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信为本
量力而为
当前位置:峰汇在线 > 外汇知识 > 外汇理论书籍 > 正文

32.市场的垄断

汤姆·柯南伯是曾从师于本·格雷厄姆的投资者之一,曾在韦迪布朗柯南伯经纪商行任职。他回忆说,在1954年,他和巴菲特曾经怎样试图垄断蓝鹰4美分航空邮件的邮票市场,他们认为这种邮票有可能成为收藏品。

在20世纪50年代后期,本·格雷厄姆将要在威斯康星州伯洛伊特大学举行的证券分析师会议上发表讲话。“沃伦从奥马哈打电话给我说,‘咱们去参加证券分析师会议吧!’我问他我们怎样去伯洛伊特市。他说,‘很容易呀。你来奥马哈,咱们一起开车去。沿途我们会欣赏到大片大片的棉田。’”

“我们乘坐他的车来伯洛伊特。我们开了整整一天的车。一路上,我们谈论着邮票生意。我说我一直阅读丽恩邮票新闻报上有关4美分的蓝鹰邮票的报道,据报道这种邮票正被5美分的红鹰邮票所取代。”

柯南伯不断告诉巴菲特有关邮票的报道,在他们驾车回奥马哈的路上,他们沿途停在不同的邮局购买邮票。“我们在一家邮局停下来,发现有23种邮票。沃伦说,‘咱们去买些邮票吧。’”

“最大的一笔买卖是在丹佛做的,”柯南伯说,通过邮购他们俩在那里购买了20万张邮票。巴菲特和柯南伯写信给一些大的邮局,询问是否还有没有售出的任何一种邮票。总共他们找到了40万张邮票。“我们把邮票一张一张的分开,然后收藏了很多年。但是,由于使用了廉价的胶水,我在长岛的几张邮票都粘在了一起。而在奥马哈的那些邮票就没有发生粘连这种情况。”

随着数月的流逝,柯南伯和巴菲特没有为他们的邮票找到更大的需求市场。“沃伦关注金钱的时间价值,尽量做到不赢不亏,得失相等。他终于找到了一个买主,那个人以90%的票面价值买走了很多邮票。我留了几张购票仅仅作为纪念。”

柯南伯说,他发现了其中一些邮票还有其他一些用途。“当我在韦迪布朗公司工作时,我经常送给沃伦一套粉色的邮票,这样他就能核对报纸上没有的股票报价。”

作为普林斯顿大学一位化学系的一名毕业生,柯南伯比巴菲特整整大10岁,他说,他可能是投资伯克希尔公司时间最长的股东。当戴姆批斯特制造厂(巴菲特拥有的一家旋转玩具公司)清算时,我就拥有那个公司的股票。我收到的伯克希尔股票就是其中的一部分。其成本价格是每股5美元-10美元不等。我拥有的股票也从未卖过一股,还为我的家人买过一些股票,他们对此好像很高兴……我不知道有哪家公司会比这家公司更好。

柯南伯在纽约市、佛罗里达州的维罗比奇市都有房子,巴菲特开玩笑说,他有位很喜欢维罗比奇市的朋友,“现在他拥有了海滩。”这个朋友就是柯南伯。

当他们俩想垄断邮票市场时,尽管柯南伯只有三十几岁,而巴菲特也只是二十几岁的年轻人,柯南伯说,“确实他的意识比任何一个人的都超前。他的领会能力和专心程度是令人难以置信的。同时他还百分之百的诚实、正直。即使是一件只有10美分的事情,他也会报告。他希望什么事情都协调有序。”

纽约市著名的价值投资者沃尔特?斯克勒斯,早在巴菲特住在哥伦比亚时就和他成为了好朋友,并和他一起从师于本·格雷厄姆,他回忆说:“我在1945年年底离开了部队信号队……在1960年,我非常想念我的朋友们,就决定给他们每人写一封信。大约有140人。柯南伯看到我写了这么多的信,就说他有很多邮票,”斯克勒斯回忆道。近来斯克勒斯说,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和他一起在伊朗服役的第833信号队的大多数战友,也就是他在1960年写信的那些朋友,现在都故去了。

斯克勒斯把邮票贴在信封上,然后把信投寄出去。不久“我接到了邮局女局长的一个电话,她问信封上贴航空邮件邮票的人是否是我。”斯克勒斯说那个人就是他。邮局女局长说,他的那些信投寄不出去,因为航空邮件邮票只能贴在明信片上,所以说,他不能用它们来寄信。

最后,邮局女局长说如果斯克勒斯能来邮局一趟,并在每一个信封上都写上“非航空信”的话,他可以把这些信寄出去。“我对这件事仍记忆犹新,就如同发生在昨天一样。一张4美分的明信片现在已经卖到20美分并且价格可能还要上涨。4美分的明信片要比现在卖到32美分的普通邮票要好得多,”斯克勒斯说。他现在和儿子埃德温 一起经营他自己的公司。斯克勒斯说,当时他就知道巴菲特决非一般人物。“我能够看得出来他非常出色,将来肯定会成功的,但是,我却从未想到他会有如此大的成就。他做事情非常专注,他的心里总是在筹划着未来……他一直就像是一颗流星那样光彩耀眼。”

“没有一个人能做得像他那样……保持持续增长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情,可能巴菲特将把伯克希尔公司和加拿大合并起来。”

打赏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标题及链接:峰汇在线 » 32.市场的垄断
上一篇:
下一篇:
分享到: 更多 (0)

如您觉得此文不错请扫码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