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信为本
量力而为
当前位置:峰汇在线 > 外汇知识 > 外汇理论书籍 > 正文

第七章 “面对他们的对手,多头们得意洋洋”

(1869–1873)

华尔街新生代投机家古尔德和菲斯科在这个时期的所作所为是前无古人,也是后无来者的:他们试图操纵黄金市场。

刚刚结束南北战争后的美国,还没有实施金本位制 ,金币和绿钞同时可以流通,但是由于”劣币驱除良币”,人们很自然地选择使用劣币–绿钞 ,而黄金几乎立刻从流通领域彻底消失。而在纽约的黄金交易室里,黄金的投机活动正如火如荼。在当时的黄金市场上,只需要交纳少量保证金就可以购买数额很大的黄金,这种杠杆效应使得黄金投机成为了最危险,但同时也是回报最为丰厚的投机活动。古尔德的计划是买断纽约黄金市场的所有黄金供应。如果他能成功,那么,所有黄金的购买者,尤其是那些为实现套期保值而卖空黄金的国际贸易商,将在绝望中眼睁睁地看着古尔德操纵的黄金价格飙升到天价而无能为力。

为了实现这个美妙的计划,古尔德必须要保证做到一件事情:避免联邦政府的干预。如果联邦政府觉察到他的操纵计划而决定干预黄金市场的话,那么,政府国库中储存的大量黄金就可以随时进入市场,黄金价格将会一落千丈,古尔德的计划也就会被彻底粉碎。于是,他小心翼翼地编造了一张关系网,设法结识了当时的总统格兰特,并使这位南北战争中的英雄,但对金融却一窍不通的总统相信:政府应该让黄金市场自由运行而不得进行任何干预。

万事俱备之后,古尔德和菲斯科开始了他们的囤积操作,他们成功地控制了数倍于纽约黄金供应量的黄金合同,黄金的价格扶摇直上。古尔德和菲斯科与他们的对手的殊死搏斗吸引了从波士顿到旧金山所有美国人的关注,因为古尔德集团正在囤积的东西不是普通的证券或其他商品,而是黄金–全世界通行的法定货币,财富本身的象征。

如梦初醒的格兰特总统最终意识到自己被古尔德彻底愚弄了,他下令干涉黄金市场,但是,他的命令来得晚了–这场金融噩梦却刚刚以戏剧性的方式结束了。(尽管,我们在下一章将会看到,格兰特的个人金融噩梦还没有开始)。在给美国经济和华尔街带来巨大混乱的同时,这场黄金恐慌迫使美国的政策制订者意识到,只要存在黄金绿钞复本位制 ,那么,黄金价格的投机就具有无法阻挡的诱惑。在这场黄金囤积案的十年后,美国最终回归到金本位制。

黄金投机战后三年,陷于一场复杂感情纠葛中的菲斯科,也以一种戏剧性的方式结束了他的生命。随着华尔街新生代投机家离开历史舞台,一直是华尔街标志的西部拓荒式的野蛮色彩也开始渐渐褪去。第二年,在南北战争中为联邦政府成功发行债券的银行家库克陷入了严重的财务危机中,直接引发了一次波及欧洲市场的美国股市大崩溃,从而彻底结束了南北战争后美国这一短暂的经济和股市繁荣期。

由于当时黄金在世界金融市场的地位,如同太阳系中的太阳,所以在1869年9月份古尔德和菲斯科在纽约市场上主导的黄金投机案无疑是华尔街历史上最大胆的一幕。即使在当时,华尔街上最苛刻的批评家也无不佩服他们的胆量。”在所有的金融投机中,”亨利·亚当斯在1871年写道,”操纵黄金市场是最辉煌的,但也是最危险的,也许正是这种辉煌和危险,使得古尔德先生对其极为着迷。”

在中世纪,黄金是世界上每一个大国的法定货币。从1812年开始,英格兰银行就采用了金本位制,而大不列颠王国此时正处在鼎盛时期。当时,英国的GDP占全世界的1/4,这个份额比现在美国在全世界GDP中所占的比重还要稍高一些,英国同时还主宰着世界贸易。英国在世界金融市场中的主导地位决定了英镑和先令是国际贸易的基准货币,英格兰银行实际上充当了世界中央银行的角色。

但是,由于南北战争的影响,美国此时还没有实施金本位制。尽管随着1865年北方军队的胜利,绿钞和黄金之间的价差已经大大减少,但还没有完全消除。而且,在美国法律中,有一条关于绿钞的条款含煳不清,它就像在战场上一颗还没有引爆的炸弹,时时刻刻都有爆炸的危险。1862年,美国第一次发行绿钞时,国会通过的法案中有一个条款规定流通中的绿钞与黄金等值。但是立法者很快就发现,根据”劣币驱逐良币”的格雷欣法则,这一条款导致了黄金立刻从流通领域中消失,它们被悄悄地藏进了千家万户的床垫下和保险箱里。

国会很快废除了这一条款,但他们并没有废除另外一项条款,那项条款规定:对于那些必须用黄金履约的合同,也可以用等价的绿钞来履行。这项条款在实际生活中是根本做不到的,所以,对于这样一个条款,从来都无人理睬,但它的存在却构成了古尔德操纵计划的第一个前提。

到1869年时,在黄金交易室里进行的黄金交易已经达到了平均每天7 000万美元的交易量,而且大部分是投机性的。事实上,由于只有很少的保证金要求,在黄金交易室里进行黄金投机操作,比在世界上任何地方都更有可能使人在几分钟之内暴富或者一贫如洗。

第二年,当詹姆斯·J·加菲尔德(James J. Garfield,他后来成为美国总统)领导一个国会委员会负责调查已经过去了的黄金恐慌时,黄金兑换银行的查尔斯·J·奥斯本(Charles J. Osborne)作证说:”只要有1 000美元,一个人就可以买价值500万美元的黄金合同。”而古尔德的估计比这稍微保守一点,他认为10万美元能够买到价值2 000万美元的黄金合同。身为伊利铁路总裁的古尔德手上掌管着远远超过10万美元的现金,他也估计纽约市场上在任何时点都没有价值2 000万美元的真实黄金供应。当他第二年在国会作证时,他的估计是:市场上有大约价值1 400万美元的黄金券(gold certificate)和300万~400万美元的金币。

市场上真正的黄金供应量的稀缺也是古尔德敢于大胆实施他的计划的另一个前提。而第三个前提是,虽然黄金交易室里进行黄金交易的都是投机商,但黄金也在每天重要的商业活动中用作支付手段。黄金是国际贸易中的支付手段,贸易商们向海外出口的商品是以黄金收款的。在贸易合同签订和黄金交割之间有一个时间差,如果在这段时间中,黄金相对于绿钞的价格下跌,那么贸易商就会蒙受由此带来的损失。为了防止这样的损失发生,出口商习惯性地在黄金交易室卖空他们未来将要收取的等值黄金。这样的话,如果黄金价格下跌,他们就可以用在黄金卖空操作中获得的利润来弥补因合同而造成的损失,反之亦然,这就叫套期保值,而套期保值也正是所有商品市场最主要的功能。尽管这些国际贸易的大商人拥有的财产远远多于那些在黄金交易室进行投机的乌合之众,并且他们都是社会名流,但是他们在古尔德这样的江洋大盗面前还是有点不堪一击。

古尔德看到了他的机会并决定抓住它。只要用相对来说很少的钱,他就可以买到价值超过整个纽约市场上黄金总量的黄金合同。将要败在他手下的人中,有很多是纽约市最大的贸易商,他们由于商业的原因不得不在市场上卖空黄金-如果古尔德的计划成功,他们将被挤压得很惨。那些古尔德在黄金交易室里签定的黄金合同-尽管指明要用黄金交割,但在法律上都没有强制力 ①。而如果事情的进展并没有按照古尔德计划的那样顺利的话,在必要的时候,古尔德可以很轻松地就拒绝用黄金支付。菲斯科在晚些时候参与到古尔德的计划中,用他的话说,他们的这次行动,”除了声誉,什么也丢不了”。

当然,他们还有一个大问题:联邦国库中储藏着超过美国整个国家一半的黄金,仅仅在华尔街的分库中就储藏着价值100万美元的随时可以动用的黄金。因此任何想垄断黄金的企图都会随着华盛顿一份电报的来临而被击得粉碎。为了确保这种情况不会发生,古尔德必须买通美国政府,要保证它最起码要”友善地”不采取任何行动。

虽然古尔德不认识格兰特总统,但是他要安排一次与总统的会面是很容易的。古尔德精心培育了与埃布尔·拉什伯恩·科尔宾(Abel Rathbone Corbin)的友谊,后者既是投机商也是律师,在前一年刚刚迎娶了格兰特总统已近中年仍待字闺中的妹妹,于是理所当然地成为总统家族的一名准成员。为了保证科尔宾的忠诚,古尔德给科尔宾买了面值150万美元的黄金合同,而没有要他出一分钱。这就意味着只要黄金价格每上涨一美元,科尔宾就可以在没有任何风险的情况下坐收1.5万美元。(当然这样一份合同也没有花古尔德多少钱,因为他可以通过支付很少的保证金购得)。科尔宾立刻爽快地接受了古尔德的馈赠,只是要求把这笔黄金记在他妻子的名下。

在早夏时节,总统和他妻子前往马萨诸塞州的福尔里弗,他们途经纽约时,古尔德在科尔宾的寓所见到了总统,并护送总统到码头,在那里停泊着总统去福尔里弗将要乘坐的蒸汽船。这艘船的主人就是菲斯科,他正在那里等着他们。古尔德、菲斯科和纽约的其他几个商人,陪同总统一起前往福尔里弗。在途中,古尔德想方设法想从总统嘴里套出他关于黄金市场的看法,但是总统似乎并不是很乐意合作。在整个夏季旅行中,古尔德几次都设法出现在总统的身边,有一次是在一座剧院-一座菲斯科拥有的剧院里,他成功地使他不离总统左右的形象被广泛地注意到。

当纽约财政总管助理的职位出现空缺的时候,古尔德和科尔宾设法说服总统,让他任命丹尼尔·巴特菲尔德(Daniel Butterfield)将军担任了这个职位。财政总管助理管理着联邦国库的纽约分库,任何卖出黄金的指令都必须由他亲自下达。在这个职位上有一个听命于古尔德的人对他计划的成功至关重要。

巴特菲尔德家族拥有巴特菲尔德快递公司,这是美国运通公司的前身。他参加过南北战争,并且获得了国会荣誉奖章,他也因为谱写了军队的熄灯号曲而留名至今,他的雕像现在还依然屹立在纽约的河滨大道,毗邻格兰特的坟墓。在巴特菲尔德刚上任不久,古尔德就给了他一笔1万美元不需要抵押的贷款,而且给他开了个不需要支付保证金的黄金账户。

古尔德和他的集团整个夏季都在购买黄金,夏季过去之后,农作物被出口到国外,商人们开始在黄金交易室卖空黄金来进行套期保值。在这种卖空的压力下,在7月27日还高达140美元的黄金价格在8月21日已经跌到了131.625美元。古尔德置若罔闻,继续增仓,编织他的陷阱。他还设法让《纽约时报》刊登一篇科尔宾写的评论,读上去似乎是一条官方将要允许黄金价格自由上涨的声明。9月2日,当格兰特和他的妻子在从纽波特前往萨拉托加的途中再次经过纽约的时候,科尔宾和总统共进早餐,他又一次让总统相信政府不应该干预黄金的价格。格兰特总统是一个非常诚实,但有时也有点幼稚的人,他答应科尔宾,没有他的指示,财政部不能进行任何非常规的黄金出售。

而总统并不知道,古尔德躲在大厅的后面偷听了餐桌上的这次谈话。

1 2 3 4
打赏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标题及链接:峰汇在线 » 第七章 “面对他们的对手,多头们得意洋洋”
上一篇:
下一篇:
分享到: 更多 (0)

如您觉得此文不错请扫码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