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信为本
量力而为
当前位置:峰汇在线 > 外汇知识 > 外汇理论书籍 > 正文

1.7 匿名止损会

本文目录

偶尔喝酒的人偶尔喝一点是一种享受,但是酗酒者渴望喝酒。在他遇到个人危机之前,他不承认酒已经控制并破坏了他的生活。这个危机可能是危及生命的疾病、失业、被家人抛弃或其他难以忍受的痛苦事件。匿名戒酒会将这种事件称为“达到人生的低谷”。

达到低谷后的痛苦让酗酒者看清事实真相。很显然他面临两个选择,那就是要么就此沉沦,要么改变自己奋勇向上获得新生。戒酒的第1步就是要承认自己面对酒精无能为力。正在戒洒的酗酒者再也不能喝酒。

损失之于输方就好比酒精之于酗酒者;一丁点损失就好比一杯酒,大损失就好比狂饮;一连串的损失就好比酗酒者在饮酒作乐。赔钱的人不断奔走于各种市场、大师和交易系统之间。当他正准备重新体验赢钱的快感时,他的资产却在缩水。

除了说话不打卷外,赔钱的交易者的思维和行动与酗酒者很相似。这两种人是如此类似,以至于你可以根据酗酒者的行为来预测输方的行为。

酗酒是一种可以治疗的疾病,同样赔钱也是可以避免的。如果输方尝试采用匿名戒酒会的条律,情况就会有所改变。

交易的冲动

成功的交易者看待下跌就像偶尔喝酒的人看待酒一样,他们适可而止。如果连续几次出现重大损失,就会认为出了什么问题:这时需要停下来重新思考自己的分析或方法,赔钱的人却停不下来,他们不断交易是因为他们对此上瘾,总想着赚大钱。

一位著名的交易顾问写道:交易带来的快感要超过做爱或坐喷气式飞机带来的快感。赔钱的人越赔越想下大赌注,就好比酗酒者从偶尔喝酒发展到酗酒一样。他们分不清商业风险和赌博的界限。许多赔钱的人甚至根本就不知道这两者之间还有界限。

输方有交易的冲动,就像酗酒者想喝酒一样。他们做冲动型交易,以交易为乐,总想找出一条出路。

输方不断输钱。大多数输方都被市场淘汰出局,但有些人输光了自己的钱后转而替别人理财;还有的人转而提供咨询服务,就像一文不名的醉鬼在酒吧洗酒杯一样。

大多数输方都会隐瞒自己的损失。他们不断把钱倒来倒去,赚钱记录很糟糕,大笔支付成交价差。就像酗酒者不愿知道自己喝了多少酒一样,输方也不想知道自己赔了多少钱。

进洞

输方从来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赔钱。如果他知道,就会采取措施成为赢家。他在困惑中不断交易。就像酗酒者试图控制喝酒一样,输方也试图控制自己的交易。

输方努力想找到出路。他们不断更换交易系统,买新的软件,或从一位新大师处打听消息;他们心存幻想,想着圣诞老人会来救援;他们对神奇方法的深信不疑使得许多咨询师得以向公众出售咨询建议。

当损失增加资金缩水肘,输方的行为就像受到驱逐或解雇威胁的翻酒者一样。输方变得绝望,把全额交易换成了差价交易,结果赔得更快,反过来又建立反向头寸,如此反复。就像翻酒者将烈酒换成白酒一样,输方从中获得很多好处。

不断赔钱的交易者失去了控制,总想控制那些无法控制的事情。酗酒者最终死去,大多数交易者最终也被市场淘汰出局,再也没有机会重返市场。除非你学会了如何控制自己,否则新的交易方法、热门消息和改进的软件并不能给你带来帮助。你必须改变你的思维方式,以便不再赔钱,并开始康复。

输方赔钱就像酗酒者喝醉一样,他们赔钱成瘾。交易者都想赚钱,但赔钱也有无穷的乐趣,交易的乐趣是情绪高昂。只有极少数输方是主动想赔钱,就像只有极少数酗酒者是有意想喝醉跌到沟里一样。

当输方的资产缩水时,他从交易中得到了快感。这时跟他说他在赔钱就好比要拿走醉鬼的酒瓶一样。输方开始不赔钱之前,必须先遭受大挫折。

大挫折

遇到重大挫折让人恐怖。这是件痛苦而令人羞愧的事。当你输掉了输不起的钱时,当你把积蓄赔光了时,当你向朋友吹嘘自己有多聪明后来又不得不向他们借钱时,当市场大声对你吼道“你这个笨蛋!”时,你就遇到了重大挫折。

有些人交易几周后就遇到了重大挫折还有的人不断往账户里增资,从而延长了最终受挫的时间。剖析输方是件让人痛心的事。

我们一生都在建立自尊。大多数人对自己很高看。一旦受到重大挫折,对聪明而又成功的人是一种打击。你的第一反应可能是隐瞒实情,但是要记住,市场上不止你一个人,几乎所有的交易者都在场。

大多数交易者受到挫折后死了。他们从市场上销声匿迹,再也没有回来过。经纪公司的记录显示,今天交易的人中,一年以后90%可能会被市场淘汰。他们会受到挫折,被击垮,然后黯然离去;他们将忘掉交易,就像做了一场噩梦一样。有些输方会舔好自己的伤口,等待痛苦消退;然后他们会重新交易,学到了一点点教训。他们会很恐惧,他们的恐惧将损害他们的交易。

只有极少数交易者会着手进行改进。对这些极少数的人来说,受到重大挫折的痛苦将帮助他们走出赢了高兴然后输光的恶性循环。当你承认自身存在的问题导致赔钱时,你就能开始创建全新的交易生活。你可以开始设计赢家的纪律。

第1步

酗酒者必须承认他无法控制自己喝酒,交易者也必须承认他无法控制自己赔钱。他必须承认从精神上就倾向于赔钱,正在破坏自己的财富。匿名戒酒会的第1步是说:“我酗酒,我对酒无能为力。”作为一名交易者,你第1步必须说:“我赔钱,我对赔钱无能为力。”

运用匿名戒酒会的条律,交易者状况就能好转。正在戒洒的酗酒者努力保持清醒,一次一天;现在,你必须努力不赔钱,一次一天。

你可能会说这是不可能的。如果你买进去后市场突然掉头向下怎么办?如果你在市场底部卖空随后市场却反弹了怎么办?即使最牛的交易者有时也会赔钱。答案是在商业风险和赔钱之间面一条线。交易者必须承担商业风险,但不允许承担超出预定风险的风险。

小卖店的店主每次进新货时都会冒风险,如果货卖不出去他就要赔钱。精明的商人只会承担不至于让他破产的风险,哪怕是连续出错好几次。囤积两箱商品可能是一种合理的风险,但囤积一卡车商品可能就是赌博。

作为一名交易者,你是在从事交易。你必须明确你的商业风险,即你在单笔交易中允许输掉的最大金额。对于这一数目并没有统一标准,就好比经营没有标准一样。商人能够接受的风险首先取决于交易资金的规模,它还取决于你的交易方法和忍受痛苦的程度。

商业风险的观念将改变你管理资金的方式(参见第10章“风险管理”)。明智的交易者不会让单笔交易的风险超出资金总额的2%。例如,如果你账户上有3万美元,那单笔交易的损失就要控制在600美元以内;如果你有1万美元,那单笔交易的损失就要控制在200美元以内,如果你的资金量很小,就尽量买那些便宜一点的品种,做些小额交易。如果你发现一次有吸引力的交易机会,但止损点必须设在超出总资金量2%的价位时,那就不要做。避免单笔交易损失超过总资金量的2%,就像酗酒者避免到酒吧一样。如果你对该冒多大风险没把握,那就过于谨慎了。

如果你将损失归因于经纪公司的佣金和场内交易员的成交价差,那你就等于放弃了对自己交易生活的控制权。既要努力降低佣金和成交价差,也要对交易负责。一旦损失哪怕只比所定商业风险额度多了1美元,包括佣金和成交价差,那你也是赔钱。

你的交易记录保存完好吗?交易记录不完整肯定是赌徒和输方的标志。精明的商人都要做好记录。你的交易记录必须记下交易日期、每次买卖价位、成交价差、佣金、止损位、止损位的所有调整情况、买入理由、目标价位、最大浮盈、达到止损位后的最大浮亏以及其他必要数据。

如果你在设定的商业风险内结清交易,那就是正常的生意。不要讨价还价,不需等到下一次达到止损位,也不要指望市场发生变化。如果损失哪怕只比所设定的风险额度多1美元,那就好比酗酒者喝醉了酒、找人打架、胃疼着回家,醒来时发现睡在沟里,头还疼——永远也不要让这种事发生。

一个人的聚会

当参加匿名戒酒会的聚会时,你会看到多年没有喝酒的人站起来说:“嗨,我是某某某,我酗酒。”为什么多年不喝酒了还要称自己酗酒呢?因为如果他们认为自己战胜了酗酒,就会再次喝上。如果一个人不再认为自己酗酒了,他就可以不受限制地喝一杯,然后是第二杯,最后可能再次醉翻在沟里。想要保持清醒就必须记住,在他的余生里,他都是酗酒者。

交易者将从自助组织中获益,我将这种自助组织称为匿名止损会。为什么不叫匿名交易会呢?因为尖刻的名字有助于人们关注自己的自毁倾向。毕竟,匿名戒酒会也没有叫做匿名喝酒会。只要你自称为输方,你就会避免赔钱。

曾有好几位交易者提出,他们认为匿名戒酒会是一种“负面思维”,不妥。一位来自得克萨斯州的退休妇女,也是一位相当成功的交易者,向我讲述了她的方法。她是虔诚的基督教徒,认为如果她赔钱主就会不高兴。因此,她每次都会迅速止损。想想我们的方法有类似之处。目标是根据一些客观的外部规则来减少损失。

在商业风险范围内做交易就好比不喝酒的生活。交易者必须承认他是输方,就好比喝醉的人必须承认他酗酒一样,然后他才能开始康复之旅。

因此,每天早上开始交易之前,我都会坐在办公室的报价屏前说:“早上好,我是亚历山大,我是输方。我内心深处有自毁倾向。”这就好像在匿名戒酒会上,它使我集中注意匿名戒酒会的第1步。即使我当天从市场上赚了几千美元,第二天我还是会说:“早上好,我是亚历山大,我是输方。”

有位朋友开玩笑说:“当我早上坐在报价屏前时,我说,’我是约翰,我要割断你的喉咙’。”他的想法让人紧张。“匿名止损会”的想法让人平和。心态平和、放松的交易者才能集中精力寻找最好的、最安全的交易机会。紧张的交易者就像在方向盘前发抖的司机一样。当一个清醒的人和一个醉鬼一起比赛时,你当然知道谁赢的可能性更大。醉鬼偶尔赢一次是由于幸运,但要赌还得赌清醒的人赢。在比赛时,你必须保持清醒。

打赏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标题及链接:峰汇在线 » 1.7 匿名止损会
上一篇:
下一篇:
分享到: 更多 (0)

如您觉得此文不错请扫码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