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信为本
量力而为
当前位置:峰汇在线 > 外汇知识 > 外汇理论书籍 > 正文

8.1 收益能力的预测

收益能力的预测

预测将来收益能力的标准程度,通常是从过去实物数量。正常价格、营业毛利的一般资料开始,到将来用美元的交易被设计在超出原水平的价格、数量变动的假定基础上。它首先是对国民生产总会的一般经济预测,其次是对工业和公司的问题作专门的适当的预测。

这个方法的意义可以使用1959年出版的书及最新得到的结果来说明。《价值曲线》作为一种投资指南,通过以上概述的方法对将来收益和股利作出预测,并根据过去某种关系,对每个证券使用评价的公式来推断“价格可能性”数量。在第10章表25和表26中,我复制了1959年作出的对1962年至1964年的预测,并且与1963年实际实现的收益、股利和平均的市场价值相比较。

在这个例子中,可以看到所预料的收益和股利有太高的人民币,但是这种过于乐观的倾向完全被比1963年实际发生的市场收益和股利更低的数值的预测所抵消。结果,道.琼斯30种工业股票1962年至1964年的价格可能性的总指数证明与1963年它的平均价格707美元相当接近(在这个表中,有几个1958年后得到的数字作为替代,但是它们对其后平均的价格波动没有太的影响)。

读者会注意到,一些个别的预测与后来实际情况相关太远。这是支持我的一般观点的一个例子,即集合的或成组的预测比个别公司的那些预测更可靠。也许,理想的证券分析者应该选取三或四家他最熟悉并能最大限度预知其未来走势的公司,把自己和顾客的注意力集中到他所作的预测上。不幸的是,在能够依赖的那些个别几受大错支配的那些个别预测之间事先作出区别几乎是不可能的,实际上,这正是投资基金广泛多样化经营的一个原因。的确,与其仅仅因为多样化的理由而把你的利润降到一个二流的水平,不如最好集中在你了解的一种股票上投资。但这是做不到的,因为它不能可靠地做到。广泛多样化的流行,本身就是“选择性”迷信实际被拒绝的过程,对此,华尔街不变地提供口头服务。

影响资本化率的因素

虽然将来平均收益被认为是决定价格的重要因素,但是证券分析也多少会让一定的其他因素进入报告,这些因素多数将影响它的资本率,它能依靠股票的“质量”,在广泛的范围内变动。虽然两个公司可以有相同的每股收益预期量,比如在1965年至1968年为4美元,但其价值或许一个是32美元,另一个为80美元。让我们简略地讨论一下构成这些不同数值的因素。

(1)一般的长期前景
没有人真正知道久远的将来会发生的事情,分析者和投资
者在这个问题上有明显相同的观点。这些观点反映在个别公司和工业群组市盈率之间的实质差别上。例如,1963年,道.琼斯化学公司以比石油公司更高的价格出售股票,预示着前者比后者的前景更好。这种由市场造成的差异常常有充分的根据,但当它们主要听命于过去的成就时,多半似是而非。

(2)管理
在华尔街,人们大量地经常地谈起这个问题,但对实际几乎没有真正的帮助。直到客观的、定量的、合理可靠的管理能力测定被发明和应用,这个因素才透过迷雾被看到。公平地说,一个杰出的公司会有显著的良好的管理,它显示在以往的记录中,还会显示在下一个5年的预测中,并更多地作为影响长期前景的因素出现。在另一个时间,它会带着乐观的考虑估计它的趋势,并易导致价值的高估。我认为管理是最通常的因素,在最近发生变化的那些事例中还没有时间从实际数字上显示它的意义。
这一类型中有两个惊人事件是与克莱斯勒汽车公司相关联的。第一个事件要追溯到1922年,当时沃尔特.克莱斯勒接管了几乎重组的马克斯韦尔汽车公司,并在几年内使它成为一个大的并且有高利润的企业,同时,大量的其他汽车公司被迫停业。第二个事件发生在1962年,当时克莱斯勒已经从它曾有过的高峰持续跌落,其股票卖价降至了多年以来的最低点。随后,与统一煤炭公司联合带来的新利益取代了原来的管理,收益从1961年的每股1.24美元增加到1963年的17美元,价格从1962年38.5美元的低点提高到1963年的将近200美元的高点。

(3)财力和资本结构
拥有大量公积金并且在普通股之前没有优先股,债券的公司股票,显示比每股收益相同且有大银行贷款和选项发行证券的股票更值得购买。这种因素是存在的,并被证券分析者认真地列入报告。但是,一笔适量的债券或优先股,对于普通股不一定是一种损害,也不是适当的周期性地使用银行信用的障碍(偶然地,资本过大的结构——普通股相对于债券和优先股太少——也许在顺利的状态下给普通股造成巨大的“投机”利润,这就是所谓的“杠杆作用”因素)。

(4)股利记录
一个最有说服力的高质量的测定是过去许多年支付股利的不间断的记录,在第13章,本书将讨论150家公司的例子,它包含30种道.琼斯工业股票,30种纽约证券交易所即NYSE工业公司的股票,30种其他交易的品种,以及60种未上市的股票,各公司股利记录的不同的确是惊人的。第二组30种未上市的证券中,包括1963年未支付股利的16种证券,仅在1960年或过后一年支付股利的10种证券,只有4家有持续4年以上支付股利的记录。通过对照,道.琼斯30种股票的每一种至少自1940年起都持续支付了股利。我认为,追溯25年或更多年份的股利记录对评估公司质量等级是一重要因素。的确,防御型投资者中了解这种测定的那些人限制他的购买是理所当然的。

(5)当期股利率
最后提到的因素对于应付令人满意的时尚是最困难的。幸运的是,大部分公司有所谓标准股利政策。它意味着它们平均收益约2/3用于分配,除非近期高利润和通货膨胀要求更多的资本,使这个比率相对趋于降低(对于道.琼斯股票平均价来说,1963年它是57%,全美公司平均值为66%)。在股利极为依赖于收益的地方,价格评估可以用两种方法中的任何一种,而不影响实质性的结果。例如,一个典型的次级公司预期每股收益3美元,每股股利2美元,那么这种股票可以估价为其收益的12倍或其股利的18倍,两种情况下,总价值都是36美元。
但是,数量日益增长的成长型公司正背离支付60%或更多收益给股利的以往的标准政策,公司力求通过保留几乎全部利润去扩张财力,在这个基础上来更好地为股东利益服务。这样,就提出了考虑证券细致差异的问题和要求。我将适当的股利政策这个重要问题放到后面的第15章去讨论,在那里,我把它作为管理者与股东关系的一般问题的一个部分来处理。
证券分析的其他方面
前面我已经有一点轻率地提到,证券分析者能够从不同的方面使用和整理公司提供给他的财务资料。这个工作有重要的意义。因为,过去记录有关将来,所以用这样一种能看出真实的经营成就的方法研究记录是重要的,一些读者对证券分析这些因素的简单目录也会感兴趣。

在个别年头的研究报告中,从正式经营结果中分离出非正常发生的利润和亏损是重要的,这些非正常发生的项目有多种,可以举例如下:
1. 由于固定资产出售导致的盈利或亏损;
2. 市场上证券出售导致的盈利或亏损;
3. 到期资本发生的折价或溢价
4. 人寿保险政策的收入;
5. 退税及其利息(或相反);
6. 诉讼成功或失败
7. 库存资产账面价值的暂时减少
8. 应收账账面价值的暂时减少;
9. 持续的非经营性财产成本。

当以上这些重要的项目被以“普通的收益”或“一般的收益”的名称包括在公司收入账上时,分析者应该将其作为非正常发生的交易而加以区分;相反,对于分公司或子公司的收益这样重要的数据,则应加进这一年的账目予以统计——如果公司没有加进它的账目。在这项工作中,这些项目除去或附加的收入税也必须在修订的统计中除去或附加。在其他方面,一个时期的平均收益的计算,如7至8年,一般应包括所有这些非正常发生的项目的影响,因为这些项目可以作为过去长时期结果的一部分来考虑。

就折旧费和损耗费而论,收益报告有广泛的领域要研究并作出可能的调整。自我们有两种不同的标准后,可同样应用于库存品的评估——老的“较低成本市价”和新的“LIFO”(先出后进)财务结果显示,在一定的看着,公司之间按照这种或那种库存评估方法,财务结果可以有较大的差异。在1946年至1953年间,这是很重要的,但自那时以来,差异减轻了。通货膨胀如果加速出现,它会再一次变得重要,相当多的研究将不得不在账目中把这个因素认真地加以考虑。
意外准备金的储备问题有时也是非常重要的。人们通常考虑到将来的困窘,而从收益中将其任意地扣减。在珍珠港事件之后,它们频繁地出现在收益账上,给证券分析增添了复杂性(幸运的是,会计学会后来对贮存的临时费用概念发动了一次成功的清理战役)。类似这个问题的是收益报告中所得税扣除的调整。
一个好的分析结果将包括这个时期开始与结束的资产负债表比较,这不仅将为收益报告提供重要的核查依据,而且也将揭示公司地位可能发生的重要的变化。它必须出现在收益能力的统计上。在许多情况下,过量或不足的流动资本问题是重要的。分析者在他的统计中,对属于老证券可变特权的存在和影响也将作出扣除,因为这些可以减少或摊薄普通股的收益能力。

工业股分析

由于企业一般的前景主要依赖于市场价格的建立,所以证券分析者对于工业经济形势和工业中个别公司的状态投入大量的注意就是自然的。这类研究能进行得极为详细,有时,它们能非常可贵地洞察出重要的因素。这些因素在将来是有效的但被现行市场认识不足。那种取自高度可靠因素的结论,为投资决策提供了充分的根据。

然而,我们自己的观察多少会引导我们轻视大多数对于投资者有益的工业研究的实际价值。实际发展通常和公众完全熟悉的情况是类似的,并且极大地影响市场行情。人们很少发现一家经纪公司的研究,用使人信服的一系列事实,指出一个流行的工业将率先跌落或一个不流行的工业将导致繁荣。华尔街较长时期的预计常常出错是有名的,这必定影响作为指导各种工业利润预测过程的重要研究。

但是,我们必须承认,近些年技术迅速和普遍地发展,对于证券分析者的劳动和态度有明显影响。在将来的10年间,根据有关的新产品、新方法,分析者也许有机会来预先评价典型的公司是否会比过去有更多进步或退步。因此,通过分析者室外活动,与研究人员多交谈,并用自己的有效工作,无疑将会出现一个有希望的领域。主要来自对未来的展望而推出的投资结论具有偶然性,并且不提供目前可谁的价值。即使十分接近于依靠实际的结果并通过严肃的计算作出的价值数值,仍具有同等的偶然性。投资者不能掌握两种方法中的任何一种。人能想像并为高利润去操作,这种高利润是通过事件证明的洞察力的风险。或者,他处于保守状态,拒绝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支付更多的费用;但那时,他必须预先为以后可能出现的黄金机遇作准备。

证券分析的应用

在后面的章节中,我将提供与证券分析技术相关的例子,但它们仅仅是就有关问题进行说明而已。如果读者认为自己还不能胜任证券买卖的决策,又对这个问题有兴趣,他就应该去系统地、彻底地研究它。

打赏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标题及链接:峰汇在线 » 8.1 收益能力的预测
上一篇:
下一篇:
分享到: 更多 (0)

如您觉得此文不错请扫码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