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您的持续关注
我们会做得更好

“缠中说禅”股市技术理论 第三章 操作指导 第十一节 预 测



第十一节    

    一、基本概念

预测原义:对后期趋势进行估计。

预测含义:不进行任何预测,对后期可能的走势进行完全分类,按级别划定清晰的边界,并预设好操作方案,根据实际走势按照原则当机立断进行机械操作。

    二、应用要点

正如同量子力学的测不准原理,任何关于预测的理论,其最大的原理就是测不准。

所有预测的基础,就是分类,把所有可能的情况进行完全分类。

对于预测分类的唯一正确原则就是不进行任何排除,而是要严格分清每种情况的边界条件。

有了分段的边界原则,按着操作就可以。

所有的预测都是当下给出的,第一层次,就是要达到:当机立断。

真正的操作者,都有一套操作的原则。按照原则来,就是最好的预测。

    三、分析理解

1、何谓预测?一般的预测是什么把戏?而科学严密的预测究竟是怎样的,本理论是如何成为最精确最当下预测的,这都要在这里说明。真正的预测,就是不测而测。当然,这和一般通常的预测不是一个概念。

市场的所有走势,都是当下合力构成。一般情况下,政策或规则的分力,至少在一个时间段内保持常量。所以,一般人就忘记、忽视其存在。但无论是常量还是随着每笔成交变化的变量,合力都是当下构成的。常量的分力,用F(t)表示,只是表示其值是一个常量或者是一个分段式常量。这些常量的分力,并不是永恒的常量,往往是分段式的,其变化是有断裂点的。很多基本面上的分力,都有这个特点。这些断裂点,构成预测上的盲点。当然,进行基本面分析,对宏观面进行大面积的考察,可以尽量减少这些盲点,但不可能完全消除。这因素的存在,已使得所有一般意义上的精确预测可能变成一个笑话。况且基本面上的因素,也是合力的结果。政治、经济等等方面,哪个不是合力的结果?现在的世界政治、经济格局,就是众多合力的结果,一个国家里的就更是这样了。

比前面这些更深刻的,站在哲学的角度,预测也是一个分力。就如同观察者本来就被假定在观察之中,所有观察的结果都和观察者相关、被观察者所干预。以观察者为前提,预测也是同样的方式介入到被预测的结果之中。正如同量子力学的测不准原理,任何关于预测的理论,其最大的原理就是测不准。

那么,如果一切都不可以预测,那本理论的意义何在?一切虽然不可以预测,但一切走势类型的可能结构与类型,却是可以分类的,每一类之间都有着明确的界限。因此,你唯一需要的,就是观察市场当下的走势,让市场去选择可能的结构与类型,然后根据市场的选择来选择。注意,这对于大资金来说一样的,无论任何规模的资金,归根结底都只是市场的分力,不是合力本身,企图把自己当合力本身,把自己装扮成上帝的,最终的结局都是死无葬身之地。只要是分力,就要观察市场当下的反应,根据市场反应的当下选择来选择。必须明确两点:一是买卖点操作后,等待是一个最关键的过程,必须密切关注相应的走势类型的生长与分类选择,这一切都是当下的。二、买卖点本质上是走势类型的生长状况与分类决定的,反过来,某些买卖点的出现,又使得走势类型的生长状况分类有一个明确的界定,这些都是观察市场细节的关键之处。所以,所有预测的基础,就是分类,把所有可能的情况进行完全分类。

有人可能说,分类以后,把不可能的排除,最后一个结果就是精确的。这是脑子锈了的想法,任何的排除,等价于一次预测。每排除一个分类,按概率的乘法原则,就使得最后的所谓精确变得越不精确,最后还是逃不掉概率的套子。对于预测分类的唯一正确原则就是不进行任何排除,而是要严格分清每种情况的边界条件。任何的分类,其实都等价于一个分段函数,就是要把这分段函数的边界条件个确定清楚。例如下面的函数:

f(X)=-1,X∈(-∞,0),f(X)=0,X=0,f(X)=1,X∈(0,∞)

关键要搞清楚f(X)取某值时的X的范围,这个范围就是边界条件。在走势的分类中,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不可能取负值,也就是从[0,∞)进行分类,把该区域分成按某种分类原则分为N个边界条件。边界条件分段后,就要确定一旦发生哪种情况就如何操作,也就是把操作也同样给分段化了。然后,把所有情况交给市场本身,让市场自己去当下选择。例如,前几天,用前期两高点和10日线进行分类,那自然就把走势区间分类成跌破与不跌破两种。然后预先设定跌破该怎么干,不跌破该怎么干,如此而已。这就是最本质的预测,不测而测,让市场自己去选择。最后市场选择了不跌破,那就继续持有。所有的操作,其实都是根据不同分段边界的一个结果,只是每个人的分段边界不同而已。

因此,问题不是去预测什么,而是确定分段边界。例如,前两天用前期两高点分类有意义,现在再用,就没什么意义了。现在就可以完全用均线系统来分类。有了分段的边界原则,按着操作就可以,还需要预测什么?又有什么可预测的?世界金融市场的历史一直在证明,真正成功的操作者,从来都不预测什么。即使在媒体上忽悠一下,也就是为了利用媒体。真正的操作者,都有一套操作的原则,按照原则来,就是最好的预测。

那么,本理论中的分型、笔、线段、走势中枢、走势类型、买卖点等等,是不是预测呢?是也不是。因为本质上本理论是最好的一套分段原则。这一套原则,可以随着市场的当下变化,随时给出分段的信号。按照本理论来的,其实在任何级别都有一个永远的分段: X=买点,买入;X=卖点,卖出;X属于买卖点之间,就持有。而这持有的种类,如果前面是买点,卖点没出现,就是股票,反之就是钱。按照分段函数的方法,本理论就有这样一个分段操作的最基本原则。

因此,如果你真学习和按本理论来操作,就无须考虑其他系统,或者说其他系统都只能是参考。本理论,任何时候都自然给出当下操作的分段函数,而且这种给出都是按级别来的。所以本理论反复强调,你先选择好自己的操作级别。否则,本来是大级别操作的,看到小级别的晃动也晃动起来,那是有毛病。给出分段函数,就是给出最精确的预测。所有的预测都是当下给出的,这才是真正的预测。这种预测,不需要任何概率化的无聊玩意,也没有所谓预测成功的忽悠或兴奋。这种预测的成功每一当下都发生着。

在操作时,后续的所有可能面对的情况与对策都必须了然,否则就没资格操作。对于一个真正的操作者,没有任何情况是意外的。因为,所有的情况都被完全地分类了,所有相应的对策都事先有了,只是等着市场自己去选择,去触及我们事先给定的开关。

有人可能问,如果出现回探的情况,那么可能在背驰买的出不掉。显然,这种情况是很可能的,因为T+1,该反应的时间你可能没资格卖。不过,一个很简单的对策就是,你必须买比大盘要强势的股票,也就是先于大盘的股票。这样,一旦大盘回转,这类的股票走势都会比大盘强,这样自然有足够的空间让你选择。注意,最好的选择是比大盘稍微先一点的,而不是完全逆于大盘的,因为后者,往往有可能补跌,或者逆着大盘洗盘。

市场是有规律的,但市场的规律并不是显而易见的,是需要严格的分析才能得到。更重要的是,市场的规律是一种动态的,在不同级别合力作用下显示出来的规律。企图用些单纯的指标、波段、波浪、分型、周期等等预测、把握,只可能错陋百出。但只要把这动态的规律在当下的直观中把握好、应用纯熟,踏准市场的节奏,并不是不可能的。

2、市场价格是否完全反映所有信息,可以随意假定。无论何种假定,都和实际的交易关系不大。交易中,你唯一需要明确的,就是无论市场价格是否完全反映信息,你都必须以市场的价格交易。同时你的交易将构成市场的价格。对于交易来说,除了价格,一无所有(成交量可以看成是在一个最低的时间段内按该价格重复成交的数量的交易单位)。这一切,和市场价格是否反映所有信息毫无关系。因为所有价格都是当下的,如果当下的信息没被市场反映,那它就是没被市场当下反映的信息。至于会不会被另一个时间的价格反映是另外的事情。站在纯交易的角度,价格只有当下,当下只有价格。除了价格与依据时间延伸出来的走势,市场的任何其他东西都是可以忽略不计。

价格也和人是否理智无关。无论你是否理智,都以价格交易,而交易也被价格。这是无论任何理论都必须接受的事实:交易,只反映为价格,以某种价格某个时间的交易,这就是交易的全部。至于交易后面的任何因数,如果假定其中一种或几种决定了交易的价格,无论这种因数是基本面、心理面、技术面、政治面还是什么,都是典型的上帝式思维,都是无聊勾当。其实,对于价格来说,时间并不需要特别指出,因为价格轨迹中的前后,就意味着时间的因数。也就是说,交易是可以按时间排序的,这就是交易另一个最大的特征:交易是有时间性的,而这时间,不可逆。在物理还在探讨时间是否可逆时,对于交易空间的探讨,这最困难的时间问题,就已经有了最不可动摇的答案。而本理论,当然也是以这交易时间的不可逆为前提,如果今天的交易可以变成昨天的或者干脆不算了,那本理论马上土崩瓦解。

交易,当然是有规律的,而且这规律是万古不变的,归纳上述就是:交易以时间的不可逆为前提完全等价地反映在价格轨迹上。满足该规律的市场就是价格充分有效市场。本理论,就是针对这种价格充分有效市场的。而这种市场,至少对应了目前世界上所有正式的交易市场。

以前所有市场理论的误区都在于去探讨决定价格的交易后面的因数。交易是人类的行为,人类就像疯子一样,即使其行为可探讨,在交易层面也变得没什么可探讨的。所有企图解释交易动机、行为的理论都是没有价值的。不管人类的交易有什么理由,只要交易就产生价格,就有价格的轨迹,这就足够了。站在纯交易的角度,唯一值得数学化探讨的就是这轨迹。其他的研究都是误区,对交易毫无意义。

那么,价格是随机的吗?这又是一个上帝式的臆测。决定论和随机论,其背后的基础都是一个永恒因数论,一个永恒模式论。也就是,价格行为被某种神秘的理论所永恒模式化。无论这种模式是决定还是随机,这种假设的荒谬性是一样。交易,只来自现实。因此,价格是被现实的交易所决定的。相应,上面的顾虑就可以扩充为:交易是现实的行为,交易以时间的不可逆为前提完全等价地反映在价格轨迹上。

交易的现实性是交易唯一可以依赖的基础。那么交易的现实性反映了什么,有什么可能的现实推论?首先,人的反应是需要时间的,就算是脑神经的传输,也是需要时间的;其次,社会结构的现实多层性以及个体的差异性决定了,任何的群体性交易都不具有同时性。也就是说,即使是相同原因造成的相同买卖,都不可能同时出现,必然有先后。交易具有延异性,不会完全地趋同,这是交易能形成可分析走势的现实基础。

由于交易具有延异性,没有绝对的同一性。即使对于严格一种因数决定交易行为的系统,也依然能产生可分析的价格轨迹。任何群体性的交易行为,不会出现完全的价格同一性。也就是说,不会永远出现所有人同一时刻的同一交易。而一个完全绝对趋同交易,就等价于一个赌博,所有的买卖和买大小没任何区别,这样的系统是否存在?只要交易不会完全地趋同,那么这个交易就可以用本理论来描述。本理论的另一个界限就在此。

本理论只有这两个界限,只要是价格充分有效和市场里的非完全绝对趋同交易,那本理论就永远绝对有效。这种绝对性就如同压缩影射不动点的唯一性对完备的距离空间一样。至于有多少人学习,应用这个理论,对理论本身并没有任何实质的影响。因为,即使所有人都应用本理论,由于社会结构以及个体差异,依然不会造成一个完全绝对趋同交易。这样,本理论依然有效。而更重要的是,本理论,并不是一个僵化的操作,都是永远建立在当下之上的。例如,一个日线级别被判断进入背弛段,由于某种当下的绝对突发事件,使得小级别产生突发性结构破裂最终影响到大级别的结构,这时候,整个的判断,就建立在一个新的走势基础上了。而往往这时,实际的交易并没有发生。一般人,总习惯于一种目的性思维,往往忽视了走势是当下构成中的。而本理论判断,同样是建筑在当下构成的判断中。这是本理论又一个关键的特征。这种理论的当下性,按学历,是初中的课程。

而本理论,最终比的是人本身。虽然乾坤大挪移的第八重不能肯定打不过第九重,但任何非乾坤大挪移的,肯定打不过第八重。有一种武功是高出其它孤峰而上的,因为起点已经大大超越了。其他那些起点就错了,又怎么能比?显然,不可能所有人都相信应用本理论。因此,那些不用本理论的人,就成了本理论吸血的对象。现实中,这种对象不是太少,而是太多了。其次,如果有庄家、基金偷学了这种方法,这就等于乾坤大挪移比第几重了。而且对于大资金来说,至少要比散户高出两重,才可能和散户打个平手。因为资金大,没有更高的功力,怎么能挪移起来?更重要的是,级别越大,企图控制干扰所需要的能量越大。对于周线级别以上,基本就没人能完全控制了。如果真是出现个个庄家、基金争学本理论的情况,那么除了在小级别比功力外,功力浅的完全可以把操作级别提高来加强安全性。更重要的是,应用相同的理论,在现实中也不会有相同的结果。现实就是一个典型的非完全绝对趋同系统。在不同的资金规模、资金管理水平,选股策略、基本面把握、交易者性格、气质等情况下,自然地呈现不同的面貌,这就保证了同一理论交易的非完全绝对趋同。

对本理论有一点是必须明确的,就是本理论是对价格充分有效市场非完全绝对趋同交易的一个完全的数学公理化理论,唯一需要监控的就是价格充分有效市场与非完全绝对趋同交易这两个前提是否还存在。更重要的是,这归根结底是一套关系人的理论,只能不断在交易中修炼,最后比的可是功力。例如,就算是背驰这么简单的事情,就算是同一种方法,当成为群体性行为时,比的就是心态与功力。心态不好、出手早或出手迟的,就会在价格上留下痕迹。甚至当趋同性较强时,会使得级别的延伸不断出现,那就让功力深的人得到一个更好的买入或卖出价格。这些细微的差别积累下来,足以使得赢利水平天差地别。这也是为什么本理论可以把理论公开的一个深层原因。因为本理论是对价格充分有效市场非完全绝对趋同交易的一个客观理论。即使公开了,也不会让这理论有任何改变。至于理论可能造成的趋同交易加大,也早在本理论的计算中,这里比的是当下的功力。

无论你用什么交易方法,只要是在价格充分有效市场非完全绝对趋同交易里,你就在本理论的计算中;而要在本理论里功力日增,就首先要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人。交易,不过是人类行为的一种。要成为成功的交易者,首先要对人类的行为穷其源,得其智慧。否则,一个糊涂蛋,什么理论都是白搭。本理论的基础部分,只是把现实的真相解剖出来,但这远远不够。看明白与行得通,那是两回事情。当然,看都看不明白,是不可能真的行得通的。而行,就是修行,“见、闻、学、行”,缺一不可。本理论如同大道,不需要私藏着,都可以学、都可以行。但能否行到不退转的位置,是否最终还是“学如不及,犹恐失之”,那就要靠每个人自身的修行了。

理论,只是把现实解剖。但真正的功力,都在当下。不光要用理论的眼睛看清楚现实,更要逐步让自己和走势合一。而行的初步功力是什么?归根结底就是“恰好”,这个“恰好”是动态的。无论多少人,每个人的行为当成一个向量,所有人的行为最终构成走势的向量,而所谓的“恰好”,就是这个总向量本身。而如何才能永远和这总向量一致?就要首先把自己变成一个零向量,有也只有当一个零向量加入到任何一个向量叠加系统里,才不会影响到最终的总向量的。把自己的贪婪与恐惧去掉,让市场的走势如同自己的呼吸一般,看走势如同看自己的呼吸,慢慢就可以下单如有神了。你的交易,就是顺着市场的总向量的方向增加其力度而已,这才是真正的顺势而为。只有这样,才算初步入门;才能逐步摆脱被走势所转的可悲境地;才能让自己和走势合一,和那永远变动的总向量一致而行。至于走势分析的学习,只不过是门外的热身而已。

有人可能要追问,如果所有人都变成零向量,那又如何?交易市场存在的基础,就是人的贪婪与恐惧。如果所有参与交易市场的人都没有贪婪与恐惧,那市场就没了,资本主义就没了,货币就被消灭了。那时候,本理论自然就不存在了。只有对这个以人的贪婪、恐惧为基础的市场进行“不相”之,才能长期有效地吸取这市场的血。本理论的基础部分,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把交易市场建筑在严密的公理化体系上,就是要把市场的本来面目还原,让人的贪婪、恐惧无所遁形。只有明确地知道市场当下的行为,才可能逐步化解贪婪与恐惧。把交易行为建筑在一个坚实的现实基础上,而不是贪婪、恐惧所引发的臆测上。只有智慧才可以战胜贪婪、恐惧。而当所有的贪婪与恐惧被战胜后,贪婪与恐惧所物化的资本主义社会本身,也就丧钟敲响了。

3、所以,一切的预测都是没意义的,当下的感应和反应才是最重要的。你必须随时读懂市场的信号,这是应用本理论最基础也是最根本的一点。如果你连市场的信号、节奏都读不动,其他一切都是无意义的。但,还有一点很重要,就是你读懂了市场,但却不按信号操作,那这就是思维的问题了。老有着侥幸心理,这样也是无意义的。按照区间套的原则,一直可以追究到盘口的信息里。如果在一个符合区间套原则的背驰中发现盘口的异动,那么,你就能在最精确的转折点操作成功。本理论不废一法,盘口工夫同样可以结合到本理论中来。但关键是在恰当的地方,并不是任何的盘口异动都是有意义的。本理论由于是从市场的根子上考察市场,所以把握了。你可以结合各种理论,什么基本面、政策面、资金面、庄家等等因数,这些因数如何起作用、有效与否,都在这市场的基本走势框架上反应出来。

由于市场是当下的,那么,投资者具有的思维也应该是当下的。任何习惯于幻想的,都是把幻想当成当下而掩盖了对当下真实走势的感应。这市场,关键的是操作,而不是吹嘘、预测。

有一点是无疑的,就是一旦你掌握本理论,你根本无须听任何话,无论谁的话,任何话都是废话,走势永远第一。牛顿不能违反万有引力,本人也不能违反本理论,这才是最关键的地方。而只有这样,才可能有一个正确的思维基础。你无须遵守本理论。甚至,你学会本理论,还可以专门和本理论作对,企图在市场上挣本理论的钱。但你必须尊重本理论,就像你必须尊重万有引力一样。否则市场的走势每分每秒都会给你足够的教训。

正闻、正见、正学、正行,无此四正,要在股市里终有成就,无有是处。正,不是正确的意思,所谓正确,不过是名言之争辩。正,是正是,是当下;只有当下,才是正是,才是这个。要当下闻、当下见、当下学、当下行,才是正闻、正见、正学、正行。对于股市来说,只有走势是当下的。离开走势,一切都与当下无关。一切“闻见学行”,只能依走势而“闻见学行”。离开此,都是瞎闹。不符合当下走势的,上帝说正确也白搭。由此,入股市者,首先就要在当下的走势中磨练。当下的走势就是一切,一切股市的秘密就在其中。这秘密,是大道,没有任何的遮掩,对任何人都一视同仁、明明白白地彰显,你还向外求什么?而无数的人,还是要争着玩骑驴找驴的游戏。

在股市中,钱的大小根本不重要,亏损是按百分比的。所有的钱,无论你是从哪里涨起来的,在任何一个位置,变成0的几率是一样的。这个几率是当下存在的,任何人、任何时候都不可能摆脱,这是“不患”的。当下的走势,就如同一把飞速滚动的屠刀,任何与之相反的,都在屠杀之列;而与之顺着的,那被屠的血就成了最好的盛宴。也就是说,一旦你的操作,陷入一种与当下走势相反的状态,任何该种状态的延续就意味着死亡,一旦进入这种状态,唯一正确的选择就是离开。当然,走势是千变万化而有级别性的,任何的当下,并不就意味着1秒种的变化,而是根据你的资金以及承受所可能的操作级别来决定的。一直所说的操作级别,就是针对此而说。例如,你根据资金等情况,决定自己的操作级别是30分钟的,那30分钟所有可能发生的走势都在你的计算之中,一旦你已有的操作出现与30分钟实际当下走势相反的情况,那么就意味着你将进入了一个30分钟级别的屠杀机器里。这种情况下,只有一种选择,就是用最快的时间退出。

注意,这不是止蚀,而是一种野兽般的反应。走势如同森林,野兽在其中有着天生般的对危险的直觉。这种危险的直觉总是在危险没发生之前。而野兽更伟大的本事在于,一旦危险过去,新的觅食又将开始。原来的危险过去就过去了,不会有任何心理的阴影,只是让对危险的直觉更加强大。没有任何走势是值得恐惧的。如果你还对任何走势有所恐惧、有所惊喜,那就继续在当下的走势中磨练,让这一切恐惧、惊喜灰飞湮灭。这里,只需要正闻、正见、正学、正行。

4、本理论一直强调无须预测,并不是说市场走势就绝对不可预测。相反,市场走势当然可以绝对预测。不过,这里的预测和一般所说的预测并不是同一意义。一般的预测是建立在一个机械的、上帝式思维基础上,这种思维,把市场当成一个绝对的、不受参与者观察所干扰的系统。由此而行为一套所谓的预测标准,一个建立在错误的思维基础上的标准。这种预测,本来就不存在。关于这点,如果你对量子力学的历史发展有点了解,不难理解。

市场的预测、观察、参与者,恰好又是市场走势的构成者,这就是市场预测的最基本起点。因此,市场的走势模式,归根结底就是市场预测、观察、参与者行为模式的同构。这意味着,唯一并绝对可以预测的,就是市场走势的基本形态。不学无术之辈,喜欢谈论所谓的点位,却不知道,点位只是基本形态演化的一个结果,是当下中形成了。形态是“不患”的,点位是“不患”之“患”。只要把握了这“不患”,其“患”自然就在当下的把握中。那种追求对点位的非当下把握,绝对是脑子进水。因为点位都是当下形成中的,这是一个“不患”。企图逃离这个“不患”而谋其“患”,不是脑子进水是什么?正因为点位都是在基本形态的演变中当下形成的“不患”,才有点位的“不患”之“患”。

明白了这个道理,才算是有了市场预测的“正眼”。无此“正眼”,都是瞎掰。而实际操作中,最基础的,就是对基本形态的最基本把握,这是“不患”的。只有立足于这“不患”上,才有对点位之“患”当下的把握。说白了,所有的操作练习,归根结底就是在此之上。所以,本理论只是一个训练者,引导者。因为当下,只能是你的当下,离开你的操作当下,根本是不存在的。由此,不难理解另外一个操作上的“不患”,就是你事先确立的操作级别,这是“不患”的。市场,归根结底只是你的市场。就像,一个看花只能看到花的眼睛,那自然看花就是花,不会把花看成猴子。科学的把戏,就是要先假设所有的被科学定义为眼睛的物体,都只能把花看成花。所以科学在股市上注定死无葬身之地。

所有的市场,都必然只能是你当下观察、操作中的市场。离开你当下的观察、操作,市场对于你来说并不存在,或者说毫无意义。而你的观察、操作,必须有一个“不患”的前提,就是你的操作级别。这操作级别,就等于一个把花看成花或把花看成猴子的眼睛,在你的世界里,把花看成花与把花看成猴子所包含的基本模式是同构的,关键是这个模式,而不是花还是猴子的不同设定。所以,本理论里,可以适用于任何操作级别的人。因为不同级别之间的基本模式是同构的,这就是市场的一个基本特征。注意,这特征不是理所当然的,这个特征之所以存在,归根结底,就是市场参与者有着基本相同的结构。这结构,归根结底,就是贪嗔痴疑慢。甚至可以这样说,在六道轮回中,任何的类市场形态,本理论都适用其中。因为,这贪嗔痴疑慢是同构的。所以,如果本理论的种子种下后,就算你轮回到其它道上,那里恰好有一个股票市场,你也可以在其中如鱼得水。

那么,市场的基本形态是什么,最基础的,就是反复说的以走势中枢、级别为基础的趋势与盘整。而背驰的级别一定不小于转折的级别,是市场预测的最基础手段。例如,你是一个30分钟级别的操作者,那么,任何30分钟级别下跌及30分钟级别以上的盘整,你都没必要参与。因此,当一个30分钟的顶背驰出现后,你当然就要绝对退出,为什么?因为这个退出是在一个绝对的预测基础上的,就是后面必然是一个30分钟级别下跌或扩展成30分钟级别以上的盘整。这就是最有用、最绝对的预测;这才是真正的预测。这预测是被本理论绝对保证的,或者说这是被市场参与者的贪嗔痴疑慢所绝对保证的。

本理论,归根结底,就是研究这贪嗔痴疑慢的。由此也就知道,为什么市场的操作,归根结底就是人自身的比较。因为,只要这世界依然有这贪嗔痴疑慢,本理论就如鱼得水。有人整天痴谈学佛,其实,炒股票就是真正的学佛,不在这贪嗔痴疑慢的大烦恼中如鱼得水、得大自在,你那佛,顶屁用!

如您喜欢此文章请点下面分享按钮↴峰汇在线 » “缠中说禅”股市技术理论 第三章 操作指导 第十一节 预 测
上一篇:
下一篇: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