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信为本
量力而为

当前位置:峰汇在线 > 外汇知识 > 外汇理论书籍 > 正文

第七章 股票永远不会太高,高到让你不能开始买进;也永远不会太低,低到不能开始卖出

我从不介意告诉别人我到底对市场看好或看淡。但我不会告诉别人是买进还是抛出某种股票,熊市时所有的股票都跌,而牛市都涨,当然,我的意思是指由于战争引起的熊市除外,因为军火股票在那时会上涨,我说的是通常的情况,但一般来讲,人们并不想知道是牛市还是熊市,他只希望确切地知道到底该买入什么,抛出什么,他不想自己动脑,让他把钱从地上拾起来,还得数清楚太麻烦。

我倒没有那么懒,但我发现考虑单独的股票比通盘考虑方便多了。同样,考虑某种股票的涨落要比考虑全局的动态简单,我觉得我得改变这种看法,而且我确实改了。

人们想掌握股票交易的基本原理是很不容易的,我以前总是说买入时最好选择在上涨的股市,而现在,关键不在于能否买到最便宜的股票或在最高价上做空头,而在于是否能在恰当的时机买入或抛出,当我身处熊市,抛出时,每一手一定比前一手卖得低,当我买入时,刚好相反,我一定会在上涨时买进,我从不在下跌时做多头,只在上涨时才做。

比如说,让我们假设一下,我正在买进一些股票,我以110买入了两千股,而之后上涨至111,那么处于我的位置就是有利的,因为价位上涨了1点,表明有赢利。好,因为我买对了,所以就会再买两千股,如果股市继续上扬,我还会再买两千股,假设价格到了114,这时时机就成熟了,我现在手上有了交易的基础,可以做文章了,我以平均111 1/4的价格持六千股多头,而现在涨到了114, 我那时就不会再买入了,我会等待、观察,我估计涨到一定程度就会有调整,而我想观察股市在调整时如何反应,很有可能调整到第三次买的两千股的价位,假设又上涨了一些后它回跌至112 1/4,然后就回升了,它刚一回升至113 /4,我就会立即买入四千股——当然得用市价指令。这时,我以113 3/4拿到四千股后,我就会知道有什么不对劲,我会下单测试市场,也就是说,我抛出1000股看看市场的反应,但假设我在111 1/4价格时下单买入四千股,我在114成交了两千股,114 1/2成交五百股,那么继续上扬的话,最后五百我成交于115 1/2,这时我就知道我做对了。正是我买入四千股的过程让我知道我在那种特殊的时候买入特殊的股票是否正确——当然我已将整体状况通盘考虑清楚,市场处于牛市,我从不想要买股票的太便宜或太容易。

我记得我听说过一个关于怀特的故事,那时他是华尔街的大炒家之一,他是一个很好的老人,相当有陪明,而且很勇敢,我听说在他的时代他做过一些很了不起的事情。那是原来的事了,那时制糖公司是最爱惹起争端的了,公司董事长哈弗梅耶当时的权力也处于鼎盛时期,我和老人们交谈过,得知哈弗梅耶和他的下属们有足够的资金和机智可以成功地应付针对他们的股票的投机,老人们告诉商场内交易商通常扰乱内幕人士的圈套而绝不会帮他们。

一天,一个认识迪肯·怀特的万分激动地冲进他的办事处说,“迪肯,你说过如果我有什么好消息要立刻告诉你,要是你真的用上了,你会分给我几百股。”他停顿一下,喘了口气,等着肯定的答案。

迪肯以他惯有的冷静姿态看着他说,“我不记得我是不是真的这么跟你说过,但如果真有信息对我有用,我不会亏待你。”

“好极了,我的确有好消息。”

“哦,那太好了。”迪肯非常和蔼地说道,那个人站起来说,“是的,先生”,然后又凑近了些免得别人听见,他说,“哈费·梅耶在买制糖公司的股票。”

“是吗?”迪肯非常平静。

这可惹恼了送信人,他强调说,“是的,迪肯先生,他能买多少就买了多少。”

“你肯定吗,伙计?”老迪肯问。

“迪肯,我可有确凿的证据,那些老家伙可正在竭尽全力地买入呢,可能跟关税有关,总可以大赚一笔。我想有30点的利润”。

“你真的这么认为吗?”老人从旧式的银丝眼镜上看着他,戴上它本来是想看行情记录的。

“我这样认为!我知道的确是这样的,绝对!怎么了,迪肯,哈弗梅耶和他的朋友们都在买制糖公司,利润少于四十点他们是不会满意的,就算是看到股市在他们满仓之前暴涨,我也不会惊讶。

“他在买制糖公司,对吗?”迪肯心不在焉地问。

“买?他简直是在吞,能吞多快吞多快,只要不把价位抬高。”

“是吗?”迪肯只这么说了这么一句。

但这已足以激怒这个情报员,他说,“是的,先生!我把这称为一个很好的情报,怎么了,这可一点不掺假。”

“是吗!”

“是的!而且应该值不少钱,你打算用吗?”

“哦,是的,打算用。”

“什么时候?”情报员怀疑地问。

“现在,马上,”迪肯叫道,“弗兰克!”弗兰克是他最精明的经纪人,他那会儿就在隔壁。

“先生,”弗兰克说。

“我想你去交易所抛出一万股制糖公司。”

“抛出?”情报员叫了起来,他的声音是那么痛苦,以至于已经跑开去的弗兰克都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是抛出,”迪肯温和地说。

“但我告诉你哈弗梅耶在买!”

“伙计,我知道,”迪肯平静地说,他转问弗兰克,“弗兰克,要快!”

弗兰克冲出去执行命令了,而情报员红了脸。

“我到这儿来”他愤怒地说,“带来了最好的信息,我之所以告诉你是把你当朋友,觉得你挺正直,我是想让你采取行动——”

“我正在行动”,迪肯平静地打断他。

“但我告诉过你哈弗梅耶那一帮在买入。”

“对呀,我听清了”

“买入!买入!我说的是买入”。情报员尖叫起来。

“是买入!我听懂你说什么,”迪肯保证道,当时他正站在自动收报机前,看着行情记录。

然后他就不再说话,专注地看着,情报员也走近了一些想看看他在看什么,要知道这个老人很狡猾。当他正越过迪肯的肩膀想看看时,一个办事员拿着一张纸条走了进来,那显然是弗兰克的报告。

迪肯瞟都没瞟一眼,他已经从行情记录上看出了命令的执行情况。

于是他对那个办事员说,“告诉他再抛出一万股。”

“迪肯,我向你发誓他们真的是在买进”

“是哈弗梅耶告诉你的吗?”迪肯还是很平静。

“当然不是,他从不对任何人说任何事,但我知道这消息是真的。

“别太激动,伙计”,迪肯抬了抬一只手,他还在看行情记录,情报员苦涩地说。

“如果我知道你跟我所盼望的反其道而行之,我就不会来浪费你的时间了,也免得浪费我的时间,但如果你因为那股票亏大了的话,我也不会开心的,真替你难过,真的。迪肯,请原谅,我得去别处去把我的信息付诸行动。”

“我在行动,我知道我对股市了解不多,至少也许不像你和你的朋友哈弗梅耶了解得那么多,但我的确了解一些,我正在做的,只不过是根据经验和你所想供的信息的一种英明之举罢了,一个人要是像我一样在华尔街混了这么久的话,他会很感激能替他难过的人的,冷静点,我的朋友。”

那个人紧紧地盯住了迪肯,对他的判断力和自信心佩服得五体投地。

很快那个职员回来了,递给迪肯一份报告,迪肯看过以后说,“现在让他弗兰克入三万股,三万!”

那个职员匆匆地走了,而情报员嘀咕了几声,看着这只白头的老孤狸。

“伙计,”迪肯和蔼地解释道,“我并不是怀疑你是否如实地告诉了我你所见的情况,但即便我听到哈弗梅耶本人告诉你,我也会按我刚才的做法办事,因为只有一种办法可以看出是不是真的有人如你所说象哈弗梅耶那那样买入,而这就是做我所做的一切,第一个一万股卖得相当容易,还不足以说明问题,但第二个一万股也被市场吸走而价位仍然上场,两万股都如此地卖掉说明的确有人想把能买到的统统买走,从这一点来讲,到底是谁在买就不重要了,因而我平掉了空头,而且买进了一万股,我认为你的信息直到现在还算是很不错的。”

“好到什么程度?”情报员问。

“你将以那一万股的平均价格得到五百股,”迪肯说,“再见,伙计,下次平静点。”

“嗯,迪肯,”情报员说,“你抛出的时候可不可以帮我一起抛出,我懂得的比你少多了。”

这就是那种原则,因而我从不会便宜地买入,当然,我总是尽量有效地买入——这对股市中我的那一方有利,而抛出时,很明显除非有人愿意买,否则没人都抛掉。

如果你在操纵一个大数目,就得时时刻刻想着点,应该先研究条件,再认真地做出计划,然后才付诸实践,如果你手上有大量的头寸而且有巨额浮动利润,那他根本不能随意抛出,你不能指望股市吸收五万股像一百股那么容易,他只有等,等一个能够接受的市场,这就到了他考虑必需购买力的时候。机会一来,就必须牢牢抓住,他得一直等待,这是规则,他必须等到他能卖的时候,而不是他想卖的时候,想知道什么是恰当的时间,他必须观察,尝试,想指出股市何时能接受你想抛的股票可没有什么诀窍,但刚刚开始一项举动时,除非你确定局势非常之好,否则直接全线入市是不明智的。要记住,股票永远不会太高而不能买入,也永远不会太低而不能抛出。但是,第一笔入市以后,除非真的有利润,否则不要采取第二步,等待,观察。你的行情记录会让你判断是否到了可以开始的时间的,在恰当的时机开始行动对许多事都关系重大。我花了几年的时间才认识到这一点,当然还花了成千上万的美元的学费。

我并不希望大家认为我在建议持续的缓慢积累,当然,一个人的确可以通过点滴积累攒一大笔钱,但我真正想说的是,假如一个人的想买五百股,如果他是在投机的话,就不该一次性买入,如果他只想赌一把,我只能给他一个建议,别这么干!假设他买了一百股,结果立即亏了,他就不应该继续买入更多股,他应该马上看出来他错了,至少暂时错了。

打赏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标题及链接:峰汇在线 » 第七章 股票永远不会太高,高到让你不能开始买进;也永远不会太低,低到不能开始卖出
上一篇:
下一篇:
分享到: 更多 (0)

如您觉得此文不错请扫码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