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信为本
量力而为

当前位置:峰汇在线 > 外汇知识 > 外汇理论书籍 > 正文

第13章 史波克症候群:理性与情绪之间的战争

导论

我的已故好友弗兰克.乔称金融交易活动为一场战争。然而,战场是在内心深处,战争的规模与性质则因人而异。

我曾经见到交易员一动也不动地默默坐着,似乎一切都在控制中,但他们的内心正在剧烈挣扎,无法了结一个明显不利的头寸。我曾经见过瘦骨如柴的交易员,挥动一座15磅重的时钟,扔向两英寸厚的实木墙壁,撼动两个房间的玻璃窗。我还听过连我也觉得惊讶的脏话。我也见过人们缩在椅子上,捧着胃部强忍着压力引发的疼痛。我面对着报价荧屏时,也经常双手冒汗。心跳转剧,面红耳赤,肾上腺素大量分泌 似乎我遭遇莫大的危机,而实际上仅不过面对着数字不断跳动的报价荧屏而已。在这场战争中,我们面对的究竟是怎么样的内部敌人呢?当我们面对着数字这类的客观事实,内心深处何以蕴酿如此非理性、甚至于狂烈的情绪呢?

回答上述问题,并学习如何克服我们内部的敌人,或许是追求成功的最重要单一课题–不仅是就交易者或投机者的身份来说,也是就个人整体而言。在交易生涯内,我曾经与许多人共事,其中仅少部分人可以稳定地获利,他们是真正的专业者,但大多数人最后都以亏损结束,未继续留在金融圈。例如,我在1980年代曾经训练38位交易员,其中能够获利的只有五位,并继续发展他们个人的交易事业。我教导他们在金融市场生存与获利的知识与方法。他们都可以随意运用办公室里的任何信息,也可以随时与我交谈,但他们大多无法维持六个月以上。观察与评估他们的行为,我开始了解成功与失败之间的重大差异,这不仅是就交易而言,也包括任何领域与事业。

差别并不在于智慧与知识,而是在于执行知识的意志力。取得交易或任何领域必要的知识都相对容易。以瘦身计划为例。你可以走进任何书店找到无数这方面的书籍,专家们提供许多有效的减肥方法。然而,每100也尝试减肥计划的人,仅12个人曾经实际减轻体重,这12个人当中仅2个人可以保持一年以上。所以,成功率为2%–低于商品交易的成功率5%。

不论交易、减肥或追求任何目标,最困难的部分并不是知道怎么如何做;而是下定行动的决心,并坚持下去。我们拟定决策时,通常至少有两种以上的选择。后续的执行之所以困难,是因为我们对于选择仍然处于三心两意的冲突中。这种冲突的来源与性质究竟如何呢?即使我们知道应该怎么做时,何以经常还是难以实际去做呢?

在一部老旧的电视影集”星际迷航记”中,主角之一的史波克便为上述问题提供了最佳的解答。半为瓦肯人,半为地球人,史波克在天性上便处于相互冲突的状况。根据故事的说法,远古的瓦肯人是一种残暴而野蛮的人种。唯有在逻辑与理性的哲学严格规模下,瓦肯人才可以驯化野蛮的特质,并冷静地致力于追求知识。在逻辑的严格规范下”纯粹的”瓦肯人应该不会被感情与情绪困扰。然而,史波克一半是人类,幼年时受到母亲的情绪影响,所以他仍然有情绪上的问题。最感人的故事是形容他在理性与情绪之间的挣扎,他在生死关头被迫处理情绪上的反应。

我认为,史波克之所以吸引如此多的影迷,最主要是因为他的个性被戏剧性的手法凸显,并反映出人性的冲突。在影片的对白中,你经常可以听到类似下列的对话”我的头脑告诉我停止,但我的心灵告诉我放手去做”这意味着人类的天性有两种截然不同的层面:一是理性,一是情绪。大多数人认为,人性这两个层面是相互分离,毫无关联,而且经常处于相互冲突的状况。接受这种情绪与理性的两分法–认为它们必然没有关联,甚至于相互冲突–这便是大多数人性冲突的根源,包括内心与人际之间的冲突在内。

犹如史波克一样,如果我们的天性也被截然划分为二,如果我们的天性中有两个不同而相互冲突的层面,我们将倚赖那一个层面呢?或许更重要地,我们如何可能避免内部永恒的冲突与挫折,并拥有一个经过综合的人性与完整的生活呢?

如果你接受情绪与理性互不相容的前提,上述问题必然仅有否定的答案。如果你相信人类的灵魂必须永远处于决对的状态,它便会如此。我称此为自我折磨的史波克症候群。这个行业之所以处于战争状态,生活之所以是痛苦的挣扎,敌人便是史波克症候群。然而,犹如大多数战争一样,解决冲突未必需要仰赖暴力的手段,而仅需要拔除导致冲突的概念。就目前的案例来说,这是指我们必须挑战上述前提,情绪与理性是两种互不关联的人性层面。这是指我们必须正视情绪在人类生活中所代表的性质与目的,尤其是愤怒与恐惧代表的功能。

由猎食者到交易者:人类情绪的演化

山顶洞人奥格正在一棵大树下打盹,并消化野香蕉的午餐,身旁摆着一只木棒。突然传出啪的一声.不到30尺外有树枝被野兽撞断。奥格一跃而起,双手持着木棒,肌肉紧绷而随时准备攻击.眼睛注视着声音的来源。他嗅着空气中的味道–野猪,虽然危险,但也是美味的猎物,它正在上风的位置。

他悄悄地逼近猎物,心跳转剧。10尺外的树丛传出摩擦的声音,然后是一片死寂。他举起他的木棒,虽然有一股转身逃走的冲动,但他还是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准备攻击。

在恐怖的呼声中,野猪由树丛里冲出来.獠牙朝下而随时准备杀死它的敌人。奥格也发出一声可怕的吼叫,跃向一旁,并挥动木棒攻击,但出棒太晚而仅击中野猪的背部。腿部传来一阵剧痛,奥格低头看,大腿的外侧被报还划开一道血沟,鲜血不断流出,野猪回过头来,稍微犹豫一下,又开始冲过来。受伤后的奥格非常愤怒,以超人的力量挥舞木棒,这次攻击恰到好处,野猪的头颅被击碎而当场死亡。稍微整理一下伤口后,奥格拖着野猪回到洞穴,他与他的伴侣将可以享受一个星期的野猪肉。

现在,交易员约翰坐在他私人房间的报价机前,正等着芝加哥期货交易所债券期货的开盘、根据昨天的新闻报导,日本中央银行调高利率,所以他在昨天收盘时建立一个新头寸,卖空200口债券期货合约。他的判断简单而合理。债券市场已经上涨了好几个月,而目前正形成技术性的顶部。

日本人是美国公债的最大持有者,而现在融资购买债券的利息已经高于殖利率。美元对日圆的汇率持续下滑,而因为美国经济相当疲软,联储不可能调高利率支撑美元。事实上,市场甚至谣传联储将调降利率。外国投资人持有20%的美国长期公债,他们将抛售公债-一他有把握。这是多年来罕见的好机会!

然而,他也知道自己的判断可能发生错误。所以,他在昨天高价的上方5档处设定心理停损,这相当于是在卖空价位的上方10档。在这笔交易中,他仅愿意承担6250O美元的风险...不能更多。

开盘了!他的心跳稍微加快。价格以昨天的收盘价开出来!他原本预期会跳空下跌!一定发生什么差错。经过10分钟之后,价格较开盘价上扬2档。他拿起内线电话找他的助理。
“比尔,打个电话到债券交易池。看看发生什么问题。”
“知道了,约翰。”

他放下电话。点燃一根香烟,盯着价格走势图。”我应该没错,” 他自言自语地说。”我知道这里应该反转。一定会!” 他的助理在内线电话上。”交易很熟络,但没有什么不寻常的现象;没有不寻常的大额卖单。”

在接下来的一个钟头内,价格持续攀升,逐渐接近他的心理停损。他已经损失7档、8档、9档 ..... 突然,价格就像攻击中的野兽一样,向上跳动5档,直接穿越他的心理停损。

“不-一! 约翰尖叫一声,甚至回声在门外的走廊中。然后是一片死寂。大约一分钟后,内线电话打破了寂静。
“约翰,我是不是应该回补?”
‘不,一定会暴跌-一稳住。”

约翰的声音很平静...或许太过于平静了。他必须刻意压低声音,以防止脑袋爆开。心跳加速,他甚至于可以感觉肾上腺素不断分泌。他又点了另一根香烟。价格又向上跳一档.....现在已经损失 15档,总共200口合约–93750美元。
接下来几个钟头内,价格基本上都在原地打转:向上跳一档 又回跌一档。约翰的心情也随着价格起伏不定。

突然间,价格又开始向上攀升,速度不快,但走势非常稳定。烟灰缸已经堆满烟头,而汗水由他的额头滚落,约翰以–种诡异的神情盯着报价荧屏,心中自动盘算着自已的亏损:10 万美元、106,250美元、112,500美元、118,750美元。内线电话又响T;他的助理。
“约翰?”
“他妈的,不要!!!它一定会下来!”
他用力挂断电话,猛捶桌子,一面对荧屏叫道” 下来,你这个XXX一叫”突然之间。他再也无法承受了。
“比尔!!把那些XXX全部补回来-一现在!”
然后;他气冲冲地离开办公室,直奔”三一广场”的酒吧,以威士忌浇熄心中的怒火。

隔天早上,债券向下跳空开盘,连续五个小时都笼罩在沉重的卖压下、场内传出消息,日本方面大量抛售债券。比尔垂头丧气地看着盘面。约翰并不在办公室;他酗而在家里睡觉。

猎食者奥格与交易者约翰,两者都是人类,他们的天性同样都是源自于数百万年来的演化程序。在奥格与约翰之间,相似性远多过相异性,相异性仅是程度上的差异而已。两者都俱备高度演化的智慧。两者都具备想像力(山洞内的壁画便是证据)。两者都有情绪。最大的差别是,约翰拥有较多的智能与知识。

然而,谁的行为更可以配合天性与环境呢?显然是奥格。他的忿怒与恐惧对他有所助益,协助他保护自己,并获得食物。在另一方面,约翰也呈现基本上类似的情绪反应,他的行为却有自我破坏的效果。

根据精神病理学家威拉德.盖林博士的看法,在达尔文的演化论中,愤怒与恐惧是在紧急或压力的情况下,提升生存机会的情绪,但我们的某些遗传已经不再有用。

1 2 3
打赏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标题及链接:峰汇在线 » 第13章 史波克症候群:理性与情绪之间的战争
上一篇:
下一篇:
分享到: 更多 (0)

如您觉得此文不错请扫码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