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您的持续关注
我们会做得更好

艾略特 波浪理论 —– 第七章 分析市场的其他方法及其与波浪理论的关系



第七章  分析市场的其他方法及其与波浪理论的关系

道氏理论

按查尔斯·H·道的说法,市场的主要趋势是广阔、吞没一切的“潮流(Tide)”,这个潮流被“波 浪”或次级的反作用和反弹所打断。小规模的市场运动是波浪上的“波纹(Ripple)”。除非后 者能形成一条线(定义为在百分之五的价格波动范围内,至少持续三周的盘档结构),否则 通常无足轻重。这个理论的主要依据是DJTA(前身是道琼斯铁路股平均指数,Dow Jones  Rail Average  Index)以及DJIA。道氏理论大师威廉·彼得·汉密尔顿、罗伯特·雷亚、理查德·罗素和E·乔治 ·施佛(E George Schaefer)进一步发展了道氏理论,但从未改动过它的基本原则。

正如查尔斯·道曾注意到的那样,航标可以随着海水的涨落被冲到海边的沙滩上,以 指明潮水的方向,这同用走势图来表示价格是如何运动的完全一样。由经验得出的道氏 理论基本原则是,既然二个平均指数都是同一个海洋的组成部分,那么一个平均指数的 潮汐作用应与另一个的相协调才可靠。因此,仅由一种平均指数形成的趋势向价格新极 点的运动,是一种被认为缺乏其他平均指数“印证”的新高或新低。

艾略特波浪理论与道氏理论有着一些共同点。在上升的推动浪期间,市场应是一个广泛 性强的“健康的”市场,而且其他平均指数也印证了这种活动。调整浪和终结浪在行进过程 中,更可能出现的是不同平均指数间的背离,或称缺乏印证。理论的追随者还发现了一轮 市场上升过程中的三个心理“阶段”。自然地,既然二种市场分析方法都在刻划实际情况, 那么道氏理论家对这三个阶段的概括,类似与我们在第二章中讨论的艾略特理论中的浪1 、3和5的个性。    波浪理论验证了大部分的道氏理论,但道氏理论没有验证波浪理论,因为艾略特的波 浪作用概念有一种数学基础,它只需要研判一种市场平均指数,而且根据特定的结构展 开。但是,二种手段都以观察为基础,并在理论和实践上相辅相成。例如,艾略特波浪计 数常常可以预警道氏理论家平均指数缺乏印证的来临。如图7— 1所示,如果工业股平均指数已经走完了一个主要价格摆动中的四个浪以及部分的第五浪 ,而运输股平均指数仅是在一个锯齿形调整浪的浪B 中反弹,那么缺乏印证就不可避免, 实际上,这种类型的分析过程已经不止一次地帮助过本书的作者。例如,在1977年5月,当 运输股平均指数正在向新高挺进时,工业股平均指数在1至2月间的五浪下跌清楚无误地 说明,运输股平均指数的任何上升行情注定缺乏印征bol701

在事情的另一面,道氏理论中的缺乏印证,常常能够警告艾略特理论分析师检查他的波 浪计数,看看市场是否会出现反转。因此,对一种手段的知识可以协助另一种手段的应用 。既然道氏理论是波浪理论的始祖,那么它的历史意义以及它在多年中恒定的表现都值 得我们尊重。

“康德拉蒂耶夫波”的经济循环

中美洲的玛亚人和古以色列人,各自都懂得并观察到灾难和恢复的五十至六十年(平均是 五十四年)的循环。对这种循环的现代表达是俄国经济学家尼古拉·康德拉蒂耶夫(Nikolai  Kondratieff)在20世纪20年代发现的经济与社会发展趋势的“长波”。根据有限的数据,康德 拉蒂耶夫证明现代资本主义国家的各种经济循环往往重复一种持续半个多世纪的扩张与 紧缩循环。这些循环与波浪理论中的大循环浪(有时是出现延长的循环浪)的规模相应。    承蒙《大众金融周刊》的允许刊登的图7 -2是从18世纪80年代起至2000年的各种理想 的康德拉蒂耶夫循环及其与零售价格的关系。请注意,在图5— 4的超级大循环浪中,浪( Ⅰ)的起点至1842年浪( Ⅱ) 中的浪a的最低点,大致描绘了一个康 德拉蒂耶夫循环,币J延睦的浪( Ⅲ)和浪(Iv)描绘出了几乎两个康德拉蒂耶夫循环,而且我 们目前的大循环浪( Ⅴ)将持续一个康德拉蒂耶夫循环的九部分。  bol702   康德拉蒂耶夫淡到,“波谷”战争,也就是循环底部附近的战争,常常出现在经济将要从战 时经济产生的价格刺激中得益时,它导致了经济的复苏和价格的上涨。另一方面,“波峰” 战争常常发生在经济充分增长,而且价格飚升—— 因为政府要用增加货币供应的惯用手段来支付战争开支—— 的时候。在经济顶峰后,会出现大衰退,衰退之后是大约十年之久的无通货膨胀的“稳定 状态”,此时相对安定和繁荣的时期再次降临,这个周期的尾部是几年的通货紧缩和严重 的萧条。    美国历史上的第一个康德拉蒂耶夫循环始自伴随着革命战争 (Revolution  War) 的波谷,并在1812年战争中达到波峰,然后是19世纪30至40年代萧条前的,一段称为 “和睦时期(Era of Good Feeling)的稳定状态时期。就像詹姆斯·舒曼和大卫- 罗斯纳奥在他们的著作《康德拉蒂耶夫波(The Kondratieff  Wave)》中写到的那样,第二个和第三个循环也是以惊人相似的方式在经济和社会中展开 ,其中第二个稳定状态伴随着美国内战后的“重建”时期,而第二个则是指第一次世界大战 后的“咆哮的二十年代”。这些稳定状态支撑了表现良好的股票市场,尤其是本世纪20年代 的稳定时期。那时咆哮的股票市场最终被崩盘、大萧条和直至1942年的通货膨胀所取代。

在我们解释康德拉蒂耶夫循环的时候,我们已经到达了另一个稳定状态,它包括一个波 谷战争(第二次世界大战)、一个波峰战争(越南战争)和一次大衰退(1974至1975年)。这个 稳定状态应当再次伴随着相对繁荣的时期以及强劲的股票牛市。根据对这个循环的知识 ,美国经济应在本世纪80年代中期崩溃,然后是三至四年的严重萧条,以及发展到2000年 波谷年的长期通货紧缩。这个情况与我们的预测完全一致,而且与我们的第五个循环浪 的上涨以及下一个大循环浪的下跌相应,正如我们在第五章中讨论的并将在最后一章中 进一步概括的那样。

循环

近些年,股票市场的“循环”分析法变得相当流行,因为投资者要寻找一种方法可以帮助他 们应付振荡的横盘趋势。这种方法功效强大,而且在一个计谋老道的分析师手中能成为 一种出色的市场分析方法,不过,按照我们的观点,尽管它可以像其他许多技术分析方法 那样从股票市场获利,但是“循环”法并未反应市场行进背后的法则的真正实质。

不幸的是,就像艾略特波浪理论与道氏理论的结合,以及其他一二种相关的方法曾繁殖 出了大批坚持“所有牛市都有三条腿”论点的群众一样,各种循环理论使许多分析人士和 投资者对“四年循环”的观点深信不疑。有些 解释看起来是合理的。首先,任何循环的存在并不意味着在下半个循环里创新高是不可 能的。因为循环的永远是从最低点量至最低点,而无论这期间的市场行为如何。其次,尽 管战后时期(大约是三十年)的四年循环已经显而易见,但是战前它存在的证据是无序而 不规则的,这揭示了在任何时候,历史会允许循环随时紧缩、扩张、转变或消失。

对于那些已经用循环分析方法找到成功的人,我们认为在预测循环长度的变化中,波 浪理论可以作为一种相当有效的工具,因为循环长度时长时短,事先的警告通常极少甚 至没有。例如,注意四年循环在目前大循环浪的子浪Ⅱ、Ⅲ和Ⅳ中的大部分时候都十分明 显,但在子浪Ⅰ—— 1932至1937年的牛市,及以前的时期,就显得杂乱无序了。如果我们记得,一个五浪牛市 中的两个较短的浪往往非常相似的话,那么我们可以推断,比起这个序列中的其他浪,目 前的循环浪Ⅴ应该更与浪Ⅰ雷同(1932至1937年),因为从1942至1966年的浪Ⅲ是延长浪, 而且将与另外两个驱动浪不同。所以,目前的浪Ⅴ应当是一个循环长度较短、结构更简单 的浪,而且还会使通常的四年循环紧缩至三年半。换言之,在各种波浪中,循环可能向时 间恒定性发展。但是,当下一个波浪开始时,分析人员应当警惕周期的变化。既然我们相 信循环理论家基于四年和九年循环所做出的1978和1979年大崩盘不会发生,那么我们想 引用查尔斯·J·柯林斯撰写的《艾略特的波浪理论—— 一份再次评价(Elliott’s Wave  Principle——A Reappraisal)》中的话,这本书于1954年由博尔顿,特伦布雷公司出版:            在循环理论家中,只有艾略特(尽管他卒于1947年,而其他的理论家还在世)提    供了与战后时期(至少到现在为止)的实际情况相符合的循环理论基本情况。            根据各种正统的循环方法,195l至1953年应该在证券和商品市场中产生某种灾    难,因为萧条正好在这个时期的中心。这个模式没有像预料的那样奏效很可能    是一件好事,因为自由世界是否能从例入时刻表的,几乎同1929至1932年的下    跌一样有摧毁力的下跌中幸存下来还很值得怀疑。      按我们的观点,分析人士可以在其验证固定循环的努力中无止境地前进,取得各种无足 轻重的结果。波浪理论揭示出,市场反映出 更多螺线的而不是圆的特征,以及更多自然的而不是机械的特征。

消息

尽管大多数金融新闻的作者都按当前的各种事件解释市场活动,但很少存在任何有价值 的联系。市场上的大多数日子里都充斥着过剩的利多消息和利空消息,人们通常筛选这 些消息,以找到对市场运动看似台乎情理的解释。在《自然法则》中,艾略特是这样评论消 息的价值的:

充其量,消息是对已经作用了一段时间的力量的迟缓认识,它只会使那些对    趋势毫无意识的人大吃一惊,经验丰富、事业有成的交易者早就认识到,凭    任何人的能力来研判任何有关股票市场的单一消息的价值是毫无作用的。没    有哪个单一的新闻或一系列新事物,能成为任何持续趋势的内在成因。实际    上,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相同的事件会有大相径庭的影响,因为趋势的环境     已不可同日而语。对道琼斯工业股平均指数四十五年的初略研究可以证明这    个观点。

在那个时期,国王遇刺、战争、战争谣传、繁荣、恐慌、倒闭、新时代(New     Era)、新政(New Deal)、 “摧毁托拉斯(Trust     Busting),以及各种有历史意义的和情绪化的事件接连出现。然而,所有的    牛市都以同样的方式运动,而所有的熊市也表现出相似的特征,这些特征可    以控制并衡量市场对任何消息以及总体上市场趋势分量的长度和比例的反映    。我们可以评价并利用这些特性来预测市场的未来活动,而无论消息如何。

有时会发生完全意想不到的事件,如地震。然而,不管吃惊的程度如何,看    起来可以安全地得出结论:任何这种新事物会很快结束,而且不会逆转事件    发生以前的既定的市场趋势。那些将消息当作市场趋势成因的人,也许会在    赌赛马中更加走运,而不是凭他们的能力来正确揣度重大消息的意义。所以    , “看清森林”的唯一途径是站在环绕的树木上面。      艾略特认为,不是消息,而是其他什么东西形成了市场中清晰的模式。总的来说,需要着 重分析的问题不是消息本身,而是市场将或看上去将消息至于何等重要的地位。在乐观 主义不断上升的时期,市场对一则消息的明显反应常常与市场处于下跌趋势时的不同。 在历史价格走势图上,标示艾略特波浪行进很简单,但从有记录的股票市场活动中找出 战争这种戏剧性的人类活动却是不可能的。所以,与消息有关的市场心理有时是有用的,     特别是当市场的反应与人们“通常”期望的相反的时候。   我们的研究表明,消息不仅落后于市场,而且遵循完全相同的行进方式。在牛市的浪 1和浪2期间,报纸头版报道的是会引起恐惧和忧郁的消息。基本面通常看上去糟糕透顶, 因为市场新一轮升势的浪2还要考验底部。令人鼓舞的基本面在浪3期间再次出现,并在 浪4的初始阶段暂时达到顶峰。它们在浪5期间又开始分化,而日就像浪5的技术面,不再 如浪3时的礼物那样使人印象深刻  (见第三章的“波浪个性”)。在市场的顶峰,基本面仍然一片光明甚至更好,但市场对此无 动于衷,转而下跌。调整明显开始以后,不利的基本而开始再次兴起。

消息,或“基本面”, 因此被一二个波浪从市场中抵消。这种事件的同步行进,是人类事物中统一的信号,而且 印证了作为人类经验组成部分的波浪理论。   在解释时间差的努力中,技术分析人士认为市场“不理会未来”,也就是市场实际上事 先正确揣度了社会条件的变化。这个理论原本是有诱惑力的,因为在先前的经济发展甚 至社会政治事件中,市场好像感觉到了它们发生之前的变化。然而,投资者是有洞察力的 这种观点实在是有些异想天开。几乎可以肯定,实际上人们的情绪状态和情绪趋势,就像 市场指数反映出的那样,导致他们以最终影响经济统计和政治活动的方式行为,即,制造 “消息”。因此,总结我们的观点可以得出:就预测目的来说,市场就是消息。

随机行走理论

在学术界,统计学家已经建立了随机行走理论。这个理论认为,各种股票价格随机运 动,而不是按照可预测的行为模式运动。根据这个理论,股票市场分析毫无意义,因为研 究趋势、模式、或个别证券的内在强弱徒劳无获。业余人士,无论在他们的领域内多么成 功,常常发现很难理解陌生古怪、“不合情理”、反复无常,以及看似随机的市场运动方式。 学者是有头脑的人,为了辩解他们对预测市场行为的无能,他们中的有些人就断言这种 预测是根本不可能的。许多的事实驳斥了这种论断,而且并非所有的事实都是抽象的。例 如,仅仅是那些每年要做出成百上千个甚至成千上万个交易决定的成功职业交易者的存 在,就像那些努力在职业生涯中创造辉煌业绩的投资组合经理和分析人士的存在那样, 直截了当地否定了随机行走的观点。从统计上讲,这些表现证明激发市场行进的力量并 非随机的或纯属巧合的。市场有其本性,而且有些人注意到了这种本性并取得了成功。一 个每周做出几十个决定,而且每周都赚钱的短线交易者,已经达到了比(在一个随机世界 中)连续掷五十次硬币而且每次落地时都是“头像”朝上的更小的概率。大卫·伯嘉米尼在他 的著作《数学》中写到:            掷硬币是概率论中人人都尝试过的练习,要头像还是要徽章是一种公平的赌博    ,因为每种结果的概率均是一半。谁都不能指望在二次投掷中就有一次是头像    朝上,但是投掷次数一多,结果就趋向平均。要想连续五十次都是头像朝上,    就是让一百万个人每分种投掷十次硬币,每周四十个小时,这样每九个世纪就    会出现一次这种情况。    随机行走理论是如何脱离实际的例证是NYSE从1978年3月1日740点的最低点开始的 八十九个交易日的走势图,如图2 -16以及对它的列论。就像在那里证明的以及图5— 5的大循环浪走势那样,NYSE 的活动并非没有韵律和原因地创造了一种凌乱无形的走势 。时复一时,日复一日,年复一年,DJIA的价格变化创造着连串的波浪,这些波浪可以分 解并进一步细分成与艾略特在四十年前总结出的基本原则相适应的模式。因此,就像本 书的读者可以看到的那样,艾略特波浪理论在每个回合都对随机行走理论提出挑战。

技术分析

艾略特波浪理论不仅能支持走势图分析的有效性。而且可以帮助技术分析人员判断哪个 结构更有实际意义。因为,正如波浪理论那样,技术分析(正如罗伯特·I)·爱德华兹(Robert  D Edwards)和约翰玛吉(John Magee)在他们的著作《股票趋势技术分析(Technical Analysis  of Stock Trends)》中说的那样)通常把“三角形”的构成作为一种趋势内的(Intra- trend)现象.“楔形”的概念同艾略特的倾斜三角形的一样,并有相同的含义。旗型(Flag)和 长条旗型(Pennant)是锯齿形调整浪和三角形调整浪。“矩形”通常是双重三浪或三重三浪。 双头(Doubk Tops)通常是平台形调整浪引起的,而双底(Double  Bottoms)则归因于衰竭的第五浪。    著名的“头肩顶”模式可以用一种普通的艾略特顶来识别(见图7 -3),而一个“不能奏 效”的头肩顶模式可能包含艾略特理论中的扩散平台形调整浪(见图7 -4)。注意,在二个 模式中,常常伴随头肩顶结构的成交量萎缩,是一种与波浪理论完全兼容的特征。在图7 -3 中,当波浪属于中浪级或更小的浪级时,浪3的成交量最大,浪5的则小一些,而浪B的 更小。在图7— 4 中,推动浪的成交量最大,浪B的则小一些,而浪C的第四浪的成交量最小。  bol703

在两种方法中,趋势线和趋势通道的运用非常相似。支撑和阻力现象在普通的波浪行 进和熊市的极限(第四浪的密集成交区域(Congestion)是对后来下跌的支撑) 中显而易见。大成交量和价格波动(缺口)是“突破”的明显特征,这种突破通常与第二浪同时发生,正如 在第一章中讨论的那样,第三浪的个性与之相应。      尽管有这种兼容性,但是我们在使用波浪理论数年后发现,将经典的技术分析应用于股 票市场平均指数给我们的感觉是,我们是在现代技术时代约束自己使用石器。    那些被称为“指标”的技术分析工具,常常在判定和印证市场的动量状态或通常伴随 每种类型波浪的心理背景中极为有用。各种投资者的心理指标,如那些跟踪卖空、期权交 易和市场观点民意测验的指标,在C浪、第二浪和第五浪的终点达到最高水平。而各种动 量指标揭示了第五浪以及扩散平台形调整浪中的B浪中的逐渐衰退的市场力量(也就是价 格变化的速度,广泛性以及较小浪级中的成交量),创造了“动量背离”。既然一个独立技术 指标的效用会因为市场机器的变化而变化或消失,我们极力建议将它们用来协助正确计 数艾略特波浪,而不是完全依靠它们,以致于忽略了明显预示的波浪计数。实际上,波浪 理论中的指导方针,有时已经说明了一种使暂时的交替变化或某些市场技术指标的无能 变得可以预测的市场环境。

“经济分析”手段

用利率趋势、典型的战后商业循环行为、通货膨胀率和其他标准来预测经济的变化,从而 预测股票市场,是当前在机构基金经理和顾问中最流行的方法。我们认为,不听信市场本 身而预测市场的努力,注定是要失败的。按说,市场是经济最可靠的预测者,而反过来并 非如此。而且,用历史观点来看,我们强烈地感觉到,尽管各种经济条件在一段时期内可 以通过某种途径与股票市场相联系,但这些关系似乎不宣而变。例如,有时经济衰退从熊 市的起点开始,而有时它们直到熊市的终点才出现。另一个不断变化的关系是通货膨胀 和通货紧缩的显现,它们中的每一个在某些情况下对股票市场来说是助涨的,而在其他情况下又是助跌的。相似地,资金紧张的忧虑使许多基金经理从1978至今不敢入市,就像 同样的忧虑使他们在1962年的暴跌期间不断投资一样。利率不断下调常常伴随着牛市, 但也伴随着非常糟糕的市场下跌,如1929至1932年的那次下跌。

当艾略特认为波浪理论是人类努力的所有领域,甚至是专利申请频率的证明时,已故的 汉密尔顿·博尔顿特别指出,波浪理论在传达回溯至1919年的货币趋势的变化中非常有用 。沃特·E·怀特在他的著作《股票市场中的艾略特波浪(Elliott Waves in the Stock  Market)》中也发现,波浪分析在解释货币数值的趋势中非常有用,正像这段节录指出的那 样:            最近几年,通货膨胀率已经是对股票市场指数非常重要的影响,如果绘制消费    者价格指数(从一年前开始)的百分比变化,那么1965年至1974年后期的通货膨    胀率就表现为一个1—2—3—4—    5的艾略特波浪。一个与前一个战后商业循环不同的通货膨胀循环已经从1970    年起开始发展,而且未来的循环发展尚未可知。但是,波浪在说明如1974年来    期那样的转折点中很有帮助      在许多不同系列的经济数据中,艾略特波浪理论概念对判定转折点很有助益。例如,怀特 说的“趋向于领先股票市场转点”的银行自由准备金净值(Net Free Banking  Reserve)在1966至1974年的大约八年中实质上是负的。1974年末的五浪下跌的终点意味着 一个主要的买入点。     作为验证波浪分析在货币市场(Money Market) 中的效用,我们出示了图7— 5,这是一幅2000年到期的,年利率为8- 3/8的美国长期国债价格的波浪计数。即使在这个为期九个月的价格模式中,我们也能看 到对艾略特行进过程的反映。在这张走势图中,我们有二个交替的例子,因为每个第二浪 都与每个第四浪交替,如果一个是锯齿形调整浪,那么另一个就是平台形调整浪。上升趋 势线包容了所有的反弹。第五浪形成了一个延长浪,这个延长浪本身就处在一个价格通 道中。在研判的目前阶段,几乎是一年中的 最佳债券市场反弹很快就要出现。
因此,当货币现象以复杂的方式与股票价格相关联时候,我们的经验是,这些价格运 动总能创造出一种艾略特波浪模式。显而易见,影响投资者管理他们的投资组合的东西, 很可能也在影响银行家、商人和政治家。当各种水平上的力的相互作用数不胜数、相互缠 绕的时候,我们很难区分哪个是结果,哪个是成因。作为一种对大众心灵的反映,艾略特 波浪在所有类别的人类行为中扩展它们的影响。bol704

外生的力量    外生的力量可能正在触发各种人类尚未理解的循环和模式,我们并不拒绝接受这种 想法。例如,多年来,一些分析人员一直怀疑太阳黑子的出现频率与股票市场指数之间有 一种联系,因为电磁辐射的变化会影响人们的群体心理—— 包括投资者的心理。1965年,查尔斯·J·柯林斯曾发表过一篇题为“一项太阳黑子活动对股 票市场影响的调查(An Inquiry into the Effect of SunsPot Activity on the Scock  Market)”的文章。柯林斯说,自1871年起,大熊市通常会在太阳黑子活动超出某个水平的 年份之后出现。最近,R·伯尔(R. Burr)博士在他的《生存的蓝图(Blueprint for survival  )》中报告说,他已经发现了地球物理循环与行星电势变化之间的密切联系。几项研究已经 指出电离子和宇宙射线在大气中的撞击变化会对人类行为造成一种影响,这种影响可能 受月球和行星循环的控制。实际上,一些分析人员曾利用明显影响太阳黑子活动的行星 汇聚,成功地预测了股票市场。1970年10月,《斐波纳奇季刊(The Fibonacci  Quarterly)》( 由美国加州的桑塔-克拉拉大学(Santa Clara University) 的斐波纳奇协会(The  Fibonacci Association) 出版)曾发表过里德硕士(B.A.  Read)的一篇文章,他是美国陆军卫星通讯署(U.S. Army Satellite Communications  Agency) 的一名上尉。这篇题为“太阳系中的斐波纳奇级数”(Fibonacci series in the Solar  System)的论文认为,行星间的距离和周期服从斐波纳奇关系。与斐波纳奇序列数字相关 联说明,股票市场行为与影响地球生命的地球之外的力量之间,可能不只是随机的联系。 然而,我们长久以来就赞同社会行为的艾略特波浪模式源自于人类的精神和情绪及其在 各种社会环境中导致的行为倾向的假设。如果这些倾向因外生的力量而触发,或受外生 的力量约束,那么有人将会证实这种联系。

如您喜欢此文章请点下面分享按钮↴峰汇在线 » 艾略特 波浪理论 —– 第七章 分析市场的其他方法及其与波浪理论的关系
上一篇:
下一篇: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