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您的持续关注
我们会做得更好

发展交易大师的头脑:纠正交易行为的关键



在《短线交易大师》一书中对纠正交易行为的关键做了很有益的几点说明,现转载如下,供学习研讨。

你是在赌博还是在交易

交易是使人愉快的活动之一。每一天、每一小时,甚至每一个价格变动都可以极大地提高或者降低活跃的市场参与者的资金状况。获利可能是迅速的和巨大的,同时如果你不小心的话,损失也可能很快就使你永远的出局。获得快速的和持久的财富的潜力,伴随着令人感到刺激的破产的可能性,使得职业交易成为金融世界里最令人向往的职业之一。然而,大多数尝试从事这一要求苛刻的职业的人都失败了。而且败得很惨。这个冷酷的事实是由几个原因造成的,但是我想指出这些原因中最具毁灭性的一个。造成无数交易新手失败的原因是没能看到“赌博”和“职业交易”之间的区别。在公司发布“期望”是正的收益之前买入股票,和买那些正在以光速下跌的股票就是符合这种愚蠢的赌博标准的两种行为。尽管这种卤莽行事的方法有时也能赚到大钱,它们的最大的价值在于短暂的娱乐,而不是明智的做法。它们在一种明智的、完美设计的交易计划之中没有立足之地。如果你想要娱乐的话,更好、更便宜的办法是去看电影。如果你想在市场上持续获利,你的方法最好是职业的和极端自律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为我们的《普利斯坦日交易者》的订阅者选取的任何一支股票都伴有一套详细的、专业的交易策略。我们只给猜测和直觉留下很小的空间,集中于(1)正确的买入,(2)正确的头寸管理,当然还有(3)正确卖出。当你以这种方式来参与市场的话,用智慧和完美制定的计划,你的很多交易将会缺乏“赌博”的刺激,有时它们也会辜负你的强烈的期望。但是,作为有专业方法的交易者,你可以确定你还能在下一个交易日、下一年,甚至也许是下一个10年继续交易。聪明的交易需要去执行一个计划。赌博则无非就是买和卖,同时“希望”你是正确的。因此,聪明地交易是非常重要的。你永远不要忽略这个事实:为了成功,你必须坚持。那些聪明地交易的人可以长久,而赌博的人则不会长久.每一个交易者都必须学会区分二者。

赢的不会总赢,输的也不会总输

一次获利能够决定一个交易者是否是正确的吗?一笔交易赔钱,我们就应该自动认为我们是错的吗?对这两个问题的回答都是“决不”。任何单个交易的最后结果都不能决定你的方法和决策的正确与否。许多没有掌握这条真理的交易者发现他们自己总是忙于从一种技术到另一种技术,最终没有获得任何专门技术。太多的交易都没有意识到即使简单的抛硬币有时也是正确的。但是一种“正面买,反面卖”的策略肯定不是一个完美的方法,尽管有时会赢利。我们要说的是,在现实世界里,不论你的策略多么完美,多么可行,不可能每一笔交易都获利。有些时候你的技术没有毛病,但是最后结果仍然是失败。相反,有时尽管你用了错误的方法你仍可能会赢利。专业人士知道只要他专注于确保交易的每一个环节(等待、时机把握、买入、资金管理、卖出等等)都做得正确,获利会自然而然的事。因此,不应该用一笔交易的最后结果来决定一种交易战术是否是正确的,而是应该用10笔交易的最后结果来判断。事实上,交易者应该在每一笔交易之前提醒自己,任何一次成功或失败从大的方面来看都是不重要的。这会从心理上帮助那些花费太多的时间来担心每一笔交易的最后结果的人,而这样做会产生恐惧、丧失机会和最终导致精神错乱。

大多数人不可能赢得太久

在市场混乱的时候,我们与许多零售经纪两的联系告诉我们什么时候他们的客户、个人投资者大批离市。每当这种时候出现的时候,就是一个强烈的信号,表明近期股票市场下跌的底部已经来到。股票市场有一种内在趋势,在它重新开始上涨之前要把那些我们称之为“软弱的人”震出去。事实上,零售经纪商的客户强烈的失望和高兴是一些精明的交易者用来判断市场顶部和底部的晴雨表。我们必须承认这个晴雨表运作得很不错。如果你仔细想一想的话,它是很有道理的。金融市场不是为大众谋福利的,这也是为什么市场的调整总是要消灭典型投资者(大多数),而精明的市场参与者(很明显是少数)是那些坚持了足够长的时间能够在市场最终出现转机的时候重新爬起来的人。专业人士仅仅是擅长让一般的投资者总是在天平的错误一边的人。当新手想要买的时候,专业人士愿意卖给他。当新手想要认输卖出的时候,专业人士非常愿意从他手中买入,把他从痛苦中解脱出来。我们给你的问题是:“在这出盛大的喜剧中,你扮演哪一个角色?”你是悲伤的、被人操纵的,在游戏即将向有利你的方面转换的时候投降的人吗?只有有能力的人才能在这种生意中生存下来,并且很显然也只有生存下来的人才能成功。尽你的全力成为一个幸存者吧。你的成功取决于此。当形式变得困难的时候,成功者会更坚强。为了赢得这场游戏,你必须坚持。下一次你发现你自己想要放弃的时候,问自己,“在这场盛大的喜剧中,我正在扮演什么角色?”这会帮助你保持清醒,而你保持清醒的时候,正确的答案就会出现。

乐队花车理论:市场如何运转一瞥

设想一个以很快速度向前运转的乐队花车,花车两边的喇叭里响着非常悦耳的音乐,花车后面聚集了很多的人在娱乐。清晰而响亮的音乐开始吸引很多碰巧悠闲地站在场外的旁观者,这些旁观者不能抵御甜蜜的音乐的诱惑,开始加入这个看起来会继续下去的聚会中。逐渐地,越来越多的人跳上花车,而那些享受了聚会的开始部分的人则开始离开。当新的聚会的人群越来越大的时候,花车很难以同样的速度前进了。它慢了下来,使得越来越多的看到了巨大乐趣的后来的观望着有机会跳上去。人群越来越大,越来越大,直到花车不能承受这么多醉醺醺的参加聚会的人而完全停下来。现在花车完全是静止的,多教人都跳了上去,为什么不呢?毕竟在这个时候,加入到欢乐的队伍里很容易。绝对不需要任何的努力,对于那些想要加人进来的人来说,不再需要跑着跳上车。但是花车的自然状态是要向前移动,静止的状态不自然,因此不可能持久。它再次努力向前,但是不能。那些堆积在后面人群实在是太大了。它必须把自己从这种负担中解脱出来。它快速向相反的方向移动,把一些参加聚会的人摔了下来,音乐也停止了。人群中开始出现疑惑的面孔。在人们明白发生什么事之前,又出现了一次后退,这一次更加剧烈,又一大群人摔了下来。现在,真实的情况出现了。欢乐变成了巨大的梦魇,恐慌蔓延开来。一些人决定冒死也要跳下来。又一次的后退使得更多的醉醺醺的、失去平衡的人摔到了泥泞的地上。它没有停止,继续向后移动,每一次的后退都比上一次要剧烈。这时只有那些顽固的乘坐者还在坚持,他们的性命系于一线。因为没有完全的自由,花车愤怒地踩了踏板,这最后的一冲,是如此的剧烈,以至于它的前轮完全离地,有一瞬间完全是垂直的。最后的坚持者摔到了地上,缺胳膊断腿伤的很严重。这时,一群新的观望者出现在附近的丛林里。他们未经过挫折,很平静,他们的一举一动都是深思熟虑的,也是充满力度的,因为他们没有经历刚才发生的悲剧。一些沮丧地躺在地上的人清楚地看到了一些很有趣的事,这些看起来是新来的人其实就是那些在聚会达到疯狂之前悄悄离去的人,这些受挫的旁观者还发现了更令人震惊的事:就是这些人不仅是出现在聚会上的人,他们就是聚会的发起者。“我的天哪,”一些人叫道。这些瘫痪的、无法自由移动的、沮丧的人唯一能做的就是看着这些游戏大师再次开始工作。花车的轮子刚一着地,这一队专业人士就冲了上去。很快他们又坐在车子上。很容易。摆脱了庞大人群的花车也开始自由地、优雅地向前移动起来,舒服地载着那些精明的人。它的步子加快了,很快就平滑的、优雅的大步向前了。在经过了几公里没有打扰的移动之后,坐在车上的某些人打开了一个开关,突然令人愉快的音乐就开始大声地响了起来。一些人忍不住笑着说,“各位,现在他们又来了,让我们再做一次吧。”不久,那些以前花车后退的受害者就又感兴趣了。音乐几乎能把他们从坟墓中召唤出来。再一次,周而复始的循环开始了。

金钱不是一切

我所引用过多次的奥斯卡·王尔德曾经写到,“当我年轻的时候,我认为金钱就是生活中最重要的事,现在我老了,我知道的确是这样。”对于定位于短线的交易者来说这句话再对不过了。我们作为市场参与者的最终成功取决于并且将永远取决于我们赚钱的能力。因此,在真正的意义上,钱的确是最重要的东西。然而即使王尔德的这句玩笑话是正确的,也别把它太当真了。假如,一笔亏钱的交易,就它本身来说并不一定就表明执行了一个错误的策略,我们必须永远不要忘记我们生活在一个真实的世界里,在真实的世界里,最好的用意.最完美的策略有时也会不起作用。偶尔的损失不足以证明某种特定的方法的整体有效与否。单笔的损失可能是恶劣的市场环境、突然的几率转变、意料之外的消息、买入太迟、卖出太早或者是失误的操作等的结果。当我们测试某一个策略的有效性的时候,我们必须在10笔交易之后再来看。在10到12笔交易之后,最好是跨越几种市场情况,如果最后的收益是正的,我们就可以说所用的策略是可靠的。相反,如果最终的结果是赔钱的,那么只有在那时,我们才有理由认为这个方法是无效的。25年的经验使我们相信,如果方法或策略是正确的,那么自然会赚到钱。我们让我们所有的学生注意方法,告诉他们如果他们这样做了,他们所寻找的东西会随之而来。

问“为什么”的危险

每一次我听到一些市场参与者做这样的评论的时候,我就感到好笑,“股票市场是非常复杂和令人迷惑的。”这种观点我们永远都不会同意,你们也不该同意。事情的真相是股票市场的机制非常简单。尽管大多数人的第一感觉可能是不同意,稍加思考就会知道的确如此。想一想以下的事实:股票和市场只能做三件事中的一件:
1.上涨
2.下跌
3.横盘
仅此而已。这就是所有的股票在做的事。涨、跌或者横盘。很简单。但是“简单”并不意味着“容易”。不。如果交易容易的话,每一个都会财务独立的。尽管市场交易非常不容易,它的机制却非常简单。想一下另一个简单的被很多人忽视的基本事实:
当买盘多于卖盘的时候,一只股票(或市场)只能上涨。
当然这还意味着当卖盘大于买盘的时候,一只股票只能下跌。“但是奥利弗和格雷格,难道你们不是在陈述很明显的事实吗?”你会问。我不能确定这个概念象听上去那么明显,尤其在每天被问到无数次以下的问题的时候:
问题:“我刚刚卖出了因特尔,但是它现在在涨,为什么?”
普利斯坦:“因为更多的人愿意现在买进,以后再卖。”
问题:“是的,但是为什么?”
普利斯坦:“我亲爱的先生,因特尔公司今天上午发布了坏的消息,但是尽管有负面影响,股票仍然上涨。这只能表明一件事:买方(需求)大于卖方(供给),人们对负面的消息不重视。以我们的思考方式,只有一种操作留给你。为什么“理由”很重要?3美元的损失就是3美元的损失,不管理由是什么,不是吗?“
最后一句话引出了值得思考的另外一面。无论什么时候我们发现自己正在找“为什么”。而不是“什么”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很确定的知道我们有多大的麻烦了。一只股票正在做什么远比它为什么要这么做重要。“为什么”总是反映在股票的价格中。简言之,图表说明了一切。有无穷多的理由解释股票为什么上涨,问一问基本分析师吧。作为技术分析师,我们只关心股票正在上涨,而且我们也骑上了这匹黑马。毕竟,这才是决定你的利润的东西。

当精确成为问题时

作为在48个国家有订阅者的最受欢迎的交易咨询通讯之一的编辑,我们总是相信我们几乎看到了和听到了全部。我们所说的全部就是指“全部”。但是不久之前,这种观点以一种非常重要的方式被证明是错的。在1998年的一个寒冷的12月的早晨,我们接到一个已经收到了大概一个星期的《普利斯坦日交易者》的试用会员的电话,我们挑选的股票的表现在前面5个交易日很出色,我们的新朋友没有忽略这个明显的事实。但是很奇怪的是,我们的成功对这位绅士来说却是一个大问题,因为他清楚地表明他在寻找一份亏钱的通讯,而不是赚钱的。我引用了他以非常肯定的口气说来的话,“我已经观察你们的通讯5天了,我必须承认你们对的次数要比错的次数多的多,但是,这对我来说是绝对没有好处的,因为我在找一个能选出下跌的股票的通讯。你们的股票不下跌,而是上涨。”我愣住了,“你怎么认为,”我问格雷格,“一个人不喜欢我们的精确性。”起先,我们大笑不止。但是这是我们的第一反应。此后不久,当一种更深层次的,更意味深长的领悟出现的时候,我们就不再笑了。这位绅士是一种思想方式的受害者,这种思想方式支持一种流行的认为只有买下跌的股票才能赚钱的观点。如果我们的结果证明不是这样,对他来说也无关紧要,因为他忠实于这种思想,而不是任何结果。一旦意识到这一点,我们就明白了我们在其他的很多方面也犯了这种错误。我无法说出有多少次我错误的卖出了股票就因为我认为它涨得太快了。那么这还是那个一开始让我嘲笑的那个想法吗?的确是,只是反过来了罢了。我们要说的是,尽管思想和观念有一定的作用,事实上只有结果才重要。有时我们所遵循的观念那么有诱惑力,以至于我们忘了我们的目的不是为了聪明,不是为了娱乐,甚至也不是为了正确,而是为了赚钱。仅此而已。我们知道我们告诉过你金钱不是一切,那是对的,但是如果你发现自己在10笔交易之后仍不赚钱,并且还继续喜欢你的思想方式的话,就应该要么寻找另外的思想方式,要么就放弃交易,改玩桥牌、多米诺或者哲学,因为坚持你的思想方式在这些活动中会更容易一些。

开始是交易的85%

成为一个成功的交易者取决于一系列的因索,所有的都必须掌握,但是我作为一个职业交易者的经历使我确信知道怎样买入一只股票几乎占了交易成功的85%。我很清楚很多人相信正确的卖出是交易成功的关键,但是我自己的经验使我不同意这种说法。我们作为交易者所碰到的大多数问题都直接与没有把握好入市的时间和价位有关。如果买人股票不正确,交易者可能会把正确的交易变成赔钱的交易。相反,如果在正确的点位和时间买入,不太正确的交易可能也会赚钱。因此,入市是短线交易的基础。在正确的时间买入正确的股票,交易者可能在几分钟内(有时是几小时内)就会获利。随随便便在一个太高的价位买入股票,这笔交易可能马上就会赔钱。每一次经验都取决于一个因素:何时、何种价位买入,或者说出击。令人惊讶的是,职业的投资团体如何忽略了这个最重要的一点。多少次你听到一个大的经纪公司推荐“买入”一只股票?但是那到底意味着什么呢?他们不告诉你怎么做,却让你自己去决定最重要的何时去做的问题。你能否获利就取决于你什么时候买入他们推荐的股票,而不是你是否买入他们推荐的股票。知道“什么”(买、卖或者持有)固然很好,但是知道“何时”去“做什么”却能使你成为一个伟大的交易者。因此掌握入市的艺术,而当你想把利润变现的时候却不用太在意卖出点位。在本书的后半部分,我们将会深入讨论入市的必要因素(见第十四章)。当你读完的时候,你就会对于入市的科学很在行了。。

你的态度会成为你的事实

大多数市场参与者没有意识到他们所经历的交易的现实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们对市场的解释,而不是由市场做什么决定的。换句话说,不是市场的现实决定了我们的结果,而是我们对市场现实的解释和反应决定了我们的结果。尽管这句话听上去更有哲学韵味,不现实,但是我们发现它对我们的交易帮助很大。让我们先想一下整个市场的性质吧。市场,就其自身而言,不过是一份量子汤、它不提供引导、指导和指令。我们作为精明的交易者必须对它发布指令。指令不是市场的责任,而是我们的。或者说,市场自身不能决定我们的生活和结果,是我们对市场的反应决定了这些,我们的反应取决于我们自己的解释。这种观点把责任放在了它应该的地方,就是在我们这边。想一想有多少次有人以这个问题跟你打招呼,“市场对你怎么样?”,仿佛市场能够选择它的敌人和朋友。“你正在怎样对待市场,怎样对市场做出反应?”才是应该问的问题。我们从来都不是受害者,是的,我们可能会因为对市场不正确的解释和错误的理解而失败或经历痛苦,但是解释水远是我们的,至少是我们选择接受的一个。

消极的态度

一个自从出生就生活在这块富裕的土地上的人,除了不幸、失望和失败没有经历过其他的事情,因此,他所看到的都是黑暗、消极和一系列能够证实不幸条件的理由。这个人不会知道生活——-一面他或她的认识的完美镜子,反映出的是被创造的和继续被创造的事物。毫无疑问,这个人的每一步都会走向不幸。
积极的态度
硬币的另一面我们看到的是另一种人,他们刚刚踏上这块充满机会的土地,这些人的环境几乎与前一种人完全相似,但是他或她看待环境和对环境做出的反应不同。因为这个人在美国,一个充满机会的土地,这个外国人知道他或她的苦难不会太久。他或她不是问这样的问题,“生活为什么总对我发怒,”而是会这样问,“我怎样能让生活比现在更好?”这些人看到的不是挫折,而是机会。他或她不是像一个受害者一样对待目前的状态,而是采取了一个主人的姿态,生活几乎一定会对这种人展现出与他或她对生活的看法相匹配的一面。为什么?因为生活是我们的思想、反应和信仰的一面完美的镜子。我们发现从整体上说,市场也是这样的。

市场的镜子效应

前面,我们泛泛提到了个人如何对待生活的镜子效应,但是市场有相似的镜子效应。每一个连续损失的交易者都把市场看作一个必须要征服的愤怒的敌人。在失败者的眼里,市场就是要来打败他或她的。它被看成一个最大的敌人,而市场,作为一面完美的镜子,每一个细节都把这种消极的认识反射了回去。换句话说,失败的交易者对市场的看法变成了现实。另一方面,成功者以一种完全不同的方式看待市场,对于成功者来说,市场就是朋友,它的任务就是为他或她服务,回报于他或她。成功者不把市场看作出来寻觅猎物的嗜血的恶魔。相反,成功者把它看作是把梦变成现实的地方,在这里每一天他或她的生活都会变得更好。对于成功者来说,市场是朋友、伙伴和兄弟,它能够也愿意为他或她打开机会、财富和繁荣的宝库。在某种意义上,这听起来太哲学化了,但是我们无法告诉你确保我们对市场的态度是健康的和友好的将会对交易有多大的帮助。正如生活自身,交易也完全是态度问题。有正确的态度,你就会成功;态度不正确,你就会输得很惨。你最终将会得到你认为会成为事实的东西。为什么不把市场看成你的朋友,与它站在一边呢?为什么不与它合作呢?
最后我要说,我们有一个学生在两年的训练之后就达到了交易大师的水平。对他来说一个星期赚60000到100000美元很平常。对,一个星期。你认为这样一个天才的交易者是把市场看作敌人呢,还是朋友?案例结束。

事实不能为你赚钱

你曾经疑惑过为什么一只公布正面消息的股票下跌,而一只出现坏消息的股票却紧接着上涨吗?有多少次你为此感到惊讶,努力想要理解为什么市场或者某只股票有时会完全违反事实和逻辑?事实是真相在投资界无关紧要。对真相的态度才有意义。真相很少(如果说有的话)使股票波动。投资者作为一个整体如何解释这些事实才是在股票波动背后的真正的推动力量。这就是股票为什么和怎样能够与逻辑分离。这种现象使得交易更加困难。作为市场参与者,我们不要在股票上打赌。那些这么做的人常常会失败。我们事实上赌的是人们如何看待这些股票。为什么?因为是人,他们的感觉和情绪最终推动了股票,并且,如你所知,人比世界上的任何东西都更难预料。因此,下一次,如果一个公司报告了使华尔街震惊的收益,聪明的做法是不要盲目地认为这支股票会涨。当然,反之亦然。我们必须永远记住这个事实,我们交易人,不是交易股票。

在华尔街真相不起作用

如果你作为一个交易者或者投资者相信市场会对真正的事情做出反应,那么你就大错特错了。更有甚者,如果你实际上是基于这种错误的假设来参与市场的话,你就可以确定自己是一个亏钱的人。真实的情况是股票的上涨是基于观点,而不是事实。你明白了吗?请一定要理解它,因为这一点非常重要。我们在这里所要说的就是真相无关紧要。它从来不起作用,也永远不会。是对真相的态度驱动了市场。如果我们把我们的钱置于风险中,我们就不是在玩股票。当我们使用我们的交易系统下单的时候,我们买的不是公司,也不是公司的基本面。不,不,不。“那么,我到底在买什么呢?”你会问。我们买的是人及他们对潜在的股票的观点。想想吧。当我们作为交易者使我们的钱处于危险中的时候,我们赌的是人们――其他的投资者,将会在一天左右的时间里喜欢它。是人去推动股票朝一个方向,或另一个方向,而不是事实。一个事实永远不曾推动股票,也永远不会。让我们再讨论得深入一点吧。态度通常比真相更危险。以利率提高的恐惧为例,有多少次市场大量抛售是因为害怕美联储将会提高利率?美联储甚至没有暗示要提高利率。根本没有。起作用的是交易者和投资者认为利率可能上调。这就足够造成混乱。交易者必须完全理解的是市场在性质上是先行的。它对市场将会发生什么做出反应,而不是已经发生的事做出反应。事实是过去的残余,他们不能告诉我们明天将发生什么。这就是为什么真正的专业人士买入流言(看法),卖出新闻(事实)。因此不要被迷惑住,在市场上不是事实赢,而是对事实的态度赢。

为了交易成功你必须成为超人

在几次获利丰厚的交易之后,交易者有一种自然的倾向会变得自满,被一个有利的市场环境弄得昏昏欲睡。作为一个每天都要在市场中战斗的人,我们已经知道,舒适是交易者的主要敌人。为什么?因为正确的交易是一个人所能从事的最不自然的活动。如果某些事情让人心理上感到愉悦,大多数时候都是错的。另一方面,如果某个策略或方法心理上或情绪上很难承受,那么它正确的几率就很大。这就是为什么自满的感觉通常是一个表明你可能做错了什么事的信号。正确的事总不是容易做的事,错误的事总是伴随着一种诱人的轻松感觉。不用说,这种看似矛盾的感觉使得交易的艺术很难掌握。不幸的是,这是作为一个有人类情感的人的一个重大缺点。然而,对于一个持久的交易者来说,这种情况,这种在正确和舒适之间的斗争不会永远存在下去。通过警觉和持续的努力,面对错误和舒适的时候坚持做正确的事情,交易者会发现他们自己逐渐成为超人。无数的痛苦和高兴,成功和失败的经验将会使他们的内部系统感觉相反的东西。通过经验,将会建立新的神经路线,继而建立新的思想过程,新的反应和新的感觉。在有了可观的进步之后,正确的东西也开始感觉正确了。一旦转变发生,错误的行为甚至是错误的想法会给中枢神经系统带来一种痛苦和不适的感觉,就像一个自动的内部报警系统一样。换句话说,交易者通过不断的进步之后开始改变他们整个的心理和情感反应的网络。虽然很慢,他们还是逐渐从听到铃声就流口水的巴甫洛夫模型转变为发现舒适的事也是正确的事的有意识思考的人。简言之,到达一定层次的交易者逆转了自然的过程,几乎成为一个超人。

机会存在于大多数人害怕去的地方

你注意到最困难的交易通常是那些大胆向前的交易吗?为什么呢?为什么不愿意行动经常会使我们错过赢利?我首先想到的是机会通常存在于大多数人不敢踏上的地方。设想一下有多少钱因为这些人不敢买市盈率超过20或30的股票而无人认领?难道经常听到的宣称“我不会交易纳斯达克的股票,因为它们波动性太强,买卖价差太大。”不是已经使很多交易者损失了一笔小小的财富了吗?但是在我们的不情愿背后最大的罪过就是在行动之前向往确定性。我们—–作为人类—–谁行动之前想要知道这是否是一笔获利的交易。我们想要确定这笔交易会达到预期的结果。但是,冰冷的严酷的事实是,成功的交易很难实现是因为它要求我们在知道之前行动。我们必须面对无法否认的事实:我们所做的每一个决定都不可能是“确定的”。为什么?就是因为将来不可能被知道,它永远都不可能被了解。我们可以诚实地去做的就是基于仔细评估的几率建立一套完善的交易策略。我们的各种通讯,以及我们网上的实时交易室都在评估几率。我们不能为我们的追随者做的是操作,这是他们的事。

天空没有一丝云彩时要小心

现在天空没有一丝云彩?哇呜,小心!我们很久之前就知道这是没有任何麻烦的征兆,每一件事都是光明的、令人愉快的、看上去没有问题的时候。需要提高一个人的警惕性的时候是,当最近一个阶段赚钱太容易,当华尔街的“普通”人都在想他或她是奇才的时候,也就是精明的交易者开始不安的时候。为什么?因为市场很少会回报“普通”人很长时间。当平庸先生或女士感到他们已经打开了局面,游戏就开始改变了。通过在这样的关键时刻保持一种相反的想法,我们就可以确保我们水远不与这些人为伍。我们必须保护我们自己与人群的心理状态不同,很多将要成为成功的交易者的人就是没有做到这一点而毁灭的。记住我们不能预测未来,但是我们能为概率做准备。一种为可能的危险做准备的方式就是当一切看起来太好的时候赶紧逃跑。

成功交易者的真正标准

泰克斯·考伯,惟一的一个输掉了所有的15轮冠军赛的拳击手曾经说过的一句话立刻抓住了我的注意力。他说,“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成为登山的英雄,衡量一个人的真正的标准是当每一件事都与他作对的时候,他仍有勇气向前。”这句话充分地抓住了成为一个真正成功的交易者的关键。那些正在掌握交易艺术的人毫无疑问已经学会如何在每件事都不利的情况下继续前进。所有成长中的交易者都会经历那样一个阶段,宇宙万物都在与他作对,市场除了想要使他的每一步经受挫折之外不做任何其他的事。但是为了成功,为了获得最终引导我们进入大师境界的必要经验,交易者必须积聚勇气面对困难继续前行。他们必须学会继续向前。并非是在那些所有一切都很顺利的时候,我们进步得最大,就像纯金要经过烈火才能去除杂质一样,我们的品质和交易本领只有在我们面对不断增加的困难继续前进的时候才能成长。在困难的时候,如果我们跌倒了能挣扎着爬起来,继续面对下一次挑战,我们就会变成一个更老道的交易者。看起来进步只有在所有的一切都不利的时候才能取得,你的每一次选择都大声说出了你的不成熟,但是每一次你努力从这样的时刻站起来的时候,你就又向前迈出了一大步。跌倒了能够爬起来的能力证明了这一点。在你成长的岁月里,衡量你潜在的成功能力的标准就是在今天所发生的每一件事都使你无法继续的时候,你仍然有能力面对明天。我们必须提醒自己的原因是为了胜利,我们必须坚持。尽管坚持本身并能保证我们能胜利,但是可以确定的是:没有坚持,我们不可能胜利。

当不行动就是最好的行动的时候

当说到20世纪60年代反战抗议中,思想和行动有同样的重要性的时候,丹尼尔·贝瑞根(DanielBerrigan)经常说的就是:“不要做什么,站在那儿。”尽管很短、很简洁,这句话充满了智慧。很明显,我们作为人,是行动的动物,至少我们努力要这样。在我们的社会,那些努力、获得、完成和行动的人被奉为榜样。那些“做的人”、行动的人在历史上总是被善意地对待。尽管行动有很大的重要性,我们必须永远不要忘记平衡的需要。如果行动是重要的,那么为了达到平衡,在某些时候不行动也同样重要。事实上,我发现我行动的时候的质量经常取决于我之前不行动的时候的质量。交易也一样。现在许多活跃的交易者,包括一些普利斯坦内部交易计划中的交易者,如果不去交易就感到痛苦和无聊。当市场安静下来,低风险的机会很少的时候,这些总是感觉需要做点什么的交易者开始强行交易,就好像他们能够强迫市场勉强做出有利的环境一样。这些交易者没有意识到有些时候最好的行动就是不行动。他们没有领悟到这一事实:静止有时会带来非常必要的平静和清楚。市场进入平静时期时为我们提供了一个重新组织和重新发现我们自己的机会。它们帮助我们重获平静,或者说,给轮子上油,以便我们为下一阶段的快速行动做准备。我已经学会尊重“静止”的需求。我已经学会了怎样用不行动作为准备最终的行动的一种方式。拉尔夫·沃尔多·爱默生(RalphWaldoEmerson)说过:“做事吧,你就会有力量。”这当然是对的。但是他没有告诉我们偶尔的静止将会帮助我们保存这种力量。请做一个活跃的交易者吧。但是要知道,有时静止会有所帮助。

保持静止:所有行为中的最高境界

13年的交易经验已经教会我有时“不行动”是最好的行动,坐着比站着更合适,看远胜于做。在西方的文化里,过分强调那些永远在行动的个人,那些做的人,完全忽略了一点,即不行动有时可以代表更明智的行动。

关于静止的艺术的一个教训

这是雄心先生作为普利斯坦内部交易者的第一天,他很兴奋,这可以理解。不幸的是,市场却不是很欢迎他,事实上它很生气,标准普尔期货合约在开盘铃声响起之前就跌了超过10个点,空气中充斥着围绕一个关键的政治家是否退位的猜测。但是这一切似乎都没有影响雄心先生。开盘铃声响的时候,他很快用他的崭新的50000美元的账户在几笔快速的交易中试了试运气。这被证明是一个很大的错误。他对市场开盘前的信息的忽视使他在30分钟内就损失了850美元。哇呜!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之后,他才明白他又回到他原来的交易方式中了,因此决定平静下来。他终于开始运用我们在他2周的培训课程中所教给他的一些发现机会的技术。但是在大约2个小时后,他发现很少有交易符合我们在这种技术中所设置的标准。这就使他必须“不行动”,而这一点却使他感到不安。这个家伙已经习惯了行动。很明显“静静坐着”不是他的习惯作风,我几乎可以看到他的脸上写满了失望。如果他在原来的经纪公司的话,他一定已经完成了至少10到20笔交易了。现在已经是东部时间接近中午12点了,他几乎都快睡着了。必须改变一下,即使很少的低风险的机会符合预定的交易标准,他也决定要做点什么了。几分钟之内,他就做了几笔如果遵守我们的计划就不会做的交易。一点不奇怪,这些交易都是亏钱的。仍然感到坐立不安,他又在几笔交易中试了试手气。正如你所猜到的那样,仍然是亏钱。我们在旁边看到这一切一再发生(有时你必须让交易者自己面对错误才能让他们觉得你的药方管用)。在交易的最后一个小时,雄心先生脸上的失望已经被愤怒所取代了。一小时之后交易结束,雄心先生一共赔了2950美元。
雄心先生那天做了他想做的事:行动,但是却是以正确的交易为代价的。他一定会告诉你,他想要获利,但是现实中他真正的愿望却是刺激。这个交易者没有意识到的是,坚持我们的标准的不行动就是能够把他从他自己和市场的陷阱中拯救出来的力量。他也没有看到他所采取的“不行动”的立场不是因为胆小(胆小其实也是一个问题),而只是应用了市场不能达到的很高标准和条件的正确的交易技术。雄心先生不知道这是一种明智的“不行动”的方式。是一个能省钱的不行动。如果他能继续坚持不行动的话,他也许不能在那一天结束时向人吹嘘获得了多少利润,但是他也肯定会多带2000美元回家。我们觉得这清楚的表明了有时不行动是最好的行动。

“嗨,不要教我如何思考,教我如何交易”

“嗨,不要教我如何思考,教我如何交易”,这是我们每次讲到要思考,而不要一成不变的,没有思想的行动这个话题时类似的反应。这些急着要方法的人没有意识到正确的思考就是正确的交易。我们见得太多了,交易者认为他们可以到我们在纽约的白原(地名:whiteplain)来,接受一堂详细的日交易的讲座,然后出去就立即可以赚钱、赚钱,直到他们获得足够的财富可以在法国南部消磨他们的日子,在下午喝暖暖的卡布其诺,在凉爽的黄昏打开贵重的葡萄酒。吓!也许看起来令人失望,知道做什么--我们的讲座的核心,不能保证你就会这么做。这是冷酷的现实,这就是为什么交易中“思考”这么重要。想一想吧,我们可以给交易者成功所需要的每一种工具、技术和交易战术,所有这些只需一个短短的3天的周末时间。对,一个周末。不管你信不信,学习在市场中做什么,获得有效的赚钱战术并不是最难的部分。遵守它、实践它才是最困难的。有多少次你持有一支下跌的股票早已超过你知道应该卖出的点位?有多少次你知道不应该买进一支股票,但还是买了?在多数情况下问题就在于你能否做你知道是正确的事,而不是不知道什么是正确的。这种会给你回报的我们称之为交易的游戏,在很大的程度上是精神上的。85%是心理上的。一旦你拥有了所有的交易工具和技术,剩下的就是你思维过程的质量决定你是成功或是灭亡。我们一般不会因为缺乏知识而失败,在多数情况下,我们失败是因为我们没有听从知识。

如何利用你今天所拥有的东西

想要获得更多,已经被证明是几十年来美国人的生活方式。一些历史和社会事件的细心的观察家会说,强烈地想要更多的愿望,从一开始就是美国文化的一部分。不论怎样,我们感到如果我们有更多的钱、更多的时间、更多的知识,那么我们就能够做好生意,能够改变生活本身。但是我们已经有的钱呢?我们现在已经有的时间和知识,尽管有限,我们该怎么对待呢?我们是否已经把他们完全利用起来了呢?换句话说,在我们开始寻找更多的供应之前,我们是否已经利用好现在已有的东西了呢?我自己每天生活中的观察表明,我们应该小心这种在没有利用好手头的东西就想要更多的人类秉性。我认为,如果我们浪费了现有的空闲时间,我们就没有权利要求更多的时间。如果供应有限的话,额外的金钱只会挑选那些已经聪明地利用了它的人。知识,所有的当中最富有的,只会在那些已经用好了他们己有的知识的人那里增加。你会问,这些与交易有什么关系呢?那些与人类的秉性相关的都与交易有关。因为所有的人类秉性,不论是好是坏,都会在我们每天的交易中表现出来。我们要说的就是这个。我们的责任是要在寻求更多之前,确信我们已经利用好了今天我们已有的和已知的。今天,每一个普利斯坦的成员都知道止损的重要性。我们不仅在我们每天的服务中用到它,我们还写了大量的教材,表明它的重要性,详细解释如何应用它。问题是,我们用好了它了吗?我们尊重它吗?每一个我们的订阅者都知道等待正确的入市点是多么重要,不要追股票是多么重要。但是他们总是坚持这样做了吗?我们的一些交易者想要更多的推荐股票,尤其是在大量的股票不符合我们的标准的时候。但是我们用好了已有的推荐股票了吗?让我们在寻找更多之前,先掌握我们今天已有的和已知的吧。

过去是不是挡了你的路

有一条非常发人深省的格言说:“如果你不知道你从哪里来,你就不会知道你要往哪儿去。”这话听起来很正确,如果我在上初中的时候知道这句话,也许我会在历史课上集中精力。我对纳狄罗女士很抱歉,她是我六年级的历史老师。但是过去总是有价值吗?这是你应该虔诚地尊敬、崇拜、珍爱,带在身边的东西吗?我不能肯定。事实上,我情愿说答案是“不”。至少不总是。尤其是涉及交易的时候。我知道这比较复杂,因为即使在交易中,一个人也可以从过去的错误中学到很多。甚至有少数时候我们因为从过去中学到的东西而获利。但是对交易者来说,保留太多的过去可能会导致严重的麻烦,事实上可能是致命的。主要原因来自这样一个事实,85%的交易是心理的。我们可以拥有所有的战术、技术、提示和窍门、但是如果我们的情绪不对,如果我们没有了镇定,没有了正确的、必须的清醒头脑,我们就会毁灭自己。以一个已经连续损失四次,正在市场中寻找平衡的交易者为例。如果过去的四次交易不曾发生的话,这个交易者一定能够开始第五次交易。他或她不能承受让“过去的”交易史影响到将来的交易。如果第四次交易的残余保留到了第五次交易,交易者已经有障碍了。即使不与过去的交易做斗争,只面对当前的交易,要想成功交易已经很难。现在必须像一个新生儿一样的干净、纯粹和清白。为了做到这一点,过去的损失必须像是桥下的水,撒出的牛奶。表明我们过去受到的损失污染的标志有以下几种:
1.长时间的犹豫,其实是隐藏的想要确定性的愿望。
2.害怕扣动扳机,其实只不过是想知道得更多。
3.过快地获利了结。
4.没有止损。
因此,记住,过去也可能是一个敌人。

打破痛苦和高兴的循环

像所有的投资者一样,在我交易初期的那些脆弱的年代,我总是在极度的痛苦和高兴之间摇摆。当我赢了的时候,或者经历连续几次的获利交易之后,强烈的成就感就充满我的胸膛,那种称为“高兴”的感觉的顶点,就会拥抱我的整个身心。在那样的时候,我沉醉于我的成功,感觉自己就是交易之神。但是当我经历失败的痛苦的时候,我就会心情沉重。我的身体感到痛,一种深切的失望占据了我的整个世界。这时所有的一切都变得黯淡了,先前的成功带给我的生活的美好立即沉入无边的黑暗之中。然后,突然几次成功的交易又带回了我的信心,并且,再一次,希望的灯塔又在前方闪耀。换句话说,又开始了一个新的循环,很多年以来我都是这两个主人--痛苦和高兴的奴隶。有时我经历一种情绪多于另一种情绪,但是我总是发现我自己经常造访他们两个。但是最终,非常缓慢地,这两种极端地情绪开始放松了对我的控制。起先,我感觉很奇怪,每一次我失败,我意识到那种痛苦不再那么尖锐,不再是强烈得无法忍受。我好奇地看着我地沮丧让位于一种平衡心理。因此我对于交易地成功感到地高兴也变得少了。经过仔细观察发现伴随每一次成功到来地精神地和心理地高涨逐渐趋于平静和安宁。不久之后,我发现我自己的交易跃升到了一个新的水平--一个更高地水平。这种经历教给了我有价值的一课。你看到了,交易者不被结果所影响是很重要的。我们中的很多人没有意识到任何交易的结果都不应该影响我们思考和感觉的方式。真正的交易者,那些因无数的市场经验而成熟的交易者,经历任何一次交易都不会为之所动,总是保持平静。这种成熟的交易者知道结果不如过程重要。他们意识到赢或输都仅仅是他们地选择的副产品。当我们专注于交易的每一个元素的时候,而不是把我们的注意力集中于每笔交易的结果是什么的时候,我们就立刻把自己从痛苦和高兴的循环中解放出来了。只有这样我们才有希望达到精通交易的水平。

正确的技术产生正确的直觉

一个《纽约时报》体育作者最近写道,“教给一个棒球运动员直觉,就好像是用叉子喝汤。不可能……”在交易中也是一样。直觉尽管很重要,但是却无法被教给或传递给交易者。它必须通过无数的情况和多年的经验慢慢建立,逐渐发展起来。可以教会的是正确的技术。一旦交易者发展了一种技术,一旦他们建立了一个能获利的交易工具和战术的弹药库,直觉将会通过多次使用这些工具和战术而建立起来。换句话说,直觉是不断应用正确的战术而产生的一个副产品。我们举办高级的1天和3天的交易新兵训练营的时候,就是我们出发的地方。我们教授大量的交易生存技术和大量的像游击战一样的交易战术,不仅是为了产生利润,也是为了能够逐渐培养出高水平的职业直觉。直觉,职业的直觉,是真正的专业人士的标志。很多交易者面对的问题是他们应用了错误的技术,因此培养出错误的直觉。我相信不用我说,对于一个市场参与者来说没有什么比有错误的直觉更危险的了,交易不是一门精确的科学,因为它要求艺术的成分,由正确培养出来的直觉所驱动。在我们指导下的交易者经常问我们,“你怎样能知道在精确的时间了结这笔交易?”或者“恰好在它爆发之前介入?”更多的时候,我们的适时的操作是一种微妙的感觉的结果,一种轻轻地拉动你的大脑和神经系统的安静的暗示,产生了在精确的时间的正确的操作。有时因为我们想要把这个过程表达得更充分一些而感到很沮丧。但是我们确信我们的交易者最终能够建立这种直觉。为什么?因为他们正在实践着正确的技术。

一点多疑对灵魂有益

我相信一定程度的多疑是成功的必要组成部分,我发现在任何活动中几乎都如此。在交易者成长的几年里,我相信它实际上是成功的必要前提。有太多寻找快速致富和一种简单地对他们世俗的朝九晚五的牢笼的逃避的人无畏地跳进了市场中,而没有尊重市场的破坏力量。害怕,至少在开始的时候,是一种聪明的表现。有一点多疑是交易者对市场力量的尊重。历史清楚的表明了莽撞和贸进,不尊重对手,最终会面临灭顶之灾。低估市场可以对你做的事,尤其是在你的成长阶段,会导致破产和贫困。很多以前的交易者只有在现在才完全了解市场是一个巨大的使人敬畏的机制。
害怕由无知产生,但是初学者不害怕却是太无知了,以至于不知道他们的无知。——奥利弗·瓦莱士
在交易者的成长阶段,很容易掉进无数正等待着那些缺乏指导和正确工具的人的陷阱和圈套中。这就是为什么一定程度的害怕可以是有益的,一点多疑可以拯救我们。但是当经验产生出了更多的知识,知识又产生了更多的力量的时候,害怕和多疑就会让给深深的力量感。逐渐的、静静地、曾经是一个险恶的敌人的市场就会变成一个忠实的朋友。到那时,一切就会好起来了。如果你学会尊重市场,最终它也会尊重你。

我们交易的是人,而不是股票

精明的交易者必须永远记住我们作为交易者,真正交易的是人,而不是股票。太多的市场新手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因此,他们永远对为什么股票总是与理性相悖感到困惑。股票自己不能做任何事情。他们的价格是由人们的看法所决定的,正如你所知道的,人们的看法完全是由他们的情绪来决定的。就是这些情绪,主要是恐惧和贪婪,通常使股票在上下两个方向延伸得太远。当世界看起来愉快而舒适的时候,贪婪就主宰了大地,股价就会远远超出他们得合理水平。这时就是许多传统的华尔街分析师开始迷惑、失望甚至愤怒得时候。他们不理解为什么股票不像他们所用数学方法计算出来得那样运行。如果他们明白股票自己没有生命他们就不会感到困惑了。当主流的态度或情绪由贪婪转向恐惧的时候.股票就会由同一群人推动远远跌出合理的范围。这时就是那些永远的乐观主义者感到迷惑和失望的时候,因为他们不理解为什么股票没有很快回到原来的价位。这种频繁的从过分的失望到过分的乐观的大范围的波动从没有停止过,也永远不会停止。正是这种波动产生了宏观或微观的时间框架中的机会。它也使新人不断进来,被击败的旧人不断出局。了解了这些的精明的交易者培养了知道什么时候一种情绪让位于另一种情绪的本领。这就是交易最简单的表述。而不是知道什么时候股票的收益好于预期,或者试着猜测什么时候公司会宣布一种新的产品。全都是关于人和他们的情绪,这也就是为什么阅读图表对我们来说如此重要。资产负债表和损益表呈现的是过去的情景,一个人们已经从情绪上反应过了的过去。而另一方面,图表作为一幅活的地图,逐笔变易地构建了参与者目前的心理状态。在我们看来,这才是活跃的交易者的最终的工具。那些参与短线交易而没有图表的人处于非常不利的地位。

积极的精神状态令你与众不同

在股票市场获胜有三种主要的因素:头脑、方法和资金(MIND,METHOD,MONEY)。《交易为生》的作者艾尔德博士把这叫做“三个M”。尽管三个中的每一个都很重要,但是头脑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因为没有一种胜利的态度,没有正确的心理状态,没有必要的冷静头脑,即使是用最完美的方法也可能会亏钱。事实上,一个胜利者更多的由头脑的素质所决定,而不是由方法或资金。这就是为什么有获胜的态度和错误的方法的交易者仍然会产生正面的结果,而那些有着失败者的心理状态的交易者即使用了一种优秀的方法仍然会磕磕绊绊。你不这么认为?那么你认为是什么原因使一个交易者连续赢得6笔交易,而另一个却经历了连续8次的失败?怎么会一个交易者用了一种每日通讯赢利,而另一个交易者同样是使用它却损失呢?你认为什么原因造成一个人买了XYZ的股票而获利,而另一个人同样买了XYZ的股票却亏损?很简单,区别之处存在于头脑之中。我所见到的一个最富革命性的格言是这样说的,“一个人心理想象他是什么样,他就是什么样。”这条普遍适用的格言同样适用于交易者。观察那些获胜者的态度,你会发现一种难以置信的自信和肯定。尽管大多数人错误的认为获胜者自信和肯定是因为他们获胜了,真相却是获胜者不断赢利正是因为他们自信和肯定。对那些每一笔交易之前想象自己亏钱的交易者来说,再好的方法也不管用。对那些总是在心理认为自己“不管我碰了什么东西,都会把它弄得一团糟”的人来说,再多的钱也救不了他。作为可以做出选择的个体来说,在我们接近这个称之为交易的神圣活动之前,我们必须选择一套较高明的想法。如果你认识到这个简单的事实:你不是你的结果的话,你就不会失败,甚至不会感到失败。你创造了它们,也就意味着如果你不喜欢的话,你就有能力改变它们。每一个专注的交易者都可以在最高境界有一席之地,但是第一步是必须相信这一点。第二步是开始像那样去行动。想一想这个角色,然后表演这个角色,剩下的事情就会不可思议地自己到来。但是不要相信我的话,只要去尝试。

带着看法交易

你对市场的看法是什么?你是否把市场看作是很少被参与者了解的一团无序的混乱?或者,你是否把市场看作每一次你冒险进行一笔交易的时候所面对的敌人?在你眼里,市场是敌人还是朋友,是好的还是坏的.是建设性的还是破坏性的?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问题,因为它们揭示出了我们接近交易这门艺术所持有的态度,积极的市场专家花费大量的时间来磨练他们的技术,完善他们的交易策略,发展新的技巧。但是很少有人了解正确的态度的重要性。把市场看作某种想出来吃你的巨大的怪物的话,会怎样呢?你的每一个决定可能都会小心翼翼,缺乏决断。你的每一个行动都表现了软弱并且缺乏持久的效果,在你头脑里所创造出来的怪物会不时出现在你去救济院的路上。因为缺乏更好的表达,我用了两个流行的词来描述市场,“各种可能性的竞技场”,我的“体育场”。这是惟一一个真正得靠我自己的地方,尽管有时完全的独立让人害怕,但是我很高兴命运掌握在我自己手里,而不是其他的什么人。如果我失败了,是因为我自己。如果我成功了,我就不亚于一个神。市场不是迫害者,我的朋友。相反它是一个解放者,并且也应该被看成这样。市场中蕴涵了我们每一个愿望实现的可能性,但是这种可能性必须去发掘、争取,而不能靠乞求。因此下一次再有人问你,“市场对你怎么样?”的时候,你应该这样回答,“不,你的意思是‘我对市场怎么样’吧?”作为一个精明的交易者,市场就是你的世界。带着看法交易吧,我们就是这样做的。

每日的精神食粮

我们提供了几个关于一些每天使用的词、行为和情绪的一些想法,以此来揭示出它们在你每天的交易中所扮演的角色。我们鼓励你经常去重读一下,这是为了使你保持心理健康、警惕那些困扰所有积极的市场参与者的情绪陷阱而特别设计的。
1.思考。太多了不好。可能多数人觉得听起来很奇怪,但是大多数的交易大师已经超越了思考的需要。只有当你问他们为什么要做某些事的时候,他们才会停下来去“思考”。以我的经验,那些最好的交易者甚至不能正确表达他们在做什么。也许是因为他们是“行动者”,不必再去考虑正在做什么了吧?
2.想象。如果你想象的话,可能是一个问题。想象是一种与非现实世界有关的品质。但是成功的交易者坚持根植于真实的、现实的东西。他们经常考虑是什么,而不是可能会是什么。他们不去想象、猜测或者希望。他们仅仅考虑事实,对事实做出反应,一秒一秒,一分一分,几乎没有想象或观点。
3.害怕。害怕是明智交易的大敌。它不仅损坏头脑,损坏的头脑又会去损坏判断过程,而且侵蚀对于老练的交易者非常重要的直觉能力。害怕是一剂毒药,破坏做好把事情所需要的品质。它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如果说不是最重要的)成功的阻碍。
4.贪婪。这个词可以用这句话来很好的表达,“牛和熊赚钱,但是猪不赚钱。”本垒打者应该留下来打棒球。想要得大分在交易中不适用。并且,这样说可能使人吃惊,想赚大钱是新手的标志。成功的交易大部分是数字游戏。不是每次赚10000美元,而是要赚10次1000美元。相比于10000美元,1000美元的收益来得更快,风险更小,也更确定。
5.信息。越少越好。太多的信息刺激想象,而你知道想象是不好的。观点开始形成,不知不觉中你就与消息发布者的观点一致了。永远不要忘记信息的重要性不存在于信息本身,它的重要性存在于其他人对信息做何反应。
6.期望。太多或太高的期望无疑是新手的符号。有理由的期望是可以的,但是必须是安全的期望。过分热烈的期望总是为那些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的人所有。它们是那些还没有经历过在获得成功的路上的一个接着一个的困难和艰辛的人的标志。你指出一个有过分期望的交易者,我们就能告诉你他是正在学会如何尊敬市场(以一种困难的方式)的新手。
7.过分分析。瞎忙会阻止行动和提高不确定性。分析就是挑出,分离。想一下这个事实,一朵攻瑰一旦摘下来就不再是玫瑰了。我认识的每一个成功的交易者只有几个基础的非常简单的方法决定他们是否应该买、卖、持有或者忽略。他们不会使事情过分复杂化,他们总是愿意做,然后看看会发生什么。
8.希望。希望是一个危险的东西,尤其对交易者而言。它是那些有持有亏损头寸的习惯的人的头号敌人。在这种情况下,恰恰是希望在该采取行动的时候使你不去行动。它在一个人最不该坐等的时候助长了安逸和自满。希望就像是一副麻醉药,夺走了人们合理推理的能力。那些希望的人对事实视而不见,他们总是受那些靠出售希望谋生的人的支配。如果让我选择的话,我愿意成为一个卖希望的人,而不是买希望的人。交易的时候,要像避免瘟疫一样避免希望。

如您喜欢此文章请点下面分享按钮↴峰汇在线 » 发展交易大师的头脑:纠正交易行为的关键
上一篇:
下一篇: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