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信为本
量力而为

当前位置:峰汇在线 > 外汇知识 > 外汇理论书籍 > 正文

7.3 管理期望

持有不现实的期望会影响我们认知信息的方法,造成损害。期望就是对未来的感觉,包括看到的、听到的、感觉到的、闻到的或感受到的。期望来自我们的已知事物。这是有意义的,因为我们不可能根据我们不知道的东西来期待什么结果。我们知道的东西就是我们从外面学到的东西。我们相信的东西就是我们个人对事实的看法。当我们期待什么东西时,我们预期的是未来的事实。我们因为从现在开始每分钟、每小时、每天、每周、每月都是我们想的那样。

对自己的期望要小心,因为当期望落空时,是很痛苦的。当你的期望实现了 ,你有什么感觉?你的反应将是非常好的(包括幸福、快乐、满足、舒适),除非你期待的是可怕的事。相反,如果你的期望落空,你有什么感觉?普遍的反应就是情绪上的痛苦。当环境产生的结果不是我们想的那样时,每个人都体会过一定程度的愤怒、怨恨、绝望、后悔、失望、不满或背叛(除非事实比想象的还要好 ,让我们感到吃惊)。

我们是这样遇到问题的。因为我们的期望来自我们知道的事物,当我们决定或相信我们知道一些事的时候,我们自然希望自己是对的。此时,我们的思想状态不再是中性的或开放的,很难明白为什么。如果市场如我所愿,我们感到不错 ;或者是市场没有如我所愿,则感觉不好,那么我们就不是中性的或开放的。相反 ,期望后面信念的力量会让我们确信我们期待的东西(我们总是感觉很好),我们的痛苦自动防护系统会屏蔽我们不喜欢的信息(以免我们心情不好)。

正如我之前所说,我们的思想天生就喜欢回避痛苦,在肉体上和情绪上都是这样。无论是有意识的,还是无意识的,这种避免痛苦的自动系统都存在。比如 ,如果有东西向你的头部飞来,你会本能地让开。躲避并不需要有意识的思考过程 。另一方面,如果你能明显地看见物体,而且你有时间思考变通的方法,你也许会决定抓住这个物体,用有挡开它或躲避它。这就是我们避免身体受苦的案例。

我们避免自己遭受精神和精神痛苦的道理是一样的,除非我们在回避一些信息。比如,市场用自己的方式表达信息,以说明它可能波动的方向。如果市场提供的东西和我们想要的或期待的不一样,那么我们的痛苦自动防范系统就会起作用以弥补这种差别。和身体上的痛苦一样,无论是有意识,还是无意识,这个系统都会起作用。

为了避免痛苦的信息,对于信息,我们就会把它合理化、正常化、找借口 ,还自己收集信息以中和冲突的信息,甚至发怒(这样可以回避冲突的信息),或对自己撒谎。

下意识状态下,回避痛苦的过程比较微妙和神奇。在下意识状态,我们的思想会阻止我们看见其它可能的选择,如果在其它情况下,我们是可以看见的。因为它们和我们想要或期待的有冲突,我们的痛苦回避系统会让它们消失(好像它们并不存在)。为了说明这个现象,最好的案例是我告诉你的:我们交易时,市场在和我们作对。实际上,市场的趋势和我们想要的或期待的相反。最初,我们确认和看出模式是没有问题的,也就是市场和我们想要的或期待的相反。但是 ,因为我们很难接受这点,我们就不会看出这个模式(消失了)。

为了避免痛苦,我们把焦点缩小,聚焦于没有痛苦的信息,也不管这些信息有没有多少价值。同时,清楚地指出有趋势,有机会的信息则消失了。趋势实际上并没有消失,但是我们的认知能力消失了。我们的痛苦回避系统让我们没有能力定义和解读趋势。

如果不是因为交易者害怕亏损太多,被迫平仓,或者是趋势反转了,他是看不见已经存在的趋势的。只有当我们平仓时,或没有危险时,我们才能看清趋势 ,就像交易时的赚钱机会……(张轶注:英文原文在此处缺失)当没有任何东西来让思想保护我们时,我们就能清晰地看见所有的特征。

我们都很容易陷入自我保护,回避痛苦的状态,因为我们的思想天生就是这样运作的。很多时候,对于伤害我们的信息,对于我们不能处理的信息,我们就会采取回避的态度。这些时候,我们天生的系统能很好地保护我们。但很多时候 ,我们的痛苦回避系统只是让我们远离不利于我们的信息,这样的信息表明我们的期望和市场不一致。这是痛苦回避系统对我们的伤害,对交易者更是如此。

要想明白这个概念,要问问你自己,市场信息的威胁是什么。是不是说市场天生就充满了消极的信心?看起来好像是这样的,但基本上,市场提供的就是上涨几个基点,下跌几个基点或者是上涨的线,下跌的线。这些上涨和下跌的模式代表了优势。是不是所有的涨跌和模式都是消极的呢?同样,看起来好像是这样的,但从市场的角度来看,信息是中性的。每上涨一个基点,下跌一个基点,或者模式,它们只是信息,这些信息告诉我们市场的点位。如果有任何信息是消极的,那么是不是每个人都要承受情绪上的痛苦?

比如,如果你我都被硬物击中了头部,那么感觉应该差不多。我们都很痛 。任何人,只要身体的任何部分碰到了有力的硬物,我们的神经系统都会感受到痛觉。我们都有痛觉,是因为我们的身体结构都是差不多的。当被实物碰撞时,痛觉是自动的心理反应。信息就是环境的词语或手势表达,或者是市场用涨跌来表达,就像被硬物击中一样,会有痛觉的。但是信息和物体有重大的区别。信息不是实物。信息不是由原子和分子组成。要想体会信息的作用,不管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都需要对它有解读能力。

我们的解读来自我们独特的思想结构。每个人的思想结构都是独特的,有两个基本的原因。首先,我们出生时的基因不同,行为和个性也不同,导致我们的需求不同。对于这些需求,环境的反应是积极的或消极的,它们的影响程度对每个人都不同。第二,每个人面对的环境力量不同。有些力量差不多,但有些不完全一样。

如果你考虑到每个人基因组合的不同,个性的不同,以及我们此生体验的无穷环境力量,这些都对我们的细想结构有影响,那么我们就不难发现为什么每个人的思想结构都不一样。它和我们的身体也不同,身体由普通的分子组成,能体会到痛觉,我们的思想则无法同样体会积极的或消极的信息影响。

比如,有人想侮辱你,让你觉得痛苦。从环境的角度来说,这是消极的信息 。你会感受到这个消极的影响吗?不一定!你必须有能力解读这个信息,并认为是消极的。如果侮辱你的人用你不懂的语言,或者是你不明白的词汇,结果会如何?你能感受到痛苦吗?如果你不理解这个词汇的含义,你是不会感到痛苦的。即使如此,我们也不能说你的感受和侮辱你的意图是对应的。你也许会觉得那是不好的企图,但你并不痛苦,你也许还有点高兴。我见过很多人,为了自己的快乐而让别人充满了消极的情绪。如果他们此时被侮辱了,他们会觉得很高兴,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成功了。

一个表达真诚爱意的人是在向环境传递积极的信息。我们可以说这些表达是为了传递爱心、钟爱和友谊。能不能保证这些信息能被人们正确地传达和感受到?不能。一个不太自信的人,或者在感情上受过伤害的人,通常会错误地理解别人的爱意。对于不太自信的人来说,如果他觉得自己不值得别人的爱,那么他就会很难去相信别人爱意的真假。第二种情况,对于感情受伤的,或对友谊失望的人,他会觉得真正的爱太少了,对于别人的爱意,他会觉得是对方想要什么 ,或者是想占他的便宜。

我相信没有必要再举例子说明了,这些沟通的误解,完全违背原来意思的感受。我想说的要点是,每个人用自己独特的方式定义、解读和体验所有的信息 。没有标准的方式去体验环境提供的信息——积极的、中性的、或消极的信息——因为我们的思想结构不是标准的,所以对信息的解读不同。

作为交易者,市场也随时在提供类似的东西。可以这么说,市场在和我们沟通。如果一开始就认为市场天生不会产生消极的信息,我们可以自问自答地问 :“是什么让信息变成了消极的?”换句话说,痛苦的威胁来自哪里?

如果不是来自市场,那么就来自我们定义和解读信息的方式。我们以为我们定义和解读信息的方式是对的。如果我们知道或相信事实如此——否则就不会信——那么当我们对未来有期望时,我们自然希望自己是对的。

当我们期待正确时,任何不符的信息自动变成了威胁。我们的痛苦回避系统有可能会阻止、曲解或消灭不符的信息。这是我们思想的特点,这个功能会害了我们。作为交易者,我们不能让痛苦回避系统把我们和市场分开,不能因为我们不想要或不希望市场的信息,就掐断了和市场的沟通。市场也许会告诉我们进场 、出场、加仓、平仓等机会的。

比如,当你看着市场,没有任何想法时,市场的涨跌会不会让你感到愤怒 、失望、受挫、大失所望或背叛?不会!原因是没有任何风险。你只是在观察市场此刻的信息。如果市场的涨跌,形成的模式是你认识的,你会认出这个模式吗?是的,因为没有风险。

没有风险是因为你没有期望。你对市场的信念、假设和想法并没有投射到未来。结果是,没有什么对错,所以信息也没有潜在的威胁或消极性质。没有特别的期望,你对市场的表达行为没有任何限制。没有思想限制,你可以通过市场的波动看见自己曾经学过的任何东西。没有必要让痛苦回避系统来去除、曲解或消灭你的意识。

在我的工作室,我总是要求参与者解决这个基本的矛盾:交易者如何能同时做到既死板又灵活?答案是:对原则死板,对期望灵活。我们对原则死板,这样我们就能得到自信,这样可以免受没有限制的环境影响。我们对期望灵活,我们可以清晰地,客观地看见市场在和我们沟通什么。从这个角度来说,典型的交易者正好相反:对原则灵活,对期望死板。有趣的是,对期望越死板,越需要歪曲 、违反或打破自己的原则,因为为了满足自己的愿望,就要放弃市场提供的东西。

打赏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标题及链接:峰汇在线 » 7.3 管理期望
上一篇:
下一篇:
分享到: 更多 (0)

如您觉得此文不错请扫码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