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您的持续关注
我们会做得更好

《股市晴雨表》第五章 道氏理论:应用于投机



第五章 市场大势

在继续讨论查尔斯·H·道在《华尔街日报》的专栏中提出的关于股票价格运动的著名理论(表现为平均指数)的时,我们可以说并且必须强调指出, 他有意地创造了一种科学而实用的晴雨表。请注意温度计与晴雨表的区别。温度计能记录某一时刻的实际温度,正如股票记录器记录实际的价格一样,但是晴雨表的 特有功能是预测。这是它的价值所在,也是道氏理论的价值所在。股票市场是我国(甚至于世界)商业的晴雨表,这个理论能告诉你如何分析它。

平均指数本身就足够了

有充分的理由可以证明这个理论能独自完成这项工作。华尔街一直被称为“国家繁荣的肮脏的源泉”,而我们并不需要关心这些容易引起事端的形容 词。股票交易所中的交易规模和趋势代表着华尔街对过去、现在和将来的全部理解,并适用于经过折算的未来。完全不必像某些统计专家们那样,在平均指数之外增 加商品价格指数、银行结算额、外汇波动、国内和国外贸易量等其他内容。华尔街早已把这一切考虑在内,恰如其分地把它们视为用于预测未来的过去的(或者刚刚 过去的)经验。它们只不过是引起未来天气变化的原因而已。

人们通常迷信地认为,华尔街存在着“强大的利益集团”,他们垄断着信息并以此为自己谋取私利,专门负责调查所谓的银行和金融业超级控制权的普 约委员会即为一例。股票市场远不是这些人所能代表的,而且华尔街的利益集团很少联合起来行动,除非是像l如7年危机时那样暂时联合起来似结束一次恐慌。每 个利益集团(甚至包括他们暂时结成的联盟)在预测股票市场时都会经常犯错误。在H.H·罗杰斯和被视为最有权力的标准石油集团活跃的时期,我曾了解到这个 集团对股票的错误判断达数月甚至数年之久。亨利·H·罗杰斯在判断大企业所面临的商业条件方面可以算是最精明的了,但是我曾听他本人严肃地说过,犯错误的 不是他,而是股票市场和任性的公众。

任何操纵行为都无能为力

道正确地指出,华尔街可以得到的任何微小信息都会像最明朗的信息一样在价格运动中提前反映出来。市场不会告诉你今天的商业条件如何,它说的是 几个月以后的事。既使操纵行为所包括的股票并非一种而是几种,市场仍然会作出同样的回答,操纵行为对此无能为力。操纵者只能预测他预期和希望的价值(有时 是错误的),公众投资者将在以后对此作出评价。在基本的熊市不可能实现旨在推动市场上扬的操纵行为。任何成功的精心策划的操纵行为——它们的数量很少—— 都出现在基本的牛市时期,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市场比操纵者们看得更远。无论华尔街还是其他各大市场的经验都表明,操纵行为在下跌的市场中几乎是不存在的。熊 市的交易者会拿着自己的捕捞许可证,亲自动手。基本的熊市运动总是以未来事件为保证的,在1917年这种例外;情况下是可怕的未来的可能性。

写于牛市之中

1900年6月末的交易量少得可怜,四个月以后麦金利重新当选为总统,也正是从此时开始了一次长达26个月的牛市。1901年5月的恐慌使它 暂时中断,但这次由北太平洋铁路公司股票抛售事件引发的恐慌只是一次典型的次级运动(或许比较剧烈)。也正是在这个牛市期间,道在《华尔街日报》发表了那 些经常被本文提及的文章,因为它们包含着他的理论的主要内容。他创造出一种实用的晴雨表,并且出于个人的禀性而不断地应用它,以验证它是否具有可靠的预测 能力。令人遗憾的是,他没能亲自在随后12个月的熊市中检验它。后来出现的所有市场运动(上升或者下降)都已经证明了他的理论的价值。

如果运用于市场整体而不是某种或少数股票的情况,他的预测在那次牛市自始至终都是非常正确的。他正确抓住了价格向价值调整的这个本质问题。他 的论断性文章发表于l902年7月,不久后他就离开了人世。他在那些文章中预言:价格正在超过价值,数月之后市场将会预期铁路收益下降,大工业集团的发展 至少会减慢,其他部门的交易也将萎缩。

基本运动

应该在此处给出自道写文章预测到1921年牛市末期之间的基本运动情况。它们分别是:

1.上升 1900年6月到1902年9月
2.下降 1902年9月~l903年9月
3.上升 1903年9月一1907年1月
4.下降 1907年1月一1907年12月
5.上升 1907年12月一l909年8月
6.下降 1909年8月一1910年7月
7.上升 1910年7月一1912年10月
8.下降 1912年10月一1914年12月
9.上升 1914年12月一1916年10月
10.下降 1916年10月一1917年12月
11.上升 1917年12月一1919年10一11月
12.下降 1919年11月一1921年6—8月
13.上升 1921年8月一1923年5月
14.下降 1923年5月一1923年10月
15.上升 1923年10月一

已故的J·P·摩根认为他“创造了美国的牛市”,这张表证明了他的观点。在23年的时间里,牛市的长度差不多是熊市的两倍。七次牛市的平均期限是25个月,而七次熊市的平均期限是15个月。

从表中可以看到,最长的一次上升运动是从1903年9月22日到1907年1月5日。平均指数的实际顶点出现在1906年1月22日,随后是 数月之久的不规则的下跌以及同样不规则的重新回到前次最高点的反弹(都发生在1906年)。因此有人把这个时间视为基本运动的终结点,尽管随后在1906 年出现了有史以来持续时间最长的次级运动。这一年是个例外,旧金山大地震即说明了这一点,我们以后将专门对此进行全面讨论。其他五次牛市所持续的时间从 19个月以上到差几天27个月不等。

惊人的预言

此处提到的6次熊市中最长的一次为期近27个月,其间经历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和股票交易所的百日停业,到1914年圣诞节前结束。有人可 能还记得,那是一个黑色的圣诞节。但是随后在1915年出现了军需品生产的极大繁荣(美国当时还未参战)——股票市场极其准确地预测到这次繁荣,而此时的 商业界甚至还没有理解其中的意义。

六次熊市中有两次的时间不足一年,其中的一次仅有几个月,另一次则不足15个月。此处的材料似乎足以说明熊市的期间通常要比牛市短;或许这正如在基本的上升阶段出现的次级下跌运动简短而剧烈一样,慢慢吞吞的反弹比下跌需要更多的时间。

市场永远是正确的——

以后的分析将表明,在所有这些大的市场运动期间,利用股市晴雨表预测商业在不久的将来的发展状态是可能的。如果这些讨论不能让非金融界的外行 们了解其内容,不能让那些在有生之年从未买过一种投机性股票的人提起兴趣,它们将是徒劳的。晴雨表是任何航海船只不可或缺的工具,无论是最小的沿海帆船还 是“艾奎塔尼亚”号轮船。基普林诗歌中的“博利瓦淹没在茫茫大海中”,绝望地看着“那些该死的航轮的灯光从身边经过,像一座气势辉煌的酒店”;但是晴雨表 对他的作用和对航轮舰桥上的驾驶室的作用是相同的,甚至更有过之。没有哪个企业小到可以忽视股市晴雨表的地步,当然也没有哪个企业大到这种地步。实际上大 企业在管理中所犯的最严重错误就是,当无情的、公正的股市提醒他们注意前方的恶劣天气时,这些在商海中驾驶航轮的人没有给予重视。

——而且从不需感谢

已故参议员多利弗在美国参议院阅读《华尔街日报》的一篇评论文章时说过:
“听听市场的无情判决吧”,他发现这个判决是非常正确的;因为它是(也必须是)以所有证据为基础的,尽管有时目击者在提供证据时是不自觉的和被迫的。

乡村政治家们可以很轻松地让华尔街成为经济萧条的替罪羊,这是毫不奇怪的,虽然他们对自己选区的农民的感情并不比我们深厚。华尔街在他们眼中 是罪恶之地,因为他们愿意让华尔街为自己所发现并预测到的情况负责。前文说过,灾难的预言者总是让自己招人怨恨,如果他的预言成为事实,这种怨恨就更大 了。但是华尔街的预言实现了。它对繁荣的预言虽然显而易见,却被人遗忘了;但是它对灾难的预言却被人记着,因为也正是这些人忽视了它的预言,他们更希望把 罪过推给自己之外的人。

华尔街是农民的朋友

出于忌妒心理,政治家们把华尔街这个必不可少的全国金融中心称为“地方性的”。尽管农民在充满地方政治色彩的《联邦储备法案》中极力要建立 12个这样的中心,这个国家却只能拥有一个。农民们(或者其政治发言人们)说:“华尔街对农业又了解多少呢?”华尔街知道的事比所有农民加在一起所知道的 事还要多,包括已经被农民忘记的事。此外它还能在任何时候立即更新自己的记忆。它雇佣最能干的农民,它的专家甚至比我们敬佩却不了解的农业部的专家更优 秀,农业部的出版物既使受到农民的冷落也不会在华尔街被错过。

1919年10月末和11月初,农民们还在不明智地以每蒲式耳3美元和每磅40美分的价格囤积小麦和棉花,但是已经开始下跌的股市比农民更清 楚小麦和棉花的情况。这个晴雨表告诉农民立即出击,在时间还允许的时候以市价卖掉所有货物以拯救自己。然而农民诅咒华尔街和联邦储备银行系统以及任何事 物,只是保护自欺欺人和充满偏见的自我。他们认为只要让自己的国会议员们用斧头砸碎晴雨表就可以改变一切,他们试图砸碎芝加哥和明尼阿波利斯谷物交易的晴 雨表以及新奥尔良和纽约棉花交易的晴雨表。20年前,德国在农民的要求下以毁灭性的立法取消了谷物交易的晴雨表。结果又如何呢?它被迫在废墟上重新建立晴 雨表,而农民也事先为此付出了代价。德国人终于知道了让市场自由运转的道理,而英国人从来就没对此表示怀疑,也正因为这样才建立起一个伟大的帝国,拥有全 世界最广泛的商业贸易。

如您喜欢此文章请点下面分享按钮↴峰汇在线 » 《股市晴雨表》第五章 道氏理论:应用于投机
上一篇:
下一篇: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