力。

就造成的伤害与痛苦来说,追求荣耀最严重的影响是对于报复性胜利的需求。这个成分在大多数人身上并不非常明显,但每个人多少都沾染这种色彩。霍尼博士认为:

“报复性胜利的需求” 可能和实现个人成就与成功有着密切关系,若是如此,主要的目标便是羞辱他人,或以自身的成功击败他人;或是取得权势与地位使他人受苦–通常都是以羞辱的方式表现。另一方面,由于追求超凡入圣的境界仅是一种幻想而已,所以报复性胜利的需求在表现上便成为是一种不可抵挡而无意识的行动,主要是在于挫败或凌驾他人。我称此为”报复性”,因为其动机来自于报复孩童时期所受的羞辱–这种冲动在后来的神经发展上又受到强化。

在”华尔街”这部电影中,戈登.吉科特性便充分反映报复性胜利的需求。吉科拥有庞大的财富与权势,主要便是基于报复性胜利的需求。他并不是根据世俗标准而以金钱的多寡衡量成功与失败。他是以操控市场的能力衡量成功,并在这个过程中伤害与控制相关的人。在这种冲动的驱使下,他将一位(在神经上)野心勃勃的年轻人纳为羽翼, 吉科利用他摧毁任何妨碍理想化自我形象的敌人。

1 2 3
打赏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标题及链接:峰汇在线 » 第16章 克服谬误的自尊
上一篇:
下一篇:
分享到: 更多 (0)

如您觉得此文不错请扫码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