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信为本
量力而为

当前位置:峰汇在线 > 外汇知识 > 外汇理论书籍 > 正文

5.4 联想的力量

这些问题第一眼看上去复杂,大部分都能简单地回答。我肯定大部分人都知道答案:对于我们思想中已经存在的特质、特点、性质和特点,我们的思想天生就会把它们和外部环境联系起来。换句话说,关于这个怕狗的小孩,他碰到的第二只狗或其它狗不一定会让它痛苦。只是他思想里面的相似性会让他觉得害怕。这种联想的方式是我们大脑的自动的潜意识行为。不是我们思考或做决定的。潜意识功能和心跳类似,不是我们决定的。就像我们不用决定自己的心跳一样,我们自然地把体验和感觉联系起来。这是思想处理信息的自然方式,就像心跳一样,这个功能对我们的生活有重大的影响。

我想让你明白,能量的两种方式逆转了因果关系,所以让小孩看到其它概率是很困难的。为了帮助你,我想把这个过程分解为更小的过程,一步一步地分析 ,所有这些看起来很深奥,但是要成为持续一致优秀的交易者,就必须理解这个过程。

首先,我们谈基础知识。在小孩的外部和内部都有能量。外部的能量是积极的,是关于一只友好的想玩耍的狗的能量。内部能量是消极的,是关于小孩第一次和狗相遇的体验记忆。

小孩有可能感受到这两种能量,结果就是有两种可以体验的环境。外部能量有可能让小孩觉得快乐。这只特别的狗可以表达出好玩、友好、甚至是爱。但是请记住,小孩还没有体验到这样的特点,所以从他的角度来说,这种感觉并不存在。就像我之前说的价格图表,对于没有学过的东西,小孩是没有认知的,除非他的思想善于学习。

内在的能量也有可能表达自己。但是要让小孩看见,听见才会让他感到害怕 。这样就会导致痛苦、害怕、甚至是恐惧。

从我解说的角度来看,似乎小孩有两个选择,去体验快乐或者恐惧,但不是这个意思,至少目前不是。在目前状况下存在的两种概率,他肯定会去体验痛苦和恐惧,而不是快乐。有几个原因。

首先,我已经说了,对于相似的特征、特质和特点,我们的思想自动地把它们联系起来。对小孩来说,狗和他思想里的一样,无论是长相还是叫声。然而 ,到底有多像,我不知道,也就是说,我并不知道我们的思想联系两个或更多信息的程度是多强,它对相似性有多高的要求。每个人的思想功能差不多,虽然都是独特的,我相信每个人对相似性的定义不同,应该有一个范围。

这是我知道的:当下一只狗和小孩接触时,如果狗的长相和叫声和小孩记忆里的足够相似,那么小孩的思想就会自动联系起来。这种联系会让他的消极能量彻底释放,让他和感觉中的灾祸或恐惧做斗争。根据他第一次和狗相遇时所遭受的创伤程度,他们不安和精神痛苦的程度也不同。

后面要发生的事被心理医生称为预想。我称为自发的联想,小孩会立刻认为现实是绝对的,毋庸置疑的。此时,小孩的身体充满了消极的能量。同时,他感觉到了狗。然后,他的思想把他看见的或听见的和内心的恐惧能量联系在一起 ,让他以为就是他看见的或听见的狗让他感觉痛苦和害怕。

心理医生把我描述的称为预想,因为,从某种角度来说,这个小孩因为狗而假想出自己的痛苦体验。他身上的痛苦能量再次出现,这样他就认为狗是有威胁的、令人痛苦的、危险的。这样,即使第二只狗和之前攻击小孩的狗没有什么相似之处,这个小孩的记忆也会认为是相同的。

因为小孩思想中的狗和外部的狗感觉是一样的,这个小孩就不会认为它们有什么不同。所以,小孩不会认为第二只狗会有什么新的表达,他会认为第二只狗有威胁,是危险的。

现在,如果你想想,如果小孩感觉到的状况并不是绝对真实的,那会如何?他内心的痛苦和恐惧肯定是真实的。

但是他认为的概率如何?是真的吗?从我们的角度来说,不是真的。然而 ,从小孩的角度来说,为何它们可以是任何东西,就不能是真实的呢?他的选择是什么?首先,他不能认知到他还没有学到的东西,因为你知道,恐惧是一种很虚弱的能量。它让我们退缩,保护我们自己,逃跑,聚焦——所有的这些都让我们很难对新事物敞开胸怀。

第二,正如我所说,只要这个小孩担心,狗就是痛苦的原因,而且是事实 。第二只狗会让他感到痛苦,但这不是痛苦的真正原因。积极的狗和消极的小孩是自动相遇的,思想的变化过程非常快,比眨眼还快(小孩自己都不知道)。如果他认知的狗不是真实的,那么为什么他要怕呢?

正如你所见,不管狗如何表达,或不管别人如何说这只狗不可怕,这都没有作用,因为这个小孩智慧从消极的角度来解读任何信息(不管这只狗多么积极) 。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痛苦、害怕和恐惧都是自己产生的。

如果小孩可以自己产生痛苦和恐惧,同时坚信他的消极体验来自外部环境 ,那么是不是有可能交易者的痛苦和恐惧也是来自外部环境呢?他们心理动力的原理是完全一样的。

作为交易者,你的一个基本目标是认知到机会,不是痛苦的威胁。为了学习如何关注于机会,你需要知道并了解威胁的根源。它不是市场。市场发出的信息是中性的,表明它可能要如何变化。同时,它给你(观察着)提供了大量的机会 ,让你自己做决定。如果你总是觉得害怕,问问你自己:这个信息真的有威胁吗 ,你是不是因为过去的体验而觉得有危险(正如上文所说)?

我知道这个概念很难理解,所以我想用另一个例子来说明。我们设置一个场景,假如你最后 2,3 次的交易失败。你看着市场,你认为的机会出现了。你不会立刻交易,你会犹豫。这笔交易感觉有风险,风险很大,实际上,你开始怀疑这是不是“真”的信号。结果是,你开始收集信息,以说明这笔交易不会有结果 。平时,你不会关心和注意这样的信息,这样的信息也不属于你的交易系统。

同时,市场在波动。不幸地,市场离你的进场点远去,如果你不犹豫,你是应该交易的。现在你很矛盾,因为你还想进场,错过交易也是痛苦的。同时,当市场离你的进场点越来越远时,此时交易的风险也增大了。你思想的斗争加剧了 。你不想错过交易,但你也不想被洗。最终你什么也没做,因为你被矛盾的思想折磨透了。你安慰自己说,追高太危险了,同时,当市场离你远去时,你每一秒都很痛苦。

如果这个情景听起来很熟悉,我想然你问问自己,在你犹豫的时候,你在想象市场的可能的情况吗?你的思想是如何反应的?市场给了你信号。但你没有从客观或积极的角度来解读信号。市场给了你机会,你没有抓住机会,以从赚钱中找到积极的感觉。

想想吧:如果我改变这个设想,让你最有 2,3 次的交易是赚钱的,你会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解读这个信号吗?你是不是觉得更有机会赢?如果你连续 3 次赚钱,你这次会不会犹豫?很不同!实际上,你和大多数交易者一样,你有强烈的愿望去交易(比平时的仓位还要大很多)。

每次,市场都产生了一样的信号。在第一个场景中,你思想消极,害怕,导致你担心失败,从而犹豫不决。在第二个场景中,你根本看不见风险。你甚至以为市场可以让你美梦成真。因此你觉得简单,就会建立过大的仓位。

如果你能接受这样的事实,那就是市场既不会产生积极的信息,也不会产生消极的信息,它只是自然地表达自己,那么只有你的思想能决定信息是积极的 ,还是消极的,这是处理信息的过程。换句话说,市场没有叫你担心失败和痛苦 ,也没有叫你关注赢和快乐。是同样的下意识给信息添加了积极或消极的性质,从而导致小孩以为第二只狗是可怕和危险的,而其它狗是可爱的,友好的。

我们的思想总是把外界(信息)和我们内在(我们知道的)联系在一起,从而让我们以为外部环境和记忆、特征或信念都是一样,互相联系的。结果就是 ,在第一种情况下,如果你连续亏损了 2,3 次,市场提供的下一次信号会被你看做非常有风险。你的思想自动地,下意识地把“现在”和过去的交易联系起来 。这种联系让你害怕亏损,产生了害怕的思想,导致你把信息看成是消极的。看起来市场的信息是有威胁的,当然,你的犹豫就是合理的了。

在第二种情况下,同样的过程却让你过分积极,因为你连续赚了 3 次。把“现在”和前面 3 次赚钱的交易联系起来,就会过分积极,情绪高涨,好像市场提供了没有风险的机会。当然了,仓位过大也是合理的。

在第 01 章,我说过分自信会让交易者产生很多亏损和犯错的思想方式,我们自己都没想到我们不能持续一致成功的原因是我们的想法。要想实现持续一致地赚钱,就要明白,意识到如何刻意改变思想中的自然倾向。为了形成和发展解读市场机会的思想,不受痛苦的危险,不受过度自信的影响,这需要你控制好联想这个过程。

打赏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标题及链接:峰汇在线 » 5.4 联想的力量
上一篇:
下一篇:
分享到: 更多 (0)

如您觉得此文不错请扫码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